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海彤战胤免费看小说

海彤战胤免费看小说

海彤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去了陆家找陆东铭喝酒,实在是被海彤整得郁闷呀。明明该是她难堪难过的,她却毫不在乎,反而是他,总觉得心堵,可能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轻视吧。对,海彤毫不在乎他的协议写得有多苛刻,就是对他的不在乎。

主角:海彤战胤   更新:2022-12-04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海彤战胤的其他类型小说《海彤战胤免费看小说》,由网络作家“海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去了陆家找陆东铭喝酒,实在是被海彤整得郁闷呀。明明该是她难堪难过的,她却毫不在乎,反而是他,总觉得心堵,可能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轻视吧。对,海彤毫不在乎他的协议写得有多苛刻,就是对他的不在乎。

《海彤战胤免费看小说》精彩片段

战胤一噎。


她的回话感觉就是在打他一巴掌。


顶着一巴掌,战胤出门了。


他去了陆家找陆东铭喝酒,实在是被海彤整得郁闷呀。


明明该是她难堪难过的,她却毫不在乎,反而是他,总觉得心堵,可能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轻视吧。


对,海彤毫不在乎他的协议写得有多苛刻,就是对他的不在乎。


他这么帅,她没有想过爱上他。


他身材倍儿棒,她没有想过扑倒他,睡了他。


呃?


他在抱怨什么呀。


她那样识趣,他该高兴才对,至少,她不会是那种厚颜无耻,纠缠不休的女人。


自我开导后,战胤还是在陆东铭那里喝了不少的酒,主要也是陆东铭拿出来的都是好酒,最后,战胤都喝醉了。


他酒量非常好,都能喝醉,可见他喝了不少的酒,也是好酒的酒后劲十足。


陆东铭比他醉得更厉害,他尚且能自己走路,陆东铭是直接往地上躺的那种。


战胤最后是被保镖接走的。


路上,保镖问着醉了,却不倒头大睡的大少爷:“大少爷,回哪里?”


“名,名苑花园吧。”


今天才见了家长,可不能在外留宿。


怎么着也要给海彤一点妻子该得的尊重。


保镖们便把战胤送回了名苑花园。


战胤虽然还能走路,保镖不放心,还是扶着他上楼。


“大少爷,要叫醒大少奶奶吗?”


夜色已深,大少奶奶应该睡下了,保镖才会有此一问。


战胤往身上摸着,想摸出钥匙来开门,本能地道:“不必。”


他们不过是挂名夫妻,他就算醉了,也不要她照顾,谁知道她会不会趁他醉了,就占他的便宜呢?


哥是三十岁了,还保留着初吻没有献出去的呢。


更不要说清白之躯了。


他对爱情,从不期待。


奶奶总是骂他是个不懂感情的无情郎,不过也是因为他对爱情不期待,才会在奶奶的一再游说下,为了让奶奶满意,不再唠叨,他娶了海彤。


摸遍了,战胤也没有摸到房子的钥匙,他:“……阿七,还是叫醒你们大少奶奶吧。”


他忘记带房子的钥匙出门了。


保镖马上就拍门。


海彤是睡着了,不过她也浅眠,听到了拍门声,她醒来静听一下,还真是有人在拍门,忙起身准备去开门,记起自己穿着睡衣,她便从衣柜里取了一件冬天的外套,往身上一套,就出去开门。


门打开,战胤和阿七看到海彤穿着厚厚的冬天外套,两个人俱是一愣。


现在是十月不假,也就是早晚才会有点凉快感,白天还是热死人的。


不至于就穿上冬天的外套呀。


“你好,我是代驾的,你家先生喝醉酒了,我送他上来。”


还是阿七反应快,先撒了个谎,便把战胤连同车钥匙一并交给海彤。


海彤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似是在扶着一头牛,好重!


“先生,谢谢你。”


海彤向阿七道谢,阿七忙说是应该的,偷瞄了大少爷一眼,就赶紧溜了。


关上屋门并重新反锁,海彤挽扶着脚步浮虚的战胤往里走,嘴上嫌弃地说道:“你咋喝了那么多酒,满身的酒气。”


战胤不说话,心里吐槽着:就是因为你!


随手把车钥匙扔在茶几上,海彤把战胤扶到了他的房门口,便松开了手,说道:“你的协议里有提及,你的房间是我的禁地,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先别洗澡,明天起来再洗,现在你醉成这般,我怕你洗澡能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


战胤自己开了房门,然后跌跌撞撞地就往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慢腾腾地转身,说着海彤:“……冷狗,不知热天时……热死个人,你还穿这么厚的外套。”


他还以为自己醉得眼神儿都不好了呢。


“我那是来不及换衣服,就拿了件外套穿上出来给你开门的。”


海彤解释了一句,便帮他把房门带上。


“砰”的一声,隔绝了夫妻俩。


海彤回到自己的房里,就迫不及待地脱下了外套,嘀咕着:“热死我了。”


战胤在她走后,静默了片刻,才跌跌撞撞地撞回到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挣扎着坚持回到他的小地盘里,他才能放心地大睡。


很快,周公就把他勾走了。


隔天,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他昨晚没有开空调,就这样睡了一晚,醒来后,顿觉得自己身上又是酒味,又是汗臭味,略有点洁癖的他,忍不住冲进了浴室里吐了一回。


然后赶紧洗澡。


从浴室里出来,他神清气爽,已经恢复如常。


想到昨晚喝醉的事,战胤发誓,以后,他都不能让自己喝醉。


还好,出门前和海彤签了协议,她没有趁他醉酒占他的便宜,其实,她还是守信用的。


也不知道他写那样一份协议,是对是错?


但既已签了,先这样着吧。


心情恢复平静的战胤觉得饿了。


他走出房间,以为等待他的会是热气腾腾的家常便饭,谁知道海彤只在餐桌上给他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她回店里了,让他自己解决他的一日三餐。


战胤捏着字纸:……


周末,店里其实很闲,一整天下来基本上都不会有生意,不开门也是可以的。


海彤去店里,是因为安静,能够把自己网店里的手工做好。


沈晓君也来了。


看到海彤在店里,沈晓君很意外地问她:“彤彤,今天周日,你怎么也过来了?平时你都是带你外甥去公园玩的。”


“我网店该上些新货了。”


海彤一边编织着她的货物,一边抬头看着好友,笑道:“你呢?”


“别说了,被我妈一顿唠叨,我受不了,就跑来店里了。”


“阿姨又怎么唠叨你了?”


“还不是怪我们那个晚上参加宴会,不知道钓个金龟婿回来。我妈以为金龟婿很容易钓呢,也不看看她的女儿是什么条件,真以为她女儿天下第一美女呀。”


海彤扑哧地笑了。


天底下的父母大都是这样,只要儿女到了成家立室的年纪,就开始操心儿女们的婚姻大事。


二十五岁的年纪,放在以前早婚的年代,的确算老了,但在现在这个年代,年轻得很。


“我妈又让我姨给我介绍男朋友了,说什么让我今晚去什么咖啡屋相亲,大晚上的跑去咖啡屋相亲,要是喝一杯咖啡,能相到天亮。”


“彤彤,你今晚陪我去相亲如何?”


海彤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


“好彤彤,答应我嘛,咱们是好闺蜜,好朋友呀,你最讲义气的了,为了好友能两肋插刀的。”


“我不讲义气的,你找能为你两肋插刀的人去。”


沈晓君哄着:“跟男方见面后,我请你吃宵夜。”


“我自己有钱,我能自己吃宵夜,不用你请。”


海彤就是不想陪好友去相亲,万一相亲对象相中她怎么办?


她听别人说过这样的事情,有人陪小姑子去相亲,结果相亲对象相中当嫂子的,小姑子气得要命,那样多影响姑嫂感情呀。她和晓君是知无不言的好友,但有些事情也是不能做的。


陪晓君参加宴会又不一样,宴会上的都是成功人士,眼光长在头顶上,看不上她这种小白菜,她便没有心理压力。


“彤彤。”


熟悉的声音响起,两个人往店门口看去。


海彤马上停止了手上的工作,起身走出去,笑道:“奶奶,你怎么来了?”



“奶奶想跟你说说话就来了,去了你们小家,阿胤说你不在家,我便过来找你。”


老太太看海彤的眼神满是慈爱,进店后,她问道:“以前听你说周末可以不开店的。”


“奶奶,我网店有段时间没有上新货了,库存的都卖得差不多了,我得利用周末的空闲时间做点新货出来。”


她编织的小东西放到网上去卖,销量很不错,隔段时间就要上新的,有些客人也会提前预订,她接了单的,就要在承诺的时间内给客人发货。


做生意,是很重视承诺的。


“彤彤,你真的是心灵手巧。”


老太太收到过海彤送给她不少由铜丝编织的工艺品,编织得像真的一样,她老人家特意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哪怕那些东西不值钱,但那是她孙媳妇的心意。


有客来访时,看到那些工艺品,也会赞叹海彤的心灵手巧,老太太就趁机帮海彤推销一下,那些人都会进海彤的店里买些工艺品,无形中就提高了海彤网店的销量。


“战奶奶,你喝水。”


沈晓君给老太太倒来了一杯水。


“谢谢,君丫头,你今天也在这里呀。”


“唉,还不是被我妈催婚,我躲到店里来静一静的。老是给我安排相亲,让我觉得自己像是滞销品一样,这不,今晚又叫我去XX咖啡屋去相亲,我正求着彤彤陪我去呢。”


老太太眸子闪烁,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我能理解你妈妈的,我现在也头痛着我其他孙子的婚事呢,催还催不动的那种,让他们去相亲,没有一个人肯去的。”


“彤彤,要不,你晚上就陪君丫头跑一趟吧。”


海彤:“……”


老太太竟然劝她陪晓君去相亲。


“你和君丫头是好友,她去相亲,你陪着,帮她掌掌眼,也是好的。毕竟你已经是过来人。”


沈晓君猛点头,觉得老太太就是她的神助攻。


“彤彤,你就陪我去嘛,你不陪我去也行,帮我劝劝我妈,别老是安排我相亲。”


沈晓君冲着海彤撒娇。


老太太又在一旁帮凶,海彤为求安静,无奈地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就知道彤彤最好的了。”


沈晓君成功地哄得好友陪她去相亲后,便体贴地地道:“战奶奶,你和彤彤说话,我出去买点东西。”


让婆孙俩说些体己话。


沈晓君走后,老太太便摸出了一张纸,她把那张纸递给海彤。


“奶奶,这是什么?写给我的情书。”


老太太笑道:“贫嘴,这是阿胤的生活习惯,以及他的喜好,你看一下,有助于你们增加感情。彤彤,虽然你和阿胤没有感情基础,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你们俩都卸下心防,用心去理解对方,相信你们会相互吸引的。”


海彤打开了那张纸来看,心里想着战胤都让她签了协议,半年后就离婚的呢,她才懒得浪费时间去培养感情。


她倒是没有防着战胤,但战胤绝对是防着她的,哪怕他对她不差。


“阿胤就是起床气重一点,有点小洁癖,其他方面挺好的。”老太太既然一力促成了大孙子的婚事,她是很努力,也很希望小俩口能从日常生活中处出感情来,白头到老。


海彤愣了愣,“他起床气很重?”


“嗯,除非他自然醒,要是谁打电话或者敲门把他吵醒,那人肯定要倒霉的,连我都不敢去撸老虎须。”


海彤想到自己数次在大清早就打电话给战胤,把他自床上挖起来,他似乎没有生气呀。


老太太说的是真的?还是战胤看在两个人处于新婚阶段,隐忍着不发?


“彤彤,昨晚你们俩有没有……”


老太太冲海彤眨眼,海彤明白她的意思,俏脸微红,说道:“奶奶,我是个女孩子,你让我去扑倒一个大男人,我真做不出来。”


那个男人还是战胤。


第28章


老太太笑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们是夫妻,领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阿胤不主动,你主动一点,奶奶想抱曾孙呢。”


海彤红着脸说道:“奶奶,我也不怕你生气,对着你孙子那张严肃的脸,我真啃不下嘴。”


老太太:“……”


战胤像他爷爷,是个天性严肃冷漠的人,老太太年轻时相中丈夫时,也是倒追了几年,追夫方法用尽,才拿下了丈夫。


“我啃他的话,就像啃着一根放在急冻里冻了一年的骨头,又冷又硬,没得把我的牙齿都啃掉了。”


老太太:“……”


“奶奶,我和战胤的事,你老别操心,顺其自然吧。”


反正她也是搭伙过日子。


老太太腹诽着,她能不操心吗,这是她老人家相中的孙媳妇,又是她不顾儿媳妇的不乐意,一力促成的这桩婚事,要是海彤过得不幸福,她会自责到死的。


“行,顺其自然,奶奶帮你收拾一下,你忙你的。”


老太太在家里也是闲不住的人,经常帮着花匠们打理花草,之前还会帮着打理庄园外面的田地,被晚辈一再相劝,她才不去帮忙了,又想过去自家公司当清洁工阿姨,谁知道她一说,战胤那死孩子的脸就像雷公脸了。


吓得她就不敢去了。



“嗯。”

战胤低沉地嗯了一声。

海彤走过来,她手里还拿着一只透明的塑料小袋子。

“我买了臭豆腐,你要不要吃?”

战胤一脸黑地瞪着她,她在宴会上就知道吃吃吃的,还没有吃饱?

真是个吃货!

“臭豆腐是闻着臭,但越吃越香的,我最喜欢的那个男人就曾经很爱吃它。”

海彤在战胤的身边坐下,打开了袋子,臭豆腐的味道散发出来,战胤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挪,想拉开点距离,不用被这种他闻不习惯的味道呛着。

“你最喜欢的男人?”

“人民币上面的那个。”

战胤:“......”钱之于他就是银行卡上的一连串数字。

“要不要尝一块?挺好吃的,真的,吃起来很香,我挺喜欢吃的。”

“我不要,你自己吃吧,还有,你能不能到外面阳台去吃,我闻不得这种味道。”

海彤看他一副想吐的样子,忙拎着袋子走开,心里嘀咕着:收入高的人,大概在生活上都是特别精致的吧。

在阳台上,海彤吃得很嗨。

战胤在屋里都能看到她的背影,一张俊脸阴晴不定,却又不好说什么。

每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

“战先生,你今晚不用加班,那明天能否早一点起来。”

海彤在阳台上问着屋里的男人。

战胤沉默了一下后,才冷冷地问道:“有事?”

他大概天生是个冷漠的人吧,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说话总是冷冰冰的。

海彤在心里吐槽一句,不过她就是与他搭伙过日子的,哪一天,过不下去了,离婚便是。

“我明天想让你开车送我去市场的花店,买些盆栽花回来,放在阳台上养着,你有车,方便点。”

战胤不接话。

“你要是起不了那么早,把你的车借给我用用也行,我自己过去。”

“几点?”

战胤内心挣扎过后,还是问了她时间,决定明早早起陪她去市场的花店买些盆栽花回来装点他们的阳台。

“六点吧,咱们先去吃了早餐再去买花,顺便买些家里的日常用品回来。”

搬来第一天,海彤就发现这个家里缺很多东西,她都怀疑在她搬进来之前,战胤不在家里住,没有一点生活气息。

“好。”

战胤应允。

等海彤吃完了臭豆腐进来,战胤问她:“你们店今晚这么早关门?”



“我今晚没有在店里,朋友要参加宴会,让我陪她一起,对了,战先生,我问你件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回答?”

海彤在战胤对面坐下,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虽说他冷漠,总是冷冰冰的,对她的态度也不太好,她知道的,他在心里筑起了一道防线,不防别人,专防她。

但他长得真的很好看,看着如同一道亮丽的风景,赏心悦目的。

“今晚的宴会是在莞城大酒店举行的,听说莞城大酒店是首富家的,而且首富家的大少爷今晚还来了,听说也是姓战,战先生跟首富家没有关系吧?”

战胤神色自若,淡冷地道:“五百年前是一家。”

海彤松口气,笑道:“我就知道你和首富家是不沾边的。”

见她似是松口气,还很开心的样子,战胤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不想我和他们家有关系?”

“现在是晚上了。”

海彤笑嘻嘻地道:“别做白日梦。”

“你要是和莞城首富的战家有关系的,你会娶我这个陌生人吗?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战家的门槛比我还高,哪怕你是旁支的旁支的旁支,我都觉得是高攀了你,相处起来就不自在。”

“你们没关系,我觉得咱们还是同一层次的人,没有心理压力。”

战胤抿唇不语。

“听你奶奶说你是在大集团上班的,你听说过战少吗?就是首富家的大少爷,今晚他来了,就像帝皇驾临一样,众星捧月的,大家都围着他,我和晓君踮起脚都看不到他的样子。”

战胤依旧是抿唇不语,就是看海彤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深沉冰冷。

“他们说战少身边总是带着一班保镖,不允许年轻的女性接近他,晓君打听来的消息说战少还没有结婚,也没有传过绯闻,应该是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吧。”

“战先生,你说,他一个老男人一把年纪了还未婚,是不是有问题或者性取向有问题?”

战胤差点被她的话惊得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他使劲地瞪着海彤。

竟然当着他的面质疑他性取向有问题!

他的瞪视在海彤看来就是惊讶,她分析着:“就他那排场,又不许年轻女性接近他,不就是不喜欢女人吗?不喜欢女人便是有问题了,怪不得一把年纪都还没有结婚,有钱人的世界,咱们小老姓不懂。”

压抑着想掐死她的冲动,战胤冷冷地问她:“你怎么知道他是个老男人,一把年纪了?他不喜欢年轻女性接近就是有问题了?”

“他是战家的当家人,又不是小说情节,能成为家族接班人,并成功接班的富N代,都是成熟沉稳的,至少都有三十五岁以上,已经人到中年,对于我这种年轻的女性来说,不是老男人是什么?”

战胤张张嘴,竟然无法反驳。

他又不能告诉她,战家大少爷也才三十岁,就比她大五岁而已,根本算不得老男人。

好半晌,他冷冷地问她:“你对战大少爷很感兴趣?”

“不感兴趣,就是第一次近距离听到大总裁的八卦,心多,嘴多,猜测地说了几句。沈姑姑倒是很希望晓君能得到战少的青睬,不过晓君也不想嫁入豪门,一入豪门深似海。”

她以前就听晓君说过沈姑姑刚嫁入豪门时的艰辛,沈家那是千万富翁呢,虽说是拆迁富起来的,家底摆在那里,沈姑姑嫁入豪门尚且过得艰难,她们这种普通女孩,就甭去想什么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了。

“很晚了,我去洗澡。”

海彤跟老公闲聊过后,又找不到话题了,始终还是不熟呀。

她起身走开,去阳台外面收回了她的衣服,“你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应该叫人在阳台上装两条横杆方便晒衣服的。”

战胤不吭声,他买的是精装修的房子,他平时都不操心这种小事情,哪知道要在阳台上安装两条横杆方便晒衣服。



“周末,等见过你爸妈后,我回我老家一趟,砍两根竹子拉回来。”

战胤淡淡地道:“不用了,明天我叫人过来装上去。”

堂堂战家大少奶奶跑那么远回乡下砍两根竹子拉回来,只为了晒衣服用,亏她想得出来。

“也行,那就拜托你了。”

“这也是我的家。”

海彤嗯了一声,抱着她的衣服向她的房间走去,推开房门后又扭头对战胤说道:“你要是愿意,洗澡后,可以把你换下来的衣服拿出来,我洗衣服的时候帮你一起洗。”

“不用,谢谢,明天我叫人送两台洗手机过来,两间房的浴室里都安放一台洗手机,方便点。”

“也行,你买洗衣机花了多少钱跟我说一声,我给一半钱。”

他已经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说那是家用的钱,他再买洗衣机,她自然不能让他出完所有的钱。

战胤淡淡地道:“两台洗衣机也不用多少钱,就一万几千块钱,我还出得起,况且,这也是为了我们小家买的家具。”

怕她觉得他不会过日子,他又解释了一句:“我平时工作忙,早出晚归,衣服都是送去干洗店,就没有买洗衣机。”

并不是他不会过日子,是他没有考虑到那么多,也不知道生活上需要什么东西,过去三十年,他都是过着大少爷的优渥生活,虽也会动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洗衣服这件事,他是真的没有动手做过。

“理解的。”

海彤也知道很多高级白领因为工作忙,在生活上都是将就着的,不会整天想着柴米油盐这种小事情。

“战先生,你也早点睡。”

海彤进房去,随即把房门关上,并反锁了。

战胤听到她落锁的声响,眼神沉了沉,觉得她在防着他,想到自己晚上睡觉时也是把房门反锁,连窗都关上,同样防着她,他又觉得扯平了。

现在这样相处,也挺好的。

她有底线,他也有底线,相互尊重着对方,给足彼此自由的空间。

主要是,她没想到让他尽一个丈夫的义务。

片刻后,战胤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管家明叔,等明叔接听电话后,他低沉地吩咐道:“明叔,明天帮我安排人送两台洗衣机到名苑花园,什么牌子,你看着安排,不用太贵,但也别太便宜。”

明叔恭敬地应允。

战胤很快就挂了电话,再看向那紧闭着的房门,他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夜再无话。

隔天清晨六点,战胤就被语音电话吵醒。

他拿过手机一看,发现是海彤在给他打电话,他有点怒火,但还是忍着,接听了海彤的电话。

“战先生,你醒了吗?我们约好了六点去花店买花的?”

“起了。”

“那我等你,你快点。”

“好。”

昨晚答应了人家,现在就算还困着,战胤也迅速地起来,换过了衣服,洗刷后,就出了门。

海彤拿着一只小钱袋,里面塞着她的手机以及钥匙,还有战胤给她家用的银行卡,等会儿,她得去柜员机那里查询一下里面有多少钱。

看着钱来买东西嘛。



连喘气的机会要剥夺的。


苏南说话的同时,还端起了那盆发财树来看。


知道是嫂夫人送给战胤的,战胤摆在他的办公桌上,别人不知道原因,糊里糊涂地跟风,跑去帮衬海彤的生意,苏南却是知道原因的,战胤这是把海彤放在心里了。


当然了,战胤这个死鸭子嘴硬的是不会承认的。


苏南也不想战胤太快承认爱上海彤了呢,那样就没有好戏看了,看着别扭的战胤,不知道多爽。


战胤:他交的损友吧!


“你那么闲,有件事想拜托你帮忙查一下。”


苏南马上就摇着手:“我忙得要命,真的,一点都不闲。什么事?”


他真的是八卦心太旺盛,才会被战胤吃得死死的。


“帮我调查一下威昊电子公司的周洪林,他在威昊里是一位经理,深得他老总信任。”


“怎么,你想挖他?不对,这名字挺熟的,好像是……对了,是你那位连襟吧。”


苏南记性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谁叫他家老板有什么事都让他去调查,他真不是想知道太多的。


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事事都知道。


“是他。我怀疑他出轨了,你让人搜集一下他出轨的证据交给我,这件事不要让太多人知道,我也不是很确定的。”


对于周洪林出轨的事,苏南没有意外。


他说道:“你那位大姨姐,婚后变化太大,周洪林爬上高位了,围在他身边的女人,随便一个都比你大姨姐好了,时间长了,他自然会嫌弃你大姨姐的。”


战胤眼神冷冷的,声音也是冷冷的,说道:“她为什么会变化那么大?因为她爱他,不怕身材走样,为他生儿育女,有了孩子后,为了让他安心工作,她自己带娃,照顾着一家人,付出的是她的青春,是她的美丽。”


他也承认大姨姐婚前婚后变化太大,至少该减减肥吧。


但这不是周洪林出轨的借口,无情无义是早就潜伏在周洪林的体内的,以前没有暴发出来罢,现在他爬起来了,事业有成,春风得意的,就看不起嫌弃自己的老婆了。


周洪林要是觉得海灵现在这样子太难看,他可以提醒海灵减减肥的。


海灵对他还有感情,他提醒她减肥,相信海灵会努力减肥。但是周洪林却是在婚姻生活里处处压制着海灵,指责海灵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了,家里的开支竟然还提出AA制。


周洪林难道不知道海灵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吗?


“这个倒也是,有情有义的男人,就算老婆变成了个两百斤的胖子,也不会变心的。”



专情的男人,并不会因为妻子变丑,变胖,就出轨。


说到底,周洪林是对海灵厌倦了。


说不定他是故意把海灵养胖如猪,然后嫌弃她,有借口出轨呢。


“不要惊动周洪林。”


苏南保证地道:“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除非我的人想让他们知道,否则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摸清楚了,他们也不知道的。”


“战胤,你这个办法也不错呀,到时候你把周洪林出轨的证据交给嫂夫人,嫂夫人自会感激你,你们俩就能和好如初了。”


战胤的嘴角抽了抽,说道:“和好如初,我们初相识时,我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


苏南:“……”


好吧,他用错成语了。


交待了苏南安排人调查一下周洪林,战胤便把处理好的文件递给苏南,淡淡地道:“可以下班了。”


“我也想下班,但晚上还得应酬。”


战胤:“……”


也是,他也得应酬。


战胤和别人谈生意,要么是在公司里,要么就是在莞城大酒店,他住的总统套房里。


得了,今晚他不必刻意去酒店喝酒,应酬的时候就可以喝个够。


……


海彤把商晓菲送来的海鲜,分了一些给姐姐带回家里吃,也分了一些给沈晓君,沈晓君家里条件好,天天都吃海鲜的,不过好友给的,沈晓君也不客气地收下了。


在战奕辰过来接老太太的时候,海彤把最大袋的海鲜拎出来。


战奕辰一看到大嫂吃力地拎着一只大袋子,忙下车,上前几步,伸手就接过了袋子,嘴上说道:“大嫂,这么重的东西,以后叫我们帮你提就是。”


别累着大嫂了。


老太太也说:“就是,叫你不用提的,让奕辰拿,他们男人力气大。”


心里却想着,老二都会体贴人,就是阿胤那座冰山不懂得体贴。


唉,真是愁死人了。


老太太自认愁死了,但她老脸上却没有一点忧愁,大孙子给她提供了精彩的好戏,她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哪里真的发愁?


那是不存在的。


“大嫂,这些是什么?”



她能有什么不懂的呢。


没有了参赛资格,也没有单独的训练室,不知过了多久才熬到下班,海彤失魂落魄的朝舞团外走去。


外面正下着雨,海彤没有带伞,正要直直冲进雨里,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海彤,上车。”


她偏头望去,发现战胤的豪车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停在了舞团门口。


她咬了咬唇,想装作没听见似的离开,谁知战胤竟直接撑伞下了车,声音里含了一点怒意,“海彤,上车!”


海彤没有办法,只好低头朝那辆她从小坐到大的车走去,只是以前她都是坐副驾驶,现在副驾驶已经坐了温雅,她眼睛里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打开了后座的门。


“小暖,刚刚知宴叫你怎么不应呢,这么大的雨,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家。”温雅见她坐进来,连忙关切的开口,“对了,我今天刚到舞团,还想和你打招呼的,怎么一天都没见你人。”


海彤低着头,声音小得微不可闻,“我脚有点伤到了,在医务室休息。”


“怎么伤的,严重吗?”温雅回过头来,“对我们跳舞的人来说,脚可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保护好!”


“不严重,抹了药已经好了,谢谢温雅姐关心。”海彤轻声答道。


温雅听罢,这才放下心来,恰好正值红绿灯,她浅笑着剥开一粒糖,顺手喂到战胤唇边,“今天等我等久了吧,来,霍总,吃颗糖,别生气。”


战胤微微低头,顺着她的手将那颗糖吃下,轻笑,“不生气。”


看着前排两人自然而亲切的互动,海彤眼眶渐渐变红,却偏偏自虐般的不肯挪开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温雅下了车,整个车内,只剩下海彤和战胤两人。


海彤一直低头不语,战胤冷冽的眉眼深邃至极,透过后视镜看着已经完全长大的女孩儿,低声开了口。


“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跳舞。但是汀兰如今有温雅在,你没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这话说得直白而残忍,海彤咬着唇:“小叔,你想说什么?”


战胤看着她,“海城有个舞团,虽然是新成立,但是是霍氏投资,你可以过去。”


海城……


离这儿有快近千公里的距离了!


他为了让她离他远一点,还真是想尽办法。


海彤整颗心都痛了起来,“小叔,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面前的男人眉头一蹙,看到她眼角的泪光,不由自主想到了三年前的一些画面,语气严肃:“海彤,不要感情用事,汀兰这边,我会帮你跟老板提辞职。”


“小叔,感情用事的,到底是谁。”


战胤一怔,刚要开口,突然海彤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妈妈。


海彤像抓到一颗救命稻草一样,赶紧把电话接了起来,而这通电话,一直持续到海彤下车,也没有挂断。


两人的对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战胤看着女孩急匆匆从他车上离开的背影,眸色不由得深邃了几分。


不用参赛了,全国巡演也已经结束,海彤的时间一下子都空了出来,平白多出一个长假期。


无所事事了两天,令海彤没想到的是,霍老太太竟然会邀请她去霍家喝茶。


海彤有些紧张,以前为了战胤,她总是有意无意讨好他奶奶,但老太太总是很严肃,并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人。


海彤仔细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去了霍宅。


霍宅只有老太太一个人在,她带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地产楼盘信息。


看见她,老太太热络的招手:“小暖来了,快过来坐,帮我这个老婆子选选。”


海彤坐过去了,看着桌上的各种各样的别墅、豪宅,问:“您这是在选什么?”


老太太笑笑:“婚房啊!你小叔不着调,终身大事也不着急,还不只有我这个老婆子操心。”婚房……


海彤心口仿佛被刺了一剑,原本还算红润的面色忽然一白:“他要,结婚了?”


老太太点头:“还没定,不过应该快了,你也知道你小叔什么都藏在心里,但是对温雅呢,他应该还算满意。”


仿佛被抽走三魂七魄,海彤麻木地坐着,直到熟悉地声音响在耳边。


“海彤,你怎么来了?”


战胤手上挽着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套灰色西装马甲,显出劲瘦的身材,看到桌上的楼盘信息和海彤的表情,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目光似有不快:“奶奶,我说过,这些事您不用操心。”


“你要是能上点心,我也就不用操心了!”老太太显然也不高兴了,语气不太好。


海彤此刻没心情关心这些,她低着头站起来,“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