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校霸要索赔

校霸要索赔

唐诗诗裴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校霸要索赔》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校霸要索赔》主要讲述了唐诗诗裴也的故事,同时,唐诗诗裴也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唐诗诗裴也   更新:2022-09-10 1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诗诗裴也的其他类型小说《校霸要索赔》,由网络作家“唐诗诗裴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校霸要索赔》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校霸要索赔》主要讲述了唐诗诗裴也的故事,同时,唐诗诗裴也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校霸要索赔》精彩片段

醉酒后,我把校霸的皮带扔到火锅里给涮了。

还当成牛板筋,啃了好几口。

「一个牙印一万。」

事后,校霸来找我索赔 20 万。

我人傻了:

「只是啃了你的皮带而已,又不是啃了你的肉……」

他眼皮一撩,冷笑着往下扯了扯领口,露出锁骨上的红彤彤的齿痕:

「现在呢?认赔么?」

我,唐诗诗,遵纪守法大学生。

以前,我是个一生要强的女子。

以后,我可能得一生要饭了……

前男友江辰甩了我,转头跟系花在一起了。

悲愤交加,我去了家巨贵的火锅店,把每一片肉都当成江辰——

涮一筷子,我就骂一句「渣男」。

一不留神,喝上了头。

没想到,当天是校霸的生日。

他几个哥们也在那家店的包厢里,给他庆生。

我想起,江辰劈腿的那系花叫裴莹,是校霸的妹妹。

酒壮怂人胆,我醉醺醺地闯了进去。

报复性地吃了一堆他们包厢里的东西。

记忆的最后,我一直在啃牛板筋,嗍鸭脖子。

可原来……

我啃的「牛板筋」,根本不是牛板筋。

那是校霸的腰带!

——法国设计师私人订制,手工牛皮那种。

据说,那腰带刚被人当生日礼物送到他手里,他还没来得及多瞧两眼。

就被我扔到火锅里给涮了……

……怪不得死活咬不动!

至于我嗍的鸭脖子……

我瞄了一眼裴也锁骨上那一圈圈被我咬出来的牙印……

裴也偏过头,用细长冷白的手指把领口整理好,睨着我:

「小牙还挺尖。」

我:「……」

要不是知道校霸一向不揍女生,我怀疑我这条小命今天能交待在这儿……

我羞愧地红了脸,低下头:

「那个……我昨天喝多了,要不,我先带你去打针?」

裴也的声音清清冷冷,听不出情绪:

「打针?你有狂犬病?」

「……」

神他妈狂犬病。

我看起来是狗吗?

但我现在酒醒了,知道怂了:

「我的意思是带你去打破伤风。」

裴也默了下,随后眼皮子耷拉着,神色懒散:

「不用,先加我微信。」

室友们要是知道我能加到校霸的微信,估计会羡慕地哐哐撞大墙。

可我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他应该是为了方便让我给他转账赔钱吧??

瞬间,一座 20 万的巨债大山般压了下来。

我当然不甘心。


于是我红着脸,据理力争:

「如果你非要跟我索赔 20 万,那你是不是也该赔给我一个男朋友?」

裴也愣了下,挑了挑眉:

「男朋友?怎么,你想以身相许来抵债?」

我赶紧否认:

「不是这个意思!」

裴也低笑了声。

他修长的手指点了根烟,动作里带着点桀骜的野,一副高冷无欲的样子:

「那你什么意思?」

我硬着头皮地解释:

「我男朋友被你妹抢走了。

「要不是有这事,我就不会来喝酒。

「要是不喝醉,我就不会涮了你的皮带,啃了你的……」

我一边说,一边悄悄观察裴也的脸色:

「所以你看,这事儿的根源其实在你妹身上。

「你妹干的事,你当哥哥的,总也该承担点责任吧?」

裴也听完,居高临下地揣兜看我,目光在烟雾里裹了几分冷淡:

「我没妹妹。」

这下轮到我懵逼了:

「裴莹不是你妹?」

这位系花可是在学校里到处宣扬自己是裴家的千金小姐,还说校霸是她哥。

裴也却似乎不想再提跟裴莹相关的话题,语气里带了点躁:

「是个屁。」

「……」

成吧,看来是有恩怨。

我只能先颤颤巍巍地加了裴也的微信。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

裴也通过我好友验证之后,嘴角翘了翘。

竟然有点满足的意思?

他这是有多想让我赔钱啊!

我想先走一步。

裴也却双臂一撑,猝不及防就给了我圈定在楼道拐角处:

「唐诗诗,别赖账。你欠我的,还不止这些。」

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跟他以前有过交集吗?还是他特意查过我了?

呜,完蛋。

裴也贴得很近,我微一仰头,就看到他近在咫尺的漂亮喉结,旁边还有我羞耻的牙印。

这动作,哪儿像要账?

我脸一热,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别过眼睛,不敢再看。

他磁性的声音掠过我的耳郭:

「你答应过,欠我的,你会还。」

「这……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啊?」

一着急,我直视着他,脱口反驳。

我才刚认识他,绝壁没说过这种话!

再说,把我卖了都没有 20 万,我怎么还?

裴也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带了钩子,语气里透着一股执拗:

「你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

「?」

他记得啥?

回到寝室之后,我默默地查了下自己的余额: 元。


然后心怀忐忑地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没钱了~」

我妈像是在忙着什么,周遭有点吵,说话心不在焉的:

「知道了,一会儿给你转……八万!」

八万???

我爸妈都是普通退休工人,平时给我打生活费都是两千!

什么时候这么壕了?!

我当即脑补出了一场父母是隐形富豪的大戏!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可正当我想多拍拍老太后的马屁,好让她再多给点时——

我妈却不耐烦了:

「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挂了啊,打麻将呢……九筒!」

「……」

成吧,是我想多了。

我妈这是用段子逗我呢。

最后银行卡到账 2000。

万幸的是——

在我坚持不懈地微信轰炸、卖惨和甩锅之后,裴也终于松了口。

他答应我,只需赔偿十分之一的损失就行!

20 万债务,瞬间变 2 万!

还可以按月分期偿还。

毕竟我毁了的是一条价值六位数的奢侈皮带。

能减免到这程度也不容易,我认赔。

为了节俭,我晚上连饭都省了,直接啃黄瓜。

我还准备找个兼职,争取尽早还清。

只不过,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

一张照片就忽然刷爆了表白墙!

照片里,有个酷帅的男生,双手撑着墙壁,正把一个女生圈在怀里。

他动作强势,眼神却温柔,像极了在告白。

我嘴里叼着的黄瓜「吧嗒」一下,掉了……

因为——

男生是校霸。

女生是我……

室友们一脸嗑到了的表情,把我摇成了个不倒翁:

「唐诗诗,你不够意思啊!被校霸表白了,居然不告诉我们?」

我麻了:

「如果我说,他没表白,他其实是在跟我要钱,你们信吗?」

宿舍里一阵迷之沉默。

我干脆把喝醉了之后干的荒唐事给简单概括了一遍。

结果,她们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就像在看奇行种。

但很快,她们又开始莫名其妙地嗑了起来:

「要不,你真的以身相许了吧?」

「是啊,校霸长得可比江辰好看,这波你占便宜了,不亏!

「还钱什么的不重要,你先说说昨晚的细节!」

……救命。

我倒在床上挺尸,放弃挣扎。

于是,我从此多了一个「校霸告白对象」的头衔。

我在学校里走红了。

因为这,连去食堂干饭,我都故意挑人少的时候。


偏偏,躲过了同学们,却没躲过前任。

好巧不巧,江辰和裴莹一副恩爱腻死人的样子,坐在了我对面。

裴莹是系花,又是传说中的白富美,居然也跑来吃低价的学校食堂了?

稀奇。

她扫了我一眼,那态度十足的轻蔑。

下一秒,她把手里的饮料瓶递给江辰,声音娇娇的:

「辰哥,帮我拧一下瓶盖~」

江辰把瓶子接过来,心甘情愿地伺候着她。

以前,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没为我做过这些。

我懂了。

原来裴莹不是来吃饭的,她是故意带着江辰跑来食堂恶心我的。

我碗里的辣椒酱瞬间就不香了。

为了避免反胃,我决定离这对男女远一点。

可我刚要走,江辰却开口叫我:

「诗诗,我有话想跟你说,一起吃个饭?」

一起吃饭?我跟他的新欢?

我气笑了:

「都说合格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了一样,江辰,你能死远点吗?」

江辰的神色立刻沉了下来,他朝我走了两步,用质问的语气:

「你真的跟裴也在一起了?」

我上来一股子火气:

「怎么的,你能找系花,我就不能找校霸?」

江辰的表情难看极了。

好像我跟他分手之后,这么快就有了新男友,对他来说是什么奇耻大辱一样。

裴莹却忽然在后面嗤笑了一声:

「算了吧唐诗诗,裴也是我哥,我还不知道他?

「他那个硬骨头,可不是你能啃得动的。」

我听完,一口气堵在胸前,感觉憋得很。

偏偏,裴莹说的却是实话。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冷笑:

「谁说的?我的骨头是软是硬,她早就啃过了。」

裴莹一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就白了。

而我转过头——

则看到,裴也高瘦俢长的身影像是镀了光,正朝我阔步走来……

……

那一刻,我有些晃神儿。

为什么,裴也朝我走来的这个场景……我好像经历过?

这个念头一起,忽然,有一些细碎的画面从我的脑海里闪过!

我竟然凭空多出来一段奇怪的记忆……

我记起一个男人——

他和裴也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致。

不同的是……

他不再是痞里痞气的学生打扮,而是身穿一身质地名贵的西装。

那个裴也,看起来已经二十六七岁左右,身形修长,有着桀骜而凌盛的气场。

白天,他在人前总是一脸的矜贵冷漠,可一到晚上,他就会像头凶巴巴的小狼狗一样,黏在我身边,红着眼睛,赌气似的对我说:

「唐诗诗,我睡不着,哄我。

「唐诗诗,礼物在衣帽间,是你喜欢的香奶奶限量款。

「唐诗诗,是我好看,还是人民币好看?

「唐诗诗,你不是喜欢钱吗?我给你很多钱,叫声老公听听?」


这段记忆里的对话来得莫名其妙,又戛然而止。

回过神来之后,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裴也。

记忆中,男人那张清冷傲娇的脸,与迎面走来的少年渐渐重叠在一起。

我懵逼了。

难道是最近「我被校霸告白」的这个绯闻传得太凶,再加上身负巨额债务,所以压力过大,导致我精神都不正常了?!

我竟然幻想以后会跟校霸同床共枕,叫他老公,还被他送了一柜子的香奶奶!

这白日梦做得真是绝了……

虽然迷惑极了,但我还是努力把自己拉回现实。

裴也走到我身边。

我生怕他把我前两天醉酒的丢人事传扬出去,赶紧低声提醒他:

「咱们可是纯洁的同学关系,你注意点,千万别胡说啊……」

裴也皱眉,凉着声音反问:

「我胡说?」

Emmmm……

听他这语气,我有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

裴也抬起骨节分明的手,隔着衣料,揉了下自己的锁骨某处:

「那天晚上你才啃过,还夸它很香来着。这才两天,你就不认账了,唐诗诗,你良心不会痛吗?」

救命啊!

我的确觉得他挺香来着……

可那不是因为我喝多了,全当成是在啃鸭脖子了吗?!

然而我不能解释。

这种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我满脸发烫。

裴也的嘴角微微勾了勾,像是得逞了似的。

只不过下一秒,他又转头去看江辰,张嘴甩出一句刻薄话:

「这就是你那傻 X 前男友?」

我:「……」

江辰是学校出了名的学神,人长得也帅。

还从没有人敢骂他是傻 X。

裴也的舌头真是够毒。

我听着莫名解气,于是附和:

「没错。」

裴也嗤笑了一声:

「以前眼瞎了?怎么看上他?」

我继续点头:

「是,以前的确瞎,现在治好了。」

江辰听着我和校霸一唱一和,表情难看极了:

「诗诗,我知道你跟裴也在一起是为了跟我赌气,但我确实不爱你了,你得为自己的以后负责。」

我隔夜饭差点吐出来。

以前没看出来,江辰竟然这么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他以为他是谁?

值得我赌气?

这时,裴莹站了出来,一脸委屈地指着我,对着裴也抱怨:

「哥,你怎么能跟她这样的女生混在一起?她家很穷的,江辰说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 2000 块钱。」

我特么:「……」

这茶里茶气的语气,确定是裴也的妹妹?

性格差异也太大了。

而且,我穷关她什么事?

我偷偷抬头去看裴也。


他的侧脸很冷,一开口,声音更冷:

「孟莹,你真以为你妈嫁了我爸,你也跟着改了姓,就能当我妹了?

「你以前比她还穷,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哦豁,我懂了。

裴莹原本姓孟,根本不姓裴。

她之前在外面总说校霸是她哥,装作多亲热的样子,原来根本就是假的。

她不是裴也的亲妹。

而是后妈带来的。

大概是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被拆穿了,裴莹表情僵硬,嘴唇颤了颤,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我想起裴莹刚才跟江辰一起,耀武扬威的样子,忽然就来了斗志……

我拿起一瓶老干妈,递给裴也,故意开口问:

「也哥~能帮我拧下瓶盖吗?」

那三个人都被我突如其来的撒娇给镇住了。

裴莹彻底绷不住了,恼羞成怒地瞪着我:

「你可真不要脸!」

我没理她,而是拼命朝裴也挤眼睛,求配合!

裴也那双清冷漂亮的眸子凝视了我三秒,很快,薄唇就溢出了一声低笑:

「行啊,唐诗诗,你再撒一次娇,别说拧瓶盖了,就算是别人的天灵盖,哥都给你拧。」

……

万万没想到,裴也的演技比我还好!

他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子野性难驯的冷,看起来真的很难接近。

可他刚才看向我时,眼神居然还带了点温柔。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我来真的呢。

裴莹被我们气得心态崩塌,甩头就走了。

江辰则阴着脸对我说:

「唐诗诗,没想到你是这种女生,真的让我很失望。」

我觉得嘲讽极了:

「我是哪种女生?江辰,你在乎过吗?

「你不在乎我,你只会在生病的时候找我给你买药。

「衣服脏了让我去帮你洗。

「肚子饿了让我给你做饭。

「你跟我在一起的这一个学期,根本不是找我当女朋友,你是拿我当保姆吧?

「就连分手,你也只是例行通知我,一条信息就把我打发了,就这,你还有脸说我让你失望?

「江辰,失望的是我。我以前是喜欢过你,但现在的你让我特别下头!」

我一连串吐槽像是小钢炮。

江辰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解释什么,最终却又什么都没说。

「还不滚?」

裴也冷冷地开口,伴随着「咔」的一声,把老干妈的瓶盖给我拧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嘴上又咬了一根烟。

吞云吐雾间,裴也整个人在烟雾里透着一股不耐烦的躁。

整个学校的师生都知道——

裴也有次跟人动手,一战成名,差点把人给开了瓢。

因为这,裴也还被警告记过来着。

江辰的眼神很不甘心,但最后还是转头走了。

我猜,大概他是真的怕被裴也拧了天灵盖吧……

江辰和裴莹走后,我也就蔫儿了。

毕竟,江辰是我的初恋。

现在闹成这个样子,说不难过是假的。

我假装没事,就着老干妈,继续干饭。

只是,吃着吃着,我到底没忍住,鼻子一酸,掉眼泪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