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农门小福包

穿成农门小福包

肤白如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身亡的苏小鹿,机缘巧合之下带着前世的记忆胎穿了。因为她的出生,使得亲娘赵氏大出血,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这让她成为了奶奶眼中的扫把星。亲爹苏三郎为了护住自家媳妇与孩子,果断地答应了分家。他们一家,老大是个傻儿,老二也被烧坏了脑子,唯独老三还算正常。就在全村人都以为这家人熬不过这个冬天时,怎料,苏小鹿有空间在手,全家人每日灵泉滋养,爹爹上山下套,从不走空。

主角:苏小鹿,苏三郎,苏崇   更新:2022-07-15 22: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小鹿,苏三郎,苏崇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农门小福包》,由网络作家“肤白如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身亡的苏小鹿,机缘巧合之下带着前世的记忆胎穿了。因为她的出生,使得亲娘赵氏大出血,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这让她成为了奶奶眼中的扫把星。亲爹苏三郎为了护住自家媳妇与孩子,果断地答应了分家。他们一家,老大是个傻儿,老二也被烧坏了脑子,唯独老三还算正常。就在全村人都以为这家人熬不过这个冬天时,怎料,苏小鹿有空间在手,全家人每日灵泉滋养,爹爹上山下套,从不走空。

《穿成农门小福包》精彩片段

“大嫂,能不能跟娘说说,让我喝碗糖水,我实在是没力气生了……”

床上的赵氏满头大汗,脸发白,嘴唇毫无血色,汗湿的头发贴脸上,正一脸祈求的看着她床边高高在上站着的女人。

赵氏肚子高高隆起正在生产,但她已经生了一天一夜了,力气早就被消耗干净了,此刻的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清楚的知道,如果不吃点东西,这孩子,她是生不下来的。

“弟妹,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咱娘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给三弟生个带把的,你想喝糖水娘能不给吗?你还是加把劲,尽早的生下来吧,不然在这样下去,可是不太好。”

李氏很为难的对着赵氏说道,要不是二弟妹周氏回娘家了,给赵氏接生的活儿不会只落到她头上,生了一天一夜也生不下来,晦气死了。

肚子里头的,肯定是个讨债的,这还没出生就把赵氏半条命折腾没了。

现在恰逢八月秋收,全家人都下地去了,婆婆王氏在正屋睡午觉,一早就说过,没生别去打扰她,王氏不是个好相处的,李氏才不想去看婆婆脸色。

李氏嫌弃的目光一览无遗,让赵氏看了心中满是绝望。

赵氏咽了咽发干的喉咙,祈求道:“大嫂,你能给我倒碗水喝吗?求你了。”

李氏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道:“那你等着吧,我上个茅房就给你倒。”

说完,李氏扭身就走了,她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扇鼻子,嘴里嘀咕着‘臭死了’。

李氏开门出去又把门一甩,让短暂光明的屋子瞬间又恢复黑暗。

赵氏艰难的抬手摸着肚子,眼里流出了眼泪。

李氏这一去,半个时辰也不见回来。

这期间,赵氏数次阵痛来袭,可她一点力气也没有,随着腹中动静越来越小,她的心也渐渐凉了。

这时候,门被推开。

赵氏眼里重新点燃希望,颤声的喊:“大嫂……”

“娘,是我,您还好吗?”

苏三妹声音细细的,走到了床边,很是担忧的看着赵氏。

赵氏听见是女儿的声音,心里有些悲凉,她知道李氏没有一两个时辰是不会过来了,她想要生孩子只能靠她自己。

“三妹,去给娘倒碗水来。”

“不要害怕,娘不会有事的。”

赵氏虚弱的说道,她不能倒下,她要是倒下了,她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苏三妹眼里满是担忧和害怕,但还是听话的跑出去了,用碗给赵氏打了一碗冷水来,小心翼翼的扶着喂赵氏喝下。

赵氏喝了水,缓和了两口气又说道:“三妹来,按着娘的肚子,娘让你使劲的时候,你就往下推……”

她没有力气,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生下孩子,为她接生的李氏走了就不来,腹中的孩子动静越来越少,她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生下孩子,这孩子才有可能活。

苏三妹才六岁,因为瘦弱,力气也不大,按在赵氏肚子上,小手立马就颤抖的缩回去了,她带着哭腔说:“娘,我不敢。”

赵氏流着泪,吸了口气坚定的说:“三妹,你行的,只有你能救娘的命啊,来吧,用你最大的力气往下推。”

阵痛来袭,赵氏身子都发颤,但她怕苏三妹不敢推,所以她忍着痛又颤抖的说:“三妹,你不敢的话,娘就要死了啊……”

“不要,我不要娘死,我要娘活着……”

苏三妹闭上眼睛,用力的推着赵氏的肚子。

赵氏也蓄力使劲,身体的剧痛让她嘶吼出声:“啊——”

随着身下一轻,赵氏瞬间就脱力了,她艰难的喘着气开口:“三妹……看看是姐儿……还是哥儿……”

苏三妹被吓坏了,傻呆呆的站着好半天没动。

外面门被推开,是李氏匆匆进来了。

“三弟妹对不住啊,我刚才有点肚子疼,我以为你这一时半会生不了呢,没想到这就生了。”

“让我看看是个什么。”

李氏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床边掀开了被子。

赵氏心都提起来了,这时候她根本顾不上怪李氏,她只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李氏转头看着她,眼神里带着笑意说道:“三弟妹,恭喜你呀,又添了一个闺女呢。”

赵氏期待的眼神瞬间有些暗淡,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李氏则是乐呵呵的收拾起了孩子,随意擦了擦剪了脐带就拿旧衣服包起来,又对着女婴屁股拍了一巴掌。

“哇啊——”

女婴啼哭声音就响起来了。

李氏把孩子放倒赵氏身边,笑着说:“三弟妹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给娘报喜了。”

说着,李氏看也不看赵氏一眼,扭身就出去了。

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赵氏和苏三妹了。

苏三妹一直站在床边,她看着赵氏空洞的眼神害怕极了,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娘……”

赵氏没应。

苏三妹声音弱弱的:“娘,我害怕……”

赵氏空洞的眼神才有了神采,泪水无声的滑落。

“三妹啊……”

赵氏声音哽咽,充满了绝望,生了个女儿,她们一家就没有日子过,她这四个孩子,老大傻儿,老二发烧也傻了,两个女儿健康,可女儿在婆婆眼里无用啊。

“娘别哭,三妹会照顾好妹妹的。”

苏三妹跪在床前,抱着赵氏的手说道。

赵氏转头看了一眼刚出生的四女儿,小闺女刚才被打哭了几声就安静下来了,此刻竟也没睡着,而是睁着眼似乎在看她。

赵氏鼻头酸的厉害,眼泪无声的流着,生个女儿,婆婆肯定不喜欢,在吃上面不会给她好的,她说不定一口奶水也没有,这个女儿,只怕是养不活的。

十月怀胎,想着她便心痛如绞,她上辈子一定是十恶不赦的罪人,所以这辈子老天爷这样惩罚她!

“又生一个赔钱货,真是没用的东西,我要是她,我都羞愧的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我老苏家,怎么娶了这样一个灾星,专门下歪蛋的祸害!”

正屋那边传来王氏的骂声,要多难听又多难听。

 


赵氏听着骂声,眼泪也流的更凶。

苏小鹿望着流泪的赵氏,听着一个老婆子的骂声,心里也直呼卧槽。

她可是活在二十一世纪啊,学了二十六年的中医,晚上去吃个宵夜的路上,就被一辆冲上人行道的车子撞死了。

谁料再次恢复意识,她竟然成了个婴儿。

赶上了穿越重生的潮流,她胎穿了,而且还到了古代里。

当下的处境非常糟糕。

重男轻女的古代,她的出生,可不是好事,从那老婆子的骂声就知道,她才出生,就有人恨不得她死掉。

模模糊糊的,苏小鹿觉得赵氏很不对劲,强烈的直觉告诉她,赵氏有危险。

联想到自己的出生,苏小鹿很快就想到了产后大出血!

可她现在是个婴儿,又说不了话,这家里的其他人也指望不上,苏小鹿的视线落在赵氏身边的小女孩身上,刚才她听到这小女孩叫赵氏娘,赵氏叫她三妹,所以这是她三姐呢。

谁能救赵氏?恐怕只有她了,可她说不了话,怎样让这个三姐知道亲娘此时的危险呢,苏小鹿想不到办法,所以她憋足气张嘴就哭。

“哇啊啊——哇啊啊——”

苏小鹿哭的撕心裂肺。

赵氏思绪被唤回,为母的意识让她抬手去拍女儿:“四妹乖,别哭……别哭……”

苏三妹也回过神,懂事的爬上床帮着赵氏哄妹妹。

“妹妹听话,不哭不哭,姐姐抱你。”

苏三妹跪在床的里侧,小心翼翼的抱着苏小鹿哄她。

苏小鹿哭个不停,脸都憋红了,气不够也不停下,哭声震天把王氏的骂声都盖过去了。

所幸的是她很健康,声音洪亮。

“哇啊啊——”

她的哭声让赵氏心都揪起来了,害怕四女儿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她知道指望婆婆和大嫂是指望不上的,所以她轻轻的拉了拉苏三妹的袖子,虚弱的说道:“三妹,把四妹放娘身边,去地里喊你爹回来。”

苏三妹很听话,放下苏小鹿,翻过赵氏身体就下床去,然后很快就开门跑出去了。

见苏三妹去搬救兵了,苏小鹿也不哭了。

正屋的王氏骂个不停。

“你个丧门星,哭哭哭哭死啊,再哭老娘过来捂死你……”

“赔钱的烂东西,哭死你闭死你吧短命鬼。”

王氏骂的难听,赵氏听了心疼极了。

一边抽泣一边拍着苏小鹿,声音细细的说:“我家四妹乖乖的,要健康长大长命百岁……”

苏小鹿停止了哭泣打着颤颤,心里跟着难受,她能感受到赵氏的温柔疼爱,不管这个家庭欢不欢迎她,她的娘肯定是欢迎她的。

可目前的情形,她能不能活着长大都难说。

成为婴儿,实在是太被动了,赵氏的情况太危险了,她甚至能感觉到她生命在缓缓流逝。

她急的要命,突然就眼前一黑。

她一下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躺在一条小泉边,身边是两块黑土地,她还是个婴儿,但又有些不一样了。

想起曾经看过的小说,这难道就是空间?

她在心里默念着出去,眼前又一黑,再睁眼,赵氏就在她身边,闭着双目,手还在下意识的一下一下的轻轻拍她。

苏小鹿又默念进空间,她再睁眼,她又躺在泉水边。

她深深的呼吸,空气充满了灵气,这一方地方是至宝,空气充满了灵气,土地和泉水肯定也是,如果能给赵氏喝一点这灵泉水就好了。

苏小鹿默念出空间,暗暗的尝试着。

最终,她默念着出灵泉水,她感觉手指湿湿的,她艰难的挣扎着,李氏没有给她捆着,所以很快她的手就挥舞着抬了出来,她自己含着拇指,尝到了甘甜的的泉水滋味。

看着双目紧闭的赵氏,苏小鹿艰难的把手伸向她嘴巴。

或许是她现在太小力量微弱,灵泉水只是一滴一滴的出来。

湿润了赵氏的嘴巴,赵氏舔了舔嘴唇,几乎是无疑是的舔着唇上的水迹,她实在是太累了,眼皮都睁不开,迷迷糊糊的觉得嘴唇凉凉的,她下意识的舔。

是水,她好想喝水。

这水好甜,好温暖,入口下腹,她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力量滋润着她,让精疲力尽的她渐渐的有了力气,她睁开眼,发现小女儿的小手在她嘴边,赵氏吓了一跳,连忙把苏小鹿的手推开了。

在检查小女儿手安然无恙之后,赵氏愧疚的道歉:“四妹对不起,娘是疯魔了,竟然饿的差点吃了你的手。”

苏小鹿在喂了赵氏大概一小碗的灵泉水后,就感觉非常的累和困,闭上眼就睡了。

她期望这灵泉水有作用,能让赵氏支撑到苏三妹找亲爹回来,她想亲眼目睹,但奈何抗不过生理睡了过去。

赵氏看着熟睡的苏小鹿,眼神温柔而愧疚,都怪她没用,小女儿出生到现在也没喝上她一口奶水。

她现在有了些力气,可仍然起不来,生完了孩子,身下也没有人帮她清洗,她望着昏暗的屋顶叹了口气。

正屋那边,骂声就没停过。

赵氏这一胎生了个女儿,让婆婆王氏非常的不满,里里外外的把赵氏骂了个遍,包括她生的四个孩子也顺带的一起咒骂了。

赵氏无法和婆婆对骂,只能默默流泪。

苏三妹跑到了地里,苏三郎和苏大郎苏二郎三兄弟在地里收金玉棒子,苏老爷子带着几个儿子打头阵。

除此之外,苏三郎的两个傻儿子也在帮忙干活。

苏三妹到了地里就大声的喊:“爹,爹,您快回去看看吧,娘和小妹都很不舒服。”

苏三郎背着大背篓从地里钻出来,黝黑的脸上满是汗水,此刻他露出担忧神色:“你娘咋了?”

苏三郎没有注意苏三妹说赵氏生了个女儿,而是关注赵氏的身体。

苏老爷子也出来了,他阴沉着脸色说:“有啥好看啊,又生个赔钱丫头,老三不准去,好好干你的活。”

听着生了个丫头,苏老爷子心里直骂一句晦气,想着三房已经四个孩子了,但都等于没有,苏老爷子清楚,三房算是废了。


苏老爷子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一眼苏三妹,把苏三妹吓的缩了缩。

苏三郎咽了咽喉咙,藏下心头苦涩,温和的问苏三妹:“三妹,你娘还好吗?小妹好吗?”

苏三妹想起虚弱的赵氏,她仰头,挂着眼泪摇摇头小声说:“不好,小妹一直哭,娘没有力气,娘也没有吃东西……”

苏三郎听的心口一疼,他咬紧了牙关,转而迎上苏老爷子阴沉的脸色说道:“爹,我挑着这一挑就先回去了,崇哥儿和华哥儿留下顶我。”

苏老爷子阴沉着脸色:“赵氏都生了那么多个了,有什么好看的,再看也不是个带把的。”

苏三郎专做听不见,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也隐约有些不安,所以他快速的把金玉棒子装满,然后绑了扁担就挑起来,和苏三妹一起往家赶。

还没有回到家,远远的就他听到了亲娘王氏的叫骂。

有不少邻里都坐在屋外听,看见了苏三郎,笑呵呵的打招呼:“恭喜啊三郎,又当爹了,这闺女也没什么不好,闺女贴心呢。”

苏三郎没功夫和人说笑,心里只觉得苦涩,他何尝听不出,这些人是挖苦他呢。

四个孩子,两傻两女,他的身后无主梁啊。

把两箩筐金玉棒子挑到了堂屋放下,苏三郎就迫不及待的往后屋去。

推开门,苏三郎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味,比赵氏前三次都还要重。

而赵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苏三郎瞬时就红了眼眶,站在原地再难迈出一步,他梗咽的开口:

“孩儿娘啊……”

苏三妹已经跑到床边,摇晃着赵氏喊她:“娘,娘。”

赵氏醒了过来,虚弱的开口:“三妹,你回来了,你爹呢?”

苏三郎听到赵氏的声音,激动的无以复加,连忙抹了一把脸,笑着走过去说道:“我在呢,你辛苦了。”

适应了屋内昏暗,苏三郎看见了他的小闺女,正乖巧的睡着了,他心里一片柔软。

他转头对着苏三妹说道:“三妹,去厨房烧点热水,咱们给你娘收拾一下。”

“孩儿爹……”

赵氏流出眼泪,她不想让苏三郎沾着血腥,可她自己又动不了,她开口想对苏三郎说不要,让她缓缓了自己来收拾。

苏三郎却是握着赵氏的手温和的说:“是我没用,让你受苦了,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吧,别的,我也做不了。”

苏三郎心头充满了自责,他没有一个健康的儿子,他在家里就立不起来,赵氏才生产,他连一口热饭都给不了她,清理身子这样的事情,是他唯一能做的。

赵氏咽下心里哽咽。

苏三妹很快烧来了热水,她端着热水来。

苏三郎就掀开了被子为赵氏清洗收拾。

但渐渐的,他感觉到不对劲,有些颤抖的说:“孩儿娘,这血怎么止不住啊。”

生孩子要流血他知道,但也不能这样一直流血啊。

赵氏身体本来就瘦弱,这要一直流血,哪里受得了。

“不行,这得请大夫,我这就去求娘。”

苏三郎立马放下了帕子,起身出去了。

正屋里。

王氏依然在骂骂咧咧的骂着,甚至还脱了一只鞋子,骂一句就在床沿上打一下。

苏三郎到了屋外就推门进去,对着坐在床上的王氏就跪下去,着急的喊:“娘,娘,孩儿娘还在一直流血,求您给她请个大夫看看吧。”

王氏听着,气就不打一出来,当即就差点跳起来,她指着苏三郎狠狠的骂道:“请什么大夫,她个专下歪蛋的烂货也配请大夫?你不好好在地里干活跑回来,你是想吃白食是不是,你也不看看你身后那一串废物,你想让老娘白养着你们不成!”

王氏语气恶毒,充满了厌恶。

她不喜欢这个三儿子,也不喜欢那两个傻孙儿,更不喜欢两个赔钱货的孙女。

请大夫,请什么大夫,想都别想,死了就死了。

王氏的冷漠话语,都化为了一把把的刀子扎在苏三郎心口,让他疼的喘不过气来。

想起赵氏,苏三郎心一横咬牙的说:“娘,赵氏是我的妻是我孩子的娘,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出事,娘如果不给她请大夫,赵氏死了,我几个孩子也活不成,那我也不想活了,我要是活不成,我指不定会发疯,到时候做出什么六亲不认的事情娘可别怪我。”

苏三郎捏紧了拳头,他向来听话,但他发起狠来,也是个狠性子。

王氏看着苏三郎,被他震住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然后她从怀里摸出一串铜板砸在了苏三郎身上,她大声的嚎哭:“你这个不孝子,不孝子,老大媳妇,快去地里请你公公回来,这个不孝子他要反了天了,他要杀亲娘啊。”

苏三郎根本没在意王氏的哭嚎,铜板砸在身上,他也不觉得痛,利索的捡起来起身就跑出去了。

李氏闻声出来就看见苏三郎飞快离家的背影,她嗅到了不同寻常的火药味,眼里露出笑意瞬间被她隐藏下去,然后故作惊慌的跑进正屋,惊呼一声:“娘,这是怎么回事啊,三弟他干了什么啊……”

王氏咬牙切齿的说:“你快去地里,让一家人都回来,我要把三房分出去。”

李氏装作惊讶惶恐的样子:“好,好。”

李氏转身从正屋出去,看见不远处怯弱的苏三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扭着腰身,快速的出了门去。

她可是有三个儿子的人,王氏和苏老爷子都老了,这家迟早是要分的,二房有两儿一女,肯定要争的。

三房就简单多了,能早点把这家子废物踢出去,无疑是一件好事情。

昨天早上赵氏发动,她还真怕她生个儿子出来,还好没有,现在苏三郎又为了赵氏忤逆了王氏,这可真是一个好时机啊。

李氏心里乐开了花,但脸上却是一脸害怕的样子,一路上她还自己弄乱了头发,哭哭啼啼的,跑到了地里远远的就哭着大喊:“爹啊,大朗啊,二弟啊,你们快回来看看吧,三弟他动手打娘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