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宋汐然顾亦铖免费阅读

宋汐然顾亦铖免费阅读

宋汐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汐然,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顾亦铖抬腿下床。宋汐然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一不小心怀孕了做了个手术。”

主角:宋汐然顾亦铖   更新:2022-09-10 05: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汐然顾亦铖的其他类型小说《宋汐然顾亦铖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宋汐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汐然,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顾亦铖抬腿下床。宋汐然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一不小心怀孕了做了个手术。”

《宋汐然顾亦铖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顾亦铖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

顾亦铖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汐然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

宋汐然没有回答,只是笑。

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亦铖心口一滞!

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

而宋汐然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

“说!”顾亦铖再问一次!

宋汐然依然不答。

顾亦铖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汐然的沉默。

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可女人依旧什么答案也没有。

明明是他不要她的,即便她在监狱里傍了什么大树,他也无权干涉,可是她一副有其他男人的样子,让他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他要脱了她的衣服,过去她都很配合,可这次,她没有,拉住衣服死活不脱。

他偏不遂她的愿。

最后将她脱得精光,他看着她肚腹上的疤痕,脑中一愣,“怎么回事?”

宋汐然笑得坦荡,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继续用双腿去勾他的腰,“小手术而已。”

顾亦铖记得,以前宋汐然说她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也是这种口吻,很随意的笑。

“到底是什么?”

宋汐然嘟起嘴,眯起眼睛笑,像个月牙一样弯起来,“没钱花的时候,卖了个肾而已。”

顾亦铖只觉得从头到脚的冰凉。

之前所有的热情瞬间被浇灭,锋利的刀子又准又狠的扎在他的心窝子上,疼得他猛地一抽搐。

“没钱花,你就卖个肾?”顾亦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女人是疯了么?

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不过是挑了一颗青春痘。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汐然,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

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

顾亦铖抬腿下床。

宋汐然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一不小心怀孕了做了个手术。”

顾亦铖猛地吸上一口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宋汐然的脸上。

他像野兽一样扑在宋汐然的身上。

他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她回答暧昧不清时,他心里已经开始猜忌揣测,恨不得她马上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算什么啊?

一个他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

他为什么要去在意她给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可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回答他?

“那个人怎么对你的?啊?”

顾亦铖目呲欲裂!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这个女人即便他不要了,他把她送进了监狱,他也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顾亦铖!你生什么气!你在乎我吗?你在乎你仇人的女儿跟别的男人吗?哈哈!你笑死我了!”

“你可千万别说你心里有我,我现在回来找你,是因为我的案底没有公司愿意要我,我找不到工作,缺钱而已。”

顾亦铖压着宋汐然,原来宋汐然说的话也可以如此恶毒,她以前就像只又妖又嗲的猫,永远在他面前微笑。

她何时这样来讽刺他?

他闭上眼睛,狠狠的发泄。

他不会为了这个仇人的女儿难受,下床穿戴好,回到办公桌前,开了支票,扔给她,“滚,另外……”他刚要开口,就看见宋汐然从包里掏出一盒紧急避孕药。

她顶开锡纸,压出药片,轻轻松松的抛进嘴里,拿起他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咽下去。

“我因为跟别的男人那什么宫外孕过,不能怀孕,要小心点,那手术可真是有点吓人。”

顾亦铖本想开口让秘书去买避孕药,可看见宋汐然自己带来了避孕药的时候,他感觉头皮又紧又麻。

宋汐然看着支票上的数字,眉开眼笑,就像个刚刚接过恩客银票的妓女,顾亦铖伸手拉了拉已经重新结好的领带。

“还不滚?”

“谢谢顾老板,花光了还能来找你吗?”

顾亦铖很想像跟以前的时候一样骂她,可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她也坐过牢,似乎真的不欠他的了。

“记得你在法庭上说的话,两清了。”

宋汐然拿着支票,屈指将支票愉悦的弹了一下,“好勒!那顾老板以后可以介绍点大方的大老板给我,毕竟我的好处您是知道的,以后不能上班就不上班了,趁着还有点姿色捞点快钱养老也行。”

“滚!”顾亦铖随手操起烟灰缸朝着宋汐然砸过去!

那烟灰缸堪堪从宋汐然的耳边擦过去,砸在墙上。

宋汐然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她慢悠悠的把支票放进支票夹,转身离开,并礼貌的带了门。

有曾经的同事看见她,她故意拉低领子,让他们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满脸都写着——“我刚刚和你们老板已经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知道吗?”

走出大厦,宋汐然背挺得笔直的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上出租车关上车门,她突然仰头捂脸,大声哭了出来!

司机吓得直问,“姑娘怎么了?怎么了啊?”

宋汐然抽泣着,“被老板炒了鱿鱼,怕父母知道自己过成这样,没有可以说的地方,觉得生活好苦,好辛苦!”

司机头发发白,也红了眼睛,“哎,你们这些孩子,就喜欢报喜不报忧,做父母的不会嫌你们没出息的,家里的门永远给你们开着的啊。”

“叔叔,我没有家门了,没有了!我永远没有家了!”宋汐然哭得伤心,司机把车子靠在路边,把打表器摁了停止。

“姑娘,你想哭就哭,叔叔不收你钱了,你哭够了,叔叔把你送到目的地,我也有个女儿,和你一般大,离了婚,一个人带个孩子,她不知道背着我像你这样哭了多少次……”

宋汐然看到司机眼角的泪花,其实为了生活,每个人都不容易,下了这辆车,不要矫情给任何人看。

到了银行,宋汐然给了司机车钱,她不占人便宜。

宋汐然提了现金支票存进自己的卡里,然后去医院看女儿。

快要两岁的豆豆剃着小光头。

白血病,她还不到两岁。

她一定要怀上顾亦铖的孩子,一定要!豆豆需要。

避孕药盒子里的药片,不过是维生素罢了。

一次不可能那么容易怀上,她需要确定怀孕后才能断了和顾亦铖的联系。



顾亦铖在宋汐然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样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

开会,骂人,从 HR 到市场部,甚至连财务部,无一幸免,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

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

顾亦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每个角落都是宋汐然的味道,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

宫外孕!

顾亦铖感觉自己这一天心肺里都於堵得厉害,透不过气。

这两年多,他事业上的成就很大,几乎没日没夜的工作,除了压力太大每天晚上需要安眠药入睡,他从来没有想过她。

今天,她把他的生活全部搞乱了,一团糟!

脑子里依然是她在法庭上说过的话,“两清了。”

两清了她还跑来找他?还来问他要钱?

她是故意的,她想告诉他,她现在找不到工作,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他害的,她竟然还提出让他给她介绍男人。

顾亦铖咬牙切齿,抓起衣帽架上的西装,出了办公室,助理很快跟上,“总裁,春江集团的少东约您在天上人间……”

“不去了,推掉。”顾亦铖抬腕瞄了一眼表面,“你去查一下宋汐然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顾亦铖脑子里出现了很多画面,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女人穿着火红色的露背礼服,穿梭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

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在她身上摸一把,捏一下,只要那些男人拿出支票,她就可以跟他们走进黑暗的角落。

顾亦铖的嘴唇很干,他咽下唾沫,又补了一句,“马上去办!”

然而顾亦铖回到别墅后,接到助理的一个电话,“总裁,查不到,她从监狱里出来后,既没有租房记录,也没有住宾馆的记录。”

顾亦铖手中夹着烟,他猛吸了一口,“不可能,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是的,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除非她有了别的男人!

顾亦铖根本没有办法淡定。“继续查,必须给我找到她的住址!”

顾亦铖暴躁的挂断电话,手机突然跳闪着一个号码。

上面的名字,时隔两年八个月,再次显现,“汐然小心肝”

这是当年宋汐然抢过他的手机备注的名字,顾亦铖握了握拳头,背上很热,他站起来走到空调的风口下对着吹。

半晌,刚要接起电话,对话已经挂断。

顾亦铖低咒一句,草!

刚在犹豫要不要拨回去,电话再次响起来,他舔了舔嘴唇,冷漠的接起,“喂。”

“亦铖哥。”宋汐然的声音很是欢快。

顾亦铖皱着眉头,很不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躁动了一天,而宋汐然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晚上赌博,钱输光了,能不能再给点?”

顾亦铖握着手机的手紧得发颤,宋汐然从来不赌博!她在监狱里都染上了些什么恶习!

“你知道的,在监狱里面很无聊,平时就赌点小玩意小事情打发时间,出来一时半会没有工作,不知道干什么,就去赌了几把,欠了点钱,你能不能给我?”

顾亦铖走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赌点小玩意?小事情?”

赌博还赌事情?

可他总觉得不那么简单!

“赌什么事情。”

“比如帮人洗碗洗衣服,或者睡一呃……”宋汐然故意说一半停下来,让顾亦铖自己去猜,她绝不允许顾亦铖误以为她还喜欢他。

除了孩子,顾亦铖再也不是她应该接近的人。

“宋汐然!你他妈去死!立刻!马上!”顾亦铖这一天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气炸了。



她在监狱里面,居然用跟人睡觉来做赌资,她为什么要告诉他!

宋汐然挂了电话。

顾亦铖,你也难受了吗?

十年,就算养只猫养只狗都不可能没有感情吧?就算你是演戏,入戏太久,你会不会把自己也当做剧中人?

只是,我再也不是当年的宋汐然。

我们之间,两清了。

你再还我一个孩子,我们就两清了。

顾亦铖整个人栽倒在沙发里面,这个女人疯了,她现在开口闭口都是钱,如果他不给她,她就要去找别的男人。

只要有钱的男人,任何一个,她不会管那个男人是谁。

心脏被拧得很难受。

十年,宋汐然15岁走进他设的圈套,对他爱慕,18岁上了他的床,从此跟着他,他心里一直觉得宋汐然只有他一个男人,就算分手了,也没有想过她会有别人。

可如今,她不但有了别人,她的男女关系还混乱不堪,她因为不能顺利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开始出卖肉体。

她不但卖,她还要告诉他。

顾亦铖等着电话响起,等着那个下贱到无底线的女人打电话给他,可是盯着电话很久,屏幕上除了垃圾短信和广告闪动,什么也没有。

顾亦铖深呼吸,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电话半天都无人接听,一排衬衣扣已经解开,露出肌肉精健的身材。

咽下唾沫的声音都是紧张,背上的汗还在冒,宋汐然为了钱出去找男人的画面感太强,听筒里传来一声“喂”,顾亦铖心里一块石头突然落地。

“在哪儿?”

“正要出门。”

出门?!

顾亦铖握紧拳头,“到我家来。”

“可我跟别人已经约好了。”刚刚约好了要见医生,宋汐然得去一趟医院。

顾亦铖闭上眼睛,“我劝你最好马上过来,不然等我把你揪出来的时候,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宋汐然惹不起顾亦铖,挂了电话,只能跟医生约到次日上午,打车去了顾亦铖的别墅。

看到宋汐然,顾亦铖拍了拍沙发,“坐过来。”

支票递到宋汐然的手上,“这是这一个月的钱,以后每天晚上过来,记住一点,上我床的期间,保持身体干净。”

宋汐然做出欣喜的样子抢过支票,吧唧吧唧亲了支票几口,怕顾亦铖反悔似的装进包里,“放心,我收了老板的钱,就一定不会跟别的男人乱来的,这一个月我保证每天洗得干干净净的伺候老板。”

宋汐然是真的有点高兴,如此,她不用挖空心思想怀孕的事儿。

多做些时日,总会怀上吧?

顾亦铖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宋汐然从头至尾不提她的父亲,更不提他们的恩怨,那样平静自然。

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洗好澡出来,顾亦铖看见宋汐然拿出一板药片吃,拿过来一看,妈富隆长期避孕药。

他深呼吸,宋汐然已经换上了他的睡衣,她走过来,勾着他的脖子开始吻他的喉结,“收了你的钱,我自己吃药,免得让你吃亏。”

顾亦铖狠狠一把掐住女人臀,“你他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jian了?”

“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我一直这样啊,从十八岁开始,不是吗?”她吻他,嬉笑着。

顾亦铖却笑不出来,他只能将她摁在床上,抵死贯穿她,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一巴掌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你他妈睡了多少男人!啊?睡了多少!”

每每这时候,宋汐然都只是笑而不语。

顾亦铖知道,这一个月,宋汐然都是他的人,他想怎么睡她都可以,这一个月,他付了钱,她为他服务,也好,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交易。

这一个月过去,宋汐然是人是鬼,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他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躁动不安了。



顾亦铖警告自己,一个月后,桥路各归,所以关于宋汐然的一切,他都不会去查。

他不在乎她,凭什么去查?

宋汐然每天晚上都会到顾亦铖的别墅陪他上床,仅限于上床,两个人都不问对方近况。

宋汐然会躲着顾亦铖跟医生沟通发信息,顾亦铖装作没有看见,可是好几次,他看见宋汐然聊完后就将信息删除。

若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何需如此?

好多次好奇,想要趁她睡了的时候查看她的手机,可她都关机睡觉,开机需要密码,光有指纹不行,他只能将她的手机再次关机。

只是奇怪,自从宋汐然回来后,工作压力再大,顾亦铖忘记吃安眠药也能入睡。

而且一觉睡到天亮。

宋汐然比他先起,从来不打扰他睡觉。

顾亦铖想比宋汐然早点起床,看看她起床后都干了些什么,醒来时身边都没有人。

他感觉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他期盼一个月的期限,可偶尔想到一个月过一天少一天的时候,他便开始焦虑。

宋汐然以后还缺钱怎么办?

如果她不赌还好,赌博是没底的,万一一把输没了,她是不是陪别人睡一觉就抵掉赌资了?

想到这个问题,顾亦铖再次失眠了。

他终于知道宋汐然什么时候起床的,她在刷牙,洗脸,穿衣服,她朝着床边走过来,就站在他的边上,他感觉到她的靠近,她的嘴唇印在他的额头,“早安。”

她转身离开。

他僵硬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离开的吧?

心脏被勒紧,又闷又疼。

一个月期限的头天晚上,宋汐然十点还没有回到顾亦铖的别墅。

顾亦铖心里有点堵,想打电话,又觉得掉了份。

快到十二点时,顾亦铖刚要打电话,大门的密码锁就被摁响了。

今天的宋汐然穿得很休闲,她穿了平底鞋,走进来,步子很慢。

她拎了些菜,走进客厅看见他坐在沙发里看手机上的新闻,便笑嘻嘻的说,“还没睡啊?我买了些菜,做宵夜给你吃好不好啊?”

一个月,宋汐然从来没有提出做饭。

她从环保袋里把菜一样样拿出来,很丰盛。

这哪是宵夜,这是最后的晚餐。

原来她也在掐着时间过日子。

顾亦铖没有吭声,站起来要上楼,“晚上不吃宵夜。”

“没事儿,我做了,你明天可以尝尝,不喜欢可以倒掉的嘛。”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快,甚至听不出一丁点的不舍得。

她一边洗菜一边自言自语,“芹菜叶炒鸡蛋,没吃过吧?我也是在监狱里听狱友说的,没做过,来试试看。”

“番茄可是个好东西,什么东西不好吃,放点进去一下就变得好吃了。”

“牛肉要多吃点,补钙呢。”

“听狱友说,鲫鱼要油煎一下,熬得汤才有奶白色,而且更香。”

顾亦铖没走,他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挪不动脚步,看着宋汐然把菜一个个做好,再一个个端上桌子。

她厨艺不好,咸的咸,淡的淡,可他也吃了不少。

躺在床上的时候,今天的宋汐然没像以往一样爬到顾亦铖的身上勾引,而是静静的躺着,顾亦铖翻身上去,她也没有以前豪放,总是念着,“今天人有点不舒服,你轻一点。”

她说话的语气,像是在保护什么东西似的。

顾亦铖本不想睡,可这一个月的睡眠真的很好,心很踏实似的。

宋汐然起床时小心翼翼。

她刷牙洗脸收拾好一切,穿衣镜中的自己手掌摸着肚腹。

怀孕了,她终于怀孕了,豆豆有救了。

从今以后,桥路各归。

宋汐然走到顾亦铖的床边,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以往的每个清晨吻他的额头,而是看着他英俊的轮廓,眼中湿润。

“顾亦铖,再也不见!”

——

顾亦铖醒来时,下意识摸了床边一把,空空如也。

他腾地坐起来,翻身下床,这一个月,宋汐然的洗漱用品都放在这边,佣人还给她准备了拖鞋。

而这些东西,都不见了。

连牙刷和口杯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一个月了,结束了。

他以为这一天到来时,他的心不会乱,他只需要照常工作,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心越来越乱。

晚上睡不着,他只能把安眠药翻出来,重新吃上。

他给她的钱,能挥霍一段时间,她知道他的大方,没钱了一定会再来找他。

可是没有,整整过去三个月,她都没有再给他打一个电话。

顾亦铖坐在总裁办公室里,他看着助理,“宋汐然跟你联系了吗?”

“没有。”

“外面有她什么消息?”

“也没听说,总裁,您上次给她的钱,足够她买车买房好好生活了,您不用担心。”

“她赌,多少钱都经不住她造,你查一下看看她最近是不是又赌了,还是跟其他人扯上了什么关系?”

顾亦铖自己都不肯承认,他最担心的,是宋汐然已经找到了另外一个靠山。

她那样的女人,别说工作能力,姿色已经是绝佳,怎么可能没有男人愿意给她花钱?

半个小时后,助理走进顾亦铖的办公室,“总裁,三个月前,宋小姐已经离开港城了,没有任何消息。”

顾亦铖腾地站起来。

什么叫没有任何消息?

永远消失了?

后背有汗窜起,精壮的身体也忍不住抖了抖,他拳头紧握压在桌面上,“好,不用再查她了,是死是活都不用管了!”

顾亦铖从办公室走出去,只觉得一路踏在云端,脚步虚浮得厉害,即便把宋汐然送进监狱,他也没有这次严重的感觉。

车子一路开到监狱,顾亦铖下车,看着铁门高墙,两年七个月,那个女人待在里面替他的父亲赎罪。

那是他们宋家欠他的!

他不用愧疚!

这高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和她有了关系,他得弄死他!

然而,顾亦铖费劲力气,也没能查出和宋汐然有关系的男人是谁,却查出宋汐然在狱中产下一个女婴,剖腹,剖腹时的病历写着,少了一枚肾。

补充病历,那枚肾于她23岁移植。

移植对象一栏写的是……



“别,别在我爸面前!不要!”

宋汐然无数次与顾亦铖相拥,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求顾亦铖给她。

可这一次,她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

“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然后往我身上蹭?”

“现在说不要?装纯给你那个坐在轮椅上不能动的死爹看?”

说着,顾亦铖干脆将宋汐然拖到办公桌边,办公桌前轮椅上坐着的老人歪着头,全身发抖,双目圆瞪!

老人的嘴歪着,流出口水,全脸通红想要表达,可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宋汐然想跑,瞬间被顾亦铖压趴在办公桌前。

宋汐然恨不得立刻跳楼去死!

这是当着她至亲的面啊!

顾亦铖看着轮椅上的老人,“宋渊,你看看,你的女儿,你这辈子唯一的女儿,现在的样子,不但如此,她上大一就跟了我,我只要想要,打个电话给她,她就会赶过来!”

宋渊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宋汐然喉咙已经沙哑,这个昨天还喊着她“宝贝儿”的男人,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

“亦铖!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吗?宋渊,我母亲当年被你欺骗,抛夫弃子,最后你怎么骂她的?你说她自己犯贱,明明你把她推进海里,却说她是想不开为了你自杀的!”

“你这个宝贝女儿才是犯贱,我把你公司弄破产,都没有说过要娶她,她就天天恨不得黏在我身上,哈哈,真是天下第一!”

宋渊老泪纵横,想要撑起身体却扑倒在地上。

宋汐然从来不知道,原来顾亦铖和父亲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仇!

那过去十年到底算什么?

初三宋家走下坡路,破产,高一认识大自己四岁的顾亦铖,他一直很照顾她。

大一,她跟了他,从此后,他几乎把她宠上了天,大学从实习开始就是在顾氏,他从未说过娶她。

可她知道宋家破产,她没有娘家的后盾,想要做顾亦铖的女人,一定要优秀,所以她不断强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欢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宋汐然的心疼到颤抖,“顾亦铖!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啊!”

哭声太过凄惨悲烈,撕心裂肺般。

“为什么?谁让宋渊这个该下地狱的禽兽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他将我的母亲推下海,我让他的女儿生不如死,你们不亏吧?”

宋汐然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到头来,他只想要她感受到这份爱情的撕裂和破碎。

岂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痛。

宋汐然做梦都没有想到,受强烈刺激的父亲刚送进 ICU,她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侵犯商业机密罪!





宋汐然一直深爱着顾亦铖,她是他最得力的秘书,怎么可能帮着外人泄露公司机密?

原告---顾亦铖!

宋汐然瘫坐在地上,手脚冰凉,如果是顾亦铖动的手,这个牢,她是坐定了。

——

顾氏大厦总裁办公室。

宋汐然推开门,看着总裁椅上的男人,俊逸倜傥,她一步步走过去,“看在过去十年的份上,你撤诉可以吗?”

卑微,她在他面前何时卑微过?

可经历过昨天,她知道那些宠爱都是幻觉。

她在他面前,什么也不是。

宋汐然还穿着秘书的工作服,白色衬衣,黑色小西装,黑色性感的包臀裙。

她以前看着他,总是妖娆风情的笑,他说她是个小妖精,就喜欢她浪的样子。

可现在,她的眼中没有热情。

“你但凡有点自尊心,都不应该来找我。”顾亦铖往椅背上一靠,“哈哈,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宋渊的女儿,18岁就开始为了钱给我当情人,怎么可能有自尊心?”

宋汐然的背狠狠颤了颤,就像身后站着一个信任的人,她放心的往前走,那人却猝不及防的在她身后捅她一刀。

18岁?他还记得她18岁生日那天上了他的床吗?

情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的女朋友,没想到是情人。

眼睛很疼,酸得疼,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流过泪,她一直笑,因为他说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就是最美的女人。

她走到他跟前,手撑着办公桌面,看似轻松的耸耸肩,“十年,你就是养只猫养只狗,也有感情了吧?”

“可宋渊的女儿,连猫狗都算不上。”

宋汐然深呼吸,而后走到顾亦铖的身边,“你撤诉,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顾亦铖伸手捏着宋汐然的下巴,“你以为别的女人不会?”

“她们哪有我好?”宋汐然的眉风情挑起,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动作起来,“毕竟,我18岁就跟了你,到现在都7年了,7年,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想要什么,难道不是?”

“宋汐然,你真贱!”

宋汐然感觉头顶的人说的不是话,是往下砸的刀子。

他好狠啊,是真的一点不念及十年情分。

他的演技真好,十年间,从来没有骂过她,这两天将所有恶毒污秽的言辞全用上了。

他为了让她伤痕累累,忍了她十年。

最终,他成功了,她现在的心口不断的涌着血,痛到不行。

宋汐然抬起头,眼角飞出风情,“我说过,只要你肯撤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宋汐然涉嫌TW贿赂原告,被控告。

法庭上,官司打得如火如荼,宋汐然坚决否认将标书金额透露给顾磊。

她一直知道顾磊是顾亦铖的死对头。

这两兄弟斗了多少年了。

她那么爱顾亦铖,怎么可能把底价给对方公司?

可是,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证据。

“整个项目都是宋汐然负责的,她和竞争公司的投标人员有邮件往来。”顾亦铖说。

宋汐然看到证据后,苦笑着,“顾亦铖,你为了报复我父亲,竟然陷害我?你让我发的邮件,原来是对方公司的投标人员?”

宋汐然仰头深呼吸。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送上断头台更让人心痛的事情啊?

他处心积虑的布局,为的就是让她永不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倒,父亲还有高额的医药费需要支出。

她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工作,赚钱。

上一辈的事情她没有参与,可是父亲对她疼爱有加,她必须要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赡养是她的义务!

“我没有!我会请律师!我会证明我的清白!”宋汐然让自己冷静,权势她赢不了顾亦铖,可是这些年做顾亦铖的秘书,人脉还可以。

休庭室

宋汐然看着亲自做证人的顾亦铖,“你是有多恨我?我害过你什么?顾亦铖,这十年,我掏心掏肺的爱你,不够吗?我爱你爱到恨不得把命都给你,不够吗?”

宋汐然死死盯着顾亦铖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动容。

然而什么也没有。

“宋汐然,这个案子你上不上诉都证据确凿,如果你上诉,到判下来,还有一段时间,正好下周是我和白允的订婚,你还可以参加了,再开庭。”

宋汐然甩了甩头,“你说什么?你和白允?”

宋汐然的声音颤抖。

顾亦铖偏了偏头,“给你请帖?”

宋汐然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你明明知道白云是我表姐,我和她一直很敌对,就算我配不上你,你娶谁不好??”

“我难道结婚还需要跟你商量?”

她从未在他心里存在过,结婚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和她商量?

纵然这些年见惯商界明争暗斗,风起云涌,她依然觉得和顾亦铖的爱情是美好的。

可美好的东西撕碎了,怎么会如此让人痛不欲生?

连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

宋汐然的手机响起,是医院打来的,“宋小姐!病人突然间心跳停止,我们采取了急救,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病人送到医院时的情况您是了解的,我们尽力了,病人没有求生意识……”

宋汐然挂掉电话的时候,很平静的说了“谢谢”,好像只是挂断一个房产中介的电话一般自然。

她从顾亦铖身边走过,出了休息室的门。

再次开庭,宋汐然平静得不似方才那个死不认罪的职场精英,她安安静静的站在被告席,听着法官陈述。

“被告!”

宋汐然回过神来,她没有看法官,而是看向顾亦铖,她笑了,很恬静似的,就像曾经见他,叫他“亦铖哥”时候的样子,特别乖巧。

“亦铖哥,我爸死了,和你妈妈一样死了,他遭了报应,我也要去坐牢了,我爸的罪孽,是不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这十年,我不怪你骗了我,父债女偿,我认。”

“从此后,我们两清了!过去的十年,当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宋汐然眼中泪水决堤,转头看向法官,哽咽却铿锵坚定的说道,“我认罪!”




我认罪!

所有的一切,父亲的,自己的。

顾亦铖认识的宋汐然在chuang上妖艳入骨,穿上衣服就干练泼辣,她绝不会认输。

他原想这个官司还要打很多次,以宋汐然的性子,她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当宋汐然说出“我认罪”三个字的时候,顾亦铖一阵恍惚,退庭后,他坐了很久在站起来。

脑子里嗡嗡乱叫。

“从此后,我们两清了。”

两清?

十年,两清?

“过去十年,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没有遇见过?

在她父亲进ICU那天之前,他没有看见她哭过,现在满脑子都是她脸上的泪水。

顾亦铖甩了甩头,“两清了!”

他抬步离开原告席,只一步,差点踏空站不稳。

“两清了!”他想起她说出这三个字时的决绝,好像是拿着项目表摔在会议桌上,“这个项目必须是我的!”

势在必得!

宋汐然,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顾亦铖扯了扯领带,走出法庭,他以后的生活中,不会再有宋汐然。

——

监狱

宋汐然嘴角流血骑在一个女犯人的身上,手中的鞋巴掌啪啪甩在女犯人的脸上:“以后还敢不敢靠近我!”

“不敢了!不敢了!”

“以后还敢不敢把吃不下的东西倒我餐盘?”说完,又是“啪啪”两鞋巴掌。

“不敢了!不敢了!”女犯连连求饶。

宋汐然跆拳道,除了打不过顾亦铖,一般人不是她的对手。

在监狱这种地方,难免会被人欺负,她本想息事宁人,却不想这些狗娘养的欺人太甚!

这个威信,她必须立起来,不然以后谁都可以爬到她的头上来。

这个世界上,只有顾亦铖可以欺负她,并且让她毫无反抗的能力。

但她也只能被他伤这一次!

仅此一次!

所有的女狱友,都害怕宋汐然,她就像个母夜叉一样凶悍。

宋汐然得知自己怀孕时,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萧冥探视宋汐然时,宋汐然终于看到了希望,她隔着厚厚的玻璃,祈求的看着萧冥,“萧冥,帮我一个忙吧。”

萧冥眼中的宋汐然瘦得不像样子,嘴唇气得颤抖,“顾亦铖为什么会这样对你?他图个什么?当初他警告我不准靠近你,我以为他是真的爱你,我是看你那么爱他我才放手的,你为什么没有得到幸福!”

萧冥眼框发红,“宋汐然!你这个傻逼!你过去十年的爱情都喂狗了吗?”

宋汐然紧紧抿着嘴唇,“如果没有经历过,我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傻逼?一切都是因果,过去的就不提了。”

“不提了?凭什么不提了?他亲手把你送进监狱!凭什么不提了?”

“我欠他的,该还。”宋汐然深呼吸,她尽量不让自己那不争气的泪水流出来,“现在还清了。”

萧冥还想说什么,忍了忍,到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宋汐然道,“帮我想个办法,你一定可以,我怀孕了,别让我怀孕的事情让外面的人查到,就算查到了,也要帮我想办法证明这孩子是别人的。”

“顾亦铖的孩子?”

“是。”

“为什么不打掉?”

“不能?”

“为什么?”

“我以后,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男人,这辈子我都不敢碰了,但,孩子是我的。”宋汐然看着萧冥的眼睛,眼中的泪水终于关不住,滚落了一脸。

萧冥的拳头,狠狠砸在石台上,“你竟然为了他一个人否定了所有人吗?”

“至少现在心里的想法是,不敢再要爱情了。”

萧冥知道宋汐然是伤透了,而她现在必须要好好调整自己,否则会出事,他不能逼她。

“我答应你。”

————

宋汐然生产那天,医生皱着眉头给已经全身麻醉的宋汐然做剖腹产手术,“哎,经济犯罪,其实都很聪明的人,动了歪心思而已,要是把这心思用在正道上,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

“哎,年纪轻轻的,只有一个肾了。”

只有一个肾了。

宋汐然迷糊中听到医生的谈话。

法庭上,她控诉着,“我恨不得把命都给你,还不够吗?”

顾亦铖,你怎么能对我这样狠?

还好,我们两清了。




“她是谁?!”

听到男人着急的语气,助理连忙翻查,“顾总,这就是鼎盛这次派出的项目负责人,叫Linda。澳籍华人,第一次来中国。”

顾亦铖聚精会神的盯着台上的女人,呼吸一点点抽紧,一颗心脏跳得几乎快从胸口蹦出来!

怎么回事……

这张脸,明明跟那个女人完全不一样,但是为什么,就像是有种强大的引力将他牢牢吸住,顾亦铖根本移不开眼睛!

台上,女人终于讲到了尾声,一双微微上挑的眸子若有若无的朝男人扫去,魅惑的眨了下眼睛,而后便迅速移开。

顾亦铖浑身都绷紧了!

“立刻把鼎盛的策划书拿给我!”

助理连忙递了上去,刚想询问一下老板的意思,只见男人摸出一目十行,虽然紧皱着眉头,却还是不曾犹豫的掏出钢笔,直接签字。

他目瞪口呆的怔了几秒,“顾总?您决定将项目交给鼎盛了?”

这一次的竞标,但凡是内行人都能看出,荣商的含金量远在鼎盛之上。

顾亦铖没有回答,神经已经绷紧到极致,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妖娆女人,眼底早已湮灭的光芒重新亮起。

……

“Linda!你实在是太棒了!刚回国就搞定这么大一份合约!难怪老板那么欣赏你!”

鼎盛的职员打了胜仗个个眉飞色舞,围着冠军赞不绝口的夸!

女人浅笑着接纳所有的赞美,美艳的脸上浮出满意笑容。

“Linda姐,甲方的负责人还在那边等着。”

“我现在就过去。”

宋汐然弯了弯唇角,踩着高跟鞋款款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顾总,谢谢赏识和抬爱。能与贵公司合作,不胜感激。”

直到女人白皙的手伸了出来,顾亦铖的眼睛才从她脸上移开。

他皱了下眉,伸出手去,与她握手。

“晚上有庆功宴,Linda小姐,我们可以再聊聊合作的事情。”

顾亦铖盯着女人的一双澄澈的美眸,薄唇牵动。

“当然可以,到时候希望顾总……”宋汐然忽然顿了顿,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多多指教。”

顾亦铖浑身的血液再度沸腾!

哪怕是完全不一样的五官容颜,可那样的眼神,就跟宋汐然曾经每一次与他温存时一模一样!

“那就晚上见。”

“晚上见,顾总。”

……

傍晚,宾利慕尚停在聚餐的酒店门前,男人坐在车上,翻阅着一下午的调查结果。

这份资料做的很详实,包括Linda的出生背景,成长环境,留学经历,以及工作史……全都清清楚楚。

她不是宋汐然。

顾亦铖眼底的光芒黯淡一瞬,在心间燃烧了一整天的火焰像是忽然被一桶凉水浇灭一半,失落感油然而生。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吗……

……

宴会上,顾亦铖被一群生意上的朋友围得水泄不通,觥筹交错,喝了不少的酒。

当宋汐然一袭深V银色长裙,露出胸口大片雪白,踩着细高跟鞋,惊艳又动人的停在他面前时,男人的眼神已经有些飘忽。

“顾总,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我敬你三杯,合作愉快。”

说罢,女人已经端起了酒杯。

顾亦铖睨着她的眼神深邃又危险,微微眯了下眼,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而接下来的相处中,顾亦铖才是真的快要崩溃!

只因这个漂亮又充满神秘感的陌生女人,更加像极了宋汐然!一开始只是她的气质与眼神,而现在,顾亦铖崩溃的的察觉,这个叫Linda的女人,就连一些小动作,都与宋汐然出奇的重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