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骊山尊主

骊山尊主

容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容舒现在想要攻下岭南,便可一石二鸟,永除忧患。朝会结束们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容舒回寝殿换朝服,却在寝殿内见到了顾长晋。他站起身朝她走来,几步的距离,却被他走出了隔世之感,他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问:“倘若我能游说岭南归降,你可否放弃攻打岭南?”

主角:容舒顾长晋   更新:2022-09-10 1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舒顾长晋的其他类型小说《骊山尊主》,由网络作家“容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容舒现在想要攻下岭南,便可一石二鸟,永除忧患。朝会结束们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容舒回寝殿换朝服,却在寝殿内见到了顾长晋。他站起身朝她走来,几步的距离,却被他走出了隔世之感,他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问:“倘若我能游说岭南归降,你可否放弃攻打岭南?”

《骊山尊主》精彩片段

“陛下大安。”

此刻,顾长晋的表现却无可指摘,端的一派君子如玉的模样。

容舒冷哼一声,收回视线。

容舒入朝,顾长晋没有跟上去,如今,他不再是容朝太子,没有资格去参与金銮殿的朝会。

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容舒今天要处理的事情是什么。

顾长晋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把他的本事用在偷听之上。

他站在宫门外,定息凝神,大殿内却容舒冷漠的一句——

“众卿,可有攻打岭南之妙计?”

顾长晋怔神一秒,但很快又恢复镇定。

从容舒登上皇位的那一天起,顾长晋就猜到容舒会攻打岭南。

容朝和岭南作为友邦相辅相成,而岭南也辅佐着前朝容皇。

自容舒登基之日起,岭南虽没做出什么举动,但态度也表明的很清楚。

岭南拒不归降。

而如今,大皇子带着他的行军令逃出京都,他手中那十万精锐,根本不足以他们攻下京都城。

楼兰和草原都以表明愿意归顺容朝,那大皇子想要找到盟军,必然会选择岭南。

容舒现在想要攻下岭南,便可一石二鸟,永除忧患。

朝会结束们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

容舒回寝殿换朝服,却在寝殿内见到了顾长晋。

他站起身朝她走来,几步的距离,却被他走出了隔世之感,他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问:“倘若我能游说岭南归降,你可否放弃攻打岭南?”

兵不血刃拿下岭南,于新建立的容朝而言,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可容舒不愿。

她盯着顾长晋,神情渐渐冷漠成寒夜的东风。

“顾长晋,你应该明白,岭南留不得。”



顾长晋心头一痛,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要岭南在一天,就永远存有异心。

而容舒绝不会留这样的忧患存于世间。

所以,她一定攻下岭南。

那个温柔浅笑的少女终究一步一步,被必成了偏执绝情的模样。

可顾长晋还是不甘心询问了一句:“战争一旦开始,是不可避免的颠沛流亡,百姓是无辜的,你还是决议如此吗?”

容舒冷笑一声,只觉得他可笑至极。

他永远都不懂她。

她挥袖冷道:“我攻下京都之时你便看到,愿意归降我者,我不伤分毫,即便是战争开始,百姓也安居乐业。”

她望着他,一字一句道:“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顾长晋,你辅佐容皇多年,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话落,她冲外面的人喊道:“来人,送前太子出城!”

顾长晋忙抬眼看她,却听她又说:“顾长晋,我知道你原为储君,心系天下,我会放你去岭南,然后堂堂正正宣战。”

“顾长晋,我们容家儿女从来光明磊落,我会让你知道,即便你去了岭南,也不过是死更多的人罢了。”

“这容朝,是我容家打下来的,而不是偷来的。”

“你,好自为之。”

此番话,等同于决裂。

顾长晋心中那点因为这两日的亲密而存在的奢望瞬间碎了一地。

“阿舒!”

他痛苦喊着,想冲上前,却被赶来的洛桑拦住:“顾长晋,我劝你还是回头看一看,不想万箭穿心,最后别缠着陛下。”

顾长晋的背后,侍卫们纷纷手提弓箭。

可他却没有回头看一眼,洛桑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顾长晋一直以来都被他当做对手,可顾长晋要是这样死在寝殿……

啧,怎么想都觉得不痛快。

像他这样的人,要死就该死在战场上。

“就算你从前是容朝的储君,但现在这天下是陛下的,若是你登了帝位,你敢保证自己不为了造所谓的杀孽,将忧患留于眼前吗?”

“你可别忘了,如今着一堆烂摊子可都是因为你才起的头,你既然不想再岭南覆灭,不如就回去报个信,让他们备好棺材。”

“更重要的是,陛下既然说了赶你走,那一定不会再见你。你若是识趣离开,将来到岭南战场上相见,说不定陛下还会高看你一眼。”

洛桑话落。

顾长晋终于说话:“她要亲自去岭南?”

顾长晋在殿门外跪了三天三夜,试图求见容舒一面。

可容舒没有同意。

最后,顾长晋被赶来的弟子带走。

容舒允顾长晋出城。

一月后,容舒昭告天下,攻打岭南。

又一月后,容舒率领十万大军抵达岭南,同行的还有蜀山死士,洛桑作为军师随行,出谋划策。

如今已然入冬,岭南地势险要,此处比容朝的别处还要冷,所以,容舒只能速攻,越拖下去越吃亏。



这十万大军,是从当初随同容舒攻打皇城中那三十万大军中选出来的,也是最早跟着容老将军的兵。

可如今他们已经在一座山下被堵了七天,若是还找不到出路,别说是攻打岭南,林子间白雪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他们十万人迟早要饿死在这里。

容舒皱紧了眉头,岭南的人多是奇门遁甲之术,他们入了岭南地界,进了岭南人的迷阵。

容舒冷道:“洛桑,还没有找到阵眼的位置?”

洛桑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岭南之术果然非同一般,我派去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洛桑惭愧。”

容舒冷言:“再给你一天时间,再破不了阵,军法处置!”

随后,她便一脸怒气折回营帐。

岭南派门派殿堂。

掌门,长老等众人都望着门口的方向,不一会儿,一个满身是雪的弟子奔进了大堂,一脸喜气。

“好消息,那容朝军师破不了我们的阵法,女帝大怒,扬言要军法处置了那军师!”

掌门还没有说话,坐在下首,带着面纱的季琼羽就兴奋喊道。

“太好了,等那反贼砍了那楼兰人,我们就冲出去布下九九杀阵,要她们有来无回!”

季琼羽来了岭南已有两月,大皇子调用顾长晋的军队和岭南达成了合盟,一起对抗容舒。

九九杀阵,是玄门中最残忍的杀阵,但凡被这阵法箍住,都会以极端惨烈对的方式死去。

玄琮长老叹了一声,道:“季姑娘戾气甚重,连九九杀阵都提出来了,你可知着杀阵一处,我岭南门派要背上多少因果?”

季琼羽气得声音都尖了起来。

“玄琮长老,那反贼弑帝篡位,如今都杀到了岭南门外,命都要没了,你还怕担因果?岭南怎会有如此贪生怕死之辈!”

“季琼羽,不得妄言!”

掌门坐在上堂阴沉着脸,大皇子高坐于侧,对季琼羽厉声喝道。

“你忘了你被容舒那个贱人关在天牢时的样子了吗!我被她折磨成这样,如今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现如今,是岭南派被围攻,季姑娘,公私你还是要分清呐。”出言的依旧是玄琮长老。

“公私?岭南建立之初,少不了容皇相助,如今容朝有难,你好意思说要分清公私?!”

大皇子猛地一喝:“季琼羽!这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滚出去!”

季琼羽冷眼瞪着堂上的大皇子,怒声说道。

“滚就滚!你当我乐意和你们这帮窝囊废待在一起!”

“你——”

大皇子给玄琮道歉,玄琮看起来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我明白季姑娘想光复容朝的心,大皇子不用介怀,我们还是商量怎么应付女帝的军队。”

“顾长晋,你是容朝太子,又是女帝的夫君,此事你怎么看?”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顾长晋被玄琮长老点名。

另一边,容舒的营帐中却一派斗志盎然。

将领们凑在容舒的主帐说说笑笑,哪里有半点快被饿死的狼狈。

洛桑正笑着说:“刚才陛下的哪一出戏演的真好,我当真以为陛下要治罪于我了。”

容舒只淡淡瞥了他一眼:“我可没有演戏,来之前你的军令状已经立好了,你要是破不了局,三百军棍是少不了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