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颜凝谢景修季琼羽

颜凝谢景修季琼羽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谢景修笑笑,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道:“此事孤会派人尽快去办,三日后,医女便会送到令姊府上。”颜凝点点头,又道:“今日之事是第一件事,过些时日,臣女会办第二件事,到时候,希望殿下能考虑应允臣女所请求之事。”谢景修抬眸看了她一眼,还未开口,便见颜凝转身退了出去。

主角:颜凝谢景修季琼羽   更新:2022-09-10 19: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凝谢景修季琼羽的其他类型小说《颜凝谢景修季琼羽》,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景修笑笑,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道:“此事孤会派人尽快去办,三日后,医女便会送到令姊府上。”颜凝点点头,又道:“今日之事是第一件事,过些时日,臣女会办第二件事,到时候,希望殿下能考虑应允臣女所请求之事。”谢景修抬眸看了她一眼,还未开口,便见颜凝转身退了出去。

《颜凝谢景修季琼羽》精彩片段

“今日殿下亦救了臣女的性命,臣女不敢以功相挟。”

颜凝顿了顿,道:“臣女想要殿下拨给臣女几名医女,要擅长生产之术的,当然,更要恭谨忠心。”

谢景修打量着她,道:“二姑娘为了令姊殚精竭虑,孤自然要成全姑娘的一片真心。”

…“殿下做了主考官,自然今年所有高中的士子便都是殿下的门生,他们一旦入朝,或提拔、或任用,殿下在朝中自然势力大增。

而殿下一旦受伤,康王便有十足的把握劝说陛下将这主考之责交给他,届时,殿下与康王的境地自然要翻个个儿。”

颜凝说着,将茶盖倒扣在茶盏之中,目光灼灼:“这些事殿下自然早已想得通透,只是不知臣女所言与殿下所想是否相悖?

又或者,这其中关窍,臣女是否摸到了七、八分?”

“啪啪!”

谢景修拍了拍手,道:“姑娘的确聪慧非常。”

“殿下谬赞。”

他眼中闪过一抹赞许之色,道:“舞阳公主府里,你曾说想要孤庇护颜家,其实以你的才智,又何尝怕庇护不了颜家呢?”

颜凝抬眸看向他,郑重道:“臣女不过微尘之力,能保得家人平安已算勉强。

殿下比臣女更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如今大厦之将倾,若非殿下庇佑,就算臣女殚精竭虑,只怕也无可奈何。”

她说着,突然站起身来,盈盈一拜,道:“臣女知道,今日之事并不足以让殿下许下如此重诺,亦不足以让殿下相信,臣女有经天纬地的本事。

臣女只是想……”谢景修眼底有些讳莫如深,道:“二姑娘今日救了孤的性命,想要什么直说便是。”

“今日殿下亦救了臣女的性命,臣女不敢以功相挟。”

颜凝顿了顿,道:“臣女想要殿下拨给臣女几名医女,要擅长生产之术的,当然,更要恭谨忠心。”

谢景修打量着她,道:“二姑娘为了令姊殚精竭虑,孤自然要成全姑娘的一片真心。”

“臣女谢过殿下。”

“起来罢。”

谢景修说着,又道:“地上凉,仔细伤身。”

颜凝道了声“是”,缓缓起身。

灯火明亮,她的影子颀长,投在谢景修身上,两人好像一明一暗,又好像早已融为一体。

颜凝想着,竟觉得心如擂鼓,连耳朵尖都涨红了。

没注意到地毯上的褶皱,她脚下一个趔趄,几乎瞬间便要摔在地上。

他眼疾手快,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在触到他指尖的那一刻,颜凝只觉浑身打了一个战栗,她借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又很快把手缩了回去。

像是触到了什么滚烫的东西。

可他的手指,分明是温凉的。

正如上一世,他们抵死缠绵时,他也曾伸手握住她的手,那时,他身子滚烫,手指却是凉的……颜凝的目光不觉落在他的手上,他手指指节匀称修长,即便不触碰,那种温凉的感觉也依然停留在她手上,痒痒的,让人无法忽略。

她站定,抬头看向他,道:“多谢殿下。”

谢景修笑笑,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道:“此事孤会派人尽快去办,三日后,医女便会送到令姊府上。”

颜凝点点头,又道:“今日之事是第一件事,过些时日,臣女会办第二件事,到时候,希望殿下能考虑应允臣女所请求之事。”

谢景修抬眸看了她一眼,还未开口,便见颜凝转身退了出去。

“等一下。”

他开口唤她。

颜凝脚下一顿,道:“殿下还有何事吩咐?”

“回京之后,你要见孤只怕不易。

每日黄昏时候,孤会在福安茶楼饮茶。

孤会吩咐下去,你若往来,不会有人阻拦。”

颜凝没有回身,只微微侧了侧身,便径自走了出去。



颜凝大步走上前去,拦住了他的去路,她抬起头来,迎着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方才的话还请世子收回去。”

谢以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紧抿。

…直到走出他的帐篷很远,颜凝翻涌的心绪才略略平静了些。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脸颊滚烫。

她不觉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它刚刚触摸过他的手,一如当初那般温暖绵长,在冰凉彻骨的夜里,给了她微末的希望。

“王妃,你信不信……”颜凝耳边响起谢景修在她耳边的絮语。

机警如他,也许当时就已经发现,她存了死志。

只是,那时的她,已经不会再相信什么了……颜凝闭上了眼睛,只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像是抓紧了命运的藤曼。

也许,不,是一定,这一世,她绝不要再走到那样痛苦的路上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响起冷冽的声音,熟悉到,颜凝哪怕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世子又为何在这里?”

谢以安没回答,只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他低头看了一眼,冷笑道:“手上的伤还没好,就迫不及待地去见太子了?”

颜凝面色一凛,迅速把手从他手中抽了回去,道:“世子慎言。”

谢以安轻蔑的看着她,淡淡道:“颜凝,我不管你到底因何与我退婚,也不在乎你是否另攀高枝,我只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劝你一句,太子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他言罢,不等颜凝开口,便作势要走。

颜凝大步走上前去,拦住了他的去路,她抬起头来,迎着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方才的话还请世子收回去。”

谢以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紧抿。

“其一,我不认为我与你之间有什么旧日情分,其二,你我再无瓜葛,还请世子今后不要再插手我的事。

否则……”“否则什么?”

他挤出四个字。

“我会认为,世子自作多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然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颜凝转身便走,再没有理会谢以安作何反应。

原本,他到底如何,早已与她无关了。

她的所有牵挂与期待,都在上一世她从城楼上跳下来的瞬间烟消云散了。

见颜凝离开,隐在暗处的侍从才疾步走到谢以安身边,道:“世子爷,可有问出什么?”

谢以安没说话,只是用力攥着手指上的扳指,目光却远远的追随着颜凝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夜幕之中,他才骤然开口,道:“她牙尖嘴利,自然问不出什么。”

“是。”

侍从见他面色不悦,不敢多言。

“今日之事可查清了?

是父王派人做的么?”

侍从见四下无人,方低声道:“是,属下查问过王爷近前的人,他知道是世子爷要问,便没敢隐瞒。”

“出息了。”

谢以安眼眸中泛起了一丝兴致,带着一抹阴霾,道:“走,去瞧瞧。”

“是!”

康王帐内,远远的便传来女子欢笑的声音,女子们的倩影映在帐篷之上,窈窕飘渺的宛如鬼魅。

谢以安不觉蹙了蹙眉,停下了脚步。

帐前领头的守卫赶忙迎上来行礼,道:“世子爷。”

“嗯。”

谢以安轻声应了,道:“里面是什么人?”

“王爷,还有……几个舞妓。”

谢以安点了点头,幽幽的目光直落在他身上,道:“今日的事是你做的?”

那守卫听他问起,瞬间冷汗涔涔,赶忙道:“是王爷叮嘱属下,此事绝不能告诉世子。”

“咚!”

谢以安猛地踹在他心口上,嘲讽道:“还敢把父王搬出来,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



颜凝借着和颜凌道别的机会,嘱咐道:“长姐,三日后会有两个侍女被送到你身边,那是我从宫中请来的医女,专司生产之术。

以后你的所用所食,都要让她们看过,哪怕是补身、安胎的汤药,也要她们看过才能吃,知道吗?”

…帐篷里,康王歪坐在罗汉床上,两个女子跪在他身前,一个为他捶腿,一个为他揉肩。

见谢以安进来,他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命这些女子都退下,道:“我知道你见不得这些,我把她们打发走,咱们爷俩说说话。”

谢以安等着这些女子鱼贯退出去,方冷冷道:“我没什么可说的。

今日父王所做之事太过冒险,下次若有人再怂恿父王做此等事,还请父王三思。”

康王微眯着眼,浑不在意道:“没什么可三思的。”

谢以安懒怠多言,转身就要走,却听得康王突然道:“你今日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谢以安停下脚步,道:“巧合而已。”

“是么?”

康王缓缓睁开眼睛,那眼睛微微泛着红色,显得混沌而可怖,阴沉至极。

“是。”

“为父听闻今日颜家人也在那里。”

“是。”

谢以安见康王望着自己,便接着道:“只是巧合。”

“是么?”

康王说着,逼视着他的目光,道:“最好如此。”

谢以安没说话,只是唇抿得更紧。

他心底隐隐的涌起一抹情绪,似是不安,似是迷惘,又似是别的什么东西,可这情绪消散得太快,他抓不住。

他分不清楚,从前那个跟在他身后谄媚讨好又天真无邪的少女和现在这个冷若冰霜、令人捉摸不透的女子,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颜凝。

康王没再说什么,只随即闭上了眼睛,道:“去吧,让那几个舞妓进来。”

谢以安见他悠然哼起了靡靡之音,便径自走了出去。

帐外,下人送了酒菜来,见谢以安出来了,忙躬身行礼,道:“世子。”

谢以安没说话,只伸手取了一瓶酒,便摆手让他进去了。

谢以安素来是不好酒的,可不知为何,他今日倒想喝上一杯。

那下人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方低头走了进去。

翌日,便是开拔回京的日子。

颜凝借着和颜凌道别的机会,嘱咐道:“长姐,三日后会有两个侍女被送到你身边,那是我从宫中请来的医女,专司生产之术。

以后你的所用所食,都要让她们看过,哪怕是补身、安胎的汤药,也要她们看过才能吃,知道吗?”

颜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宫中的医女?

你打哪里请来的?”

颜凝安慰道:“我自有法子,长姐不必忧心。”

“好好好,”颜凌笑着道:“我听你的便是了。”

她说着,仔细打量着颜凝,她的小阿凝是真的长大了,大到可以让她安心依靠。

颜凝点点头,握紧了颜凌的手,道:“等长姐临产前,我会来公主府陪伴长姐的。”

不知为何,颜凌听她这样说着,竟安心了几分,道:“我哪有那么脆弱,还要你亲自照顾。

你要是得了空,来陪我说说话便是了。”

“好。”

颜凝说完,才恋恋不舍的下了马车。

回到京城已是黄昏时分,颜凝等人见过了颜宗翰和孟氏,便各自回了院子里歇息。

颠簸一天,颜凝身子乏累,等到翌日起身时,已是晌午了。

颜凝刚收拾停当,便见知画疾步走了进来,笑着道:“姑娘,表少爷来了。”

颜凝站起身来,刚走到房门口,便见孟昶已远远的走了过来。

他清瘦了几分,身上穿了一件半旧的青色绸衫,手中拿着一把竹伞,映衬着这水蒙蒙的天气,越发显得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

他在颜凝身前不远不近的地方站定,极规矩的行了礼,道:“表妹。”

颜凝亦福身见礼,道:“表哥今日怎么得空过来?

快里面坐。”

孟昶眼中含笑,道:“不过一两句话,我说完了便走,表妹不必麻烦了。”

颜凝知道,他是在避嫌,也就没有勉强,只道:“表哥请说。”

“是州桥集会的事,日子定在了三日后。”

他说着,略停顿了一下,道:“表妹曾说想去瞧瞧,我便特来告知表妹的,若是你改了主意,不去也不妨事的。

一切全凭你的心意便是。”

颜凝见他这话说得极婉转,不觉嫣然一笑,道:“盼了许久,州桥集会的日子总算定下来了。”

“是。”

“三日后我和表哥一起去。”

话音未落,颜凝怕他多心,便补充道:“还有予潭。”

孟昶眼角含着恰到好处的笑意,道:“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