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落寞局外人

落寞局外人

李盼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亲生父母不允许我叫他们爸妈,让我称呼他们叔叔阿姨。后来,我考上了清华。他们逢人就说:「这是我女儿……」我笑着反驳:「叔叔阿姨,孩子不能乱认的。」​

主角:李盼盼顾宴   更新:2023-01-06 15: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盼盼顾宴的其他类型小说《落寞局外人》,由网络作家“李盼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亲生父母不允许我叫他们爸妈,让我称呼他们叔叔阿姨。后来,我考上了清华。他们逢人就说:「这是我女儿……」我笑着反驳:「叔叔阿姨,孩子不能乱认的。」​

《落寞局外人》精彩片段


我亲生父母不允许我叫他们爸妈,让我称呼他们叔叔阿姨。


后来,我考上了清华。


他们逢人就说:「这是我女儿……」


我笑着反驳:「叔叔阿姨,孩子不能乱认的。」


高三开学前,我被妈妈送回李家。


隔着房门,客厅里李建国和张芬的声音清晰可闻。


「当初说好了,给了你就跟我们李家没有关系,你现在送她回来是什么意思?」


「我们管成栋都管不过来,哪有精力照顾她?」


妈妈声调哽咽:「她很乖的,毕竟是你们亲生的,只能送回给你们,要不是我病了……」


后面的听不到了。


隔了很久,妈妈敲门:「盼盼,妈妈走了。」


我紧紧绞着手,没吭声。


「盼盼……」


门外喊了几声,我一直没应。


妈妈沉沉地叹口气,脚步声远去,大门关上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飞奔出门,她正好进了电梯。


我拉住她洗出毛边的衣袖:「妈,我不念书了,我打工赚钱给你治病……」


「啪!」


我话还没说完,她一个耳光拍在我脸上。


她整个人都在抖,眼眶通红:「你要再敢说不读书的话,我就打死你!」


「你想一辈子像我跟你爸那样赚辛苦钱吗?」


「妈……」


我妈按下1楼,把我往电梯外一推,凶道:「走,考不上好大学,别来见我,也别叫我妈。」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我看到她抬起胳膊,狠狠擦了一把眼睛。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去,发现大门关了,我的行李箱孤零零地放在门口。


我持续敲了半分钟,门才打开。


张芬翻着白眼:「吵什么,成栋还在书房学习呢。」


「一口一个妈的,还以为你跟她回去了呢。」


我拖着箱子跟她进门,她打开杂物间的门:「以后你就睡这里面吧,自己整理一下。」


收拾屋子时,李建国过来了。


他长相端正温和,我心里升起一丝小小的期盼。


但他说:「以后管我们叫叔叔阿姨,你就是我远房堂哥的女儿,知道吗?」


我将手里满是灰尘的罩布狠狠一抖,灰呛得他直咳嗽。


我冷冷地回:「知道了。」


打扫好,我出了一身的汗。





我洗了不到十分钟,在那之前,李成栋洗了足足半个小时。


这一晚,凌晨三点的月光,落在我小小的行军床上。


我辗转反侧,不断地对自己说:


李盼盼,期望少一点,就不会难过。


他们不爱你,那你就好好爱自己吧。


我晚入学一年,现在跟李成栋一届。


李成栋在重点班,我则去了平行班。


我与班级格格不入。


他们都在讨论暑假去了哪里玩,看了什么电影,上了什么补习班。


而我的暑假,在做家务,干农活,陪我妈一次次地去医院。


班主任老王跟班上同学介绍我时,特意强调了一句:说我以前成绩不错,让大家跟我好好相处。


结果换来了一片不以为然的眼神。


后排染着蓝灰发色的男生更是直接嗤了句:「老师,鸡头到了我们这,可能连凤尾都算不上呢。」


周浦高中虽说不是市重点,也是排在前列的。


而我之前读的,是个小县城的高中。


老王瞪了他一眼:「你这凤尾当得很自豪是不是?」


蓝灰少年竟笑着对我招手:「来,跟我一起做凤尾。」


老王扫了一眼,神色迟疑。


我来得晚,大家已经一对对挑好了同桌。


眼下就只有他旁边还空着。


「那你先坐,等过几天摸底考出来后,咱们再换。


「顾宴,不准欺负新同学。」


班主任一走,顾宴就踹了我桌子一脚:「哪里做的美黑,挺自然的……」


「我一直想晒黑点,总是不行。」


他皮肤很白,看不到一点杂质。




我语调平平:「收水稻插秧晒的,你喜欢的话,一百一天,明年暑假我可以带你体验。」


「一百一天,挺便宜啊!」他转着笔随意应着。


过了好几秒他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我帮你收稻子,我还得给你钱,你这不是坑我?」


人傻钱多,不坑你坑谁呢。


顾宴眯了下眸子,里面闪烁着危险的气息:「新来的,你胆子很大呀,连我都敢耍,你知不知……」


他话还没说完,我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拧开,递给他:「要喝吗?」


他很嫌弃:「这什么呀,一股怪味!」


「我自己抓的眼镜蛇泡的药茶,喝了强身健体。」


顾宴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你……抓的眼镜蛇?」


我兴奋起来:「是啊,你知道眼镜蛇长啥样吗,长长的,冷冷黏黏的,咬人的时候上身立起来,然后猛地……」


我把手指往顾宴胳膊上一戳,吓得他一个哆嗦。


他推开我的手:「起开起开,哥是你能乱碰的吗?」


我抿着唇忍笑。


其实这就是一杯普通的凉茶。


果然是城里的孩子,豺狼虎豹他们可能不怕。


蚊虫蛇鼠能把他们吓得够呛。


午休时,我去吃饭。


回来后听到班长郑颖和几个女生在议论我。


「那个新来的同学又土又黑!」


「乡下来的,就这样。」


「你们说她成绩是不是真的不错?」


「小县城的教育质量,能跟我们学校比吗?一班之前不是还有个县状元,现在年级一百都进不了。」


「就一个村姑,还跟顾宴拉拉扯扯的。」



教室里有人在窃窃私语。

老王拿试卷狠狠拍了下桌子,怒道:「都以为自己考得很好是不是?

「这次考试,咱们班只有五个同学上了 550。平均分是七个平行班里垫底的。」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一个个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就连迷迷糊糊的顾宴也稍稍坐直了身体。

老王狠狠环视教室一圈,目光落到郑颖身上才缓和了下语气:「郑颖同学这次很不错,考了 590 分。」

郑颖扬起嘴角,挑衅地看了我一眼。

我都读懂她眼神了:小垃圾,这才叫考得好。

可老王接下来一句,让她的笑僵在脸上:「咱们班第一名是李盼盼,605 分。

「刚转来就有这样的成绩,很不错,希望以后能保持。」

大家纷纷朝我看来,教室里响起一片议论声。

「不会吧,她居然考了第一?」

「小县城教学质量还可以啊!」

顾宴意外挑眉:「李盼盼,真人不露相啊!」

这个分数我并不满意,所以脸上也没什么喜色。

早自习一下课,有同学去问郑颖题目。

她阴阳怪气的:「以后别来问我,去问咱们班第一名呗,她比我可厉害多了。」

「没听到老王都那么夸她了吗?」

几个女生凑过去,安慰她说下次肯定还是她第一之类的。

她们嗓门不小,顾宴猛地踹了下桌子:「吵死了,影响我睡觉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他凶巴巴瞪我一眼,然后头一倒,眯着眼睡了。

他刚才,应该不是在为我解围吧。

这天放学到家,张芬做了一桌子的菜。

她把鲍鱼炖鸡里的三只鲍鱼和两个鸡腿都堆在李成栋的碗里,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成绩出来了吧,考得怎么样啊?」

「还行,603 分。」

张芬满面喜色:「上六百分了?太好了!看来暑假的私教没白请。」

「只要稳住,上个 211 没问题。」

我夹了个鸡翅膀,她就嫌弃起来:「成栋考了 603,你呢,就知道吃。「女孩子吃这么多,胖死你。就你那点分……」

我啃着鸡翅,打断她的话:「我考了 605。」

「605 有什么好说……」她打住话头,惊疑不定,「你说你考了多少?」



我都读懂她眼神了:小垃圾,这才叫考得好。


可老王接下来一句,让她的笑僵在脸上:「咱们班第一名是李盼盼,605 分。


「刚转来就有这样的成绩,很不错,希望以后能保持。」


大家纷纷朝我看来,教室里响起一片议论声。


「不会吧,她居然考了第一?」


「小县城教学质量还可以啊!」


顾宴意外挑眉:「李盼盼,真人不露相啊!」


这个分数我并不满意,所以脸上也没什么喜色。


早自习一下课,有同学去问郑颖题目。


她阴阳怪气的:「以后别来问我,去问咱们班第一名呗,她比我可厉害多了。」


「没听到老王都那么夸她了吗?」


几个女生凑过去,安慰她说下次肯定还是她第一之类的。


她们嗓门不小,顾宴猛地踹了下桌子:「吵死了,影响我睡觉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他凶巴巴瞪我一眼,然后头一倒,眯着眼睡了。


他刚才,应该不是在为我解围吧。


这天放学到家,张芬做了一桌子的菜。


她把鲍鱼炖鸡里的三只鲍鱼和两个鸡腿都堆在李成栋的碗里,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成绩出来了吧,考得怎么样啊?」


「还行,603 分。」


张芬满面喜色:「上六百分了?太好了!看来暑假的私教没白请。」


「只要稳住,上个 211 没问题。」


我夹了个鸡翅膀,她就嫌弃起来:「成栋考了 603,你呢,就知道吃。「女孩子吃这么多,胖死你。就你那点分……」


我啃着鸡翅,打断她的话:「我考了 605。」


「605 有什么好说……」她打住话头,惊疑不定,「你说你考了多少?」


我把骨头吐出来,发音清晰:「605!比他多两分。」


他们三人都惊呆了。


就这点接受能力,以后恐怕下巴都要掉了。


其实李成栋看看排名表就知道我的分数。


但他没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根本就没关注过我。


趁着他们吃惊,我赶紧多吃了几口肉。


然后心满意足放下筷子,对着脸色难看的李成栋笑:「你要有不懂的,别来问我,我没空!」


李成栋气得脸都红了。



深夜的街道安静,只有嚣张的摩托车轰鸣声如滚滚惊雷,盖住我低声的啜泣。


那雷声在我耳边停滞,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李盼盼?」


我蜷着没动。


一只有力的手直接将我头薅起来,我泪眼蒙眬地迎上顾宴狭长的眸。


雨水沿着他蓝灰色的发尾,滴答一下掉在我的鼻尖。


顾宴烦躁地抓了下头发,嗓门奇大地对我吼:「李盼盼你是不是有病,晚上十一点蹲在这哭。


「你知不知道这对面就是个工地,里面住着几百号人?」


我眼泪滚滚而落:「我手机,手机摔坏了,修,修不好了,我,我爸爸送我的手机……」


他紧紧皱眉,一把将我手机夺过去:「就这破玩意?」


「这不是破玩意!」


「行行行,这是稀世珍宝!」他将我从地上拽起来,「小祖宗,我现在送你回去,这手机我给你修。」


我紧紧握住他的手:「真的?」


「我顾宴从不食言!」


他一路送我到楼下,我走到阳台对他挥挥手,摩托车的轰鸣声才远去。


我淋湿了,只能再洗个澡。


结果洗到一半,水凉了。


匆匆穿好衣服出来,发现厨房的电热水器被关了。


李成栋悠闲自得地从房间走出来喝水。


我裹紧毯子,站在阴影里对着他笑:「李成栋,你一再为难我,是在害怕吧!



我裹紧毯子,站在阴影里对着他笑:「李成栋,你一再为难我,是在害怕吧!


「怕你倾尽全力,依然会输给我!


「放心,哪怕你手段用尽,我也会赢你,你等着看。」


狠话放出去,第二天起来却发现自己头重脚轻。


发烧了。


但我还是坚持去考试。


我跟郑颖在一个教室考,她看了我脸色,捂着嘴笑:「怎么这么不小心,偏偏在这时候感冒了。


「这不是将名额拱手让人吗?」


我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一边拼命喝热水,一边答题。


我不敢吃药,因为一吃药,脑子就昏昏沉沉。


咬牙考完最后一门,出了教室看到顾宴靠在走廊柱子上。


手里还把玩着我的荣耀 7。


见了我,他傲娇地挑着下巴:「就说,没有你宴哥修不好的手机。」


我开心极了,只觉所有血都往头顶涌。


跑过去拿手机,还没碰到呢,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度醒来是在校医院。


一睁眼就对上顾宴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脸。


他冷嘲热讽一顿输出:「李盼盼,你很厉害啊!「众目睽睽下晕在我怀里,为了赖上我,高烧都不吃药,下了血本啊!」


……


我伸手,拽了下他衣袖,嗓子是哑的:「顾宴,我好饿,我想吃排骨红烧肉糖醋鱼,你给我买点……」


之前发烧一直没胃口,现在感觉人舒服了。


我能吃下一整头牛。


顾宴站起来,狠狠踹了下床角:「老子欠你的,还想吃肉,喝粥吧你!」


打了针又按时吃药,两天后身体大好恰好是周一。


期中考试的成绩,也该出来了。


早上我跟李成栋前后脚出门。


他刻意等在路口。


清晨的阳光落在他阴森的笑脸上:「你都病成那样,我不信你能考好。「阴沟里的咸鱼,不要想着翻身。」


到了教室,郑颖又对我一通输出。



清晨的阳光落在他阴森的笑脸上:「你都病成那样,我不信你能考好。「阴沟里的咸鱼,不要想着翻身。」


到了教室,郑颖又对我一通输出。


「这次你看来是没机会去重点班了,没关系,失望的次数多了,你就会习惯的。


「好好待在八班,这就是你该待的地方。」


大概同学都知道我是感冒着参加考试的,个个眼里都写着:她这次没有机会了。


秋日晨光灿灿,我迎着朝阳眯着眼睛。


老天,我从来没有一丝懈怠,这次,你会如我所愿吗?


我能不能将所有的恶意踩在脚下,让它们成为我的垫脚石?


在焦灼的等待里,早自习快结束时,老王总算是拿着卷子和排名表出现了。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顾宴破天荒地没有睡觉。


我疑惑地看他,他压低声音:「我现在有点紧张。」


「你怕别人占了你的倒数第一?」


他阴森森地回:「没良心的,我是替你紧张。你付出这么多,怕不能如你所愿,又怕会如你所愿。」


说什么绕口令呢。


此刻我反而平静下来:「我尽全力了,这次不行就下次,我还有很多机会。」


顾宴还要回,老王已经看了过来:「顾宴,你在说什么呢?」


顾宴懒洋洋地回:「我怕别人占了我倒数第一。」


老王差点被气炸:「这个荣誉,没人跟你抢。」


顾宴痞气地笑了笑。


老王深吸一口气,换了一张笑脸:「这次咱们班考试,平均分一般般,但是有几个同学考得不错。」


郑颖满目期盼看着老王。


老王接收到她的讯号,叹气道:「郑颖,你这次落后了不少,到了班级第十,还是要把心思放到学习上。」


郑颖如遭雷劈。



郑颖如遭雷劈。


小声道:「我明明考得不错啊。」


老王微笑着看向我:「我要重点表扬一下李盼盼同学,在感冒的情况下坚持考试,还考出了好成绩。」


顾宴比我还急:「她到底考了多少?」


我紧张地捏紧他的手。


顾宴嗤笑:「刚才不是还云淡风轻,结果都是装的。」


话虽如此,他却把胳膊往我这边递了下。


老王语速慢而清晰:「她这次考了年级 38 名。


「也是咱们几个平行班的第一名。」


高高悬在心头的大石落下。


这时我才发现,顾宴的胳膊都红了。


他看着我笑:「恭喜你,如愿以偿。」


老王给大家灌了很多鸡汤,什么坚持就是胜利,付出就有收获之类的。


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这个眼神我很熟悉,我以前在县一中时,他们都那么看我。


唯有郑颖,那目光怨毒得让我怀疑她想吃了我。


下了早自习,老王把我叫去办公室:「你是个好苗子,学校的意思,你尽快去一班。」


我挑了下眉:一班,不就是李成栋的班级。


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王老师,谢谢你,以后……」


老王拍拍我的肩:「一班的物理也是我教的,咱们师生缘分还没尽呢。


「收拾收拾去吧,招呼我已经打好了。


「李盼盼,我相信这只是你的起点,加油!」


论到灌鸡汤,还是老王行。


回了教室,顾宴居然不在。


我收拾好东西,在他桌上留下一张纸条:谢谢你,我去一班了,江湖再见。


抱着书本出教室,恰好撞到郑颖。



他眉目森森,「嘶」了一声。


我以为他要生气,没想到他盯着我的脸半天,道:「你好像白了很多。」


没顶着太阳干农活,自然白回来了。


他的脸越发凑近,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鼻尖:「仔细看看,也不难看。」


我懒得理他,直接转过脸,却看到郑颖正阴沉沉盯着我。


下课后,她在洗手间外的走廊把我拦住了。


「去重点班的名额,绝对不会是你的。」


我笑了笑:「你喜欢顾宴,我离开八班,不是正好合你心意?」


郑颖冷哼:「这是两码事。他就是觉得好玩逗逗你,你该不会以为他喜欢你吧。」


我神色淡淡的:「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喜欢,我只要一路往前,考上好大学就行。」


这是妈妈的心愿,也是我展翅高飞唯一的契机。


说完我就往教室走,拐过拐角,发现顾宴叼着棒棒糖靠在墙上。


见了我,他目光沉沉,嘴角勾着点凉凉的笑。


「李盼盼,没看出来,你还是一条养不熟的小白眼狼啊。」


我咬紧牙关,没有应声。


从那以后,顾宴再也没搭理过我。


而且他经常随心所欲发出各种声音,在我提醒后也毫不收敛。


罢了。


也做不了几天同桌了。


考试前一晚,我洗完澡出来,想拿手机给我妈打个视频。


却发现手机被泡在厨房水池里。


李成栋一脸恶意地耸肩:「抱歉,手滑!」


我赶紧把手机捞起来,果然是开不了机了。


这手机是我跟妈妈联系的渠道,里面存了很多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


这也是爸爸奖励我考上县一中的礼物,后来没几个月,他就因急病去世了。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


以后,他再也没法送我任何东西。


春天的花,夏日的叶,秋天的果,冬天的雪,这世上的一切一切,我都没法再与他共同分享。


我气得整个人都在抖,吼道:「李成栋,你就是故意的。」


张芬和李建国都出来了。


张芬不以为然:「泡了就泡了,一个烂手机。高中生本来就不该用手机……」


争吵不会有结果,我穿上鞋冲出了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