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不小心成了千岁的心尖宠

不小心成了千岁的心尖宠

佛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戚雪凝以为容栩毀了她清白,害她身败名裂。因此,她不屑于他的宠爱,恨了他一辈子。可临到她被害死时才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她的姐妹狼狈为奸,联手想弄死她。而容栩为救她,已经被皇帝五马分尸。重生归来,戚雪凝手握空间,势必要让仇人们血债血偿。尤其是前世最爱她的绝色九千岁,她这次要好好疼爱他!(原文主角名字:烈九卿、温容)

主角:戚雪凝,容栩   更新:2022-07-15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戚雪凝,容栩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小心成了千岁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佛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戚雪凝以为容栩毀了她清白,害她身败名裂。因此,她不屑于他的宠爱,恨了他一辈子。可临到她被害死时才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她的姐妹狼狈为奸,联手想弄死她。而容栩为救她,已经被皇帝五马分尸。重生归来,戚雪凝手握空间,势必要让仇人们血债血偿。尤其是前世最爱她的绝色九千岁,她这次要好好疼爱他!(原文主角名字:烈九卿、温容)

《不小心成了千岁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在场的奴仆,各个讥讽的笑着,压根不把戚雪凝放在眼里。

她未婚先孕,得罪皇族,不知廉耻,早就声名狼藉。

相府留着她,就是为了慈善的好名声。

她以为,她还是千金大小姐?

香草得意的不行,“想使唤我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太子妃大度留下你,你早就当乞丐了!”

戚雪凝从在场的奴仆身上扫过,自嘲的笑笑,“原来你们都背叛了我。”

也难怪烈倾心知道她的一切,甚至几番算计,连她无辜的孩子都给下药流掉。

戚雪凝控制住巨大的悲愤,一身冷意道:“我的地方,还轮不到你放肆。”

她抬眼,杀意纵横,沉声下令,“画意,处理掉他们!”

话落,一道矫健身影突然出现,她不卑不亢道:“是,烈小姐。”

画意!

竟然是九千岁容栩四大侍从里唯一的女子画意!

容栩掌管东西两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谓权倾朝野。

但他残忍无道,手下之人更是手段狠毒,让人闻风丧胆。

画意就是其中最擅长折磨人的一个!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恐的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求小姐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香草终于慌了,扑了过去,抱住了戚雪凝的大腿。

“小姐,奴婢是担心您啊,您怎么能不顾多年情面?如果不是奴婢,您早就死了!”

戚雪凝冷笑着将她踢开,“诅咒主子,更是该死!”

一次两次求饶不行,香草恨的浑身发抖。

她拔下簪子刺向戚雪凝,“反正都是死,我先弄死你!”

画意直接拔剑,刺穿了香草的心口。

上一世,戚雪凝那么相信香草,可她却伤她最深。

她真是瞎了眼,才把她当亲人!

香草死了,戚雪凝心中的仇恨许久不散。

“这些人,一个不留。”

他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重生归来,她绝对不会对仇人有一丝丝怜悯。

画意应,“是。”

下一秒,地上一地鲜血。

转瞬,几道身影出现,院子干净如初。

戚雪凝克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目光复杂的看向画意。

画意不喜欢她,但因为容栩的命令,一心护她。

明明身手了得,战场上都能来去自如,上一世却因为救她死了。

戚雪凝心口发涩,嗓音微颤,“你还好吗?容栩……他怎么样了?”

画意冷漠道:“烈小姐忘性真大,前几日,您差点一刀要了千岁爷的命。现在他伤重不起,您是不是很解恨?”

戚雪凝脸色一白,她终于想到了自己干的蠢事。

她当初中的药,不和男人交合,她必死无疑!

容栩就是一个太监,哪里真能帮她。

来不及悔恨,她突然想到,上辈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有人利用她的名头,对容栩下毒,他差点就死了!

她一慌,连忙拉住画意,“快带我去见千岁爷!”

画意不为所动,戚雪凝哀求道:“我外公是医药圣手,我尽得他真传,我能救他的!”

犹豫了片刻,画意冷酷道:“你千万别耍花招。”

也不怪画意不相信她,回想上一世种种,戚雪凝眼睛通红。

她何其何能,竟被容栩用尽一切手段,不惜丧命还要保护她!

既然重生,那这一次,换她护他!

此刻的千岁府上空都笼罩着一层阴霾和恐惧。

容栩本就得了风寒,又突然受伤,已经两天不吃不喝。

侍从们人人自危,生怕他有个闪失,他们都得陪葬。

管家已经说破了嘴皮子,“千岁爷,您就吃点吧,再这样折腾,受罪的可是您。”

此时,几位侍女出现,“管家,听闻千岁爷病了,雪凝小姐特意让我们送来了药粥。”

管家还未开口,里面一道沙哑的嗓音就传了出来,“送进来。”

侍女刚进去,戚雪凝就到了。

她匆匆闯进去,用力拍掉递过去的药粥,惊恐大喊。

“有毒,她是来害你的!”

话音一落,一双有力的手用力将她拽进了层层红鸾叠嶂里。

戚雪凝猝不及防撞进了一个炽热的胸膛里,邪魅虚弱的声音随之落在她耳旁。

“你不就想我死吗?”


入眼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容颜。

容栩脸生的冰冷,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平日里会化着艳丽的胭脂,又媚又欲,和个妖精似的。

但谁都不知道,容栩素颜时更加勾魂摄魄。

他就像是黑夜里的神明,邪性危险,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真好,此时的容栩,真真切切的在她眼前。

戚雪凝忍不住摸上他的脸,感受到他的温度,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容栩……”

她喊着容栩的名字,滚烫的眼泪大颗大颗砸在他的脸上。

容栩浑身一僵,薄唇微微扯动,“七小姐专门跑过来,就是给本座哭丧的?”

“不是。”

戚雪凝红着眼摇头,“我来给您治伤。”

容栩冷笑,“呵,治死本座好报仇?”

戚雪凝白了脸,慌张的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故意要伤您。”

“你是有意的。”

“……”

戚雪凝说一句,容栩怼一句,一时让戚雪凝有些不安。

“千岁爷,我知道那天您是为了救我,才那么做,是我错怪了您。您可否给个机会,让我为您治伤?就当赔罪。”

容栩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指尖微颤,嗓音更是冰冷。

“你刚堕胎,自己的身子骨都没养好,凭什么给本座治?”

这话直白到冷酷,戚雪凝手下意识放在了自己肚子上。

“堕胎非我本愿,我也知道对不住这孩子,可如果他一出生就和我一样承担骂名,我宁可他不出生。”

闻言,容栩瞳孔变得阴厉,他用力将她推开,“你倒是想的明白,不过还是先养好了自己再来大言不惭!”

戚雪凝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双手死死抓着裙角,“您如果不让我治,我就长跪不起!”

说着,她真要跪下。

容栩登时变了脸,立刻不顾伤势坐了起来,单手扣住了她的胳膊,用力拉了起来。

“我允你跪了?”

他一发火,戚雪凝浑身都颤了颤。

她软了声线,像是撒娇一样的讨好,“千岁爷,您就让我留下来伺候您,好不好?”

上辈子,容栩除了不让她离开千岁府,任何事都会答应她。

果真,此时也一样。

容栩冷漠道:“随你。”

戚雪凝心下一喜,“能为您诊脉吗?”

容栩蹙眉,对上她期望的眼,错开脸,伸手。

她小心的掏出手帕覆上,这才用心诊脉。

容栩的脸色稍微改变,死死盯着那手帕。

这是嫌他了?

戚雪凝倒是没发现,只是越是诊脉,她脸色越是难看。

他身上竟然有慢性毒,并且已经长达十多年!

她咬唇,收敛心思,温声说:“您伤的很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调养。”

闻言,容栩目光暗了暗,深深看了她一眼。

戚雪凝其实庆幸有理由经常来千岁府了,“千岁爷,我一定会帮您调理好身子。”

说罢,她立刻对画意说:“外头这几个人,暗杀千岁爷,罪无可赦,都处理掉。然后,你帮我给千岁爷买点药材回来。”

她熟稔的走到书桌前,自然而然的写了个方子。

递给画意后,戚雪凝温声说:“千岁爷,天气不早了,想必您也饿了,我去给您做膳食。”

戚雪凝也不问容栩的意愿,就那么走了出去,很自信能找到膳房一样。

画意疑惑的看了眼戚雪凝,让人将几个侍女拉下去后,斟酌道:“千岁爷,七小姐昏迷醒来,与平日里有些不同……”

将今日之事报告之后,容栩面不改色。

戚雪凝表面温顺,实则性子刚烈。

如今这么殷勤,无非是变着法子想弄死他。

“既然跟了她,以后就尽管听她的。”

画意恭敬道:“是。”

外头的风携带着带带的冷气,容栩病态的脸上有几分讥讽。

“狠心的丫头,自己的孩子都能说不要就不要,倒要看看你想怎么对付本座……”


去膳房的路上,戚雪凝走的很慢。

目光所及,都是过去的记忆。

这短短一截路,她竟像是走了几生几世。

当看到层层圆门墙上缠绕着的团团蔷薇时,她逐渐停下脚步,瞳孔微缩。

容栩对花粉过敏,待在有花的地方,他身上就像是染了红霞,如同酒醉微醺,特别不舒服。

有他的地方,连皇宫重地都几乎见不到一朵花。

可事实。

他生活的地方,处处都是四季会开的蔷薇。

蔷薇是她从小就喜欢的花。

他一次又一次的带她来看花,不就是想她喜欢?

可是,她却一把火烧了。

当时,他瞳孔犹如一潭死水,“你就这么讨厌这里,讨厌我?”

戚雪凝心下一疼。

她从前被仇恨蒙蔽,一心想逃出他的魔爪,何曾认真看过?

还好,她有赎罪的机会了。

一切都来得及,她一定会加倍对他好!

膳房。

戚雪凝一出现,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奴仆们都警惕的望着她。

他们可是听说了,戚雪凝刺杀千岁爷,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现在又过来讨好千岁爷,真是不要脸!

他们的鄙夷都写在脸上,戚雪凝只当没看见,商量似的问:“我想给千岁爷做点吃食,能否借膳房一用?”

她这么一说,嗤笑声此起彼伏。

领头妈妈更是阴阳怪气道:“冰清玉洁的七小姐,这种事就不劳烦您了。奴才这庙小,装不下您这大佛,别让油烟脏了您的衣裳。再说,奴婢们都知道千岁爷怎么会突然卧床不起,您都敢公然刺杀,也少不了下毒了。您万一害我们都被牵连,造孽的事,怕会影响您阴德!”

有妈妈撑腰,几个仆从胆子也大了起来,全挡住了她的路,你一嘴我一舌明摆着赶人,说的话也一句比一句难听。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杀伐十足,“全都拉下去,处死!”

看见进来的侍卫,所有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琴侍卫饶命!”

戚雪凝回头,看见了一身冰冷的高大男人,瞳孔微动。

琴意,四大侍卫之手,武功最好,一手剑术天下都难找几位,偏偏因为她被废了双手。

“琴侍卫好。”

“在下可受不起七小姐的问候。”

琴意抱着剑,冰冷的勾唇,一双鹰眼尽是讽刺,“爷下令,府内任何人冒犯七小姐,等同冒犯千岁爷,以死罪论处。”

他摆摆手,立刻就有侍卫鱼贯而入,将所有人都拉了下去。

他讽刺道:“七小姐好本事,到哪都给别人带来血光之灾。”

琴意一开始对她很尊重,因为这次刺杀一事,他才记恨上她。

戚雪凝牵强的扯唇,“琴侍卫,你能否放了他们,他们本意是担心我谋害千岁爷。”

见她双眼发红,桃花眼好像要哭了一样,琴意觉得她真会装可怜,语气更冲。

“在下无意冒犯,七小姐千万别委屈。您这样,万一被千岁爷瞧见,还以为属下欺负您,到时候连在下都得被惩罚!”

容栩为了她,不止一次惩罚过他们。

只是容栩对她的这份偏爱,她因为仇恨,从未放在心上。

错失他一腔情意,她当真愚蠢至极!

琴意自知话说重了,可想想容栩遭的罪,再看看这不知好歹的女人,心再次冷下来。

“七小姐,千岁爷为了您几日茶饭不思,就算是毒药,也请您务必用心准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