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老子不是普通人

老子不是普通人

墨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书名:《老子不是普通人》!新书上线,原创精品著作,小说正在更新中,楚靖飞是男主角,宋曼妮是配角之一,本书出自作者“墨九”之手,内容情感表达了:楚靖飞的父亲意外猝死,一次巧合,他发现父亲的死因有疑点,寻迹之下,发现了更为惊人的秘密。多年的山野修炼,如今楚靖飞回到都市只想做个普通人,陪伴在父母身边,谁想到父亲死后,母亲也患了急症,巨额的医疗费,难治好的病症压在楚靖飞的身上,再多的苦口婆心也挽留不住未婚妻想走的决心。

主角:楚靖飞,宋曼妮   更新:2022-07-15 22: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靖飞,宋曼妮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子不是普通人》,由网络作家“墨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名:《老子不是普通人》!新书上线,原创精品著作,小说正在更新中,楚靖飞是男主角,宋曼妮是配角之一,本书出自作者“墨九”之手,内容情感表达了:楚靖飞的父亲意外猝死,一次巧合,他发现父亲的死因有疑点,寻迹之下,发现了更为惊人的秘密。多年的山野修炼,如今楚靖飞回到都市只想做个普通人,陪伴在父母身边,谁想到父亲死后,母亲也患了急症,巨额的医疗费,难治好的病症压在楚靖飞的身上,再多的苦口婆心也挽留不住未婚妻想走的决心。

《老子不是普通人》精彩片段

“妮妮,我听说你那个便宜婆婆生了重病,姓楚的正在四处借钱呢?”

帝京蓝魅酒吧内,方雨薇从吧台上取下一杯酒,笑嘻嘻地递到了宋曼妮的手上。

“这都说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你怎么忍心?”

宋曼妮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深的厌恶,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爷爷老糊涂了,非让我履行什么婚约。”

“这都什么年头了,谁还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

“他楚靖飞不过是个窝囊废,他妈快要死了,关我什么事?”

“还想让我出钱,凭他也配?”

方雨薇闻言,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就是,姓楚的不配!”

“哎,对了,我听说严少回国了,这么多年,他可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呢。”

宋曼妮面带得意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那无名指上一枚硕大的钻戒,正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是啊,他回国了,还向我求婚了。”

方雨薇看见那枚钻戒,眼睛当下就直了。

“我去,这,这不会就是D家新出的那款‘心动’吧?”

“售价五千万,定制款更贵,严少可真是大手笔啊!”

正说话间,酒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方雨薇扭头看去,然后压低了声音对着宋曼妮道:

“不会吧,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不是楚靖飞吗?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一听到“楚靖飞”这三个字,宋曼妮脸上的笑意迅速隐退,恢复成一贯冷冰冰的模样。

楚靖飞找宋曼妮找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打听到,她正在跟闺蜜方雨薇在这家酒吧里喝酒。

顾不得天下大雨,他急急忙忙地找来了。

半个月前,楚靖飞那身体一向健康的父亲,毫无征兆地倒下,连送医院都来不及,就去世了。

接到噩耗的楚靖飞,只来得及跟师父打个招呼从山上下来,刚刚到家连气儿都没喘匀,就受到了又一重打击。

同父亲恩爱了小半辈子的母亲方娟,接受不了这个噩耗,也病倒了。

谁知道送到医院一查,胃癌。

楚靖飞的父母自从结婚后,虽然很是恩爱,但日子却过得很是清贫。

为了培养楚靖飞上大学,家里几乎是掏尽了家底。

这次母亲方娟的病,更是让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更加雪上加霜。

楚靖飞把能借的地方都借遍了,能找的亲朋好友也都找了,却没借到多少钱。

短短半个月,让楚靖飞尝遍了什么叫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万般无奈之下,他才想到了跟未婚妻伸手。

蓝魅酒吧是个会员制酒吧,经常来这里玩的人们大家多少都认识。

乍一看一个陌生人闯进来,很多人都凑到一起,一边冲着楚靖飞这头打量,一边窃窃私语。

楚靖飞一进来,远远地就看到了宋曼妮倚靠在吧台边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向着宋曼妮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咱们的楚大少吗?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

楚靖飞没有理会阴阳怪气的方雨薇,而是认真地看向宋曼妮。

“曼妮,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你能出来一下吗?”

宋曼妮将手里的空酒杯往吧台上重重一放,十分傲慢地抬了抬下巴。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要么,你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楚靖飞双手紧握着,指尖都泛了白。

他犹豫了很久,眼看着宋曼妮坐在高脚椅上,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暗暗咬了咬牙。

“那个,你能不能借我二十万?”

“我,我以后一定会还你的,我可以给你打欠条……”

不等宋曼妮开口,一旁的方雨薇就嗤笑了一声。

“打欠条?楚靖飞,你拿什么还啊?”

“一个大男人,都快三十岁了,连二十万的存款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的。”

“我要是你,早就买块豆腐一头撞死了,省得出来丢人现眼!”

楚靖飞眼里泛着红血丝,没有理会方雨薇,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宋曼妮。

“宋曼妮,我知道,你一直不满意宋爷爷的安排。”

“只要你借我二十万,解除婚约的事,我去跟他说,绝不会牵连到你身上。”

宋曼妮冷笑:“你去说?你拿什么资格去说?”

“别想着拿这种手段刷存在感,恶心!”

说完,她冲着不远处的保安挥了挥手:“保安,这里有人故意闹事!”

几个保安立刻就冲着楚靖飞跑了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就往外拖。

看到楚靖飞被人拖走,宋曼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阻止了保安们的行为。

她慢慢地上前,走到楚靖飞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楚靖飞,你不是一直都很清高吗?来,跪下来求我!”

“你跪下来求我,我就考虑把钱借给你”

楚靖飞看着她:“只要我求你,你就把钱借给我?”

“当然。”

楚靖飞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

母亲的手术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再不凑齐手术费,后果很严重。

为了母亲的安危,男人的面子和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膝盖顶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宋曼妮,我楚靖飞求你借我二十万,帮我妈妈度过难关。”

宋曼妮没有想到,楚靖飞真的说跪就跪。

她愣了一下之后,哈哈大笑。

“楚靖飞,你可真是软骨头,为了区区二十万,就能让你下跪。”

“你这样子,真是丢脸!”

楚靖飞的呼吸有些急促:“宋曼妮,你答应我的!”

宋曼妮从小挎包里掏出一打纸币,甩在楚靖飞的身上,随后转身往外走。

“你的诚意不够,这点钱,就当是你卖力表演的辛苦费了。”

走了几步,她又忽然停了下来,扭头对着楚靖飞道:

“对了,明天家里有个宴会,收拾得干净点,别给我们宋家丢人!”

“如果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我倒是可以考虑借给你!”

楚靖飞气急,伸出手去想要拽住宋曼妮的胳膊,却被那些保安一把推倒在地。

“干什么?老实点!”

楚靖飞额头直接磕在地上,鲜血不住地往外流。

雨水夹杂着鲜血,慢慢地渗进了路边的泥土里。

在他快要昏过去之前,楚靖飞的心头突然涌起一个强烈的念头。

既然低三下四换不回同情和希望,他为什么要顺从?

这么多年逆来顺受的日子,他过够了!

楚靖飞一把扯下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古玉。

指腹按在玉上磨挲了良久,这才下定了决心。

随后,他踉踉跄跄地起身,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

楚靖飞找主治医生了解了一下母亲的病情。

“你母亲的病情目前来看还算稳定,但你应该明白,这种稳定,只是暂时的。”

楚靖飞点点头:“我明白,我会尽快凑齐手术费的。”

回到病房,楚靖飞看了一眼依旧还在昏睡的母亲,这才离开了医院。

等到他走进宋家别墅大门的时候,发现客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宋曼妮看着他,脸色当下就沉了。

明明昨天都说过了家里有客人,都不知道早点过来,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就这种表现,还想借钱?

做梦!

“堂姐,本来我们今天就是来欣赏肖哥的琴技的,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不在也没关系嘛。”

“就是就是,我可听说,这姓楚的平时穿衣服都没有超过两百块的,他懂个屁的艺术啊!”

站在一侧的几个,很明显是宋曼妮的朋友。

她们看到楚靖飞进来,都没给个好脸色。

楚靖飞面色冷淡地听着,不置一词。

宋曼妮听着旁人的话,又看看楚靖飞一身上不了台面的休闲服,脸色很是不好看。

“不都跟你说了,今天家里有宴会,楚靖飞,你是存心的吧?”

“穿成这样是想让我跟你一起丢脸?”

楚靖飞不卑不亢地看着她:“人品有问题才丢脸,跟衣服无关。”

宋曼妮:“你还敢顶嘴?”

“我只是实事求是。”

两个人正在说话间,一个身着燕尾服,打着领结的男人走了过来。

“曼妮,不是说听我演奏的么?跟个外人置什么气?他又不懂。”

宋曼妮瞪了楚靖飞一眼,又笑着看向来人:“你说得没错肖云,我听说,这次你在国际钢琴大赛上又获得了金奖?”

肖云很是倨傲地扫了楚靖飞一眼,随即就看向了宋曼妮。

“是的,所以这次回国后,我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得满满当当,也就在你这里能休息放松一下了。”

“哦对了,我爷爷说,等会也要陪着宋爷爷过来,听我的新曲演奏。”

宋曼妮笑道:“那我真是有耳福了。”

肖云一边说着,一边在客厅中间的三角钢琴前坐下。

双手放在琴键上,一串流利悦耳的琴音,从他的指尖流露出来。

肖云很是投入地演奏了一曲,赢得了阵阵掌声。

出于礼貌,楚靖飞也鼓了鼓掌。

谁知,边上有人笑道:“姓楚的,你怕是连听都听不懂肖哥在弹什么吧?瞎鼓什么掌呢?知道钢琴几个键吗?”

话音刚落,客厅里就响起阵阵笑声。

楚靖飞没看清这话是谁说的,他也不恼。

“我以为,人家这么辛苦表演,给人一点掌声是最起码的尊重。”

“你以为?你还真把自己当观众了,知道肖哥一场演奏会门票卖多少吗?”

“就是,土包子,这么能耐你也弹一曲听听啊!”

肖云起身也微笑着看向楚靖飞:“你们不要这么说。”

“一个人的学识和眼界,又不是生下来就有的。”

“我弹得好,也不过是经年累月地积累。”

“楚靖飞,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一听肖云的话,一直站在宋曼妮身边的方雨薇就接口道:

“肖哥可是国际大师,姓楚的,你能有让他亲自指导的机会,可真是祖坟上冒了烟,还不谢谢肖哥?”

“就是就是,要不是你进了宋家门,哪有这样的好事轮到你?”

在场的哪个人不知道,楚靖飞就是个穷小子?

他们这么积极地撺掇着楚靖飞弹琴,就是想让他再一次当场出丑而已!

本以为这次楚靖飞还会像以前那样百般推辞,谁知道他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上前一步。

“钢琴确实没有弹过,不过我觉得好像也不难。”

好像也不难?

楚靖飞这狂妄至极的话,当场引来了所有人的哄堂大笑。

肖云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确实,其实弹钢琴还真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难。”

“不过你这么自信,看来对弹琴这事还很有自信?”

楚靖飞微微点头:“还行吧。”

肖云差点儿就冷笑出声:“哦,那不如趁此机会也展示展示,让我们大家也欣赏欣赏?”

说着,就带头鼓起掌来。

“来一首来一首……”

在场的所有人也跟着起哄。

一旁的方思薇,拿手肘碰了碰宋曼妮的腰。

“哎,我说这姓楚的是受了什么刺激?他居然敢跟肖哥叫板?”

宋曼妮翻了个白眼:“谁知道呢,大概是觉得昨晚上没了面子吧。”

“没面子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面扳回来吧?他会弹吗?说的什么大话?”

姓楚的大概是脑子有毛病了,居然自己凑过来找虐。

这样的好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楚靖飞:“我觉得肖先生刚刚弹的那一首就很好听,我试试。”

肖云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只是他还没说话,一旁的方雨薇却是开了口。

“姓楚的,吹牛也得看看地方。”

“刚才那首曲子,可是肖哥的最新作品,你试试?你试得出来吗你?”

楚靖飞浅笑:“试试不就知道了。”

看到楚靖飞大大方方地在钢琴前坐下,方雨薇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妮妮,不会吧?”

“虽说是这楚靖飞自己找死,但他等会要是真的出丑,这丢面子的还是你啊。”

宋曼妮咬了咬牙:“我也不知道他在发的什么疯。”

说完,上前几步,一把按在了琴键上,发出一道刺耳的响声。

“楚靖飞,你会弹什么弹?”

“肖云那么说,不过是给你个台阶下,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楚靖飞没有说话,而是用另外一只手,迅速地弹了一段音符。

被楚靖飞无视,宋曼妮气得头顶上都快冒烟。

“楚靖飞,你……”

她正准备狠狠地数落,却听到肖云的脸色变了变。

他大步走到楚靖飞身侧,厉声道:“这曲子你是从哪学的?”


“肖哥,怎么了?”

众人看到肖云在听到楚靖飞弹奏了那一小段曲子后,脸色都变了,纷纷围了过来。

肖云没有理会这些旁观者,而是死死地盯着楚靖飞。

楚靖飞刚刚弹的那一段,就是他最新一首曲子里面的一小节。

这首曲子从肖云写出来的那一刻起,还是头一回在外面弹奏。

这个楚靖飞到底是从哪扒来的谱子?

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哪怕楚靖飞只弹了那么一小段,肖云都听出来了不对。

太熟练了!

明明他才是那个原曲作者,也是第一次在人前弹奏。

但楚靖飞竟然比他弹得还要出色!

这根本不合常理!

楚靖飞:“现学的。”

他确实就听肖云弹了这么一次啊!

他记忆力太好也怪他?

“不可能!”

肖云死死地盯着楚靖飞:“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不是有手就行?”

楚靖飞一边说着,一边又弹了几段。

肖云脸上的怒意更加明显。

“说,你是从哪偷学的谱子?”

不等肖云继续说些什么,就听得一个略带苍老,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不都说了现学的?肖云,你连这个都听不出来,好意思到处宣扬你那个金奖?”

肖云蓦然抬头,看向入口处两个老人。

“爷爷……”

肖老爷子面容严肃地走了进来。

他曾经也是享誉中外的音乐家,在音乐鉴赏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

“你难道没有听出来,小楚弹奏的曲子,比你之前的要好很多?”

肖云从小就被誉为音乐神童,才三岁就开始学琴,斩获各类国内外重磅级大奖无数。

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的爷爷当场数落,还被说成不如一个连一天钢琴都没有学过的,这让他怎么忍?

肖老爷子却没有给他这个发作的机会,而是对着楚靖飞和蔼地笑了一下。

“小楚,能麻烦你把刚才那几段再弹奏一次吗?”

楚靖飞起身还礼:“没问题。”

他坐下之后,又重新将曲子弹了一遍。

“听出什么来了没有?”

肖老爷子看向肖云:“你刚才在第二和第三小节的过渡段太生硬,虽然这个生硬很不起眼,也就一两个音符的事儿,但人家很好地改进了这一个缺陷。”

“另外,他还改进了几个地方,让这首曲子更加有渲染力。”

“我们肖家,确实在音乐这一个领域比别人多点建数,但那不是你目中无人的理由。”

“肖云,小楚对音乐的理解和诠释水准,远在你之上,给小楚道歉!”

什么?!

道歉?

不是楚靖飞不自量力,想在肖云面前班门弄斧吗?

肖老爷子居然说什么,他在钢琴演奏这一块的水平,竟比肖云还要高?

开玩笑的吧?

宋曼妮和方雨薇,她们听着肖老爷子的话,脸色也是一变。

肖云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爷爷明明知道他的曲子被人偷扒了,居然不帮他,而是帮了楚靖飞。

现在,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他跟楚靖飞比较。

关键是,他还比输了!

“凭什么?我在钢琴演奏这一块,奋力拼搏了二十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他姓楚的,不过是靠不正当的手段搏人眼球而已!”

肖云双眼通红,看向楚靖飞的目光,就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

都怪这个吃软饭的,害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脸面尽失,还挨了爷爷一顿批评。

他一定不会叫姓楚的好过!

宋曼妮看向楚靖飞的眼里也像是淬了毒。

“楚靖飞,肖云不跟你计较那是人家大度。”

“可你不但偷了人家的谱子,还当场落井下石,你还算是男人吗?!”

“曼妮,怎么跟靖飞说话的?”

和肖老爷子一同进来的宋老爷子,不悦地瞪了孙女一眼。

他知道宋曼妮对自己作主,安排她跟楚靖飞定下婚事这事不满。

但没想到,她竟然对人厌恶到这种程度。

“靖飞的水平你不清楚,难道你肖爷爷也会说假话不成?”

宋曼妮一向受宋老爷子的宠爱,这还是头一回当着众人的面受到训斥,当下眼泪就掉了下来。

“爷爷,楚靖飞家里什么条件?他有那个闲钱去学钢琴嘛?”

“他真要有这本钱,昨天也用不着跟我下跪,求我借钱救他那个短命的妈!”

“曼妮!”

宋老爷子气得拿手里的拐杖,重重地戳了戳地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楚靖飞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力气大到指尖都泛了白。

他可以舍弃自己的尊严和男人的面子。

哪怕别人再怎么笑话,他没骨气吃软饭都无所谓。

但母亲,是他的逆鳞!

宋曼妮这是将他的底线,扔进了泥里狠狠地践踏!

这都能忍,他就枉为人子!

“宋曼妮,终有一天,我会将你今日对我母亲的所有侮辱,百倍奉还给你!”

“我说过,我从来不稀罕当你宋家的上门女婿。”

“宋爷爷的一片好意,我会铭记在心。”

说罢,他转而看向宋老爷子。

“宋爷爷,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强扭的瓜不甜,感情这种东西,不必强求!”

“您帮我母亲代付的那些医药费,我已经全都记了账,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还给您的。”

“至于婚事,就这样算了吧!”

宋老爷子还想挽留:“靖飞啊,曼妮她都是被我宠坏了,说话做事不过脑子,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不用了,其实宋曼妮有句话说得很对,我一个穷小子,有什么资格高攀?”

“宋爷爷,我走了,您保重。”

楚靖飞冲着宋老爷子鞠了一躬,然后又冲着肖老爷子也鞠了一躬。

“谢谢肖老爷子对我琴技的赞誉,不过我确实只是一时兴起,肖先生才是顶流。”

肖老爷子对楚靖飞刚才露的那一手十分欣赏。

现在看他得了赞誉也一脸平淡,对他的不骄不躁的品行更是称赞不已!

“小楚你很好,如果不介意的话,陪老头子我去外头转转?”

楚靖飞知道肖老爷子对自己的赏识,他想了想道:“这不会影响您的正事么?”

“没有,啥事儿都不影响我跟你聊聊天。”

楚靖飞跟在肖老爷子走出了宋家大宅,坐上了他的车子。

看着楚靖飞果然干脆利落地离开了宋家,站他身后的宋曼妮心头闪过一抹复杂。

这个楚靖飞,之前在她面前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难道,全都是装出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