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薄太太今日重生了

薄太太今日重生了

苏米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沈佳音,被猪油蒙了心,错信渣男恶女,设计陷害爱她如命的丈夫,最后她狼狈惨死不说,甚至还连累丈夫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含恨而亡,重生归来,女人发誓,此生定要好好爱那个不惜为她付出所有的男人。可谁知一睁眼,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张薄薄的离婚协议书……

主角:沈佳音,薄云骁   更新:2022-07-15 2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佳音,薄云骁的女频言情小说《薄太太今日重生了》,由网络作家“苏米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沈佳音,被猪油蒙了心,错信渣男恶女,设计陷害爱她如命的丈夫,最后她狼狈惨死不说,甚至还连累丈夫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含恨而亡,重生归来,女人发誓,此生定要好好爱那个不惜为她付出所有的男人。可谁知一睁眼,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张薄薄的离婚协议书……

《薄太太今日重生了》精彩片段

“嘭——”

轮船仓库的门被人撞开,高跟鞋声音响起,妖娆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得意:“姐姐,今天就不折磨你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死了以后不会孤单了,因为爸爸马上就要去陪你了!”

闻言,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的女人猛然抬起头,伤痕交错的脸狰狞可怖,一双浸血的眸狠狠瞪向她。

“你做了什么?!”

沈婉柔欣赏她抓狂的样子,贴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沈氏做违法项目死了人,被查封了。你爸判了死刑,明天就要行刑了。”

屹立百年的沈家倒了,怎么可能?!

“爸的公司光明正大,不可能违法!你别想骗我!”沈佳音大吼。

沈婉柔轻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信,来,看看新闻吧。”

说着,她拿出手机,在沈佳音面前打开了新闻。

“沈氏集团星海项目偷工减料,造成六名工人死亡,负责人已被警方缉拿归案......”

新闻里被羁押上警车的,正是她的父亲!

五雷轰顶!

沈佳音的心如同被人割了一道口子,痛不欲生。

再看沈婉柔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沈佳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发狠般从地上蹿起,拽住了沈婉柔衣领,嘶声怒吼:“是你动了手脚!”

“你为什么要害爸爸和哥哥,他们那样疼你!”

“拿开你的脏手!”沈婉柔一脚踹在她脸上,抬脚踩在了她胸口上,用力碾压:“是我又怎样?他们对我再好,心底还是把我这个养女当成外人,给我的东西都是你捡剩下的!”

“他们不是最爱你吗,我偏毁了你,取代你,得到你的一切!”

沈佳音胸腔痛得麻木,脑海里闪过无数细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抢走程文易,诱导我和薄云骁离婚,也都是你的计划?”

沈婉柔小人得志,笑容扭曲:“你的蠢脑子终于聪明了一回!”

“看在你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

“明天我就要跟薄云骁结婚了!”

“现在薄云骁终于也是我的了,姐姐,你会祝福我们吗?”

薄云骁!

沈佳音猩红了双眸:“离薄云骁远点,你不配!”

沈婉柔冷笑一声:“我不配?姐姐,配不上薄云骁的人,是你!”

“他在大火里救了你,你却对差点被烧死的他不管不顾,整日算计他。”

“要不是有他这个不要命的冲进去救你,你早就死在那场大火里了!”

什么?!

那场大火里救了她的人不是程文易,是薄云骁?

怪不得那段时间薄云骁突然消失,后来脸色经常不好,家庭医生频繁找他......

原来......

一直在她耳边蛊惑她的人,是沈婉柔,一切都是她的阴谋!

沈佳音愤怒到了极点,迸发出一股力量,朝沈婉柔冲了过去。

“沈婉柔,就算我死,也要拖你垫背!”

“砰!”

然而她还没有碰到沈婉柔,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两个男人从屋外走了进来,将她按在了地上。

“就凭你这蠢货,还想跟我斗?”

“挖了她的内脏喂狗,人丢进海里喂鲨鱼!”

“沈佳音,你的男人就交给我吧,哈哈!”

刀子刺入她的胸膛,沈佳音痛得浑身发抖。

她恨自己瞎了眼,错信沈婉柔,程文易这对狗男女!

她恨自己没有好好珍惜薄云骁,让满心满眼都是她的男人最终对她失望!

如果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来一次,她定要复这血海深仇,手刃渣男贱女!

她绝不会再辜负薄云骁,就换她来爱他!

......

“啪——”

一道清脆的破碎声传来,沈佳音猛然睁开了双眼。

待看清眼前的场景,她浑身血液几乎凝固。

这是她还住在薄云骁别墅时,她的房间!

她不是被沈婉柔的人掏空内脏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拿起旁边的手机,看见日期,心抽痛了一下。

她至死都记得这一天!

这是她跟薄云骁离婚的前一天,也是她跟沈婉柔计划的最后一步。

设计让薄云骁中药,派女人去他房间,再亲自去“捉奸”,让薄云骁婚内出轨,净身出户,好得到他的财产和集团!

她达到目的了,薄云骁跟她离婚后,将公司都给她了,又重新创业,将新公司推上了商业龙头的位置。

后来沈家没落,他不计前嫌,出手帮忙。

每想起一点,她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了一下。

忽然,走廊传来了脚步声,沈婉柔安排的“出轨对象”来了!

沈佳音赶忙推门出去。

重活一回,她绝不让任何女人碰薄云骁......不,她老公!

沈佳音来到薄云骁房间,刚进门就看见地板上躺着打碎的水杯,里面掺了料的水被薄云骁喝了干净。

一个女仆正压在他身上,对他极力撩拨。

薄云骁冷峻的面庞浮现出异常的殷红,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却将女仆一把推倒在地:“滚出去!”

女仆摔在地上,才察觉到沈佳音竟然来了,小声开口:“小姐,薄先生他不......”

“你出去。”

沈佳音一把将女仆拽起来推出房间,反锁上了房门。

她呆滞的看着薄云骁俊美的脸,眼中忽然冒出水光。

上天让她回到他们离婚的前一天,一定是让她回来赎罪的......

她一步步走上前,颤抖着手抚向她的脸:“薄云骁......”

薄云骁身体滚烫,意识模糊,触碰到她冰凉的手,小腹烈火熊熊燃烧,却极力想将她推开。

“薄云骁,是我,这次不是别人。”

沈佳音擦干眼泪,俯身吻住他微热的唇,

薄云骁只觉得那抹柔软要焚尽他身上最后一丝理智......

男人唇角溢出一丝声音,终于不再克制,欺身重重吻住她的唇。

许久……

薄云骁恢复意识,看清怀中女人的脸,面色却冷如寒冰。

这一次,她为了跟他离婚,甚至不惜给他下药了吗?

见薄云骁的眼神终于恢复清明,想起被囚禁的大半年,沈佳音心头一颤,泪水不自觉沁润了双眸。

她哽咽的开口:“薄云骁......”

薄云骁紧绷着唇一语不发,全然看不出喜悦。

他虽被下药,但意识清晰,一开始勾引他的女仆不慎说漏,是按照沈佳音的要求勾引他,等他婚内出轨坐实,就让他净身出户。

真是讽刺,他爱她那么多年,她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沈佳音见他一直不说话,抬手轻轻拉了拉他的手,下颌却忽然被扼住。

“沈佳音,既然你这么坚决,这次我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是什么意思?

沈佳音有些茫然的看向他,却没想到男人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男人一张俊脸阴云密布:“不用再费尽心思找女人勾引我,财产我也会过户到你的名下,离婚后,我净身出户,就当是对你被我这个‘恶心东西’碰了的补偿。”

看见离婚协议书,沈佳音心一沉。

她忙挪到床边,拉住薄云骁的手,放软声音。

“我不签字,我也不离婚。”

“以前是我太任性,做错了很多事害你伤心。以后我不会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老公,我错了~”

听到她的话,薄云骁一怔,深邃双眸中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当年那场大火,他为救沈佳音被困火场,是沈佳音的母亲舍命救他。

从那时起,他就发誓,他愿用一生偿还这份恩情,好好疼爱呵护她。

可自结婚起,沈佳音千方百计的逃离他,践踏他对她的感情......

他现在,不会再相信她了。

薄云骁甩开她的手,将离婚协议书丢在她面前。

“如果你不放心财产的事情,我下午让律师来重新拟定公证。”

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重重关上,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沈佳音的力气好像也被抽干了。

他现在再冷漠排斥,也是她作的。

她不会放弃的。

此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音。

是沈婉柔发来了消息。

【姐姐,计划成功了吗?我和文易帮你想好下一步怎么做了,我们下午见。】

沈佳音五指紧攥成拳,眸底凝聚彻骨的仇恨。

沈婉柔,程文易!

轮船上半年多的折辱,沈家满门性命,笔笔血债,我要你们百倍偿还!

下午,咖啡馆。

沈佳音来时,沈婉柔与程文易已经在等了。

“姐姐,你怎么来这么晚,是不是薄云骁又不让你出门?他怎么能限制你自由,太过分了!”沈婉柔愤愤不平的开口。

沈佳音看着她,心里只有冷笑。

演技真好,端的是一副为她考虑的模样。

前世,她就是被沈婉柔这副样子给骗了。

她压下心中翻涌的恨意,冷声开口:“找我有事?”

从没被沈佳音这么怼过,沈婉柔一愣。

这蠢货今天吃炸药了?

她立马换上一副委屈神色。

“姐姐,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约好了,计划成功就帮你和文易逃出去啊。”

“我都帮你打点好了,下个月薄云骁会去欧洲参加一个会议,到时你就趁机跟文易远走高飞!”

只要等沈佳音这个蠢货一走,薄太太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沈佳音轻笑一声:“是吗?那我还得多谢你了。”

“我很好奇,你怎么对我老公的行踪这么清楚?不会是专门让人去跟踪他了吧?”

从没见过这样凌厉的沈佳音,沈婉柔一时心底发虚,不再跟她正面对峙,求助的看向程文易。

“文易,姐姐好像误会我了。”

程文易对沈佳音的变化也有些奇怪,他起身去拉沈佳音的手。

“佳音,是不是薄云骁威胁你了?你别怕,很快我就救你出来,以后我照顾你!”

程文易这副深情满满的样子,她看了就想吐!

前世,她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他!

之前听说程文易患了严重的肾病,她不惜给了他一颗肾。

被囚禁的半年里,程文易却在她面前炫耀,他将她献给他的肾拿去喂了狗!

沈佳音厌恶的避开他的手:“我谢谢你们,不过我暂时改变主意了,薄云骁那边我另有计划,等我搞定他,再说吧。”

囚禁她针对沈家的计划,不是一个沈婉柔就能搞定的。

沈婉柔的背后,是程文易。

程文易为人阴险狡诈,贸然撕破脸,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后手在等着她。

程文易温柔一笑:“好,佳音,我们等你。”

沈婉柔见状,也露出一副体贴关心的表情:“姐姐,我们等你。不要忘了当年,是文易在一片火海里救了你。”

沈佳音不禁心中冷笑一声,救她?

沈婉柔不说,她还真的忘了。

前世到死她才知道,当初冲进火场救她的人,根本不是程文易,而是薄云骁!

程文易冒领恩德这么多年,不断利用“救命之恩”这四个字对她索取。

她只恨前世没早点认清这个人渣!

沈佳音面上露出笑容:“当然不会忘,文易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

说完,她拎起包,径直离开了咖啡厅。

待到沈佳音的背影走远,沈婉柔的神色这才一变,满脸的怨恨:“要不是还没有拆散她和薄云骁,没有得到财产......”

“别说了。”程文易面色阴鸷,“她今天太反常了,先稳住她,再查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要和她闹掰,不然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

摆脱了这对狗男女,沈佳音心情舒畅,直奔超市采购薄云骁喜欢的食物,回家做饭。

都说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她要抓住薄云骁的胃!

佣人们见鬼似的在厨房外窃窃私语,她们有生之年居然看到夫人去厨房不是砸锅碗瓢盆,而是洗手煮饭?

傍晚,薄云骁进门,看见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黑眸一沉。

身后跟着的律师满脸错愕——

总裁不是要离婚吗?为什么夫人居然在做饭?

听见脚步声,沈佳音转过身,扬起明媚的笑容,主动接了他脱下的西装外套挂起来。

“老公,我煮了你爱吃的糖醋排骨和清蒸鲈鱼,快洗手,来尝尝味道。”

薄云骁不动声色的扫视过桌上的菜肴。

她以前不是没有示弱过,但每次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程文易。

薄云骁的眸光一寸寸冷了下来,语气不耐,“你不必如此,律师我带来了,关于离婚流程的任何事宜和要求,你跟他说。”

他冰冷的声音,冻得沈佳音发抖。

她抬眸望向他,“我有要求。”

薄云骁眼底划过一丝讥讽。


“我要住在这里,我不回沈家,我也不离婚。我要跟你在一起。”沈佳音一脸真诚,轻轻拉着他手臂央求。

一旁的律师一头雾水,低咳一声:“总裁,那离婚协议......”

“辛苦您跑一趟,我们不离婚了。”沈佳音看着律师手上的文件,又看看薄云骁冰冷的脸,一把挽住男人的胳膊。

律师犹豫几秒,果断开口:“那总裁,我先不打扰您和夫人吃饭了。”

他转身就走,暗里摇了摇头。

总裁有多爱夫人,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忽然离婚本就让人惊掉大牙,看夫人这态度,应该就是小两口闹别扭。

薄云骁看着沈佳音这副做派,怒极反笑。

“你不搬出去可以,明天,我搬出去,反正离婚后,房产也都属于你。”

薄云骁一字一顿开口,冷漠挥开她的手,大步上楼。

“不行!我就要天天粘着你,你别想跑!”

沈佳音直接自动屏蔽了离婚字眼,声音愉悦。

薄云骁脚步微顿,随后直接上了楼。

夜晚,薄云骁在书房结束视频会议,回房间推开浴室门,就见沈佳音在里面吹头发。

“你为什么在我房间的浴室?”

沈佳音擦着头发走出来,“我们是夫妻,哪有分房睡的夫妻?我洗好了,你快去洗澡吧。”

分房睡是她撒泼求来的,这么快她就忘了?

薄云骁墨色的眸微沉,“你又在......”

“快去快去,洗干净点。”沈佳音推着他进浴室,迅速关上门,抹掉眼底快掉下来的泪水。

她知道薄云骁在顾虑什么,这一世,她不想他的爱,因为妈妈的事情有负担。

浴室里放着她的熏香、浴花和洗漱用品。

薄云骁眉峰紧皱,却在愣了片刻后拿起熏香闻了闻,是他喜欢的栀子花味。

听见浴室里的水声,沈佳音回房间吹干头发。

半个小时后,浴室门开了。

男人赤着上半身,臂膊健硕,肌肉喷张,再加上他禁欲的气质,沈佳音严重怀疑之前自己是直接瞎了眼。

察觉到她的目光,薄云骁脸上浮现愠怒,声音冷冽,“出去。”

“诶老公你洗好啦,我等着给你拿睡衣,你快换......啊!”

沈佳音笑嘻嘻地拿着睡衣朝他走去,没想到脚下打滑,直接扑到了他怀里。

双手还按到了危险的区域。

薄云骁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四目相对,“怎么?沈小姐不觉得我恶心了?”

沈佳音目光触及他唇畔的嘲讽,却一点不生气,顺势在他怀里撒娇。

“不是沈小姐,是薄太太,我怎么会觉得自己老公恶心呢,老公天下第一最最好!”

薄云骁眸色略微暗沉,大掌攥着她手腕,将她从怀里推出去。

“你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还没有签字,就还是薄太太,我摸自己的老公怎么不行?我就要摸,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她柔柔的小手四处点火,却浑然不自知。

薄云骁强压下心头愈烧愈旺的火焰,冷喝道:“沈佳音,你要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我,我都会给你,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趁我还没有发火之前马上出去,别在这厚颜无耻。”

“我摸自己的老公又不犯法,怎么无耻?我不走。”

她眼里闪着狡黠,让人又爱又恨。

薄云骁心里有一万种想要将她赶出去的理由,却唯独做不到在她主动的时候出口拒绝。

他居高临下,周身强大的气势压下来。

沈佳音有些紧张,强撑着不愿退缩。

她抬眸望着他,忽然重重吻住他的唇。

“老公,你相信我好不好?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被她燃起的熊熊烈火,几乎要烧垮薄云骁的理智,鼻尖那股幽香,让他全然克制不住欲念。

他的大掌无意识的扣着她纤细的腰,将人按在怀里,开始回应她的吻。

“这是你自找的。”

他的吻猛烈、粗鲁、具有侵略性,如沙砾在她唇上研磨。

沈佳音抬手环住他的脖颈,迎合着他的欲念。

忽然,床头柜上手机叮咚响个不停。

薄云骁理智稍微回笼,停下了动作,垂眸端详她的脸,竟没有一丝反感。

他仍旧不敢相信她的话,觉得她是在撒谎。

可她若能骗他一辈子......

他连命也愿意被她骗去。

薄云骁垂眸,掩去眸中那一丝情动,将她的手拉开,拿起手机走去阳台。

“BOSS,那笔尾款的去处查到了。”

之前公司项目尾款不翼而飞,薄云骁吩咐陆昂暗中调查。

薄云骁背靠阳台玻璃,目光穿过薄纱,望向床上的人儿,神色莫测,“说。”

“是夫人挪用了尾款,给了......程文易。”

那笔尾款关系到公司一个大项目能不能顺利合作,直接影响公司的发展。

她竟然敢动尾款。

以他的性格,必然不会轻易饶了程文易。

她就是知道这点,才这么卖力讨好他。

果然,为了程文易,什么事她都肯做。

他就不应该对她抱有任何幻想。

“幸好您用私人账户的钱补上了,否则......”

薄云骁打断他的话,“这笔钱,必须追回来。”

听出他心情不佳,陆昂严肃道:“BOSS说的是,好在人已经被我们扣下了,就在风月酒吧,需要您现在亲自过来处理。”

薄云骁放下手机,面无表情的大步走进房间。

“老公,出什么事了吗?”沈佳音看见他脸色难看,穿上睡衣走到他面前。

薄云骁墨色的眸沉怒交织,唇角弧度讥诮:“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