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

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

玖阑夜大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主人公:姜黎、霍承洲,小说甜宠、先婚后爱类型,《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上线之后深受书友们的喜欢,作者“玖阑夜大人”的精编著作,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作品简介::他们之间是利益婚姻,本以为到期就能够结束,各奔东西,姜黎竞对他日久生情。三年的时间,她守住自己的心,签下那份结婚便拿到的离婚协议,本想着一别两宽,谁想到男人也爱上了自己,姜黎心中虽然高兴,但是更多的是不解,毕竟霍承洲之前可是没有表现的这样黏人。

主角:姜黎,霍承洲   更新:2022-07-15 2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黎,霍承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由网络作家“玖阑夜大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人公:姜黎、霍承洲,小说甜宠、先婚后爱类型,《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上线之后深受书友们的喜欢,作者“玖阑夜大人”的精编著作,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作品简介::他们之间是利益婚姻,本以为到期就能够结束,各奔东西,姜黎竞对他日久生情。三年的时间,她守住自己的心,签下那份结婚便拿到的离婚协议,本想着一别两宽,谁想到男人也爱上了自己,姜黎心中虽然高兴,但是更多的是不解,毕竟霍承洲之前可是没有表现的这样黏人。

《离婚后霸总前夫他全球追妻》精彩片段

天色昏暗,黑云蔽日。

华凌墓园,挤满了身穿黑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肃穆。

这是姜黎第一次看到这么悲伤的霍承洲。

霍承洲身上的气质从来都清冷至极,此刻他与生俱来的清冷气息却让人莫明的心疼。

姜黎没有说话,风雨来的时候,脸上都被刮得生疼,可霍承洲就这么站在墓碑前面,一动不动。

“先生……”就连身边的心腹田锋齐都忍不住出声提醒他,“下雨了。”

姜黎站在霍承洲的身旁,此刻,看不清楚他的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

回答田锋齐的,只有越下愈大的雨和风。

最后,还是田锋齐像姜黎求救:“夫人,这雨下的越发的大了。”

“你们先去安排宾客吧。”姜黎深深地看了一眼霍承洲,又道,“不要去打扰他。”

就这样,田锋齐带着人,请走了宾客,而姜黎却安静地待在霍承洲的身边。

一把黑色的雨伞撑起的瞬间,驱走了霍承洲头上的雨,也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微微一动。

也默许了姜黎的擅自做主,直到所有人都离开,这个站的笔直的男人突然双膝跪地,朝着墓碑,硬生生地磕了三个头。

过了很久,他才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姜黎本能的上前去搀扶,意外地发现这个要强的男人此刻也接受了。

晚上,宾客满堂的葬礼宴会上。

霍承洲又恢复了以往的淡然,仿佛之前在墓碑前的那个悲伤的男人,并不是他。

而他处变不惊的面色,却在一个穿着黑色衣裙的女孩儿出现的刹那变得支离破碎。

他微微睁大的瞳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来的女孩儿。

姜黎是第一次见这个女孩儿,从霍承洲震惊的神色中,她感觉到了异样。

上下打量了女孩儿的模样,她的模样如同桃花一般的清艳,尽管一身黑色的裙装,依旧不能掩盖她的美丽。

那是被刻在骨子里的温柔美丽,清丽的容颜,消瘦的肩胛,将她衬得楚楚可人。

也就是在这时,姜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其实只是一个符号。

而那个叫做白卿卿的女孩儿,才是霍承洲真正想要的妻子。

书房中。

姜黎默默地将保险箱最底层的那份文件取了出来。

等霍承洲再出现时,姜黎已经镇定自若地坐在茶座前面,摆弄着茶具。

一副禅茶已经放置在他的面前,同样在他面前的还有那份被保存了三年的离婚协议。

姜黎挑了挑眉,示意霍承洲坐下。

霍承洲脱了拖鞋盘膝而坐,端详着美丽逼人的姜黎。

“完美”这个词拿来形容姜黎,真的是最合适不过了。完美的脸蛋,完美的身材,完美的家世,完美的性格……

姜黎毕业于全国顶级的学府,学的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信息对抗工程专业。本以为,姜黎一毕业不是进军工企业,就是进入帝国S战队。

可没想到,人家不仅能凭着文凭吃饭,还能够凭脸吃饭,每天研究军事信息对抗的姜黎,居然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就在所有人以为姜黎会凭借自己的脸和演技成就一番事业的时候。她在最如日中天的时候,结婚了。

作为妻子,姜黎也是完美的,她的完美在于有礼有度。

霍承洲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如果他不是心有所属,或许,姜黎真的是他妻子最好的选择。

可是,婚姻不是选择,她姜黎的存在,只是为了完成霍承洲母亲的生命最后三年的愿望。

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是协议。没有爱情,甚至没有夫妻之实。

这对姜黎不公平,同样对他也不公平。

只是,霍承洲以为姜黎在离婚协议上并没有签字,此刻,却让他有些吃惊。

姜黎的识相。

“协议你看过了?”霍承洲有些生硬地问道。此刻,他有些意味不明的情绪盘旋在胸口。

“看过了,三年前你就给我了,我当然看过了。”姜黎优雅的一笑,顺着桌上的檀香,烟雾缭绕,称得仙气飘飘,更有几分引人入胜之感。

这句话,轻飘飘的,却让霍承洲萌生了几分歉意。

三年前的新婚之夜,他递给了姜黎这份协议,已经做好了姜黎发飙的准备,却不料,眼前的这个女孩,只是,淡淡的将这份协议拿起来。

翻看了一遍之后,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这淡淡的回复,就好像她早就知道在新婚夜的时候,会收到自己的丈夫送来的离婚协议一样。

出乎霍承洲意料的是,她好像比他还要能接受他们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三年来,在外人的眼中,他们是模范夫妇,甚至,为了扮演好模范夫妇的角色,他们可以合着睡一张床,尽管丝毫不越线。但,他们也就这么睡了三年。

白天好夫妻,晚上好兄弟。说给任何人听,都不太可能。

可是,姜黎真的做到了,她穿着合体,睡觉也没有特别的闹,安稳的仿佛像是个假人。

每次,听见别人说姜黎是完美的妻子,完美的女人。

他都觉得完美这个词在姜黎的身上合适,却又有些不太真实。

这样的女人真的存在吗?

可,姜黎存在。且真实。

就像现在,姜黎好不扭捏地等着他,简单的将那份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

拿捏分寸,不卑不亢,甚至,霍承洲用刁钻的目光看姜黎,还是不能看出一丝的情绪波动。

可只有姜黎自己知道,她指尖微凉,还有,反复练习的斟茶手势,已经有些许的僵硬了。

三年前的姜黎有多让霍承洲震惊,现在的姜黎就有多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连一点都不在乎的姜黎,霍承洲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如果,你觉得金额不够,还可以再填。”

“噗嗤。”姜黎笑了,她再看着霍承洲深不见底的眸子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霍先生,想用钱补偿我?”

霍先生?霍承洲因为这个称呼有些嗓子酸涩,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掩饰住了自己的不自然。

下意识地撇开了视线道:“是应该补偿你的。”

“哦?”姜黎没有想到,霍承洲还会有不自在的时候,当初,那个冷然的男人,好像不见了。

“三亿的支票,已经足够我舒服地过日子了。”姜黎点了点夹在离婚协议里的那张支票。

这张三亿的支票,姜黎看了不下千万遍。

一离婚就能拿到三亿,而且,只用了三年,姜黎觉得自己赚了。

尽管,成为霍承洲的夫人,她从来没缺过钱,也没有因为钱而感到快乐。

可是,想到自己离婚了,还有这么多的钱,只属于她,心中也不由的快乐一些。

或许,这三年,支撑她下来的,除了对霍承洲的爱,还有这张支票吧。

是的,她爱霍承洲,很爱很爱。

可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个事。

或许,从她成为嵇夫人的那天开始,她就已经决定将这个秘密掩藏起来。

霍承洲不会知道,她也不会让霍承洲知道。

尽管,她还没从成为霍承洲夫人的喜悦中苏醒,就被他的离婚协议给整愣了。

但,她还是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

只是,她单纯的以为,霍承洲身边没有别的女人,他可能只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

这一切自欺欺人的表现,在白卿卿出现后,变得可笑至极。

姜黎笑眯眯的模样,清明的眼底,却多了一闪而过的悲伤。

可她掩饰的极佳,出色的演技,让她表现得像是一个即将享受单身生活的快乐女人一样。

“如果你有要求,可以提。”霍承洲很认真地说,尽管,面前的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一点,被离婚了的悲伤,让他心中有点心气不顺。

其实,他都做好了姜黎对他质问的思想准备。但最后,没有歇斯底里,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只有,简单的一句:“我觉得足够了。”

没有要求,没有质问,没有情绪。

一切这么平淡,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波澜。霍承洲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只知道,内心翻江倒海,又无处宣泄。

“母亲的葬礼,你安排的很好,谢谢。”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不客气。她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姜黎对霍老夫人很尊重,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霍承洲的母亲,她也是一位传奇的女性。

如果不是霍老夫人,她不会有机会认识霍承洲。

又沉默了很久,两个人对坐着,互相品茗。

直到一盏茶结束,霍承洲放下了茶杯,道,“房子留给你。”

“这是老夫人以前的嫁妆。”姜黎好心的提醒霍承洲。

对于,姜黎知道这所房子的来历,霍承洲也有些惊讶,但想到母亲的交代,“这是母亲生前的意思。”

房子,是位于京师近郊的一座山水合院。

期初,姜黎就极为的喜欢这里,不仅仅是因为这座合院大而漂亮。

更加是因为,这是京师最为有名的合院,山水一洞天。

一窗一景,别有洞天。而这座房子作为新房,是她婆婆的意思,也就是霍承洲的母亲安排的。

姜黎也不扭捏,坦然地接受:“好啊,那么……祝离婚快乐啊。”

姜黎拿起自己手中的茶杯,在空中对着霍承洲敬了一下,一饮而尽。


霍承洲怎么也想不到,就在第二天,自己所有的私人物品,就被打包送了出来。

而将全部私人物品送来的,却是他的私人助理——田锋齐。

他脑海出现了几秒钟空白,田锋齐露出八颗标准的大白牙,一身私定西服,毕恭毕敬地道,“先生,夫人说,这些东西都是您需要的,让我给您送来。”田锋齐如实地回答。

这位夫人,在整个帝国集团的眼中,都是一位极为优雅而且高贵的人。

即便是坐在椅子上,都是一幅画一样养眼。帝国集团居高不下的股票数据,有一半的功劳都是姜黎这位夫人的。

她嫁给霍承洲好像是家族联姻,但效果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三。如果不是霍承洲同样出色,相信不少人都会说,霍承洲占了大便宜了。

“先生,需要我帮你送到你上京的公寓里吗?”田锋齐默默地打量着霍承洲的神色。

饶是,田锋齐在霍承洲身边已经十年了,也没有见过脸色这么奇怪的霍承洲。

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神色不定。

他以为霍承洲对姜黎一定是有感情的,毕竟,很多细节,他这个助理都看在眼里。

但姜黎的表现又让人琢磨不透,离婚协议刚刚送到霍承洲的手上,她就已经把霍承洲的东西全部打包好,送了出来。

这……到底是霍承洲把姜黎扫地出门,还是姜黎把霍承洲扫地出门?

至于,那间公寓,一直是一个秘密。

不过,作为霍承洲的私人助理,他知道白卿卿这个人的存在已经很久了。

那间公寓,也随着白卿卿的消失,一直闲置了很久。霍承洲每一个月总会抽出一两个小时,去那间公寓待一下。

现在,那间公寓的主人都出现了。加上姜黎已经将霍承洲的私人物品全部都打包送过来了。

或许,这件事已经成定局了。所以,田锋齐才会这么问。

霍承洲的身子僵硬了很久,沉默了片刻后,道,“先……放在顶楼的房间吧。”

“好的。”田锋齐点了点头,已经吩咐搬运的工人送东西去楼上了。

尽管,霍承洲没有松口,但田锋齐总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平了。

霍承洲捏着自己的眉头,盯着文件看久了,眼睛有些酸涩。

好巧不巧,肚子这个时候也唱起了空城计,“咕噜……”

摸了摸腹部,看了看手上的水鬼手表,距离吃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都不止了。

以往这个时候——姜黎会让家里的人送来午饭。

尽管,刚开始的时候霍承洲实在是不相信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小姐,能够做出什么好的菜。

为了维持表面的和谐,霍承洲打算给面子的吃几口,然后,扔掉。

结果,一口下去就整个人都愣住了,饭菜很普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外加青菜,一碗萝卜排骨汤。

打开饭盒的瞬间,卖相不算太出众,稍微有点名气的饭馆也能做出这模样。

可当他放入口中咀嚼的时候,味蕾带动的大脑皮层活跃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从舌尖传递到全身。

吃饭也居然成为了一种享受,是霍承洲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现在,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桌,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饭。

不免有些失落,内心的不满已经转换成为了对田锋齐的不满意,他蹙着眉道:

“田秘书,你松懈了。”

田锋齐也忘了,霍承洲还没吃饭的事实,“实在不好意思,先生,以往都是夫人安排你的饮食。”

“所以,你是在跟我推卸责任?”

“不不不,我马上去办。”田锋齐立马头摇得像是个拨浪鼓一样,踉跄着退了几步,消失在了办公室的门外。

霍承洲看着田锋齐消失的背影,眉头始终没有松开。摸着自己的下巴,将椅子转了一圈,面朝着后面的落地窗。

二十六层的景色净收眼底,坐在帝国国际的高楼里,依稀还能够看到雾气凝结的云团,随风吹散又聚拢。

他的表情始终未变,可内心松动了。

“真是绝情。”霍承洲呢喃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