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每月我有五百万

每月我有五百万

陆季炎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穿书年年有,今年轮到我。《霸道总裁的病娇属性》的男主陆季炎,霸总中的战斗机,提款机中的王者选手。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可惜已经嫁做他人妇。这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读大学的时候,男主假装自己家里穷,想找个不图他钱的真爱,于是遇到了女主,夏晴窈,夏晴窈穷追猛打,终于追到了高高在上的陆季炎。

主角:陆季炎纪韫枝   更新:2022-09-10 05: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季炎纪韫枝的其他类型小说《每月我有五百万》,由网络作家“陆季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年年有,今年轮到我。《霸道总裁的病娇属性》的男主陆季炎,霸总中的战斗机,提款机中的王者选手。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可惜已经嫁做他人妇。这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读大学的时候,男主假装自己家里穷,想找个不图他钱的真爱,于是遇到了女主,夏晴窈,夏晴窈穷追猛打,终于追到了高高在上的陆季炎。

《每月我有五百万》精彩片段

穿书年年有,今年轮到我。

《霸道总裁的病娇属性》的男主陆季炎,霸总中的战斗机,提款机中的王者选手。

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可惜已经嫁做他人妇。

这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读大学的时候,男主假装自己家里穷,想找个不图他钱的真爱,于是遇到了女主,夏晴窈,夏晴窈穷追猛打,终于追到了高高在上的陆季炎。

可惜天不从人愿,女主爸爸得了重病,急需用钱,只好含泪跟陆季炎分手,嫁给了一个苦恋她多年的富二代。

陆季炎心冷如灰,在家里的安排下跟女配纪韫枝结婚了,因为不愿意,两人连婚礼都没办。

后来才知道,当初那个穷小子是陆家大少爷。

富二代对女主也不好,还老是家暴,陆季炎旧情未了,见不得夏晴窈受苦,于是不顾家里的反对,跟纪韫枝离婚,又强硬的把女主抢了回来。

夏晴窈觉得自己当初甩了陆季炎,心里有愧,不肯再跟他在一起,两人痴痴缠缠,最后终成眷属。

我现在就是那个被离婚的工具人纪韫枝。

嘿嘿嘿,没啥戏份,每月数数卡里的零花钱,再等着离婚拿钱就好。

年纪轻轻,就成了小富婆,未来的生活已经在向我招手了。

小奶狗,小狼狗,年下男,年上男…

迫不及待啦!

「夫人,少爷回来了。」

张妈上来敲响房门。

我一溜儿的从床上起来。

消失三个月的金主爸爸回来了。

楼下,陆季炎西装的扣子扣到最后一颗,平添了些禁欲的味道,宽肩细腰,九头身黄金比例,长得更是难出其右,鬼斧神工。

不亏是霸总文男主角,设定真的很戳人诶!

除了领证那天见过一次,三个月以来就一次都没见过了。

天菜在面前,我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何必在意眼前,姐姐的好日子还在后面!

「今晚妈叫我们回家吃饭。」

言简意核,说完就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养神,显然一句话都不想跟我多说。

fine,毕竟是金主爸爸,冷脸我也得笑嘻嘻的应和。

「马上就好。」

我转身上楼换衣服。

十分钟就收拾妥当的下来了。

「我好啦,走吧。」

陆季炎显然没想到我动作这么快,有些怔愣,又冷着一张脸往外走。

我也不介意,谁叫人家有钱呢?

万一把他惹恼了不给我发零花钱怎么办?

生气只会影响我攒钱的速度。

打工人没有感情!

陆季炎先一步上车,我想了想还是坐到后面。

是个霸总九个洁癖,还有一个恐女。

咱也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反正不要靠近霸总一米就对了。

正当我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的时候。

「坐到前面来。」

陆季炎皱起眉头,淡淡的说道。



咱也不敢问,麻溜的去副驾驶坐好。

「一个月五百万,在长辈面前演好恩爱夫妻,不要忘记了。」

五百万,我怎么能忘记呢?

放心吧老板。

「好的老板,保证完成任务。」

陆季炎听见我叫他老板,淡淡的撇了我一眼。

倒也没说什么。

一路上他不说话,我也不敢多嘴,但尴尬的气氛还是快将我淹没。

陆家门口,陆妈妈已经等着了。

陆季炎停好车,我敬业的上前一步,挽着他的小臂。

上班了上班了。

「老公我们走吧。」

陆季炎浑身一僵,我感觉到他西装下的手臂猛的收紧。

我也不知道是为这声老公还是我挽着他感到不适。

可陆妈妈就在前面。

「老板,这种程度可以吗?」

我面上笑意盈盈的看着陆妈妈,一边小声问道。

毕竟老板就是上帝,上帝的要求一律满足,上帝的感受永远在第一位。

「嗯。」

陆季炎嗯了一声,带着我朝前走去。

「枝枝,你们回来啦!」

陆妈妈开心的上前拉住我的手。

虽然老板不喜欢我,但老板的爸妈以及老板的爷爷对我确实是好的不得了了。

因为当年陆爷爷年轻时候受过我家恩惠。

两家人一直关系很好。

后来陆妈妈才怀上陆季炎的时候,我俩就有娃娃亲了,只是后来陆季炎两岁的时候,陆家因为生意做大了,搬到了京城。

见面就少了。

前不久原主爸妈出车祸去了,陆家知道后,立马就把原主接了过来,压着陆季炎娶了原主。

fine 领证前一天,我就过来了。

「枝枝回来啦!」

陆爸爸和陆爷爷相继出来跟我打招呼。

饭桌上,一片和谐。

「老公,吃排骨。」

我敬业的给陆季炎夹菜。

老板定定的看着碗里的排骨,面不改色的划拉到一边。

连带着那一块的米饭都没动。

老板这洁癖着实厉害。



「叮铃铃~」

陆季炎手机响了。

全桌都看着他,只有我淡定的吃菜。

绝对是女主。

果然,半晌后,陆季炎皱着眉头离开饭桌,只丢下一句,有事先走了。

「陆季炎,你给我站住!」

陆爸爸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搁。

「小枝还在呢!」

陆季炎闻言停顿了一下。

「一会儿让李叔送你回家。」

说完,就快步走了。

我温柔的放下碗筷。

「爸爸妈妈,没事儿,阿炎工作忙,让他去吧,正事儿要紧。」

陆妈妈歉意的看着我。

「委屈枝枝了,回头妈一定帮你骂他,天天都在工作,一点不顾家,想什么样子!」

我还以为陆妈妈是在说客套话,后来才知道,陆季炎真的被逮着骂了两小时。

吃完饭,李叔送我回家,路过商场的时候,战斗的欲望熊熊燃烧。

原主柜子里的衣服我早就看不顺眼了。

明明是明艳至极的长相,偏偏穿的清汤寡水。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富婆购物,从不看价格。

最后我战利品满满的回家已经快十点了。

才坐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夫人?」

是陆季炎的助理,聂言。

「小聂,有事么?」

我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刷剧,心不在焉的问道。

「夫人,陆总跟合作商喝多了,快来开一下门。」

??

什么合作商,不是去找女主了吗?

我摘下耳机,果然听到响亮的敲门声。

今天下午张妈请假了,说是老家有急事。

本来一直都我一个人在家,也不需要她照顾,索性给她放了个大长假。

带着耳机,声音太大,就没听见敲门声。

我才反应过来,陆季炎出差回来了的话,那岂不是要天天住在家里?

应该不能吧,谁家霸总没个几处房产。

想着,我慢悠悠的走过去开门。

陆季炎醉醺醺的靠在聂言肩膀上,没有对比看不出来,居然比一米八三的聂言还要高出一个头。

看起来已经不醒人事的样子。

我接过陆季炎,送走聂言。

好重!

感觉自己驮了一头牛……

陆季炎迷迷糊糊的歪着头,湿热的呼吸洒在我耳边。

一把把他扔沙发上,我下意识的揉了揉烫红的耳朵。

痒的很。



陆季炎喝醉了到是挺乖,不吵不闹的。

我有点发愁。

家里只有主卧铺了床,客房连床垫都没有,我和陆季炎的东西都搬到了主卧。

张妈一直在,就是陆妈妈的眼线,我也不好不睡。

想着反正陆季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没想到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了。

要不,让陆季炎睡沙发?

反正他醉了也不知道。

陆季炎一米九的个子,窝在小小的沙发上,看起来局促又可怜。

算了,谁叫我是善良的使者呢?

认命的扛起陆季炎,往楼上走。

短短几步路,真的要把我累死了。

到床边,我一松力,就被陆季炎带下去了,扑在他怀里。

浓郁的酒气,熏得我头晕。

陆季炎也被压得不舒服,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但……感受了一下手底的触感,嗯,绝对有八块腹肌。

依依不舍的从他身上起来,蹲在床边欣赏美男。

可惜了,天菜在前,只能看不能睡,站在女主的角度看,陆季炎绝对是 yyds,但,谁叫我是女配呢?

「呕……」

……

陆季炎忽然睁开朦胧的眼睛,趴在床边皱着眉头狂吐。

老天爷,是我窥视男主,遭报应了吗?

不然为什么要让我被酸臭酸臭的呕吐物淋满头!!!!!

我一把扇开陆季炎的俊脸,尖叫着往浴室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脏了,呜呜呜呜呜…

洗了三遍头,我才满脸怨气的从浴室出来。

看着地板上一地不明物体,真的有种打死陆季炎的冲动。

我的拳头,握了又握。

冷静,冷静,想想五百万。

呼,吸……

好不容易把地擦完,已经快两点了。

还有个吐脏了衣服的人没处理……

擦脸,擦手,然后,解开陆季炎衬衣的扣子,把沾满呕吐物的衣服脱下来。

美好的肉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眼前。

该说不说,姐的眼泪已经从嘴角流下了。

一把拉过被子蒙住陆季炎,我火速往楼下跑,抱着我的小毯子,给自己扇风。

色字头上一把刀,千万不要被男色蒙蔽了双眼!

一整个晚上,陆季炎的腹肌都在我的梦里,我还梦到陆季炎变成个肌肉快要爆出来的巨人,到处追杀我……

早上,陆季炎被阳光刺醒,鼻尖全是温馨的陌生香味,莫名让人心安。

看了眼垃圾桶里的衣服,隐隐回忆起,昨晚自己好像吐了……

他下楼的时候,我就醒了,做了一晚上被追杀的梦,一点声响都能闹醒我。



瞧见沙发上窝着的我,陆季炎平淡的眼里有了些波动。

「昨晚…谢谢…」

陆季炎轻咳了一声,轻声说道。

「还有,我不是故意的。」

说道第二句,陆季炎的耳尖有点微红,剑眉蹙起。

大概是觉得吐的了我一头,有点对不起我,今早的陆季炎少了些冷气,也不想昨天一样垮个脸对谁都爱理不理。

「害,小事儿。」

我揉了揉头发,打着哈欠往厨房走。

钱到位了,什么都好说嘛。

「咕…」

不合时宜的响声。

我惊讶的抬头看过去。

陆季炎喉结动了动,淡定往楼上走去。

如果忽略他略显慌忙的脚步的话。

霸总也会慌乱?

我灵光一闪,赚钱的小技巧这不就来了吗?

快速挽好头发,一头扎进厨房。

陆季炎下来的时候,已经洗漱完了,西装依旧扣到最后一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梳离的气息十分明显。

我把煮好的面条端上餐桌。

「老板,吃个早饭再走?」

谁能拒绝宿醉后来一碗清淡的鸡蛋面呢?

霸总也不例外。

陆季炎吃东西的礼仪极好,食不言。

慢条斯理,速度却不满。

老板吃高兴了,接下来是不是…

「看我做什么。」

在我无数次盯着陆季炎看后,他终于说话了。

「老板,鸡蛋面,五千一碗,现金还是微信?」

「咳咳咳…」

陆季炎猛的被呛住。

我狗腿的递过去一杯水。

外面聂远已经来接陆季炎了。

「陆总。」

「嗯。」

擦了擦嘴,陆季炎冷然的往外走,西装外套搭在臂弯。

我只听见…

「微信。」

这么豪爽?早知道说一万了。

我懊恼的看着空空如也说碗。

「陆总,早餐在副驾驶…」

停顿了一下,陆季炎才说话。

「我已经吃过了。」

还是淡淡的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隔着门,声音渐渐变小,消失不见。

下午,聂远的电话又来了。

「夫人,陆总今天晚上要参加一个慈善晚宴,请陆夫人一起出席。」

职业又带着恭敬的语气。

「知道了。」

美容 spa 计划泡汤。

工作繁忙啊。



陆季炎抬了下眼,懒散的走过来坐下。


「还是五千?」


「不不不,哪儿能呀,免费的。」


我连忙把筷子奉上。


「知道错了?」


陆季炎慢条斯理的吃面,挑了挑眉问道。


霸总的属性,果然千变万化,陆季炎,你已经不是我记忆里那个一丝不苟的冷漠男人了。


「错了错了。」


我狗腿的点头。


「老板吃点水果吗?」


陆季炎点了一下高贵的头,我立马冲进厨房切水果,还顺带摆了个漂亮的盘儿,装进保鲜盒。


陆季炎出门的时候我支支吾吾半天。


「说。」


陆季炎拿着保鲜盒,整理了一下领带,心情不错的说道。


「老板,能不扣工资吗?」


我充满希翼的眼神,看得陆季炎一梗。


再看,人已经走出门了。


「看你表现。」


看你表现?


这个,这个尺度也可大可小啊,什么表现?


我琢磨了大半天,还没想出个所以然。


「叮~叮~」


门铃响了。


这个时候,才半下午,谁啊?


「枝枝,妈妈来啦!」


陆妈妈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


「妈,你怎么来了?」


我打开门,看着眼前精致的陆妈妈问道。


「阿炎他爸,出差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就来找你们住几天呀。」


陆妈妈后面一溜烟的人,搬床垫的,搬衣服行礼的,看得我目瞪口呆。


我被陆妈妈拉着坐到沙发上,李叔忙着指挥大家搬东西。


「枝枝,你跟阿炎这几天怎么样啊?」


陆妈妈笑的一脸暧昧。


妈妈,你确定是来玩儿的吗?


「还,还好。」


我尴尬的回答道。


「年轻人,还是早点生个孩子……」


陆妈妈亲热的拉起我的手,循循善诱。


我脸上的笑意都僵了,陆季炎终于回来了!


「老公,你回来啦。」


救世主!


我眼里全是逃脱催生紧箍咒之后的雀跃,一下冲到陆季炎面前,殷勤的接过他手里的西装外套。


陆季炎为我的称呼愣了一下,意外的扬了扬眉头。


我使劲儿朝他眨眼,示意。


「眼睛不舒服?」


陆季炎淡淡的问道。


「阿炎,你回来啦。」


陆妈妈坐在沙发上笑着招手。


陆季炎的脸色一点没变,我却感觉到他的僵硬。


哈哈哈,霸总吃瘪,难得一见。


再得知陆妈妈会留宿好几天之后,陆季炎的表情明显停滞了一瞬。


晚上,陆妈妈端了一碗补身体的汤,逼着陆季炎喝,我在一边看好戏,得到了霸总的冷眼一个。


「早点休息。」


陆妈妈亲眼看着我和陆季炎进房间才算完。


我尴尬的看着陆季炎,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床被子,小沙发下午被李叔搬走了。


看起来陆妈妈好像也知道我跟陆季炎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亲密,这才借着陆爸出差的机会来视察工作。。


「老板,委屈你要跟我睡一张床了。」


我一脸为陆季炎感到委屈的样子,先下手为强。


打工人要有打工人的自觉,谁改去睡地板不言而喻。


虽然有地毯,但我着实不想自虐啊!!!


陆季炎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去衣柜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往浴室走去。



看起来熟门熟路的?


对了,上次他喝醉才来住过,我了然的点点头。


等陆季炎一身湿意出来的时候,该说不说,我确实被帅到了。


水珠从他头发上滴下来,流到脖子上,隐入衣领。


家居服让他看起来少了些冷意,宽肩窄腰,人间上品啊。


「看够了吗?」


陆季炎一边擦着头发,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全是似笑非笑的意味。


我尴尬的回过神来,象征性掩饰的咳嗽了一下,一把拿过自己的睡衣,匆匆忙忙的往浴室里跑。


路过陆季炎的时候,问道他身上的香味,和我沐浴露一样的味道。


老脸一红。


我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半天,不敢出去。


想到要跟陆季炎共处一室待一晚上,我就全身不自在,耳尖红红的发烫。


困得不行了,我才小心的打开浴室门,外面一片昏暗,床边的台灯亮着微弱的暖黄色灯光。


陆季炎在床的一侧侧躺着,呼吸均匀,看起来已经睡着了。


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到另一边躺下。


只有一床被子,放在了我这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