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黎云汐司雪夜

黎云汐司雪夜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黎云汐睁开眼睛,就看到破旧的房顶和布帘做的床幔。这是哪儿?“下次想死没人会救你!”冰冷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坐在旁边,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正冷漠的看着她。黎云汐猛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四周。

主角:黎云汐司雪夜   更新:2022-09-11 1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云汐司雪夜的其他类型小说《黎云汐司雪夜》,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云汐睁开眼睛,就看到破旧的房顶和布帘做的床幔。这是哪儿?“下次想死没人会救你!”冰冷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坐在旁边,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正冷漠的看着她。黎云汐猛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四周。

《黎云汐司雪夜》精彩片段

黎云汐睁开眼睛,就看到破旧的房顶和布帘做的床幔。

这是哪儿?

“下次想死没人会救你!”

冰冷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坐在旁边,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正冷漠的看着她。

黎云汐猛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四周。

古朴的房子,古装的男人。

黎云汐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疼得想死,不是做梦,那么问题来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

黎云汐记得她是去种植基地考察的,回来的途中看到一座古怪的庙就想去看看,可是车出了问题,刹车失灵,一头栽下了悬崖……

黎云汐心一沉,几乎不敢相信发生的事。

她跳下床,跑到木桌前,拿起桌上的铜镜一照就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十几岁的小丫头,皮肤倒是挺白,五官也很俊俏,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同。

黎云汐愣了半晌,才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她在另一个人身上重生了。

“哼!”

一声冷哼。

黎云汐抬头看着面前的俊美男人,正想说话,脑中忽然闪过一些画面,她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司雪夜!”

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些断断续续的回忆片段。

她现在所在的朝代叫大周,而原主和她同名同姓,也叫黎云汐,父亲当朝宰相黎天意,遗憾的是,黎云汐只是个庶女。

面前这位冷脸帅哥居然是她的丈夫,司雪夜。

司雪夜的父亲司萧是大周的开国之臣,老皇帝亲封的西北王,司雪夜从前则是西北有名也是名满京城的司小王爷。

后来,据说是西北王谋反,被皇帝一举拿下,司萧一家都被处死,司雪夜因为当时在西北打仗,立了功,断了腿,才免了一死,尽管如此,老皇帝为了羞辱他,下令将他贬为庶人,还将在京城声名狼藉的黎家三小姐黎云汐许配给了司雪夜。

黎云汐是典型的没脑子,在京城就是大家眼中的笑话,虽然是个庶女,却也是个小姐。

被许配给司雪夜后,她受不了司雪夜是个残废,又过不了苦日子,三天两头的和司雪夜闹,张口闭口都管司雪夜叫死瘸子。

一个月前,原主看上了镇子里的一个秀才,为了和秀才在一起,便想着让司雪夜休了她,可是司雪夜不肯,原主作死跳了河,没救过来。

黎云汐现在真的很失落,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司雪夜坐在轮椅上,冷漠的看着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愤怒。

黎云汐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此刻的心情,不过她是个乐观的人,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她就该感到庆幸。

而且,司雪夜真的很帅,她也不算吃亏。

黎云汐很快整理好心情,然后站起来,捋了捋头发,她不会整理这么长的头发,四处看了下,床上居然有根金簪子,她欣喜的跑过去,双眼放光,然后小心的将簪子揣进了怀里,反正她也不会用,留着还能卖钱呢。

簪子放好,黎云汐翻箱倒柜最后找出一个旧了的发带,将头发绑好,回头,发现司雪夜依旧那么冷冰冰的看着她。

她暗暗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轮椅上的司雪夜有些可怜,家人惨死,一夜之间,高高在上的小王爷,被人踩到了泥里,还摊上了原主这么个极品……



“休书我不会写,你想死随时都可以,生是司家人,死也是司家的鬼!”司雪夜冷漠的说。

黎云汐干笑了一声,她现在还不能离开司雪夜,虽然司雪夜处境艰难,可是她一个被休了的女人出去怕只有死路一条,目前只有跟着司雪夜才有生路。

至于以后,等她有了能力,在离开也不迟。

“我不会走了,留下来照顾你!”黎云汐开口。

司雪夜眯着眼睛明显不信,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样。

黎云汐知道原主之前性格恶劣,司雪夜肯定不那么信她,而且她怕一下子反应的太多,惹司雪夜怀疑,也不敢多说。

“那就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司雪夜说着推动了轮椅,想出去。

他的动静太大,黎云汐想不注意他都难。

她皱了皱眉。

司雪夜的轮椅很简单,几根木头做的,椅子的轮子也是木头疙瘩,若是平地还好,偏偏现在的地上有原主之前摔过的东西,卡住了轮子,司雪夜推了几下,推不动,他烦躁的又用力去推,轮椅不稳,就朝一边倒去。

等到黎云汐回过神来,司雪夜已经翻倒在地,人掉在地上,手被地上的破茶杯割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黎云汐吓了一跳,也顾不得什么,跑过去,抓起他的手。

司雪夜的手指白皙修长,手掌却有很厚的老茧,都是以前握兵器后来推轮椅留下的。

此刻他的手掌被割出一道一寸长的口子,茶杯的碎片还在肉里,粉色的皮肉翻出来,看的黎云汐心一抽一抽的。

“走开!”司雪夜厌恶的抽回手,因为用力,疼得脸都白了,仿佛黎云汐是什么洪水猛兽。

黎云汐也不管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块破布,又倒了一碗清水,走到司雪夜身边,蹲下,从新抓起他的手,沉声道:“别动!”

不知道为什么,司雪夜就真的没动。

黎云汐道:“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司雪夜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

黎云汐没空管他的眼神,她拔出碎片,用清水冲了伤口,又小心的给为司雪夜包扎好伤口,擦了擦额前的汗,一抬头就发现司雪夜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盯着她。

“我扶你起来!”黎云汐低头,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司雪夜没有拒绝,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样。

司雪夜快一米九了,身体结实,看着很瘦,但是份量不轻。

黎云汐废了好大的力气把他放回轮椅,看了看,又皱眉。

那把简易的轮椅车轮那边已经摔变形了,根本不能在用了。

她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道:“轮椅坏了,你上床歇一会吧!”

司雪夜没说话。

黎云汐没空管他,等把他转移到床上,她已经气喘吁吁。

本来刚刚落水,现在又废了这么大力,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司雪夜,有吃的吗?”

司雪夜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观察黎云汐,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从醒来后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无论是行为,动作,还是眼神,都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若是换作以前,她张口闭口都是叫他死瘸子,这无疑是在司雪夜的伤口撒盐,不仅如此,她从来不许司雪夜碰她,更别说处理伤口了,司雪夜有一次烫伤了,她都能站在眼底笑着嘲讽他是个废物什么都做不了,活该被烫伤!

要不是担心她死了老皇帝又换人来,比起这个没脑子的黎云汐,万一换个心眼多的发现什么,司雪夜早就弄死她了。

黎云汐没注意司雪夜想什么,她饿的前胸贴后背,脑子里想的都是吃的。

“厨房有!”司雪夜终于开口。

黎云汐高兴的站起来,出门,映入眼帘的杂乱破败的院子,东西两边各有一间小屋,东边的是厨房,西边的则是杂物房,两间正房一间黎云汐住,一间司雪夜住。

黎云汐到了东边的厨房,欲哭无泪,屋子里十分简陋,一口大锅,几个破碗,一口水缸,还有两个破了的缸,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揭开锅盖,里面只有野菜糙米粥。

她的记忆里原主不是干活的主,好吃懒做,大部分活都是残废了的司雪夜在做,烧火够不着,他就趴在地上做,至于其他的活也全靠司雪夜,以及隔壁的一对老夫妻帮忙。

原主除了辱骂司雪夜,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外面勾引人……

黎云汐忽然有点心酸的看了看正房的方向。司雪夜也不过二十岁,经历了人生的巨大苦难,还要忍受原主的脾气,实在是可怜。

黎云汐老阿姨心泛滥,觉得自己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就该代替原主对司雪夜好一点补偿他。

锅里的粥只有两碗,黎云汐端着进了正房,看到司雪夜还坐在床上,安安静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眼神却透着无限的哀伤,应该是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

听到她进来,司雪夜收敛了神色,冷漠的看着她。

黎云汐暗暗叹了口气,把其中一碗粥端到他面前:“给!”

司雪夜没接,而是冷声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别以为毒死我,你就能和那个秀才在一起了!”

黎云汐一怔,又好气又好笑。

他怕她下毒?

不过按照原主的性格也真能办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端起粥自己喝了一口,才放在司雪夜面前:“没下毒,你也饿了,吃点吧!”

说完自己走到桌边吃自己那碗。

粥一入口,黎云汐的那强烈的食欲强行被赶走了一半。

她无法形容的难吃,野菜泡的时间长了成了黑绿色,而粥里面还有黑色的谷壳,米又糙又硬,无法形容的味道让黎云汐忍不住皱眉。

司雪夜看着她,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能装到什么时候,这么难吃的东西,她恐怕又要摔碗发脾气了。

想想也很可笑,这种东西放在以前,无论是身为小王爷的司雪夜还是宰相千金的黎云汐都不会吃,可如今却成了他们保命的口粮。

黎云汐只是犹豫了一瞬间就吃了,她实在是太饿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发现司雪夜正盯着她,她看了下司雪夜的手,以为他手疼不能吃。

便走过去,端起碗,舀了一勺子,放在司雪夜嘴边:“吃吧!”

司雪夜一把打开,碗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粥也洒了一地。

“你……”

黎云汐有点生气,但是很快她把怒气压了下来,她记得有一次原主就是将掺着老鼠屎的粥给司雪夜吃,等司雪夜吃完了,她才笑着把事实说了,司雪夜后来吐的脸都白了,还生了场病,差点就一命呜呼了。

黎云汐扶了扶额头,原主的人品真是太恶劣了。

她把地收拾干净,然后搬了把破椅子坐在床边和司雪夜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黎云汐败下阵来,因为她不开口,司雪夜是不会主动开口的。

黎云汐暗暗叹了口气才说:“司雪夜,以前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

司雪夜没说话,显然是以为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黎云汐知道让她相信自己很难,只能以后慢慢来。

“不管你信不信,我决定改变自己跟你好好过日子!现在我去做饭,你有什么事就叫我!”黎云汐站起来出门。

司雪夜看着她的背影,眼眸沉了下去。

好好过日子?



黎云汐知道原主之前性格恶劣,司雪夜肯定不那么信她,而且她怕一下子反应的太多,惹司雪夜怀疑,也不敢多说。

“那就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司雪夜说着推动了轮椅,想出去。

他的动静太大,黎云汐想不注意他都难。

她皱了皱眉。

司雪夜的轮椅很简单,几根木头做的,椅子的轮子也是木头疙瘩,若是平地还好,偏偏现在的地上有原主之前摔过的东西,卡住了轮子,司雪夜推了几下,推不动,他烦躁的又用力去推,轮椅不稳,就朝一边倒去。

等到黎云汐回过神来,司雪夜已经翻倒在地,人掉在地上,手被地上的破茶杯割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黎云汐吓了一跳,也顾不得什么,跑过去,抓起他的手。

司雪夜的手指白皙修长,手掌却有很厚的老茧,都是以前握兵器后来推轮椅留下的。

此刻他的手掌被割出一道一寸长的口子,茶杯的碎片还在肉里,粉色的皮肉翻出来,看的黎云汐心一抽一抽的。

“走开!”司雪夜厌恶的抽回手,因为用力,疼得脸都白了,仿佛黎云汐是什么洪水猛兽。

黎云汐也不管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块破布,又倒了一碗清水,走到司雪夜身边,蹲下,从新抓起他的手,沉声道:“别动!”

不知道为什么,司雪夜就真的没动。

黎云汐道:“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两个人彼此对视了片刻,又都移开眼睛冷哼了一声。

因为起的早,黎云汐煮了面。

司雪夜道:“你很会做面啊!“

黎云汐冷哼:“也不是,我会的多了!”

司雪夜挑眉:“是吗!”

黎云汐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人今天故意挑衅似的。

“你等着瞧!”



她觉得她真的应该去缓缓了,为什么公主说的话,她有点听不懂呢。

黎云汐拍拍她的肩膀:“做事吧!”

酸菜鱼现吃现做就好了,晚上的时候,黎云汐掐着点做出来,等司雪夜来的时候,鱼正好出锅,黎云汐把鱼端进屋,就把门关了。

司雪夜进来后,黎云汐给他盛了饭,两个人坐着一起吃。

黎云汐给他夹了鱼。

司雪夜边吃边问:“你们这里谁主事?”

司雪夜也没有惊讶,他和他谈合作的时候,司雪夜就感觉这个人的纨绔好色显的十分刻意,就像是装出来的。

还有南越的事,黎云汐虽然没说,可是老四不是吃干饭的,多少打听到一点。

所以…

司雪夜站起来,拱手对着萧沂和萧墨拜了拜:“四哥,五哥!”

黎傻子家果然殷实,都这么久了,还有钱。不过很快这些钱,连带她这个人就是别人的了。

黎云汐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并不多话。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黎云汐妹妹!”钟秀灵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们走后,黎云汐坐在院子里,眉头紧皱。

刘忠什么货色她一清二楚,钟秀灵也不是个好人,玉佩和佩刀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拿回来,只是,黎云汐没想到他们要这么多银子,

子毕竟是百年难出一个的奇葩,没必要为了她而特意多设一个奇葩的规矩。

但性质是一样的。

但凡是“公主的男人”,不管是丈夫还是男宠,都没有入仕资格。

楚昭凝对此不置可否,语气平静:“第二是什么?”

“第二,我家父亲大人不喜欢我。”温湛语气从容,“虽西齐律法规定庶子也可以入仕,但有嫡子为先的规矩,

楚卿宁看向惊野:“你觉得应该怎么记?”

“按照规矩来吧。”惊野道。

楚卿宁沉默片刻,漫不经心地开口:“不用记了,朕跟惊野是名正言顺的夫妻,除了惊野之外,后宫不会再有第二个男子。所以不管以后有几个孩子,孩子都只有一个父亲。”

元宝心头微震,连忙应道:“是。奴才记下了。”

宫人们退下,惊野沉默地坐到楚卿宁身侧:“暖暖。”

“嗯?”

“其实按照规矩入册也没什么的……”

楚卿宁挑眉:“你的意思是,朕的后宫以后可以继续添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