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大时代之重回2000小说

大时代之重回2000小说

林铮米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随即是脚趾头因为磕在铁床上而发出的疼痛感瞬间从脚趾经过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疼!疼!”竟然是疼的感觉,疼的感觉!

主角:林铮米兰   更新:2022-09-10 08: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铮米兰的其他类型小说《大时代之重回2000小说》,由网络作家“林铮米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随即是脚趾头因为磕在铁床上而发出的疼痛感瞬间从脚趾经过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疼!疼!”竟然是疼的感觉,疼的感觉!

《大时代之重回2000小说》精彩片段

夜色深沉,校园静谧。

一栋看起来有些老旧的六层宿舍楼在夜色中矗立着。

突然,夜空中划过一道弧形闪电,如一只离弦之箭,直直地劈向那栋宿舍楼,就在即将风起云涌、雷声大作之时,翻滚的乌云伴随着那道闪电又倏地一声,消失了。

落叶轻拂过街道,星星眨了眨眼睛。

一夜无事发生。

......

一缕阳光从宿舍窗户上撒了进来,林铮揉了揉眼睛,打算接着起床码字。

唉,回想过去的三十几年,他的人生可以说是悲惨到了极点。

二十岁大学毕业那天,林铮的父母找到关系安排他去了乡政府的综合办公室去做临时工,虽然只是临时工,但是还有有很大的希望能转正成正式的公务员的。

但是林铮表示自己还年轻尚未出门闯荡过,给父母说他要去社会上好好历练一番,乡政府的临时工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结果三年之后,那批临时工全部转成了有正式编制的公务员。

而林铮呢,在外面混了三年,啥也没做成功,最后回了家乡,勉勉强强靠着自己的文采做了一个网络写手,也算是能解决了自己的温饱。

而且就在上周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林铮却看到了自己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当然,现在已经是前女友了。不过人家现在可是本市市长公子的女朋友了。

看着浑身上下雍容华贵,身上各种logo大牌的前女友,林铮觉得自己像个乞丐一样。

本来他还想上前打招呼,结果人家却装作不认识自己。

没办法,林铮只能尴尬地收回了手。

当聚会结束之后,他离开酒店,骑上自己的小电瓶时,却恰好听见了市长公子跟他的前女友在车上嘲讽他的对话。

你们班那个当写手的同学,挺有趣啊。跟你以前谈过?

什么谈过,上大学的时候像条狗一样,整天粘着我,烦死了。快开车吧,看见他就恶心。

女孩的声音不大,但足够刺骨。

林铮脆弱的少男之心算是碎了。

昨天,林铮领到了自己的八百稿费,交完下个月的房租跟电费后,勉强剩下了一两百块钱,

他给自己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听见电话传来父母日益苍老的声音,他后悔当年没有回去当公务员,现在连照顾父母都做不到。

晚上借酒消愁的他,咕咚咕咚喝下去半箱啤酒,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突然眼前一黑,晕倒了。

林铮掀开被子准备起床。

他叹了口气,这世上还是有好心人的,竟然还把我送回了家里。

林铮准备下床,突然,他皱了皱眉,怎么是钢制的铁床,还是上下铺?

不对,这不是我家,这是哪?

林铮环顾了四周后,张大了嘴巴,想要发出尖叫,却惊得叫不出来。

正前方距离自己不到十米远的那个准备下床的男人,不正是自己快认识了十年的徐成功吗?

床下面,在一个长方形桌子上津津有味吃着包子喝着豆浆的男人,那不是贺光辉吗?

我草,什么情况?

林铮不敢动弹,他怎么在大学宿舍?他怕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场幻觉,是自己一场宿醉之后的梦境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

我穿越了?我是在做梦吧,我肯定在做梦的对吧,林铮小心地呼吸着,生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发现这不过是某个奇怪的梦境而已。 

但是,这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东西,难得真的是梦境吗? 

“林铮,你干嘛呢,磨磨唧唧不下床?”

就在林铮愣愣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个声音猛然间响起。

而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的,是林铮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和咳嗽声。 

随即是脚趾头因为磕在铁床上而发出的疼痛感瞬间从脚趾经过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当中! 

“疼!疼!” 

竟然是疼的感觉,疼的感觉! 

林铮看着身边的几个室友,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不是自己昨天的衣服,竟然是十年前自己上学时候穿的睡衣。

林铮瞪大了双眼,我穿越了?我真的回来了?

巨大的喜悦充斥在林铮的脑海里。林铮几乎要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呼的一下子从床上蹦到了地上,不管不顾的林铮冲到记忆中寝室门前的那个镜子面前,终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年轻了足足十几岁的脸庞上果然还带着年轻时候的那股桀骜不驯,发型也没有像后来写书的时候那样乱七八糟,反而是理着一个看上去很精神的中分,只不过个头和身上的肌肉显得自己还有那么几分青涩。正是自己刚毕业那年的样子。 

林铮转头看着自己的室友们,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了穿越后的第一句说:

谁能告诉我,今年是几几年?

在他身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的一个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眨了一下眼镜。

他抽了抽嘴角,凑近来对林铮说道:“今天,今天是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号,也是我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说起来,林老大你要不要挪一挪你的脚?” 

林铮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眼镜男一声怒吼道:“你踩着我的脚了,你这个蠢猪!”



林铮在昨天酒醉时曾想到无数次与米兰相逢的场景,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下次见面,竟然回到了大学毕业这天。

看着眼前靓丽的女孩,林铮心中竟然没有了一丝波动,

“可能,老天也希望,我的人生不能就这样暗淡了吧。” 

林铮微微一笑,淡淡道道:“你什么时候离开学校?” 

米兰也没想到就在前几天因为自己提出了分手而要死要活的林铮,现在竟然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地冷静。

要知道就在三天之前,米兰还听人说林铮在酒桌上哭着喊着要给自己打电话挽留自己。

可是,米兰看着眼前的林铮,好像跟前几天的他不太一样了,具体是什么变了,她又说不出来。她只是觉得,林铮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他身上的气质也像换了一个人。

好像他不再是一个刚要毕业的人,而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十年的成熟男人。 

而且,在他的心里,已经真的把自己放下了。 

米兰心里有些难受,他也不想让林铮看扁了,于是米兰高傲地抬起头看着林铮,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是的,我打算跟室友一起去北京工作了,你呢?听说要回老家做临时工?” 

她就是要揭林铮的短,不然怎么能体现出她的骄傲。 

林铮心里暗叹一声,当初就是因为不想被这个女人看扁,所以才拒绝了父母的安排,执意跟去了京城。

结果在外面漂泊了几年之后,备受打击的自己回到家乡,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最终沦落为一个潦倒的写手。 

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眼前这女孩儿人生中一个过客,家世和未来看起来都不是很光明的自己,并不是对方的首选。

一个高傲地公主是不会为了他驻足的,更何况,最后她找了市长的公子,自己也根本比不了。

从重生到大学的这一刻起,林铮其实就已经放下了。 

当林铮从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再重生回懵懂年代的千禧年,林铮脑子里的东西可是足足超越了这个时代十几年。思想乃至于判断力都远远强于面前的这些青涩学子。

米兰那点小心思在林铮看来,可笑至极。 

伸手拦住了想要替自己辩解的徐成功。

林铮淡淡的对米兰一笑,“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既然家里安排了工作,我想,我还是听我爸妈的比较好。”

说完,他又对钱雪眨了眨眼,林铮表示自己对钱雪刚才的大声挽留心存感激。

他心里知道,钱雪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想让自己再劝一劝住米兰的,毕竟米兰跟林铮三年的感情,她都看在眼里,就因为大学毕业就分手,她心中着实替二人可惜。

但是她却不知道,米兰的心里,早就已经没有林铮的位置了。 

看到林铮对她眨的眼睛,钱雪依旧从中看到了一抹平静和解脱,心中蓦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心动。

她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已经彻底的放下了米兰。 

“林老大,我们回去吧。” 

刘业跟徐成功簇拥着林铮回了寝室。

对于林铮跟米兰的感情,其实他们早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前几天还哭天哭地的林铮,为什么今天竟然如同没事人一样,在米兰面前镇定自若。

但是米兰这种向往纸醉金迷的女子,哥几个还是离远一点吧。

“你疯了,去做临时工?” 

“那不是公务员,那就是个临时工,它连个编制都没有啊,老大你到底怎么想的?” 

坐在寝室的床上,刘业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脸色平静的林铮,张大了嘴巴。

昨天晚上还在电话里跟老爸老妈吵得不可开交,恨不得离家出走的老大,现在却说自己要听从家里的安排,去做那个什么乡政府办公室的临时工。

刘业伸出手来摸了摸林铮的额头,皱了皱眉,说道:“你也没发烧啊,怎么开始做傻事了?” 

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难不成是我发烧了?” 

“滚蛋!”林铮笑骂了一声。

接着林铮一脸自信的对大家说道:“我是说真的,昨天晚上我想过了,我爸妈说的对,就算我去外面闯上几年,也不一定能成个什么样子。但是如果在乡政府做两年临时工,就有可能转成正式的公务员。老七,这下子,我们有可能成为半个同事喔。” 

刘业笑着挥了挥手说道:“你是不是傻啊,别说你是乡政府,我是检察院,往近了说,咱们都不在一个地方,同事个屁。” 

林铮正色道:“都是为人民服务,怎么能说不是同事。刘同志,你的思想有重大问题啊。” 

大家都笑了。 

林铮的家乡名叫常州,属于华夏中部w省管辖,在w省是第四大城市,长期以来一直都是农业比较发达的地区。

当然,在整个华夏的城市发展水平当中,这座城市应该是属于三线乃至更低的水平。

不仅仅是常州,整个w省在华夏的发展水平,也仅仅是略高于西部一些老少边穷地区的贫困省份,处于中下游水平。 

要在这种地方,做一个还不是正式公务员的临时工,而且,还只是一个贫穷的乡政府,怪不得重生前的林铮就算是跟父母吵翻也不愿意回去上班。

但是,重生之后的林铮却有别的看法,他自然知道十五年之后常州发展成了什么样。

更不要说自己家所在的月桥乡了,十五年之后,常州市政府搬迁到了这里,几乎是寸土寸金一般的房价,让原本人均收入不超过两千元的月桥乡,发展成为人均收入过万的富豪乡。

单单是各个村子里面卖出去的土地,就让这些一辈子种田的农民狠狠的发了一笔,每亩地十一万元的收购价,是的人均两亩耕地的月桥乡,全面脱贫致富。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林铮前世的记忆告诉他,因为政府发展需要而大幅扩编,月桥乡几乎所有临时工都转正了正式的国家公务员。 

当然,这都是后话。

现在的月桥乡,依旧是谁也不来的偏僻农村。

而林铮,则即将来到这里做一名政府临时工。

哦,还只是个乡政府。



王大爷赶忙摆着手,赔笑道:“咦,这话咋说的,这年轻人一看就是精明能干,还懂礼貌,刚才呀,正跟我打听怎么去您办公室呢。” 

林铮愣了愣,随即明白老王头是在给自己打掩护,毕竟自己是胡杨林安排到这里来的。

来乡政府的第一天,怎么说都应该先去拜拜山头才对。

于是林铮感激的看了老王一眼,他对胡副乡长恭敬地说道:“胡叔,我正要去您办公室呢。” 

胡杨林笑了笑,跟老王头告了别后就拉着林铮的胳膊走了进去,淡淡的说道:

“不错,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见马副乡长。”

说着,就朝着乡政府的办公大楼走去。

林铮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后面,并且很有眼色的稍微落后了一个身位。

穿越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点该有的尊卑之分他当然是知道的。 

两个人来到门前,林铮赶紧上前一步,替胡乡长把门拉开,恭敬道:“乡长请。” 

胡乡长笑着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来。

这个小家伙年纪不大,倒是很有几分眼色,是个懂分寸的人。 

不得不说,尽管月桥乡的乡政府外面看起来气派又威严,可是里面的装修却十分符合最穷乡政府的名头。

林铮甚至觉得他大学的那栋宿舍楼里面的装潢,都比这个乡政府里面要好得多。

当然,他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心里吐槽罢了。 

在乡政府工作了二十几年,胡杨林虽然是一个完全边缘化的角色。

但是因为他在这里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属于那种纯粹的老油条,所以对于乡政府的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加上临近退休,所以他说起话来,有时候反而是百无禁忌。 

“小林啊……” 

“在,胡乡长,您指示。” 

“是这样的,你是我安排进来的,乡里乡亲的,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呢,眼看着就要退休了,属于这乡政府里面最悠闲的人。负责你们综合办公室的是马副乡长,他这个人呢,脾气嘛,有点火爆,有时候说了什么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啊,都是为了工作嘛!” 

林铮点点头,悄悄的记在心里。

他能听出来,胡副乡长其实呢,只是挂了个名头,并没有什么实权。

而他的顶头上司马副乡长呢,应该跟他说的性格差不多,脾气火爆,那自己以后的工作可不太好做呀。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会看不上胡乡长。

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轻视,自己如果想要在这月桥乡政府立足,那第一件事,就是要了解这里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主动结交门卫的原因。

而现在,这个目标转移到了走在自己前面的胡杨林身上。 

林铮在胡杨林身后恭恭敬敬的听着,并且在话语间充分表示了自己对于他的感激之意。

最后,两个人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前,走到门口,伸手敲了一下门,却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胡杨林探头进去一看,有些无奈的冲林铮晃晃脑袋道:“看样子这帮家伙是没上班呢,这样吧,我带你去老马的办公室,正好让他带着你来。” 

在来乡政府之前,林铮也调查过他的顶头上司的资料,这个副乡长名叫马东,是从外地调来的一名副乡长,主要负责宣传、统战工作,分管党政办、工会、共青团、妇联、老龄、民族宗教等工作。

从他分管的工作来看,林铮私下猜测其实这个乡长也跟胡杨林一样是属于是那种没有实权的领导。 

看着里面没有人在,胡杨林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来,小林,我带你去马副乡长的办公室看看,也算带你认认路。” 

两人来到马东的办公室,果然就看到这位副乡长已经在办公室里了。

马东在听了胡杨林的介绍后,再仔细看了看林铮的学位证与毕业证,也给予了林铮鼓励,表示大学生肯来乡政府为家乡做贡献,真是难得啊。

一番寒暄结束后,他拿起电话打通了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李秀兰的电话,让她过来一下。 

李秀兰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身材高挑细长,穿着一身干练的牛仔服,只不过脸上稍微有些浓密的装扮让林铮觉得她颇有点徐娘半老的意思。

听完马东对林铮的大力赞赏之后,这位办公室副主任的柳叶眉挑了挑,用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了林铮,笑着说道:“这小林不仅是大学生,长得也真是一表人才呢,怎么想到来我们乡政府了呢?难得有大学生愿意回来建设家乡,确实不容易呢。” 

林铮心里笑了笑,脸上却露出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羞涩,低下头没有说话。

反倒是一旁的胡杨林在心中哼了一声,暗骂了一句,笑道:“小李呀,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革命只是分工不同,乡政府怎么了,在哪都是为国家做贡献嘛!再说了,你的年纪也不是很大,不一样在这里吗?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才真是那个真正应该觉得自己老了的人呢!” 

“瞧您说的,胡副乡长,您可是老当益壮,一点都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呢。”李秀兰用手掩住嘴巴,花枝招展的娇笑着。

不过,这次让林铮对李秀兰有了不同的看法。

看样子,这位李副主任可不简单,即便是胡杨林是一个行将退休的无权副乡长,她李秀兰不过是一个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当着正主任马东的面,就敢这么跟胡杨林这么说话,明显是后头有人,丝毫不害怕二位呀。 

反观那位把李秀兰叫到自己办公室,却在介绍完林铮之后一句话也不说的的马副乡长,看来也是没安什么好心。

他肯定是知道李秀兰跟胡杨林面子上是不对付的。 

果然,能在政府机关里呆着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果然,跟林铮想的一样,听完李秀兰的话之后,胡杨林的脸色顿时显得不那么好看,虽然他快要退休了,可当着马副乡长的面,被他的下属一通呛,觉得自己面子上挂不住的他当时就要站起来教训教训李副主任。 

林铮看到胡副乡长马上就要发作,他大脑中快速分析着,如果因为自己的事,胡杨林跟李秀兰当场掐了起来,就算跟自己关系不大,但等到双方冷静下来以后,恐怕都会怪罪到自己的头上。,

想到这里,林铮赶紧站起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份简历,又掏出了自己的毕业证书,对李秀兰说道:“李主任,您看看,这是我的证件,我这个入职的流程要怎么办呀。” 

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了我大学的时候就入了党了,我的这个关系要怎么转到咱们这呀?奥还有,党费用不用现在缴?要不,您带我去认认路吧。” 

被他这么一打岔,李秀兰和胡杨林俩人也不在说什么了,说破大天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就是个面子问题,现在林铮都把党费扯出来了,还是先把林铮安顿好再说吧。 

李秀兰负责整个月桥乡政府的接待工作,不管是新来报到的干部还是上面派下来的工作组,都是由她负责安排接待,也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

她伸手接过了林铮的毕业证书,稍微有点惊讶,笑着说道:“呀,小林竟然还是省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真是没想到!” 

林铮谦逊的笑着,挥挥手表示不值一提。 

然后转过头,给两位乡长打过招呼后,就跟在李秀兰的后面准备出去办手续。

临出门前,林铮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笑呵呵的对胡杨林说道:“对了,胡叔叔,我爸说跟您好久没说话了,想趁您得空的时候,好好喝一杯。” 

胡杨林一愣,随即呵呵笑道:“行啦,你小子快跟着安主任去报到吧,你跟你爸说今天暂时不行,我一会儿还要下乡呢,对了你要没事,晚上记得来我家吃饭。”

说实话,对于林铮这样懂事的孩子,他心里还是有几分喜欢的,毕竟这小子有眼色,懂事不说,最为关键的是,并没有因为自己在乡里权柄不盛而疏远自己,在马、李二人面前提出去自己家,摆明了是跟自己一条心。

胡杨林内心挺高兴地,他觉得自己没白提拔林铮进乡政府,于是又天南海北的跟老马扯了一会后,才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秀兰带着林铮来到人事科,把他的毕业证书和档案之类的交接了一下,虽然是临时工,但是毕竟政府单位,这些规矩还是要讲的。 

做完这些事,两个人来到了综合办公室,“小陆,以后你就在这上班,办公室加上你一共八个人,书记和乡长两个人有专门的人员服务,剩下你们六个人,就负责这乡政府里面其他各位领导的服务,平时注意点,听着电话招呼就行,有事情我会通知的。” 

林铮心中一动,看来李秀兰跟她的直属领导马副乡长关系也不见得有多好,不然她也不会一个字都不提到马副乡长,那看来,这个李主任不是乡长的人,就是乡委书记的人了。

林铮内心仔细的分析着,但表面却不露声色的继续听着李主任的安排。 

“那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估计再有几分钟那帮家伙就该上班了……”

可没等李秀兰说完,林铮看四下无人,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笑着说道:“李主任,这是我今年的党费,我初来乍到的,也不知道该交给谁,要不,您费费心,替我交了您看行吗?” 

李秀兰一愣,不知道林铮是什么意思,可是在她伸手接过信封的同时,一双桃花眼顿时笑成了花。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给自己这个领导送见面礼,这里面的钱最少有一千块。

林铮此时心中却在冷笑,比旁人多活了十几年的他自然知道公然行贿是违法行为,可是自己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是今年的党费,而且这话在马、胡二位乡长的面前已经说了一次。若是这女人扣下这些钱,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拿住她,哪怕她反咬一口,自己大可以说是相信领导,可是没想到被李秀兰给私吞了。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都立于不败之地。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可真是一点没错。收了信封的李秀兰对林铮的态度那叫一个热情,细心指点着办公室的一些事情。

最后,她说道:“咱们综合办公室连你在内一共六名临时工,还有两个正式的,就是专门为乡长和书记服务的,他们吩咐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不要起冲突。否则的话,大姐我也护不住你。” 

林铮表示自己知道了,“哪能呢,您放心,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点眼力见我还是有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有些高大的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色夹克,看到李秀兰在里面坐着立刻脸色一变,满脸堆笑的走上前说道:“主任,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怎么?有事?” 

李秀兰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这是今天新来的同事,你有空多带他熟悉熟悉环境。” 

说完,指着林铮道:“他叫林铮,人家可是省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以后,你有什么不懂得问题先问问人家。” 

然后转过身对林铮道:“他叫安田,跟你一样都是暂时的临时工,你就先跟他在这里呆着,一会同事来了你们互相熟悉熟悉。” 

林铮点点头,对李秀兰说道:“谢谢李主任了,我知道了,您先去忙吧。” 

李秀兰呵呵一笑,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那叫安田的年轻人一脸笑容的看着林铮,“兄弟,你是分配来的?” 

林铮摆摆手,笑着说道:“没,我跟你一样也是临时工。” 

听到这句话,本来有些畏首畏尾的安田立刻收起了笑容,扫了林铮一眼,嘴里嘀咕道:“还以为大学生有多厉害呢,不还是个临时工嘛,什么东西!”说完,就不再理会林铮了,在他的桌子后面坐了下来。 

林铮笑了笑,对于这样的人,他可见的多了。

社会嘛,啥鸟都有。



其实,能够重来一次,林铮已经觉得自己很受老天照顾了。

作为一个到处都是996得福报的社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这点小小的挫折又算的了什么呢?

别人给自己添点堵,自己就不过了?

重生后,林铮发誓一定要过很好很好的生活,过让别人都没办法俯视自己的生活。 

前世的林铮看够了别人的白眼,那时的他,他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罢了,没车没房没女朋友,典型的三无青年。

再加上当年他自以为是地要出去闯荡,放弃了公务员的稳定工作,私下里不知道被多少人狠狠地嘲笑过。 

这一世,林铮已经不想再让别人瞧不起,他告诉自己,自己一定要利用这重来的机会,抓住一切际遇一定要往上爬,处于别人需要仰视的地位。 

在这个士农工商的社会,走仕途才是最受人看重的。 

所以,林铮要把握住老天给他的这次机会,要做大大的官,要成龙成凤,要功成名就! 

正想到这里,他听见刚刚那个瞧不起他的安田说道:“小林呀,你去厕所接点水过来吧,然后再把屋子拖一下。” 

林铮抿了抿嘴唇,他抬起头却看到安田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新来的负责打扫办公室,我去把韩副书记的办公室收拾一下。” 

说着,他起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林铮微微一笑,对于这样的小人物他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看得出,这个安田应该是想要要求“进步”的临时工,否则也不会主动去给副书记打扫办公室,不过他如果以为自己这个新人好欺负,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小林子?” 

林铮疑惑地看向外边,这是他初中时候的外号,自从初中毕业之后,已经足足七八年没有人叫过了。

林铮看向屋外,却看到一个个子有一米八十多,膀大腰圆的壮汉正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刚才那声小林子就是他叫出来的。

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皮夹克,手里拎着一个摩托车头盔,看样子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林铮皱着眉头,仔细瞅了这人半天,林铮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你是强子?” 

那年轻人看林铮说出了他的名字,一脸不敢相信,随即又高兴地扑了过来,捶着林铮的胸口:“我去,你真的是小林子?这么多年都快认不出来了,你啥时候回来的呀,都不知道给我提前说一声。” 

林铮被他锤的有点喘不过来气,揉了揉胸口说道:“刘强你怎么还是这个尿性,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再说了,我哪来的钱买电话,你当我跟你一样有钱啊?” 

刘强哈哈一笑,拉着他的胳膊道:“哎,你上了大学以后,就没怎么见过了啊,每次都是过年了才见一面,这回好了,哎,等会我叫上刚子,咱们晚上可得好好喝一杯。” 

说着,又有些奇怪的看了林铮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上班了?啥时候摸过来的?” 

林铮笑了,指了指自己的工位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可就是同事喽!” 

这句话一出口,刘强一下子就愣住了。 

刘强跟林铮是初中同学,俩人不但是同学还是同桌,关系自然是铁的没话说。

就算是林铮考上了市重点高中,两人还是有来往。一直到林铮去了省城大学以后,才渐渐的少了一些联系。

刘强的父亲早年弄了一个工程队,现在早已经发了家,成为这月桥乡远近闻名的老板。

林铮一直以为,刘强会跟父亲一起做生意呢,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他。 

从上学的时候起,刘强就对林铮那脑子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对他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天之骄子跑来做乡政府的临时工有些不理解,但也知道眼下不是说话的地方,拎着自己的摩托车头盔朝里面走去,打算一会儿再好好“审问”这个死党,干嘛好好的大城市不呆,非要回月桥乡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可没想到,刘强刚走,这边安田可就进来了,他看到林铮一副悠哉悠哉的表情,又低头看了看脏兮兮的地板,不由得眉头紧皱,生气的喊道:“你没听见吗?我刚才不是说让你去拖地吗?你在这干啥呢?还当自己在上学呢?” 

林铮笑了笑没说话,他不想跟这个人掰扯。安田这个人就是看自己是新来的,纯心要给自己找点事做,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拖地这活本来就应该是他做。 

他还没等说话,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自己背后传来:“安田,你他娘的跟谁说话呢?” 

原来刘强放好东西又来到这间办公室,刚好听到安田对着林铮就是一阵输出,立刻满脸不乐意的发作起来,捏着自己的拳头,就要上去教训安田。 

林铮赶紧拉住刘强,他可是知道这个家伙的火爆脾气。

当年上学的时候,好几次都跟人打架打的头破血流,还连累自己跟刚子也被警告处分,这是在办公室里,如果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跟同事起冲突,那可不是林铮想要的结果。 

出乎林铮的意料,尽管这边刘强都快要动手了,安田仍然一边赔笑一边往后退,讨好着说道:“强哥,我哪敢说您呐,我是说这个新来的林铮呢。” 

刘强又是一阵火气涌上来,还是破口大骂道:“老子骂的就是你!林铮也是你叫的?我告诉你,以后见了面要叫林哥,我今天要是不给你两下子,你还觉得你自己挺牛的是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