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谁才是替身

谁才是替身

芭蕉开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所有人都知道江升有一个白月光,可是沈宓却不顾一切想要成为这个人的心尖,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所有人都说沈宓太过偏执,可是没人知道在这场感情中,她一直都是主导者,而且她爱的不过是江升的那张脸,与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主角:沈宓,江升   更新:2022-07-15 22: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宓,江升 的女频言情小说《谁才是替身》,由网络作家“芭蕉开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所有人都知道江升有一个白月光,可是沈宓却不顾一切想要成为这个人的心尖,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所有人都说沈宓太过偏执,可是没人知道在这场感情中,她一直都是主导者,而且她爱的不过是江升的那张脸,与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谁才是替身》精彩片段

“怎么办,芭宝瑞赞助的蓝宝石项链不见了”

负责人烦闷地抓抓头发,瞄了沈宓一眼,有些急躁朝柯萤月质问道:“你确定都找过了?”

助理频频点头,“这屋子里的角角落落都找过了,刚刚调了监控,除了我们两个,只有沈小姐来过了。”

被提到名字的人抬起头,不慌不忙地盯着柯萤月空荡荡的脖子。

监控里沈宓正是在她离开后进入的休息室,柯萤月就差点指着沈宓的鼻子大喊偷东西的贼了。

“我只是进来送个预览图,柯小姐别误会。”

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桌子上根本没有她所说的项链盒子,沈宓挑眉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躲在沙发后露出一角的手提包。

是柯萤月小助理的手提包吧。

沈宓眉间逐渐绽放笑意,“一不小心”一脚踢翻了包,印着芭宝瑞品牌名的首饰盒滑了出来。

“我、我,不是我偷的!”助理被吓的直往后退了两步。

沈宓没什么心思花在这种小把戏上:“大概是柯小姐忙昏了头,误以为丢了,找到了就行。”

她没有将这件事闹大,对她而言只会徒增麻烦,反而很容易引起赞助方的不满。

她转头向负责人示意:“我和柯小姐说两句话,马上就来。”

“没用的东西!”柯萤月毫不留情就给了助理一巴掌。

助理捂着发红的脸颊低声啜泣着。

“柯小姐何必这么大的怒气。”

“哼,别得意,这次算你运气好。”

“柯小姐对我好像很有成见?”

“你这张脸,竟和我长得这么像,不然你以为江升哥怎么会看上你。”

听到江升,沈宓的眉头轻挑。

“说开了你不过是我的替身,江升哥从头到尾都没爱过你,你要识相就从他身边滚开。”

沈宓忍不住笑了,自己像的恐怕另有其人吧。

“想必柯小姐说的话在江总那里很有分量吧,你可以直接找他一脚踢开我,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柯萤月不敢置信地盯着沈宓,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让人捉摸不透。

“和柯小姐聊天收获颇丰,期待下一次合作。”

没了继续逗弄她的心思,沈宓无视她突变的脸色,漫步走出休息室。

沈宓给自己做了个心理铺垫,捏了个笑脸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电话响起,江升看着来电显示闪烁的“沈宓”二字,冷峻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电话里是熟悉的娇娇柔柔却又透着清冷的声音。

“明天。”江升言简意赅。

正在等红绿灯的代理司机姜秘书听到老板所言,诧异的看了一眼反光镜。

毫无意外的收到了来自自家老板的一记冰冷眼刀,姜合立刻收回视线。

老板的情趣他不懂。

“好吧,别喝太多酒,早点休息。”沈宓声音中似乎带着些许失望。

江升对于沈宓的关心很是受用,嘴上却不冷不淡地“恩”了一声。

“没什么事情就明天回去再说。”说完就将电话直接挂断。

“老板,去沈小姐那边吗?”姜合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呢?”江升头也不抬地整理着袖口。

姜合觉得自己可太难了,老板的心思不好猜。

想起早上从本家打来的电话,江升锐利的眼神暗了几分。

“那件事查的怎么样?”

姜合精神一振,边开着车边汇报起工作:“上一次在北龙山附近发现过他的踪迹,但是山里不比城镇,线索一下就断了,实在有些难办。”

“探险家,生物学者,贺明苔还真自在。”

“加派人手去找,要是他反抗激烈就机灵点,一不小心让他跑掉也是正常的。”

“是。”

江升冷冷地看向窗外的霓虹灯,神色晦暗不明。

一个比他大的私生子。

呵。

想起从前的种种,额头的青筋跳动起来。

按了按太阳穴,江升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沈宓的身影。

一向乖顺,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沈宓。

小妖精看到自己应该很开心吧?


夜幕降临,沈宓顶着月亮微弱的光芒打开了房门。

还没摸到开关,一只宽大的手掌捉住沈宓纤细的手腕,猛地一拉。

沈宓吓了一跳,毫无心理准备地撞上了厚实的胸膛,被熟悉的气息所包裹,沈宓松了口气,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双手环住对方脖颈,整个人就像是挂在了男人身上。

“你回来啦!”沈宓嗓音娇娇软软,带着令人愉悦的依赖感。

“惊喜吗?小妖精。”江升附在沈宓耳边,嗓音低沉厚重,暧昧的啃咬着沈宓耳朵。

“啊,当然,是惊喜。”沈宓有些脚软,耳朵向来是她的敏感点。

个屁!明明是惊吓好吗?一回来就发情!

江升轻笑,手指勾起沈宓下巴,两人目光相对。

沈宓似是被眼前人容貌所蛊惑,眼神泛着似水的柔情,情不自禁地抬手抚过他的脸颊,却在指尖触碰到他眉骨上的一道伤痕时,不动声色地收回了。

江升一挑眉:“跟了我这么久,还害羞?”

折腾了沈宓大半夜,江升才堪堪放过她。

沈宓靠在他的怀里刷着手机,看到被放大的黑色字体。

“新生花旦柯萤月似与英华集团总裁江升秘密交往”

黑乎乎的照片上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背影,江升探头看过来蹙紧眉头:“这是哪家娱乐公司!”

“江总被狗仔拍了竟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还要纡尊降贵问我这个小小的摄影师?”

江升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只是捕风捉影的事儿,我会解决的。”

沈宓懒洋洋地附和:“江总,厉害。”

江升就算是再传出十条八条绯闻,也和她没多大关系。

男人敏锐的感到了沈宓语气中的敷衍,危险的眯了眯眼,一双大手扶上她的腰,掌心的温热源源不断地传来。

沈宓的脸黑了黑,小肚鸡肠的男人。

看她默默转过脸,江升勾起唇,大手沿着她的腰线上移,忽而移动到她的背部,触碰到她的脊梁骨。

沈宓像一只被猛兽盯上的猎物,一旦转身逃跑,他就要扑上来把你四分五裂。

“嘟嘟。”

手机的震动打破了这一刻僵持不下的氛围。

江升紧绷的脸部出现了一丝裂痕,咬着后槽牙暗暗发狠。

屏幕上亮着柯萤月三个大字,江升想到刚刚的绯闻,眼神冰冷,语带警告:“不要觉得见过我几面就想着消费我,柯萤月你应该明白你的分量。”

“我知道我知道,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这次抬抬手行吗?江哥,姐姐她回来了,你去看看她吧。”

江升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

柯心苒。

这个名字像是一道烙印深深灼烧着江升的内心。

“她怎么回来了。”

“姐姐被家暴送进了医院!爸妈不同意姐姐离婚,他们就想让姐姐当摇钱树!明明我这些年拍戏赚的钱也都给了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姐姐!”

“该死的。”

江升没忍住一拳捶打在墙面上。

“把地址发给我吧。”

沈宓看他犹豫的样子瞬间秒懂:“怎么了?公司有事的话先去处理吧,我过会也有要工作,没时间陪你。”

从几年前在景区的峡谷中相遇开始算起,沈宓一直都很善解人意。

乖巧的不行。

想到这里,江升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愧疚感,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沈宓地手里。

“我去去就回,你想买什么就买。”

江升说完套上外套就向外走去,走了几步猝然回头。

沈宓刚松了口气,被突然回来的江升吓了一跳:“有什么忘记拿了吗?”

江升目光紧紧地盯在沈宓脸上,看不出情绪。

“我和你说过的,我们之间只是情人关系,各取所需仅此而已,所以千万不要爱上我。”

看着他宽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沈宓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也实在懒得解释。

以后一起还给他就行。


江升伸手抓住冰凉的门把手,却迟迟没有转动。

他想一次性说清楚,却越发的牵扯不断。

此刻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的竟然是另一个人的面孔。

吃饭的沈宓,工作的沈宓,乖巧的沈宓。

柯萤月注意到江升的犹豫,壮着胆子问道:“江哥,不进去吗?姐姐等你很久了。”

江升走近病房,与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目光相对。

忽的有些恍惚,江升已经想不起来多久没见过柯心苒了。

说来讽刺,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她和堂哥的婚礼吧。

这就是她义无反顾选择的路吗?

“你来了?”柯心苒率先打破沉默,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江升,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

江升薄唇轻抿几不可查的“恩”了一声。

“想过和他离婚吗?我可以帮你。”

柯心苒没有回答,转而小声地问了一句:“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江升狭长幽深的凤眼微敛:“不能,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

柯心苒泫然欲泣,拉住江升的衣角,“阿升,你是不是不肯原谅我?”

江升听到柯心苒的称呼,只觉恍如隔世,心头却再也没有当初的悸动,稍一用力就将衣服抽出,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柯心苒抿了抿嘴唇,幽深的眼眸冷静地像是一片死海。

柯萤月知趣的守在门外,见到江升沉着脸从病房出来,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江哥,你要走了吗?我送你!”

他居高临下地朝柯萤月说道:“以后少拿你姐当借口来找我,那些绯闻你自己处理掉,要是让我看到你还敢耍小手段的话,哼。”

柯萤月本以为江升和柯心苒谈过一定会回心转意,没想到却被江升警告。

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柯萤月小跑着冲进了病房。

“姐!刚刚究竟怎么了!”

柯心苒低垂着头,看不清楚脸色。

从柯萤月给她发消息后,她就计算着时间等着江升的到来。

自从得知江升找了个和她长得极为相似的女人开始,柯心苒就笃定这辈子江升也放不下她。

但现实总是会和计划中的有所偏离,江升明显是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

她不能放任这种变化,绝不允许。

“萤月,你过两天还要拍摄对吧?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明明上一秒还在讨论江升的事情,怎么又跳到工作上了。

柯萤月跟不上姐姐跳脱的思维,只当她是想出去散散心。

虽然担心姐姐的身体,但柯萤月还是一口应下。

“好啊好啊,姐你就应该多出去走走。”

另一边,沈宓打开电脑,开始了作为摄影师的工作。

和柯萤月的合作还有一次拍摄就能结束了,她一边修图一边构思下一个主题和拍摄地点。

电话铃声打断了沈宓的灵感。

“宓姐!好消息!!这次时代周刊举办的国际摄影比赛海选,工作室提交了所有人的作品集,只有你的作品杀进了前一百!”

周钰的大嗓门隔着电话线都有着一种振聋发聩的效果。

沈宓抓着鼠标的手一顿,声音略有些艰涩,“你说我入围了?”

“对呀对呀,你简直就是公司之光!接下来百强pk会定新的主题,要以前从没发布过的作品或者新创作的。”

“好的,明天到公司细聊!”

一向冷静自持的人此刻显得有些激动,双肩微微颤动,努力消化着刚刚的消息。

国际摄影比赛。

对摄影师来说千载难逢的一次机会。

只有她接下来的作品成为夺冠热门,她才算是真正踏出了成名的第一步。

第二天沈宓一大早就赶到了公司。

沈宓坐下打开电脑,全身心投入到了作品创作之中。

摄影比赛新的主题是“瞬间”,沈宓有很多想法,但始终没有抓到最特别的那一个,她有野心。

就像那个人可以用作品展现出“贺明苔”一样,她也想用作品展现出独一无二的“沈宓”。

想到贺明苔,沈宓打开了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门票。

门票上明苔摄影展五个大字明晃晃地扎进了沈宓的眼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