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府宠妾不太乖

王府宠妾不太乖

萧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晏晓雨之前是真心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来到古代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她想要逃离司徒铉的束缚,可是这个人却变本加厉的施加折磨!晏晓雨不知道原主与司徒铉又什么交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要过自己的生活,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阻碍,如何逃避这个男人是她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主角:晏晓雨,司徒铉   更新:2022-07-15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晓雨,司徒铉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府宠妾不太乖》,由网络作家“萧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晏晓雨之前是真心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来到古代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她想要逃离司徒铉的束缚,可是这个人却变本加厉的施加折磨!晏晓雨不知道原主与司徒铉又什么交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要过自己的生活,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阻碍,如何逃避这个男人是她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王府宠妾不太乖》精彩片段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晏晓雨的人生信仰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人要是死了,可就真的没希望了,所以还是活着的好。活着能吃能喝,能睡能走,比躺在冷冰冰的棺材里没人问候没人聊天要舒服得多。

起初,用了三天时间,她无可奈何的接受目前的处境——身处异乡、孤苦伶仃、没权没势、无人问津。除了腰里的几两碎银子告诉她,她活得比街头乞讨的人要好些,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没多少让她眼里燃起希望的人和事。

这个时节,听人说刚好二月过,大概是初六吧,反正颍都城里还挺冷。宽敞的春华巷街道两边杨柳相依,柔软的枝条上坠着细嫩的叶片,在春风的吹动下轻轻晃动,迎风而舞。

桃溪河里飘荡着红的、粉的、白的花瓣,带着花的清香和泥的怪味,随着水流的速度停停走走。河岸两边桃李成荫,惠风和畅,花瓣飘飞,草面上铺满粉白粉白的雪。

河边的临街铺子上,有人从二楼把面河的窗户打开,支起棍子。一头乌黑秀发随着一张白净莹润的小脸露出来,她穿着轻薄的素白寝衣,露出脖颈处细骨丰肌,秀美柔和的脸上不施粉黛,微微眯着眼张着嘴,装作呼吸新鲜空气的样子。

纵然美景如此,游客稠密,一片歌舞升平的模样,晏晓雨也没太多好心情去欣赏。

在闲散的文人公子和贵福千金还没出门之前,街道两边的小商贩就早早出来摆摊,准备一天的工作。她连着很多天睡不着觉,早起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更加坚定她那颗要自谋生路的心。

半个月前,她打听到颍都是陈国最繁华的地方,便优哉游哉的花了几天时间赶过来。摸摸身上竟有二百两白银的银票,有种来历不明的感觉,索性拿到宝源钱庄换了白银,把春华巷街面上背临桃溪河的一家店铺买下来了。初到的第二天,慷慨解囊救了一对没钱埋葬母亲的兄妹,并把他们找来做工。

看这架势,晏晓雨是打算在颍都城大干一场!

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五千寸步难行。为了后半生悠闲的生活,她一定要前半生努力。

上午,和风吹来,树梢摇动,水面泛起清波,平安桥上人来人往。

人群中,两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特别引人注意。两人驻足桥上安静的欣赏美景,不时又对谈轻笑。走在前面的那个年轻点的男子穿着一身灰白祥云图案的衣服,神色轻松,步调轻盈,满身英气和朝气。

他指着桥下人多的那家铺子,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对着身后稍微步履稍微沉稳的男人问道:“六王叔,你说那里卖什么好玩意儿呢?”

“过去不就知道了!”他双眼眯了一下,不紧不慢的淡然说道,伸手甩开衣摆大步走下桥去。

司徒殷珩是知道他这个皇叔的性子,心里不会藏事儿,有什么直接动手解决。他心里好奇,便直接了当的去看个究竟;喜欢上什么物件儿,就叫人给要来,别人不给,那就抢;喜欢上了美人儿,一句话等着别人家送过来。不过,他贵为有权有势的敬安王,几乎从来没有开口要哪个女人,一来不太喜爱男女情爱,二来自有女人上赶着贴过来。

总而言之,他这个皇叔权势遮天,喜欢强取豪夺。这是颍都城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让让!”殷珩轻轻推开围观的两个人,给自己找到一席位置看热闹。

原本站在司徒铉身后的侍卫跃风两步上前,直接朝周围的人严肃喊道:“敬安王在此,闲人避开。”站在他们身边的人立马跳开脚,让出一个宽敞透气的空间。


殷珩仍是好奇,这家铺子明明关着门,还能有这么多人来看,真是稀奇!“如意居?”他望着门上镶了金箔的牌匾,笑意更浓。“挺吉利的名字!”

司徒铉看了殷珩一眼,也不理会他。按照平日的习惯,司徒铉绝不会好心情的跑来看街面上的开张小铺,但今天,他不但站在这里了,还保持均匀的呼吸等着消息。

人群中早有人讨论得沸沸扬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店家的情况说了个明明白白。

有人问: “如意居到底卖什么啊?”有人回道:“听说是个新老板呢!前头那老板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好好地生意做不下去了,卖给这个老板!听说这是个女的!要卖好吃又不贵的糕点蜜饯!我可是十天前就听人说起来过,不过到现在这店还没开张呢!”

“没开?没开跑来做什么?”

“今天也不知道做不做生意了?都这个时辰了!说是今天要开门的呢!”

“那你走不走?”

“他家今天吃东西,都不要钱!你不再等等?”

……

殷珩俊美的脸上扬起更多笑意,又忍不住称赞道:“有意思!”

“雨未落,先有声。殷珩,你有时间还是多看看书!不要没事整天夸这个夸那个的。”

“王叔训斥的是,珩儿谨记。”他回以憨态可掬的笑容,让司徒铉一脸不满的叹口气。

此时,晏晓雨从二楼面临街道的窗户缝里探看楼下的情况,一眼就注意到人群中那个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他倒是长得好看,肤若古铜,身材颀长,五官温润却又眉眼如寒山,身穿蓝绿色的衣服,衣服上有若隐若现的的金色丝线绣制的瑞兽图文,把主人映衬的更加沉稳而神秘。

真是个好看又不敢靠近的男人!她脑袋里这样想着,过了一会儿又打断自己的念头,呸呸呸,自己年纪不大,心思不少!

一定要少惹是非!

听说颍都城里光鲜亮丽的公子哥非富即贵,在古代,女人可没有女权一说,碰上了说不定并非是好事。

当然,她也不是想惹事的人。现在,只要把如意居打理好,经营得当,赚了钱就带着两个小跟班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后半生。

楼下人来的不少,如她所料。为了新店开张,她可没少动脑子,以至于每晚都睡得很香。头几天就要在短时间内找铁匠铺的工匠打了模具,又置办了烤炉,添了新家具,打扮了自己温暖的寝室。事情虽然很多,但过得很充实,渐渐地让她减弱了几分想回家的念头。

过后,她让苏千拿着朱漆木板门牌去门口等着,她和紫玉端着新鲜热腾的糕点从后面用作工坊的屋里出来,动作优雅的摆在店堂的货架上。货架分三层,层层错落有致的的铺展开,点心摆在上面也显得特别精巧。若是这样精美的吃食价钱不贵,一般人家也买得起,那真是让人心奋。经买了的客人口口相传,生意不会太差。

晏晓雨穿着修身的桃粉色新棉袄,外面配以浅蓝外套,远远看来,婀娜多姿,清新逼人。

紫玉的动作要快些,等把所有点心摆好后,甜美的小脸闪过一丝忧愁,但看到门口挤满了人,还是转为笑脸。

“晏姐姐,都摆好了。”

要不是有免费试吃的东西,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来?她也知道这亏本的引流手段不能常用,所以后面还有更多好玩的法子等着他们呢!她就不信,以她上下五千年的智慧,还斗不过这等心智单纯的小老百姓。

“苏千,紫玉,开门迎客!”清脆的声音里夹杂着喜悦。

苏千闻言,赶紧打开门,一道瘦削灰白的身影麻溜儿的出了宽敞的门槛,两下就把门牌挂上,转身回到晏晓雨身后。


他高呼一声:“我们如意居掌柜的说了,今天起,如意居开门迎客!今天店里各种好吃的糕点都是免费的,大家可以随意品尝,好吃的话记得常来!另外,我们掌柜的还说了,如意居会经常做一些优惠的活动,大家一定要趁便宜的时候多买点回家啊!”

等一干人等都进去后,殷珩摸摸鼻子,抬起脚就要进去,又回过头来拉上司徒铉一起。

“王叔,要不要一起去吃‘白食’?”

司徒铉可没他那样的好兴致,一双如野鹰般的琥珀双眸紧紧盯着屋内游移的倩影。

殷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顷刻间瞪圆了眼珠子,半张着嘴巴不能说话。

“她……她……不是你府里跑掉的那个小妾吗?”

司徒铉原本就不算白净的脸更黑了,抿着嘴,鼻里传出一声轻哼,先殷珩一步进了如意居。

站在门口的苏千看到司徒铉时,目光一滞,退了半步,嘴角微扬,客气的问道:“这位公子,早!”

司徒铉径直走到店内,拈起白瓷盘里一块被切分成小块的枣泥糕,放进嘴里细细嚼。他记得,晏娘是会做枣泥糕的,但这个味道,却又变了。

殷珩跟在他身后,也挑了块长相精美的绿豆糕放进嘴里,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吃到这绿豆糕的味道,简直跟宫里御厨做的味道相差无几,他不由得多看了眼晏晓雨这个女人。司徒铉转身要过去的时候,他扑哧一笑,道:“王叔,你动作温柔点,王府里缺少个厨娘也是可以的!”

他在心里替王叔的那个逃跑后又自投罗网的小妾哀嚎,要知道这两年王叔可是专门派了人找她,竟然没有丁点踪迹可寻,这下子找到了,不得扒了她一层皮啊。

此时,客人们正吃的津津有味,几圈下来,盘子也就见光了。还有客人便念出盘子旁边的竹签上用细笔尖毛笔书写着的糕点名字来:桂花糕,绿豆糕,红豆糕,黄豆糕,马蹄糕……桃酥饼,吉祥果,如意糕,合意饼,梅花香饼,水晶冬瓜饺,桂花糖蒸栗粉糕……

晏晓雨在楼梯口的柜台边上坐着,一手撑着脑袋发呆,满眼无神的看着店里的客人。谁穿着好,吃相好,一眼就看得出来,她便在心里头估算着,要是开业,能来多少客人。

“咳咳——”

有人一阵猛烈的咳嗽把晏晓雨从沉思中唤醒,她仍旧两眼无神,悠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见后面那个满脸焦急神色,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

“你——要喝点水吗?”她出于平常心,只以为这个客人是被噎到了,完全没注意到前面还有个脸黑得像块炭一样的男人正眼神凶狠的瞪着她。

门外一阵冷风吹来,令她打了个激灵,浑身一抖,才回过神来。

他是谁?

为什么用这样凶狠的眼神盯着我看?他认识我?还是我欠他钱?晏晓雨被盯得害怕了,瑟缩着脖颈,手捂在额头挡住自己的视线,无神的黑眸盯着蓝色衣服发愣。

这时,紫玉壮着胆子走过来拉扯晏晓雨的袖子,挂着笑脸对他们说道:“两位客官,吃了我们店里的糕点,可还觉得味道如何?”

殷珩见王叔还是不开口,带着尴尬的笑说了句:“还……不错。”

听这口气,紫玉也感受到了这里怪异的氛围,难怪掌柜的不想说话。

殷珩见这几个人都装哑巴,尤其是自己的王叔,心头有怒气竟还不说话,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王叔不说,那就让他来搅和吧。殷珩默默地看了眼司徒铉,微微一笑,却是对着晏晓雨的。

“小娘子,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