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楚瑶卫珣免费阅读

楚瑶卫珣免费阅读

卫珣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当日誓言,一语成箴。看着磕了一地血的朱钗,洛北凉眉心一跳,莫名的有些烦躁。不知为何,明明朱钗按照自己的要求下跪磕头,他却并不怎么高兴。洛北凉安抚好了陶婉荷,便冷冷扫了一眼仍在磕着头的朱钗,拂袖离去

主角:楚瑶卫珣   更新:2022-09-10 1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瑶卫珣的其他类型小说《楚瑶卫珣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卫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日誓言,一语成箴。看着磕了一地血的朱钗,洛北凉眉心一跳,莫名的有些烦躁。不知为何,明明朱钗按照自己的要求下跪磕头,他却并不怎么高兴。洛北凉安抚好了陶婉荷,便冷冷扫了一眼仍在磕着头的朱钗,拂袖离去

《楚瑶卫珣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朱钗跪下后,开始一下接一下的用力磕头。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


活活把自己额头磕得血肉模糊!


她的手腕还在潺潺流血,很快鲜血染红了地砖,满地都是朱钗的血。


她丝毫不顾疼痛,看着那满地的血,却忽然想起新婚夜,洛北凉要来掀她盖头,她起了逗弄的心思,拉住盖头不让他掀。


“掀了这盖头,我可就是你的新娘子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洛北凉握住她的手,嗓音低沉中又带着些许郑重,“怎会反悔,能娶到你,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情,我洛北凉此生,定将你好好呵护在手心,让你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辈子都被娇养长大,做我一个人的公主。”


当时她听着这话,心里甜蜜得不行,“若你以后遇到更称心的女子呢,哪里还能想得起我来。”


他温温柔柔的掀开盖头,“那便是我负了你,便叫我万箭穿心而死,不得善……”


一句话还没说完,她便捂住了他的嘴,“不准胡说,你若负了我,我才不让你死呢,到那时,我便会偷偷离开,我离你离得远远的,与你恩断义绝,死生不复相见,叫你再也找不到我。”


当日誓言,一语成箴。


看着磕了一地血的朱钗,洛北凉眉心一跳,莫名的有些烦躁。


不知为何,明明朱钗按照自己的要求下跪磕头,他却并不怎么高兴。


洛北凉安抚好了陶婉荷,便冷冷扫了一眼仍在磕着头的朱钗,拂袖离去。


临走前,他还特意吩咐,不许任何人给朱钗送饭。


夜凉如水,天空开始下起小雪,寒冷刺骨。


朱钗就这么跪了一夜,天还没亮,就晕倒在一堆积雪里。


书房内,洛北凉听了侍卫汇报朱钗的消息,噌的一声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看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朱钗,他的心脏竟不由得钝痛了一下。


“叫太医过来。”洛北凉沉声道。


紧接着,他过去抱起朱钗,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体,实在是太轻了——仿佛一具空壳。


洛北凉把她抱到床上,太医诊了会脉,忽然道,“王爷,夫人有孕了!”


洛北凉怔住,“她怀上了?”


“是,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


洛北凉看着朱钗苍白的脸,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等朱钗醒后,便看到洛北凉守在她床边,垂着眸思绪沉重,不知在想什么


洛北凉听到动静,握住她的手,语气关切,“阿瑶,你醒了,可觉得舒服一些了?”


朱钗轻咳两声,别过脸去,不愿再看他。


她不明白为什么洛北凉忽然对她示好,但之前的事,她还是觉得很委屈。


洛北凉却握住她的手不松,“太医说,你怀孕了,阿瑶,我们有孩子了。”


什么?!


朱钗猛地转头,双手无意识的抚摸上微隆的小腹。


她有孩子了!


黎国,有延续的血脉了!


洛北凉见她仍不愿和他说话,也不恼,低低叹了口气,“之前的事都是我错了,我认错好不好,你别生气,好好把孩子生下来,阿瑶,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


朱钗什么也没说。


她并不愿意原谅洛北凉,但她要生下这个孩子,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黎国血脉的延续。


而自她有了孩子,洛北凉的确履行了他说的,对她像从前一样百依百顺。


时不时有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就给朱钗送去。


经常得了空,就来陪她说话,亲手把药吹凉了喂她。


珍贵补品如流水一般送入朱钗那里,她的身子也在太医的极力调养下恢复得越来越好。


薄绿也很高兴,公主的起色逐渐好转,日子倒是多了几分盼头。


朱钗休养期间,闲来无事便在房里刺绣,亲自给她未出世的孩子绣小衣裳,小鞋子,顺便年还给洛北凉绣了一道平安符。


平淡,倒也满足。


时光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她怀孕八个月那日。


洛北凉亲手端了一碗补药来,用惯常的体贴语气说道,“阿瑶,来喝了这碗药。”


那补药的气味难闻,朱钗本不想喝,但看着洛北凉殷切的眼神,终究还是端来喝下,但刚刚喝完,她就腹中绞痛,疼得脸色难看,冷汗浸湿后背。


“啊……我的孩子……”


“快来人,王妃要生了!”


朱钗好像受了一场酷刑,痛得死去活来,最后瘫软在床上,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身体虽然经过调养,但是冒险早产,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生死攸关。


好在老天保佑,她顺利扛了过来,母子平安。


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回荡在房里。


模模糊糊中,朱钗费力的睁开眼,想要看一看她的孩子。


还没等她完全睁开,她就听到门外隐隐传来太医和洛北凉的对话,令她浑身一震。


“刚出生的婴儿,确定对婉荷的病情更有效吗?”



太医点了点头,“禀王爷,千真万确。根据古方所述,九阴之体产下的婴儿,血脉会更加纯正,对陶姑娘的病情更有效。等孩子长大了反而会沾染很多杂质,不如刚出生的婴孩。”


“我给她喂了早产药,会不会药效没有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要好?”洛北凉的嗓音有些焦急,“婉荷等不了了,她病情加重,着急用药引子。”


“王爷,您且放心,只是提早了两月,不影响的。”


洛北凉这才松口气。


听到两人议论的内容,朱钗如遭雷击。


一股寒气,从脚往上蔓延,爬满全身,冻得彻骨。


原来这段时间,洛北凉对自己好,哄她生下这个孩子,只是为了给陶婉荷治病?


这一切竟都是假的?!


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抱了出去,朱钗红着眼,掀开被子,用尽全力往外跑去,却因为四肢酸软无力,跌倒在地上。


地面寒冷,她浑然不顾,死死扣着地面,一点点爬出去。


门外两人见她突然出现,皆是惊讶。


她刚刚生产完,虚弱得不行,此刻更是被眼前这一幕生生震撼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王爷,求求你,不要动我的孩子......你取我的血吧,求求你别取我孩子的血,那是我们的骨肉,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然而,洛北凉只冷冷看了她一眼,“孩子没了,再生即可,我只要婉荷!”


说罢,冷声下令:“取血!”


太医不忍的看了一眼朱钗,把孩子抱过来,拿出匕首对准孩子稚嫩的肌肤。


“不要!不要!不要!”


朱钗失声尖叫,竟顷刻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扑了过去,想要抢回孩子。


洛北凉蹙眉,狠狠一脚踹过去。


朱钗被踹倒,身边顿时多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仆从,死死钳制住她。


她目眦欲裂,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生下的孩子被抽血。


“洛北凉!洛北凉!放开我的孩子,放开它——”她状若疯癫,不断的挣扎,喉间溢出撕心裂肺的嘶吼,“陶婉荷得了病,你取我的血不够,现如今连我们的孩子也不放过,你怎么能狠得下这个心啊,洛北凉,你负了我,你负了我!”


“给我塞住她的嘴!别吵到婉荷。”


洛北凉一声令下,立马就有侍卫用布条塞住了朱钗的嘴。


朱钗悲愤交加,猛地吐出一口血,她呜咽着,悲鸣声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了人的心脏。


“不要……不要……”


“孩子……娘在这儿,娘在这儿……”


可她只能被强压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啼哭声越来越小,直到被抽干血,再没有一丝声息......


洛北凉得了整整一碗血,急匆匆的跑去找陶婉荷了。


干巴巴的婴孩,被随手丢到朱钗面前,宛如施舍。


朱钗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魂魄,抱着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的孩子,还这么小,只有巴掌点大,还没来得及长大,看看这人世间......


薄绿得知消息后赶来,彻底崩溃了,“公主,公主......”


那一整夜,朱钗只觉得把这辈子的泪都流干了。


她抱着孩子的遗骸,整个人都像要哭死过去。


而在洛北凉的院子外,她在角落的一堆污秽里,看到她给洛北凉亲手绣的平安符,脏兮兮的躺在地上,布满鞋印灰尘。


朱钗死死盯着她那份代表着她最真挚感情的平安符,眼眶渗血,乌黑的一头长发一寸寸变得雪白。



朱钗失去孩子后,心彻底变得灰暗,彻底不再妄想什么了。


她的眼神不再明亮,充满灰败死寂,表情木然,活脱脱像一具行尸走肉。


薄绿看不下去,抱住了朱钗,“公主,我们离开这里吧,薄绿带你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薄绿没再唤她王妃,在她心里,她不是这里的王妃,而是黎国最骄傲明媚的小公主,这个偌大王爷府,始终没有她们半点容身之处。


朱钗目光木然的看向窗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薄绿强忍住哽咽,“我们去黎国,去看陛下和皇后,他们的墓碑想来也很久没人打扫了,等我们离开这儿,我们就在陛下和皇后旁边买下一座院子,守着他们一辈子好不好?”


听到父皇和母后,朱钗的目光终于有了片刻变化,薄绿见状,忙趁热打铁道:“不过出城需要令牌,我今晚便会去王爷书房偷,公主,你安心的在这儿等我回来,等我拿到令牌,我们就立马离开。”


等到深夜,薄绿就蒙上一层黑布,身手轻盈的潜入洛北凉的书房。


朱钗则在房里默默等待。


包袱已经收拾好了,可是,朱钗一直等到了天色微亮,也没有等到薄绿。


她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正要出去找时,她推开了房门——


一具惨死的尸体,横在门前。


朱钗瞳孔猛缩,寒气直冲天灵盖。


“薄绿……薄绿……”


她颤抖着叫着薄绿的名字,可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薄绿大睁着眼死不瞑目,张开的嘴里面,一截舌头被割下,不翼而飞。她的双手双脚上遍布深可见骨的伤痕,手筋和脚筋都被挑去。


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薄绿生前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和拷打。


朱钗脑袋嗡鸣作响,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伸手去抚摸薄绿的双眼。


然而那双眼,不论她怎么合,也合不上。


怎么会这样?


忽然,耳边传来奴仆们的闲聊声:“听说昨晚王爷抓了个窃贼,已经杀了以儆效尤。今早让我特意把尸体搬来楚氏的屋子,啧,真是晦气!”


“王爷为此还在书房发了好大的火,让我们严加看管她,别让这位跑了......”


“要我说,没了王爷宠爱的楚氏连婢女都不如。当初王爷还不是为了陶姑娘才娶的她,结果她还真把自己当金凤凰了,现在还不是个没毛的山鸡......”


似乎人人都可以往朱钗的头上踩一脚,吐唾沫,大肆嘲笑她的伤痛,漠视人命。


朱钗凄凉一笑,越笑越大声。


她猛地吐出一口血,昏死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