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骄至尊

天骄至尊

云中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灵炎国有两个绝世天才,但若真要相比,炎天星更胜一筹。他有着极其变态的修炼能力,但在他差一步就能迈入武王之境时,遭人陷害导致破境死亡。但他的灵魂还在,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小城的废物少年古天星体内。古天星因为修为低,常年遭受欺凌,如今换了灵魂,凭着一双铁拳,轰落无数天才,整个世界都要臣服在他脚下!

主角:古天星   更新:2022-07-15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古天星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骄至尊》,由网络作家“云中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灵炎国有两个绝世天才,但若真要相比,炎天星更胜一筹。他有着极其变态的修炼能力,但在他差一步就能迈入武王之境时,遭人陷害导致破境死亡。但他的灵魂还在,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小城的废物少年古天星体内。古天星因为修为低,常年遭受欺凌,如今换了灵魂,凭着一双铁拳,轰落无数天才,整个世界都要臣服在他脚下!

《天骄至尊》精彩片段

真阳大世界,灵炎帝国,云垂城,古府。

一场葬礼,正在声势浩大的进行着。

古府,落寞已久。

甚至就连云垂城居民,也几乎无人知晓,这里曾是一位帝国侯爵的府址。

不过今日,古府门前车水马龙,宾客如梭。停靠在古府外的名贵马车,单单上面镌刻的一枚灵晶,便已足够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富裕过上一辈子。

今日,是古府侯爵古云天的祭日。

按照世俗,逢祭日,来者越多,便代表此地主人生前的名望越高。

只可惜,古府落寞太久,府上更无下一代在入当朝王庭。

按道理说,这样落魄的家族,即便先人盛名再怎么显赫,也不会让如此多的名门望族,趋之若鹜的前来凭吊。

但是,当来往路人看到站在古府门前那位充当迎宾者,鬓发带有少许斑白的中年人时,心头疑惑当即消除。

“竟然是护城将军,赵东厄大将军!”

“原来是他,怪不得有如此多的名门望族前来凭吊。”

“只是,他和古家非亲非故,怎会出现在这里,为古老侯爷作迎宾客?”

来往路人心中旧的疑惑释然,新的疑惑又起。

赵东厄将军,可是云垂城的风云人物。

表面上,赵东厄大将军只是负责城内治安,可实际上,他却是王朝官文钦定的护城大将军,位高权重,颇具声望。

再加上平日里,赵东厄从不仗势欺人,惊扰百姓,反而乐善好施,急公好义,在云垂城的声名自然极好,简直是寻常百姓眼中的圣人。

此刻,赵东厄大将军出现在一个落寞家族府前,作为该府迎宾客,如此举动,自然让人分外不解。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

便在此时,人群深处,突然响起一道响亮的声音。

这是一个个头较高的削瘦汉子,看向古府的目光分外有神,明显知道什么内情。

“咱们赵将军,许多年前可是古老侯爷的一名家将。后来,赵将军因为能力出众,被老侯爷举荐入军,在军中更是如鱼得水,最终脱颖而出,自立门户,现今已经拥有自己的赵府,名列将军之位。”

“他人一朝成凤,或许早就得意满满,忘却自己姓谁名谁。但是,咱们赵将军的品性,整个云垂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岂是那等背信弃义之辈,非但没有忘本,竟然还让自己女儿和老侯爷唯一的孙子定下婚约,要两家世代交好!

“平日,赵将军对老侯爷古家的照顾就不多说了。今天,是古老侯爷离世之时,赵将军更是费心费力,甚至不顾劳累,做这迎宾客,你们总知道,咱们赵将军,是何等的好人了吧?”

说话间,消瘦汉子向古府门口,如一棵松般站立的赵将军望去,一脸崇敬。

“我再告诉你们,你们别看来古家凭吊的名门望族挺多,可是,你们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么?”

为何而来?

不就是前来凭吊的么?

众人好奇心被勾起,刚要有人作答,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黑瘦汉子,猛地发出一声大喝,声音振聋发聩,掷地有声。

“错!”

“这些名门望族,可都是咱们赵将军亲自登门,一个个请来的,为的便是古老侯爷在世最后一日的荣耀!”

哗!

消瘦汉子此言一出,当即满庭哗然,人人惊讶,发自内心的钦佩赵东厄的所作所为。

“古老侯爷,一生得这一忠义家将,若是地下有知,也可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了。”

一时间,现场称赞声不绝于耳。

赵东厄将军所为,真是人人称道,令人敬佩。

“哼,赵将军的好,咱们都知道。”

“但是,今日古老侯爷入殓,老侯爷那唯一的孙子呢,为何不来正门迎接宾客,反而让赵将军代劳?”

然而,正当所有人为赵东厄之举高举大拇指时,一道比消瘦汉子话语声还高的呵斥声,从人群中陡然爆出。

古老侯爷的孙子?

在这声音提醒之下,众人这才顿时恍然大悟,如梦初醒,注意到这一点。

“对啊!”

“作为古老侯爷独孙,古府唯一继承人,他纵然不出门迎接宾客,最起码也要露个脸吧。可我都在这里站半天了,怎么还没见到古公子的身影?”

人群糟乱,议论声更是纷杂,所有人皆眉头紧皱,面有不喜。

先辈去世,晚辈理当鞠躬尽瘁,前后陪伴。

这是人之常识,人伦大礼。

古府小公子迟迟不出现,这算怎么一回事?

“哼,你们当然见不到他。”

便在这人人疑惑之时,人群中央的黑瘦汉子再度开口,脸上崇尚赵东厄将军的面色猛地一滞,转而变为一脸的不屑与讥讽。

便是在古府门前,他眼中的冷嘲热讽也丝毫不加掩饰,似乎早已悲愤在心。

“遥想古老侯爷英明一世,自身更是巅峰武师境的人物,为王庭立下汗马功劳。他的这根独苗,却着实让人心塞的紧,从小就是个病秧子。”

“他一大早便来了。”

“可是,被清凉的晨风一吹后,整个人当众昏倒,又被人抬回去了,听说直到现在,古小公子都还没苏醒过来。”

昏倒?

这可是古老侯爷的出殡日,他竟然因为昏倒而缺席?

更离谱的是,他竟然还是被清早的晨风吹倒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弱不禁风?

听到黑瘦汉子的回答,一时间,众人错愕。瞬息之后,但凡听到这一消息的围观之人,脸上都不由露出不屑之色,深感无语。

“太过分了!”

“哎,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古老侯爷英明一世,怎会有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后人!”

“古府落在他的手中,能有什么好前景。别说光耀祖宗门楣了,恐怕整个古府都会在他手中衰落、断绝吧!”

众人低声议论,话语声中全都是对古府那未曾露面的小主人的不满和不屑。

“唉,谁说不是呢!”

仿佛被众人的议论声戳中痛处,消瘦汉子脸色瞬间黯然,长叹一口气,“但是,你我都清楚的事实,咱们敬爱的赵东厄大将军,却完全看不透啊。”

“听说,赵将军已经决定,待古老侯爷三个月丧期过后,那病秧子无需再服丧时,便要依照婚约,把赵婉玉下嫁给他!”

下嫁?

赵东厄将军,竟然真的要好人做到底,遵守婚约?

黑瘦汉子此言一出,再度引爆全场,议论声鼎沸,古府门前,顿时一片哗然。

“我没有听错吧?可是咱们云垂城的第一美人,赵婉玉?”

“赵东厄将军,怎能作出如此愚忠的决定!”

众人心生愤怒,当然不是因赵东厄而生,而是那位不曾谋面的古府小主人。虽然未曾见过,但是,单单是黑瘦汉子透露出的这些讯息,众人也几乎确定,若是赵婉玉真的下嫁给对方,绝对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可是,众人的愤怒,根本无用。

他们只是寻常百姓而已,根本不能影响赵东厄的想法,只能为此事在心底愤愤不平。

当然,人多力量大,除了愤怒之外,众人其实也能做得更多。


在这些人有心无心的传递下,赵东厄要将自己唯一的女儿,下嫁给古家病秧子一事,已然在接下来的三日时间里,如同飓风般,传遍整个云垂城的每个角落,震惊了每一个人。

然而,此时此刻,就在众人为赵婉玉“悲惨”的命运而愤慨,人声鼎沸之时,他们却未曾觉察到,距离人群仅有十余丈的赵东厄,虽然听到了这里的糟乱,听到众人在谈论他的决定和家事,但是,他本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在尽心尽责的接迎前来凭吊的各大名门望族。

同样,无人发现,赵东厄始终挂在脸上的和煦微笑,不知何时,变得更加深邃了。

……

是夜。

前来吊唁的诸多名门望族,早在日落前便已离开,整个古家又恢复了平静,或者说,是昔日的落寞。

大殿空荡,空无一人,只剩下吊宴后的一片狼藉。

赵东厄还没有离开,却是去往了古家后院的一间普通卧房,在一架简易的床铺上,静静躺着一个少年,此刻仍昏迷不醒。

古家小主人,古天星!

不错。

天星,和灵炎帝国双子星之一同名,却蕴藏着古老侯爷对他这唯一子嗣的无尽期望。

只可惜,古老侯爷注定要失望了。古天星今年马上就要年满十五岁,但在武道之路上,却迟迟不得寸进,让古老侯爷的一番期望,尽皆落空。

此时,古老侯爷离去,在这苍茫世间,更只留下他孤苦一人。

“天星。”

赵东厄在床头站定,轻声念叨着这个名字,却见少年连睫毛都没有颤动一根,睡的深沉,睡的安定。

于是赵东厄的心也安定下来,眼瞳深处精芒一闪,旋即头也不回,便要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

“哐!”

原本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一股巨力撞开,一个身披白色斗篷,遮住面容的婀娜少女,以完全不符合其气质的架势冲入房间,看到正欲离去的赵东厄,唯一裸露在外的美目当即圆睁,眼中怒火焚烧。

“父亲!”

“你明知道我和齐王候的长子子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为何还要固执己见,非要逼我嫁给这个废物?”

“甚至,还派人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一想到跟这个废物有婚约纠缠,我就觉得耻辱!”

“难道,父亲你就这么狠心,要把你唯一的女儿往火坑里推么?”

这俏丽女子,赫然是赵东厄的女儿,也就是床铺上古天星的未婚妻,赵婉玉!

此刻,只听赵婉玉声音清脆,声调却锐利逼人,轻纱遮面下的脸蛋,似乎都因为心中的焦急蒙上一层嫣红,分明已气愤到了极点。

且下一刻,当赵婉玉眼角余光,看到床铺上昏睡不醒的古天星时,整个人更是险些暴走,眼瞳深处,透出恨不得将其杀死的凶芒!

“婉玉,稍安勿躁,别这么大声说话!且听爹跟你说……”

赵东厄还来不及出声,便被女儿数道逼问打乱了阵脚,赶忙一只手抓住赵婉玉,另一只手捂住赵婉玉的嘴,随后略显慌乱的向身后床铺上望了一眼,但见古天星依旧双眼紧闭,睡的昏沉,这才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不过下一刻,当赵东厄扭头看到依旧对自己横眉冷对的女儿时,眉头不由再度蹙紧。

“胡闹!”

“是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如果这小子醒来,听到这些,你让为父如何处理?”

赵东厄声音急促,似乎是在发泄着心中的不安。

可当他看到赵婉玉仍然一脸倔强、愤怒的看着自己,并没有一分离开的意思时,赵东厄的心终于还是变得柔软下来,缓缓摇头,脸上表情转为无奈,压低声音,对自家女儿耐心解释了起来。

“你呀,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了。”

“我的女儿这么优秀,才刚刚十五岁,便已经达到三品武徒境,只差临门一脚便可以破境,踏入中阶武徒的层次,我又岂会舍得把你嫁给这个废人?”

“你放心,一切都在为父的掌控下。”

“婚约,当然要如约履行,但是,女儿你放心,这小子绝对不会活过那场婚礼结束后的半个时辰!”

“只要你俩成婚,这废物小子一死,你便是古家唯一亲属,按照王庭律法,可以继承古家的所有遗产!”

“你不是想嫁给齐王候的儿子,吕斌么?”

“可以!”

“不过,我听闻,那小子生性好色,年仅十七,小妾就已经迎娶了八房之多,你若想要嫁过去,为父又岂甘愿让你为妾?”

“但是,只要有了古府这份遗产,家父完全可以给你包一个好嫁妆。只要你嫁过去,保管是唯一的正室!”

“吕斌,是齐王候的长子,只要他不死,就是未来的齐王候。而你,便是未来的齐王侯后!”

齐王候,正室!

这五个字,瞬间击中赵婉玉心底最柔软的一处,原本充满质疑之色的眼瞳中,瞬间迸出绚丽光彩,那是对未来的憧憬!

与此同时,她对自己父亲赵东厄最后一丝怨气,也彻底烟消云散,原本便是云垂城第一美人的她,在夜幕光辉下,浑身散发着动人心魄的艳丽光彩。

“原来,父亲您早有安排。”

赵婉玉终于安静下里,声音轻柔,如同真正的大家闺秀。但是,当她再次越过赵东厄的身侧,看到床上声息平稳似在酣睡的古天星,压抑在心头数年的怨恨险些再度爆发,眼瞳深处,锐芒暴起,勉力移开视线,重新落在赵东厄身上,贝齿紧咬,葱白的脖颈间,更是青筋暴起。

“不过父亲,我还有一个要求。”

“待我们成……不!待到那一日,我要亲手杀了他!”

狭小的卧房中,属于赵婉玉的浓烈杀机疯狂弥漫,寒意森然,杀气之浓,就连赵东厄,都不由眼瞳一缩。

赵东厄完全没有想到,不过一份形式大于内容的婚约而已,对于这份婚约,赵婉玉心头怨气竟然如此之大。

不过旋即,赵东厄脸色恢复平静。

不过杀一个废人而已,女儿这样一个小小要求,赵东厄又岂会拒绝?

“好,只要你答应履行婚约,一切都依你。”

赵东厄口中说着,一把抓住赵婉玉的皓腕,欲要带她离开。

这次,赵婉玉没有拒绝,扭头便走,对躺在床上的古天星连看都不看一眼,仿佛哪怕多看一眼,都会玷污自己的双瞳。

赵东厄、赵婉玉。

父女两人结伴而行,一高一矮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幕中,只留下一卧房的冰冷杀意。

然而,就在他们父女二人脚步,跨出连守门人都没有配备的古府大门时,就连武道修为高达中阶武师境的赵东厄都没有觉察,在他们离去后不久,本在床铺上昏迷不醒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眸。

这双眼眸,再无一丝“古天星”生前时的怯弱,反而充斥着一抹陌生的凛冽!

“忘恩负义,杀人夺势?”

连续八个字,从少年干涸的喉咙中缓缓吐出,沙哑沉闷,几乎让人无法辨析。

然而,少年话音落定,一股比先前,从赵婉玉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更加森然的冰冷,直接笼罩而下,充斥了这间卧房内每一寸空间!


“古天星”早就醒了。

或者说,此时附着在他肉身上的灵魂,早已醒来。

“呼!”

确认卧房里,乃至卧房周围皆再无一人后,“古天星”终于长舒一口气,却没有从床上爬起来。

他的身体很累。

尤其是在醒来后,神魂中融入了许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精神更加疲惫。

“真没想到,我炎天星竟然神魂夺舍,借体重生了。”

炎天星!

如果此刻有人在旁,听到少年这番言语,定会大惊失色。

炎天星?

灵炎帝国双子星之一的炎天星?

他不是破境失败,身负重伤,如今在灵炎王庭的秘境闭关休整么?

此刻,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这一切,这世上想必没有第二个人,比现在的“古天星”更加了解。

因为此时的“古天星”,正是炎天星!

灵炎帝国,灵炎双子星。

炎天阳,炎天星。

这是两位在真阳大世界人族中声名最为显赫的年轻人之二,既身为帝国皇子,又是武道修炼上的绝世天才。

炎天阳。

帝国太子,万年不出的绝世天才,人族记载公认最年轻的武王境强者,不足三十岁,便已经凝化王域,晋升一珠武王境,踏上寻常武者,甚至其他天才穷其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层次,以名为号,称号天阳王!

炎天阳选择的武道之路,乃是灵修一道,天赋之高,晋升速度之快,已经打破了万年来真阳大世界的修武记录。

灵炎双子星中,最富盛名的,自然非炎天阳莫属。

可要论最妖孽的,炎天阳远远算不上,只能屈居第二。

帝国二皇子,炎天星,才是真正的旷世武修奇才!

炎天星,今年也不过才刚满二十八岁而已,可是,他的修为已然达到九品武灵境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可凝王域,成武王!

炎天星选择的武道之路,是号称一人称雄的炼体一道,堪称战力无双。虽然只是九品灵武境巅峰,但是在擂台上,败在他手上的初晋武王,少说也有十位之多。

战力。

这才是最直观的体现。

也最令世人崇拜!

先天天赋惊人,后天修炼刻苦。这十个字,堪称是对炎天星最为贴切的形容。

因此,当灵炎王庭有传闻透出,炎天星皇子即将选择近日破境,凝化王域成就武王之位时,整个灵炎帝国都沸腾了。

二十八岁突破武王境,不说前无古人,也是后无来者。

需知满打满算,炎天星也不过二十八岁,甚至比当年炎天阳突破武王境时,都要年轻两岁。

三十岁和二十八岁,虽然相差的只是两年,但是,在争分夺秒的修炼过程中,两年时间所代表的意义简直太大了。这足以说明,炎天星的修炼天赋还在他的兄长天阳王之上!

然后,炎天星便陨落了。

真阳时令三千五百二十七年,一则震惊整个灵炎帝国所有国人的消息,从灵炎王庭传出

炎天星,凝聚王域晋升武王境,失败!

走火入魔,以至重伤!

这是灵炎王庭对外宣称的说法,可实际上,炎天星早已身死道消,泯灭陨落。

一代天才,就此消陨!

不过不知为何,炎天星虽然身陨,可灵魂却没有消弭,眼下竟然附身在了古天星的身上。

只可惜,此刻的炎天星,并没有多少重生后的兴奋。

因为炎天星在用神识自我感受了一下之后,心中只有一个感觉!

弱!

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古天星,实在是太弱了。

不过想想也对,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弱渣身体太弱,他的神识才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自己战据,轻而易举的被自己融合了对方的神识。

也因此,才有了古天星的昏迷。

但实际上,那并不是昏迷,而是炎天星在接收古天星的记忆!

那时,炎天星对外界一切,皆有清醒感知,也因此,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赵家父女的谈话!

“弱肉强食,这个世界自古如此,他们所做作为倒也不错,只可惜,现在我继承了古天星的身份,却是不能任人宰割了!”

炎天星躺在床上,双眼如星辰般坚定、明亮。

“只是,我这副身体未免太弱了……”

炎天星一声长叹,不过心中却也明白,此事急不得,毕竟这已经不是他前世那副千锤百炼的身躯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不能修炼武道的弱渣,

真阳大世界,强者无数,天骄辈出,人妖并存,万族林立!

东有星空魔林,聚集万妖。

南有云瀑之海,水族霸占万年。

西极荒漠,内蕴无穷险境不说,单是极恶环境便足以使人丧命。

穷北乃世界极点,冰川笼罩,方圆亿万里,寒冰皑皑,毫无生机。

世界四方,都有大险境,大危机,唯独中央大陆,土地肥沃,险境不存,为人族代代繁衍生息之所。

中央大陆,人族四国并立,传承数万年,武道昌盛,堪比上古。

人族强者,习武通玄,与天斗,与地斗,与异族强者战斗,最强者甚至能参悟天地大道,化仙成神,弹指间天翻地覆,翻手间日月无光。

正是因为这些人族强者的存在,人族才能牢牢占据真阳大世界的中央大陆,与八方异族分庭抗礼。

不过,人族强者虽然代代辈出,但自古以来,武道之路,仅有两条。

修灵!

炼体!

修灵者,以天地为基,神魂强大是他们最显著的特点。修灵者大能者,可一念召唤百丈海啸,挪移星辰,举手投足,沧海变沧田。

炼体者,秉持自身肉躯才是王道,通常肉体强悍,气血旺盛。和修灵者大成者相比,炼体者一旦大成也是同样威势惊人,一步跃出,可破苍穹,一拳砸下,星辰陨裂!

不论修灵还是炼体,修到极尽,皆可成为武道至强,传说若修到极尽,甚至可破碎虚空,成仙化神而去!

不过当然,世人愚钝,并非所有人,都具有修灵或是炼体的资质。

只有那些得上天之眷顾者,方有资格踏足武道,更多世人,不过是些朝生暮死的碌碌无能之辈罢了。

“时间不等人啊,满打满算,我恐怕也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一想到赵东厄和赵婉玉两人在床前商议的那些狠辣手段,炎天星不由眼瞳微缩,眉头轻蹙,心头杀机涌动,但转瞬便重新化为无尽动力。

要改变自身的体质,最重要的就是淬体,前世炎天星走的本来就是炼体的路子,再加上有炎阳王庭的支持,他的淬体之路自然一帆风顺,可是现在……

“对了,《轮回圣典》”

就在此时,一道灵光闪过,炎天星的眼瞳深处精芒闪耀,如暗夜星辰,充满自信。而后,在他的刻意调整下,心底激荡这才逐渐平静,眼神重归深邃。

《轮回圣典》

是前世炎天星的师尊意外获得的一部奇书,据说可以打破大陆上目前现行的灵武壁障,实现灵武同修!

但是这种同修,必须从一开始便锤炼身体,直到将身体锤炼成宝典之中的轮回圣体,才能灵武同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