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傅嫣然萧奕结局

傅嫣然萧奕结局

傅嫣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萧奕见傅嫣然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越发厌恶。只觉装模作样至极,半点没有从前良善的影子了。“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他说完便挥袖离去。傅嫣然呆在原地,一旁的瑾儿含着泪忙去叫太医。半响,傅嫣然喃喃出声:“萧奕,变得到底是我,还是你?”少年深情,怎知今日,红颜未老恩先断。

主角:傅嫣然萧奕   更新:2022-09-10 1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嫣然萧奕的其他类型小说《傅嫣然萧奕结局》,由网络作家“傅嫣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奕见傅嫣然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越发厌恶。只觉装模作样至极,半点没有从前良善的影子了。“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他说完便挥袖离去。傅嫣然呆在原地,一旁的瑾儿含着泪忙去叫太医。半响,傅嫣然喃喃出声:“萧奕,变得到底是我,还是你?”少年深情,怎知今日,红颜未老恩先断。

《傅嫣然萧奕结局》精彩片段

建安八年,二月初二。

坤宁宫的桃花开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宫殿。

“瑾儿,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乐宫?”傅嫣然望向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神色恹恹却声音平静。

“……是。”大宫女瑾儿低声回答,担忧地上前替她披上鹤氅,“皇后娘娘,您身子不好还是回屋吧。”

傅嫣然眼神微黯,许久轻轻摇头。

“无妨,你替本宫将那匣子里的明徽剑拿出来,置了一整个冬,怕是锈了。”

那剑是萧奕送她的唯一一件礼物。

瑾儿却忍不住劝道:“娘娘,那哑女也不知用了些什么手段,轰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没来坤宁宫了,您还管那剑做什么?”

冷雨飘摇,打落初芽。

傅嫣然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儿,她如今已是皇贵妃,莫要再口出不逊。”

瑾儿心里难过,只得转身去拿出那把断剑。

傅嫣然用手帕仔细擦拭着剑身,仿佛这断剑是什么稀世珍宝。

这时,“嘭——!”的一声。

坤宁宫的门是被人踹开了!

傅嫣然手一顿,缓缓转过身。

果然,来人是萧奕,姜国皇帝,同时也是她的夫君。

萧奕一身黑底龙纹长袍,狭长的凤眸蕴满怒意,开口就是斥责。

“傅嫣然!你竟敢趁我不在谋害绣儿!”

傅嫣然一怔,却是缓缓起身行了个礼,像是没有感受到萧奕的暴怒一般:“臣妾只是按照您离宫前的嘱咐,命太医院送了些补药过去。”

她如实说了,萧奕却越发愤怒!

他一把抓住她的下颚,那眼神如刀一般落在她身上。

“傅嫣然!你明知道绣儿当年为了救朕,自此身虚体弱,虚不受补!我让你照看她,你就是这么照看的!你这皇后看来是不想做了。”

傅嫣然下颚一阵疼痛,心口苦得发涩。

她是他的皇后啊,明明他也曾送她长剑,许她一生。

可如今他心里,却只有一个农家哑女,从那女子进宫,他似乎就再未给过她好脸色……

傅嫣然艰难开口:“陛下,臣妾送的都是性平之药,皇贵妃是不可能吃出问题的……”

话未说完,萧奕猛地松手,一脸嫌恶:“还敢顶嘴?傅嫣然,你是仗着傅家撑腰便可以顶撞朕了,好得很!”

傅嫣然一下没站稳,撞在身后的桌子上,手腕被断剑剑锋狠狠一划!

鲜血一下涌出,傅嫣然却似毫无感觉,一双清眸只看向萧奕。

五年了,无论赵绣儿有什么不舒服,便全是傅嫣然的错。

从前她还解释,还委屈,可是现在,她已经连解释都不想给了。

“陛下这次想如何罚我,直说便可。”说着,傅嫣然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萧奕冷笑:“看来,你是真觉得朕不能拿你傅家怎么样。若绣儿再有任何闪失,朕一定废了你,连带傅家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

傅嫣然一怔,傅家满门忠烈,数百条英魂怎么在萧奕口中连赵绣儿一根指头都抵不过了呢?

她该难过才是,可傅嫣然只是垂头应了声:“是,臣妾谨记。”

萧奕见傅嫣然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越发厌恶。

只觉装模作样至极,半点没有从前良善的影子了。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他说完便挥袖离去。

傅嫣然呆在原地,一旁的瑾儿含着泪忙去叫太医。

半响,傅嫣然喃喃出声:“萧奕,变得到底是我,还是你?”

少年深情,怎知今日,红颜未老恩先断。



二月二十九,春雨下了半场便歇了。

坤宁宫里,瑾儿将一枚凤簪戴到傅嫣然头上。

笑着道:“娘娘,今儿是您的生辰,傅老将军会进宫来看您,您这样打扮最是好看了,陛下见到也一定会喜欢的。”

傅嫣然看着镜中人,眼眸平静:“即便再美,陛下眼中又何时有我的影子。”

瑾儿声音凝滞,是啊,这宫里论美貌,皇后娘娘便是不施粉黛,也是清水出芙蓉,无人可一较高下。

可陛下眼里,似乎只剩一个赵绣儿。

最好的东西,无不是拨了头一份的往长乐殿里送……

宫人们来来回回准备,坤宁宫有了久违的一点人气。

到了晌午,萧奕却还是没来。

傅嫣然坐在桌前,等到菜凉透了。

萧奕身边的太监常磊才来拜见:“皇后娘娘,陛下有令,皇贵妃有孕,天下大喜,皇贵妃娘娘以后可见皇后不请安。”

殿内一瞬静可听针。

常磊看了一眼傅嫣然苍白脸色,心中叹息一声,却还是开了口:“陛下还说,今日要陪皇贵妃,不来了。”

姜国规矩,无论帝后感情如何,生辰之日都要在一起过。

赵绣儿怀孕了。

而萧奕,连演都不愿与她演下去了。

傅嫣然张嘴,声音喑哑:“本宫知道了,如此,你去替本宫送些补品给皇贵妃,让她好生……养胎吧。”

常磊变了脸色:“娘娘,陛下交待,以后凡是坤宁宫的东西,不得踏进永乐宫半步。”

傅嫣然一愣,半响才回过神来,再开口,只剩了一句:“臣妾谨记。”

殿外又下起雨。

瑾儿慌忙跑去太医院请太医。

殿中香炉青烟冉冉,床上的人像是睡着了。

太医替傅嫣然把了把脉,良久心中沉沉叹息。

瑾儿压低了声音问:“陆太医,皇后娘娘的病如何了?”

陆太医摇了摇头:“心思郁结,元气微虚,娘娘自五年前受伤以来,便总是记忆淆乱,只怕之后会更严重,不若还是将此事告知陛下吧……”

瑾儿立时摇头道:“我家娘娘性子孤傲,如何能像那永乐宫的,以此换陛下垂怜,此事,还请陆太医替娘娘守口如瓶。”

陆太医只好应下告退。

约莫傍晚时分,傅嫣然幽幽睡醒。

每次睡醒,她都觉得身子更沉重了些。

瑾儿候在边上,忙伺候她穿衣。

系上腰带时,却发现才做不久的凤袍竟又凭空又大了一圈!

瑾儿再也忍不住,眼泪上涌,又连忙抹去,怕傅嫣然察觉。

傅嫣然却问:“瑾儿,之前给皇贵妃送去的补药怎么样了?”

那是一月前的事了!

瑾儿一愣,咬牙恨道:“您管她做什么?那个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陷害您,什么毒汤药酒的,也没见她真去死!”

话音刚落,身后忽的传来一声冷笑。

“皇后果真好大的威仪,连身边一个丫鬟都敢编排皇贵妃的不是!”

傅嫣然心一颤,转头便看见萧奕竟不知何时出现在卧房外,面色沉冷。

瑾儿腿一软,跪了下去。

傅嫣然连忙起身行礼:“陛下,瑾儿只是说话莽撞惯了,并无恶意,还请陛下恕罪!”

萧奕眼神冰冷厌恶。

他本是听说她病得严重,去永乐宫的路上顺道过来看看她,本只是看一眼就走,却没想到这心地歹毒的主仆二人还敢背后咒骂绣儿!

“来人!将这宫女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眼见瑾儿被拖出去,傅嫣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求你饶了瑾儿,是我管教不严,陛下有什么便冲着臣妾来。”

下颌被人狠狠掐住,萧奕脸色阴沉:“你以为朕会忌惮你傅家的权势而不敢罚你吗?你父亲在朝堂上笼络群臣,你在后宫恃权害命,朕恨不得将你傅家人千刀万剐!”

一句话,傅嫣然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傅嫣然猛地磕了个头,开口声音都在发颤:“陛下,傅家满门忠烈,一心扶助陛下,陛下怎能误信谗言佞语?”

萧奕嘴角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一手按住傅嫣然的嘴唇。

“傅嫣然,你这张嘴还是像从前一样能言善辩,却是没有从前讨喜了。”

他手下未留情面,傅嫣然苍白的嘴唇被擦破了皮露出血色。

一股血腥味蔓延进口腔,傅嫣然尝着,却连味道都是极苦涩的。

突然,常磊从外面走进来:“陛下,那丫头身子太弱,三十板子没挨过去,死了。”

傅嫣然浑身一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瑾儿……死了?

萧奕看她如此模样,心里莫名痛快了一瞬,这才松开她。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字一句,冷硬无比:“傅嫣然,这还只是开始。”

萧奕走了。

傅嫣然踉跄起身走了出去。

白色宫砖只有一滩被雨冲散的血迹。

连瑾儿的最后一面,她都没有见着。

坤宁宫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猛地响起。

傅嫣然摊开帕子,一抹猩红刺眼。

永乐宫。

萧奕怒气冲冲往前走,忽而看见院里一树桃花璀璨。

他脸色一瞬沉了下来:“永乐宫怎么会有桃树?”

常磊看了一眼,慌了神:“陛下恕罪,从前皇后娘娘喜爱桃花,宫中人人效仿,这桃树是从前就种下的……”

不知是哪句话刺到了萧奕,他一脚踢翻了廊上的盆栽,怒道:“闭嘴,不许在朕面前提起这个女人!朕不想在宫中再看到桃树!”

常磊有些犹豫,试探着开口:“可上回皇贵妃说,要等着这桃树结果……”

萧奕怒视过去:“朕让你砍了!等那个女人不再跟傅家沆瀣一气,再让她来求朕!”

坤宁宫。

雨水彻底冲刷掉痕迹,傅老将军终于得以进宫见自己女儿一面。

“傅儿,你母亲病了,爹这次进宫是想让你求一求陛下,请陛下将夜秦去年进贡的不生丹赐一粒给你母亲做药引。”

傅儿是傅嫣然的的小字。

夜秦进贡的不生丹有三粒,傅老将军如今在朝堂如履薄冰,只得女儿去求一求萧奕。

傅嫣然在御书房前站了两个时辰,萧奕才终于肯见她。

她迈着已经僵硬的双腿,跪了下去:“还请陛下赐一粒不生丹,救我母亲一命!”

萧奕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只双眸情绪翻涌:“皇后难得主动见朕,果然又是为了傅家的事。”

傅嫣然抬起头看他,万般苦涩压在心头。

从前,她日日都来见他,给他送亲手煲好的汤点。

从前,她进御书房从不需通传,他每次生病都是她衣不解带照看……

可自从他有了赵绣儿,以前的点滴都变得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

分明是他不愿见她,又为何反过来要怪她?

傅嫣然满心苦涩,又是一拜:“陛下,求您看在年少的情分上,赐药救我母亲一命吧!”

只这一瞬,萧奕脸上的神情有一丝松动。

深沉的眉眼盯着她看了良久,才淡漠开口。

“行,只要你为自己从前对皇贵妃的所作所为跪下认错,朕就把药给你母亲!”

给赵绣儿……跪下认错?

傅嫣然只觉一股凉意从头窜到脚。



堂堂皇后,萧奕居然要她给一个妃子下跪?

傅嫣然做了五年有名无实的皇后,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可这一刻,竟还能这般揪着疼。

她努力眨眨眼,将眼中那一点酸涩逼回去,重重的冲萧奕磕下一个头:“谢陛下隆恩!”

年少时攒下的所有情谊,如今只换来一个下跪救命的恩典。

傅嫣然踏出殿门那一刻,忽然笑了。

十五十八年少时,青梅竹马两无猜,二十正是青春在,回首故人昨非今。

看傅嫣然走得决然,萧奕心口忽然冒起一股无名之火,将桌案上的东西通通砸了个干净!

“她傅嫣然到底是朕的皇后,还是她傅家的皇后!”

常磊战战兢兢跪着,听萧奕怒声道:“朕倒要看看,她会不会向朕低一次头!朕倒要看看,她有没有一次,是站在朕这一边!”

无人撑伞,大雨淋透到了傅嫣然一身。

冰冷透骨,冷到清醒。

前方便是永乐宫的匾额,她站住了脚,久久看着。

她是皇后,坤宁二字,是告诫皇后宁静致远。

而这皇贵妃的永乐宫是萧奕亲自赐的名,他望他的贵妃,一生长乐,欢喜无忧。

永乐宫的宫门缓缓打开。

赵绣儿一身绣凤宫装,雍容华贵,不知等候她多久。

看见傅嫣然,她笑容格外灿烂。

满院的宫人都站着,看着永乐宫外的皇后。

等着这曾经高贵骄傲的傅家嫡女,亲手折断一身傲骨,向曾经卑微的农女下跪。

傅嫣然立在原地,咽下无数的哀戚与委屈,直直跪了下去:“我傅嫣然有错,望陛下垂怜,救我母亲性命!”

她跪,却也绝不跪给这个女人!

若说有错,她只错在成为了他萧奕的皇后!

雨越发大,赵绣儿背脊挺直,眼神得意的看着下跪的傅嫣然。

她不会说话,比了个简单的手势:你输了!

傅嫣然看懂了她的意思,满心不甘上涌。

她不甘,明明被多年算计的人是自己,今日却要这般来认错。

她不甘,为何曾经那般相爱的人,可以因为一次救命之恩就不爱了?

一股腥甜梗在喉间,傅嫣然强压着起身要走。

一转身,萧奕就立在身后。

傅嫣然见着他朝自己走近,龙袍却擦过她,揽过了忽然咳嗽的赵绣儿。

傅嫣然心口忽然像刀绞过一般,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

再醒过来,已经不知过了几日。

傅嫣然只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嘴里也是苦的。

“张太医,皇后身体到底如何?”萧奕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听不出什么情绪。

傅嫣然吃力的睁开双眼,听见一个老太医支支吾吾开口:“娘娘……病症复杂,许是身子太弱了,又受了寒,卧床静养一段时日就可以了。”

她忽然放下心,来看诊的不是陆太医,旁人不了解她的身体,瞧不出什么毛病。

五年前她重伤之后,大病一场,忘却了自己受伤的理由。

连脉象都变得紊乱离奇,本就没几年好活了,这次吐血,她有预感,只怕油尽灯枯也就这两年的事了。

萧奕见她醒了,刚要说出口的话又生生止住了。

明明她睡着的时候模样如此乖巧,可只要见着他,却总是像有一身的傲骨,怎么磨都磨不碎,跟她父亲傅徵一样,未曾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他冷下脸来,无情道:“祸害遗千年,她傅家人上再凶险的战场都死不了,何况就淋一场雨,装模作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