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之战神至尊

都市之战神至尊

孤星本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雷诺是华夏战神,也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仙者;谁也不知道他活了多久,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始终以守护华夏为己任,从不畏惧枯燥乏味的日子,从不畏惧奸险狡诈的敌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历史……如今在这繁华的都市,雷诺又将创造怎样的辉煌。

主角:雷诺,沈青语   更新:2022-07-15 2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雷诺,沈青语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之战神至尊》,由网络作家“孤星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雷诺是华夏战神,也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仙者;谁也不知道他活了多久,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始终以守护华夏为己任,从不畏惧枯燥乏味的日子,从不畏惧奸险狡诈的敌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历史……如今在这繁华的都市,雷诺又将创造怎样的辉煌。

《都市之战神至尊》精彩片段

北,夜!

电闪雷鸣,黄沙狂卷,直冲万里天际。

不远处,十万黑衣壮汉,遥望远方,严阵以待。

一身影缓步走了出来,身着黑袍,将手上的人头丢下,冷漠开口,“恶渊之主已经解决! ”

边境战尊,九大战神,以及十万黑衣壮汉全部震惊,全部单膝跪地,“雷刹神主,一统天下,还我九州,风云止变!”

“恭迎雷主归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片大地。

每个人眼神中充斥着虔诚,凝视眼前男人。

他可是雷主!

拯救华夏于水火危难的雷主!

无可匹敌的天下共主!

雷诺!

男人一双俯瞰天下的深眸扫过众人。

时隔五年征战天下,他终于回来了!

一串悦耳的手机铃音划过天际,在静默中显得尤为突兀。

黑战尊低头看了一眼沉默五年的手机,今日竟有响动,当下眸光一紧,立刻奉上。

“爷!是家里电话!”

“您走后,我查到,当年您妻子,并没有死!”

“已经将人转移到安全地点,暗中守护!”

什么?!

雷诺一把扯过手机,放置耳畔。

“爹地——快来华城救我们,我和妈咪就要死了........”

女娃稚嫩的声音哭着嚎啕。

啪——

电话挂断。

雷诺依稀能听见电话那边门被砸碎,冲进去一批人的慌乱声。

爹地?

难道是

他瞳孔猛震。

雷诺攥紧了拳头,眼神中一抹寒意闪过,刹那间,天地风云搅动,雷声大作,万里之内,气温锐减至冰点,草地瞬息凝起一层白霜。

五年前,雷家曾是松北市名门望族之一!

只因为,雷诺娶了郡城沈家千金沈青语,便招来一场杀身之祸,一夜之间灭门惨案,荣光不在,血流成河!

霍刚!

郡城第一豪门顺位继承人,对沈青语执念极深!

借着郡城搅动风云之能,竟生生灭了雷家!

时隔五年,每当深夜,雷诺依旧能想起霍刚狰狞恐怖的面孔!

父母被活活凌迟,一片片被刮下血肉。

新婚妻子为保名节,跳崖!

悲怆,愤怒,席卷雷诺整颗心,令他撕心裂肺的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是他从小敬重的叔叔雷霸!

也因此,他揣着恨意,苟延残喘活了下来,成为今天响彻九州大地,手掌风云天下的雷主!

他天生体质特殊,普通女人根本就怀不了他的血脉!

已与沈青语做好一辈子无子无女的准备。

自己,真有女儿了!!!

雷诺热泪狂涌而出,闭上眼睛。

神魂尽出,感受千里之外竟真有血脉与他共鸣!

是他的女儿!!!

“黑战尊!”他大喝一声。

立刻身着战甲的男人跪伏在前,“雷主请吩咐!”

“备战机!本主倒要看看,谁敢动我雷诺的人!”

场下黑战尊神色一凛,“是!”

轰鸣之下,十万余人,瞬间消失在这片广阔无垠的沙漠滩。

一切,如梦似幻。

华城,郊区森林别墅。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儿被壮汉死死按在深坑旁。

巨大的深坑下是无数蛇虫毒蚁吐着信子,冲天的恶臭袭面而来!

“妈咪——救命!我害怕!我害怕!”小女孩儿哭的声嘶力竭,恐惧的往后不停缩动。

壮汉按着她的脑袋往里探,一脸狞笑。

沈青语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别推,求求你了,霍刚,放过我的孩子吧!她才四岁!呜呜呜!她真的受不住的!想要惩罚你就打我吧!”

被称作霍刚的男人狞笑着,双指如铁钳紧紧捏着女人的下巴,“现在知道求我了?我可找了你五年啊,沈青语!”

“我那么爱你,你竟然为了那个没出息的废物生孩子!当年跳崖以证清白,不是很爽么?”

啪的一巴掌,狠狠抽在女人脸上,他又心疼的扯过去临摹。

“可惜了这一张漂亮的小脸蛋,怎么办,我还是那么爱你!”说完,指尖暧昧的游走在她滑嫩的肌肤上。

冰凉的触感让霍刚心驰神往,舔了舔嘴唇,命令道,“脱!”

沈青语凝住眸子,看向四周。

这里无数暗卫保镖,都是男人!

感受到她的犹豫,霍刚给执行者递了个眼色。

执行者按着小女孩儿的头,就要往下扔。

“啊——妈咪,我不怕,我不怕!”虽然嘴硬的喊着不怕,可依旧能看到小女孩儿的身体如同筛抖,恐惧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她才四岁!

到底是个孩子,怎么可能不怕!

就连大人都会承受不住,她还能咬紧牙关,“妈咪,爹地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我知道一直有人暗中保护我们!你要坚持住。”

沈青语哽咽。

她在胡说什么傻话!

如果真有人暗中保护,她们又怎么会被霍刚捉到这里!

殊不知,霍刚的人竟用了屏蔽神法,做了影像,而她们被捉走,需要一个小时后才会被发现!

这也是为什么,黑战尊的人,竟迟迟没发现的缘故!

执行者在往下按雷欣的头。

“不——欣欣!”沈青语睚眦欲裂。

霍刚狠狠一脚踹在她胸口,“雷欣!真是个好名字!人死了,你都忘不掉他,你个贱女人!”

“你不要打我妈咪,我爹地回来一定要你命!你不准打我妈咪!”

雷欣原本奄奄一息,看见沈青语挨打,立刻匍匐着要爬过去。

“欣欣........”沈青语顾不得许多,要冲上去。

女儿!

那可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

是她在山崖下历尽千辛万苦保下来的宝贝!

是她五年来所有生的希望!

“还不脱?”霍刚命令,拽住她头发。

沈青语呜咽的哭着,手指放在衣扣上。

旁边无数人大笑。

这种低入尘埃的羞辱,让沈青语恨不能一头撞死。

可她不能,还有女儿

哗啦——

外套被霍刚扯下,扔在地上,露出嫩白的肌肤,霍刚更是垂涎三尺。

饶是二十六七的模样,可肌肤保养的,如同婴儿般白皙。

霍刚看着眼前的女人,紧紧捏着拳头。

“快点啊!”他疯狂催促。

“妈咪,欣欣求求你不要听他的,他是坏人,欣欣宁愿去死!呜呜呜——”


雷欣哭个不停,沈青语看着懂事的女儿,下定决心狠狠咬牙,双手放在肩带上。

咕咚——

咕咚——

整个院子,都是咽唾沫的声音。

霍刚红了眼睛,直接将长桌上所有东西扫净,一把钳住沈青语纤细的腰身,直接按在上面。

“不要!救命啊!”

“雷诺!雷诺!救我啊!”

她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侮辱!

下意识喊得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哈哈哈!你给劳资大点声喊,你喊得越大声,我越兴奋!”霍刚猩红的眸子里闪着热辣的光。

砰!

外面大门直接被轰开,连带着最近的保镖直接被炸飞。

噗嗤——

血箭喷出。

保镖瞪眼看着外面进来的人,“少爷,有敌来袭........”

所有人侧目。

霍刚拧起眉头,扒开的裤子半吊着,看向门口处。

烟土散尽,一袭黑袍,精壮的男人站在原地,周遭空气凝结,粉尘慢慢落下,不沾染他寸缕。

霍刚怒目圆睁,不可置信,“雷诺?”

沈青语神志终于一点点归来,木讷的转头,看见他那一刻泪流满面。

“王八蛋!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众人愕然。

他就是五年前,被他们少爷给处死的雷诺?

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人不是早已经抬入无尽尸海,化作黄土了?

当年霍家也是因此心狠手辣残忍至极的手腕一战成名,一跃国内一线大集团,成为如今响当当的郡城掌控者,土皇帝。

“爹地......呜呜呜.........你在不来,我跟妈咪,真的要挺不住了。”雷欣嘤嘤啄泣。

雷诺眸子一扫,雷欣已经被推入深坑内部,无数蛇虫鼠蚁雀雀欲试,她吓的只能蜷缩在小角落里。

若是普通人,早已经吓晕。

她还在坚持。

轰!

一阵寒芒瞬息激射,爆炸冲天之力,女孩儿身后黑衣壮汉只刹那间崩裂,血肉纷飞。

孤傲的身影闪过,人已至雷欣身旁。

数万毒虫在他指尖轻点下瞬间毁灭成渣,地上的孩子被捞起来,紧紧贴在他怀中。

感受着血脉之力的涌动。

雷诺许多年未曾涌动过的情绪在脸上崩开,顿红了眼,“没事了,爹地在!”

这真是他女儿!

温热的血在他掌心绽开。

“爹地,雷欣好怕,好怕!”雷欣笑着扯动唇角,委屈的眼泪流下来。

她既高兴,真的能打通那个妈妈每天念叨无数遍的电话号码,又阵阵发晕,来自心底的恐惧让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欣欣——”他喊了一声,嘶哑着嗓子。

雷欣眼睛一黑,脑袋耷拉着。

“霍刚!你找死!”

雷诺转头,怒目而视霍刚。

这些普通的恩恩怨怨,他恨过,可早已经被常年在外征战淡化,在他眼中,霍刚早已经成为过去式,与他无法比拟,不在一个世界,但没想到,这种恨意在翻出来,滔天的惊人。

上空划过一道火光。

霍刚不少,立刻察觉到危险,眼前的男人,不再是曾经那个废物,立刻掐住身下女人脖子,“雷诺,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弄死她!”

踏踏。

十万黑衣壮汉 ,身形笔直,陆续入内。

队列数十排,如黑云压下,肃杀之气凌然。

黑衣壮汉们早就吓的跪伏在地,更有胆小者大小便失禁,俩眼一翻,晕倒在地。

黑战尊单膝跪地,“雷主,交给我吧!”

将女儿小心翼翼交给身边黑战尊,雷诺眯着眸子走近。

“你别动,在近一步,我真的会掐死她!”霍刚真的怕了,这都什么情况?

怎么会有这么多军将涌进来?

看着领头一身铠甲的黑尊者竟然跪地虔诚的模样,他就知道,雷诺,不再是当年那个可以任由他捏揣的废物。

“你试试,我不止灭了你,还要你整个霍家陪葬!”他语调很轻,飘在风里,可一字不落,全部入了霍刚的耳中。

霍刚制不住浑身颤抖。

“雷诺!她可是给你生了女儿的人,是你的挚爱,你疯了?不顾她性命?”霍刚在用力,指尖扣入她喉咙。

“咳咳咳——”

沈青语痛苦的拧起眉头,咳嗽起来。

男人定住身形。

霍刚笑了,有效!

他果然怕了!

“把人交给我!”雷诺伸出手,脸色淡淡。

“你当我疯了么?人给你我能活?雷诺,我不管你现在多牛逼,你女人在我手里,她要是有个三长俩短我看你脸还要不要!”霍刚笃定,雷诺绝不会不管不顾沈青语。

没想到下一秒,他健步如飞,瞬间贴着他鼻翼,轻轻一推,女人直接落入他怀中。

噗嗤——

霍刚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身形倒退,眼里充满了迷茫。

鲜血狂喷。

他怎么会这么强!

强到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低头看着塌陷的胸口,一个巨大的手掌印下,骨头全碎了!

“你敢伤我,霍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十丈远外,霍刚整个人嵌在墙体,奄奄一息。

女人落入男人怀中。

雷诺紧紧捧着她纤细的腰身,将她完美环入怀中。

“别怕,我在,以后绝不会让你们在受丁点委屈,我发誓。”

女人一拳头狠狠锤在他胸膛,咚咚作响。

身后众将士惊恐,瞪大眼睛,这女人敢打雷主,着实胆大妄为!

雷诺抬手,示意他们退下。

小女人吓坏,缩入他怀中,“你怎么,怎么..........”

“还活着?”

雷诺笑问。

这种将她环在怀中真实的感觉,真好。

他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人味儿。

太多年的征战,杀伐,他已经快忘了人性。

沈青语狠狠点头,她以为他死了,当年为证清白,她跳入悬崖,没想到挂在树枝上大难不死,沿途走了几个县市,奄奄一息的时候,被好心人救到医院,告诉她怀孕了!

当时有喜有悲,她真的一度差点活不下去。

如果不是雷欣,她可能也早就死掉了。

直到十天前,被霍刚的人发现行踪,她逃窜许久,最终不敌,还是被找了出来。

刚刚那一刹那,她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他竟会出现!

“回去慢慢跟你说,眼下,把这个畜生处置了!”


雷诺一手拦着沈青语的腰肢,一边眯着眸子看向对面哀嚎的霍刚,恨意燎原。

“我错了,放过我吧,我在也不敢了!”霍刚奄奄一息。

雷诺冷眼相待。

现在的霍家,在他眼中,与狗无异!

“伤我妻儿,你还想活?”

没人知道,当看见雷欣和沈青语被伤成这副模样时,他的心有多痛。

这个美丽的女孩儿,为了他与沈家断绝关系!

甘愿跳崖!

独自生子!

这一生一世的愧疚,是他无法偿还的痛!

“雷诺,我身后不止是霍家,还有轩辕家,难道你想要死不成。”

看到他眼底的杀意,霍刚只能寻求最后一点生还希望。

“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们霍家身后还有轩辕家!”

当年能做那么绝,国际第一大家族轩辕家也是付出不少心力的。

他冷笑,挥手剑芒划过,霍刚血溅三尺。

嚎啕痛呼声响彻大地。

“儿子!”

刚刚接到通知的霍英伟冲进来,看见儿子竟然就这样被打成死狗状,整个人扑上去。

“爸!救我!雷诺他没死!”

霍刚说话,连带着老血吐出来。

霍英伟怒急,通红着眼,颤颤巍巍的把人从墙里抠出来,“雷诺,我们.......”

啪——

狠狠一巴掌,清脆声响彻整片上空。

雷诺甩了甩手腕,邪魅一笑,“你们都该去死,包括你们引以为傲的霍家还有轩辕家,放心,一步步来,谁也跑不了。”

脚踩霍刚残缺的伤口,俊逸非凡的脸上毫不动容,“你不是很喜欢虐人?那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噩梦!”

手掌一翻,一道攻击被雷诺一甩它直奔霍刚伤口,狠狠钻进去。

“啊——”

霍英伟吓的瘫坐在地上。

“老匹夫,该你了!”

狠狠一脚下去……

雷诺提起他,扔给黑尊者,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热度“让轩辕家准备好,我必登门拜访!”

男人转身,整个别墅被十万将士踏平,一人不留。

血腥味儿在空气中飘散。

证明着,雷主之威,不容侵犯!

黑战尊单膝跪地,满脸内疚,“都怪我,竟没想到霍家这老匹夫手里有偷天换日影像境,否则也绝对不会让主母受如此责难!求主上责罚!”

雷诺淡漠看了黑战尊一眼,“将功赎罪后自己领罚!”

黑战尊心头大震,“明白!”

说完后,并未敢抬头看向雷诺。

在他心中,雷诺就是神话般的存在……

女人一双美眸落在男人身上,紧紧咬着红唇。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沈青语有些陌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才五年不见而已,可他陌生的让她感觉有些恐惧。

偏生这男人对她温柔至极。

爱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累了就睡一会儿,有白尊者在,她医术高明,欣欣定会完好无损!”

沈青语舍不得闭上眼睛,紧紧咬着红唇,只摇头。

她怕,怕闭上了眼睛,在醒来,发现一切都是梦。

男人哪里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权当她不心安。

车子停在城北一处别墅。

这里依旧昔日模样,他被霍刚丢弃乱葬岗后,谁能想到他雷诺竟然穿越到了上古,他竟然又活着回到了这个时代,见过了太多的朝代更迭,唯有他,一直暗暗守护着现在的国家。

这些年间,他也有过妻子,但是,却都没有为他留下过血脉。

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那些任妻子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谁能想到,在他没穿越之前,沈青语竟然怀上他的血脉。

这处雷家老宅就被霍家收编,虽然没作为主宅,可也时常派人打算,故而并没有损坏太多。

下车后,雷诺站在门口。

脸上露出痛苦回忆。

就是在这里,他娶了沈青语,度过了人生中最甜蜜的一夜。

可也是这里,他亲眼目睹,父母悲剧的一幕。

鲜血淋漓,在他脑海中,永远难忘。

沈青语上前攀着他手肘,“都过去了。”

是了!

五年,早已经一切成为白骨。

还好,身边有她们娘俩在。

“主上!小姐醒了!”

屋子里。

雷欣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帅气的雷诺,小脸上绽开笑容。

沈青语轻呼一口气,看了一眼白尊者,不由得心生感激,“你不止人长得漂亮,还医术高明,谢谢您。”

白尊者苦笑,若不是主上吩咐,她这等万金难见一面的神医,怎可能随意出手?

“属下应该做的!”白尊者恭敬后退,留下一家三口。

沈青语暗自吐气。

雷诺如今成就,让她有些惶恐。

雷欣完全没察觉,张开小手就要求,“爹地抱!”

虽然从未见过,但是血脉亲情,自带亲昵感,她一点不怕雷诺,笑意盈盈,眼睛整个眯成一条线。

雷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好!”

雷欣身上伤口不多,可这份记忆,是她的童年阴影,比重伤都要恐怖,看着她恍惚的模样,雷诺只感觉心头密密麻麻的泛着恨意。

小孩子仿佛与他心意相通,“爹地,欣欣不怕的,不过你在晚来一点点,欣欣真就要坚持不住了。”

她说着,眼泪珠子吧嗒吧嗒掉下来。

雷诺仔细擦着,“放心,爹地会为你们娘俩报仇,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他这句话,里面泛着无边的冷漠,雷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沈青语抿着唇,未语。

此刻,轩辕家。

家族轩辕墨接到黑尊者扔来的人头,顿时骇的站不稳,后退几步。

“请问阁下是谁?”

黑尊者冷笑,“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脖子洗干净了吗?做好准备了么?”

轩辕墨眯起眸子,敢这么跟他说话,是不要命了么?

真以为搞掉一个霍家,就当他轩辕家也是软柿子捏?

“哼!好大的口气!”轩辕墨蔑视,直接将手中霍英伟扔到一旁。

黑尊者点点头,“有点骨气,不过不知道我们主上驾到,你是否还有这份魄力。”

“哼!敢犯我轩辕家,虽远必诛!我看谁敢动一根汗毛!”轩辕墨眯着眸子,看着眼前让他摸不透的黑袍男人。

“哈哈哈——”黑战尊看了眼月色,一身豪气冲云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