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全娱乐圈都在为皇后娘娘神魂颠倒

全娱乐圈都在为皇后娘娘神魂颠倒

暮挽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掌管后宫的皇后娘娘桑梨投喂锦鲤失足落水,丧命于水池中。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魂穿现代,重生到一个豪门团宠小公主的身上。原主只身一人混迹娱乐圈,因为心思单纯,被人算计利用,栽赃陷害。魂穿而来的桑梨表示,现代人这些勾心斗角的把戏,都是她玩剩下的。废柴?草包?倒追男人?且看她如何打脸虐渣,让全娱乐圈都为自己神魂颠倒。

主角:桑梨,岑御   更新:2022-07-15 22: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梨,岑御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娱乐圈都在为皇后娘娘神魂颠倒》,由网络作家“暮挽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掌管后宫的皇后娘娘桑梨投喂锦鲤失足落水,丧命于水池中。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魂穿现代,重生到一个豪门团宠小公主的身上。原主只身一人混迹娱乐圈,因为心思单纯,被人算计利用,栽赃陷害。魂穿而来的桑梨表示,现代人这些勾心斗角的把戏,都是她玩剩下的。废柴?草包?倒追男人?且看她如何打脸虐渣,让全娱乐圈都为自己神魂颠倒。

《全娱乐圈都在为皇后娘娘神魂颠倒》精彩片段

“扑通——”

重物落水的声音在偌大的御花园响起,跟在桑梨身后的宫女们看到皇后娘娘落水,纷纷被吓得花容失色、不知所措、四处呼救。

“快来人啊,皇后娘娘落水了!”

“快来人啊!快来救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落水了,快点来救娘娘!”

……

宫女的呼救声越来越远,鼻息间窜入一阵好闻的味道,桑梨微微蹙眉,随即睁开眼睛。

此时,她身处的环境不是她熟悉的宫殿,是从未在她的世界中出现过,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

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散发出刺眼的光芒,让桑梨微微睁开的眼睛再度合上。过了小一会儿,她慢慢适应过来。

一段记忆涌入脑海中——

她已经死了,前世的记忆止步于御花园的锦鲤池中。万万没想到,掌管后宫的皇后娘娘最后会因为投喂锦鲤失足落水,丧命于池中。

天不绝她,让她重生了。

不过重生在千年之后,现在的她也叫桑梨,但不再是后宫里的皇后桑梨。而是海城名门望族桑家的千金小公主桑梨。

从皇后变成了公主。

一个一出生就在站在世界之巅的女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微微蹙眉世界皆有错,喜笑颜开世界皆欢喜。

一次游园活动中,小公主桑梨同她一样,去投喂锦鲤,重心不稳,坠入池中。身体虚水性弱,最后溺水而亡。无意间因死因相似,因而换得她的灵魂重生。

桑梨顺清楚这具身体原主的一生,甚是惋惜。大好年华去喂鱼,最后与鱼同池。

她暗自思忖,原主还真是个可怜娃娃,嘴里喃喃自语着,“你放心,本宫会替你好好地活下去的。”

现代世界可没有古代那么死板,即便对待女性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思想,却也没有如同古代那般的男尊女卑。

回想起自己在皇宫里当皇后的五年时光,桑梨觉得她跟啃了翔一样!回忆起来甚至心疼死自己……

她的父亲是朝廷中说话举足轻重的丞相,为了巩固家族地位,扶持她的哥哥接替丞相的位置。她的父亲便将刚年满十六岁的她送进宫里,嫁给皇上成为母仪天下、执掌凤印、统管六宫的皇后娘娘。

桑梨早就知晓一点,她没有选择夫婿的权利。出生在这种局势中,这种家族里。身位女儿身,只有成为棋子的可能。她不过是个十六岁未出阁的小姑娘,入宫后见到皇帝,俊美的男子很快就吸引了她。

她甚至还幻想过,能和皇帝走下去,成为真的夫妻。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皇帝竟是断袖!

所有跟着他身边贴身照顾的侍卫都是他的男宠,六宫嫔妃不过皆是他对外堵住悠悠众口及太后的工具罢了。包括她这个丞相之女的皇后,也只是被他利用的工具。

得知真相的桑梨大吃一惊,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但这摆在眼前,她不得不信!

皇帝后面直接和桑梨挑明,顺带威胁着她就范。他说他清楚她父亲的意思,想要让自己的兄长仕途通顺,可以,只要桑梨愿意配合,他便可以保证一切都会按照丞相想要的方向走。

当然选择的权利在于她,她不同意也可以,甚至可以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只是,这样做造成的结果,她怕是负责不起。

说是给桑梨选择的权利,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多余的选择。

桑梨只有接受,同时帮着皇帝保守秘密。

皇帝把他与男宠密会的地点定在了她的宫殿内,只要不需要上朝处理政务,都会在她宫中,在外人眼里,皇帝对皇后爱到骨子里,时刻都要皇后相伴。

只有桑梨知道,皇帝不过是拿她当掩护罢了。就因为这个,她还要接受各种冷眼,每逢月初宫中妃嫔去给太后娘娘请安,总有人会拿此事说话。太后以为清心寡欲的儿子是遇上了心爱的姑娘想,盼着两人能早日有个孩子……哪能想到背后的真相?

日子一天天过,皇帝依旧每天都是夜夜笙歌,桑梨也将皇宫当成了一处彻底将她封锁起来的地牢。

入宫两年,宠冠后宫的皇后仍旧膝下无出。

群臣催生,皇帝拿她作筏子,装得倒是深情:“朕只愿与皇后有子女缘分。”

真的是让人恶心,呸呸呸!

太后催生,不好骂皇帝就各个方面给她施压,她明明没什么问题,苦药是被迫喝了一碗又一碗。

桑梨很多时候都想直接和太后挑明了说,别想了生不出来!你儿子是断袖!圆房都没过,哪来的孩子!

可她不敢,她不能拿家里人做赌注,便只能憋着气,受着。

这个狗皇帝!昏君!

桑梨梳理一番现这副身子主人的记忆,方才回忆中皇帝与男宠苟且的画面挥之不去。

谁能想到她在入宫五年后落水,再睁开眼竟然来到了千年后的现代,还能再活一世!

可算是解脱了!

这一世,她不再是任何人的旗子,定要随着性子痛痛快快地好好活一回!

“扣扣——”

房间的门被敲响,一道女声响起。

“桑小姐,您衣服换好了吗?下面的演出马上就开始了。”

听到外面的人说的话,桑梨眉头微微蹙起,方才的记忆翻涌而来——原主是海城音乐学院古典乐器专业的学生,今天是受邀参加这场为山区留守儿童募捐的演出。

原本是演奏她的拿手乐器琵琶,后因为同专业一个一直同她作对的女生陷害,让她不得不选择演奏不算是太拿手的古筝。

桑梨顺清楚后,展开一丝笑意。

就这?

现代人勾心斗角真没意思!

就会在这些小细节上面使坏,一点劲儿都没有。

古筝算什么?

她桑梨未出阁时可是京中贵女第一人,才情斐然,琴棋书画、君子六艺样样精通,比起男子也不遑多让。

桑梨翻身下床,走过去打开房门。

“我可以了。”

工作人员:“好的,您跟我来。”

皇后娘娘脸上带着笑容,提着裙摆步入电梯。

仪态万方,袅娜从容。

光看背影都美极了。

 


桑梨刚走出电梯,靠近后台入口就听到了主持人报幕的声音。

“下面有请海城音乐学院古典乐器专业桑梨同学为我们带来古筝演奏。”

桑梨面色从容地坐在古筝前,礼堂暗了下来,只有舞台上的一束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抬起手臂,拨出一个干净清脆的音节。

好似红砖绿瓦房的屋檐往下掉落的水滴,第一滴水落下,后续便延绵不绝了。

她的眉眼处携几分认真,轻抚琴弦发出的音节,让人陶醉其中。

每一个音节响起,都能将台下听众带入到情绪中去,好似眼前浮现过绵绵春风过姒滟,千花摆动、海棠幽香眠野径。

上一秒还是温婉柔和的音调,下一秒仿佛切换了频道——只见戴着护具的十指快速拂过琴弦,曲调里面变得狠戾起来,如同忽然袭来的狂风暴雨,将人席卷其中。

台下的听众无一例外皆是被桑梨的演绎给震撼住了,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身上。

一曲必,桑梨提着裙摆优雅起身向台下听众微微鞠躬致谢,享受雷鸣般的掌声将她包围。甚至有些激动的投资方直接起身为她鼓掌、祝贺。

她走向舞台去往后台。

方才在台上时,她看到台下那个见她从容弹奏出曲子来的女生,脑海中就闪过她的名字与她同原主之间的关系。

陈月如,同专业同级同学。

同专业同学是真的,但也只是泛泛之交。原主并没有怎么理会过她,甚至是不把她当回事儿,可她性格上缺陷太大了,见不到有人比她更好。

桑梨在琵琶上的造诣很高,源自于她的母亲顾湘是海城著名的琵琶演奏家,算是从小耳濡目染。在进入大学之前,就已经跟随着母亲参加了许多的演出,在这个圈子里积攒了一定的资源,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进入大学后,被专业老师重点关注着。

陈月如是普通暴发户家庭的孩子,在她高中的时候家庭才正式起来,从高二开始学习琵琶。许是有些天赋在身上,学的很好,艺考成绩屈居第二排在桑梨后面,她性格很要强,只能承认自己的优秀,以至于一直看原主不顺眼。这次的演出本定是双人琵琶,后来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式,让主办方换了节目单。

桑梨回到后台化妆间坐下,等着陈月如进来找她。

“桑小姐,您要喝点什么吗?”负责后勤的小助理前来询问她。

“不用了,谢谢。”

小助理点点头,离开化妆间。

桑梨按照记忆翻出边上托特包里面的手机,打开看了眼微信群。

群里消息多数都在夸赞她,少数好奇她不是最不擅长古筝怎么还可以演奏的行云流水?

桑梨只表达了感谢夸奖,并没有回应古筝的问题。

她总不能告诉他们,她是古代来的皇后附身在桑梨身上吧?要真的这样说,更不得吓死他们?

不出桑梨所料,没几分钟,陈月如就走进化妆间,怒气冲冲地看着她,语气咄咄逼就好似在质问一般。

“你不是说不会弹古筝么?!”

桑梨放下手机,白嫩的手掌心撑着下巴,“我确实说过我不怎么擅长,却从未说过完全不会吧?”她脸上扬起一抹清浅的笑意,“不擅长不代表不会,林同学怎么开始信口胡掐了呢?”

她的话让陈月如出现一瞬间的恍惚,眼前这个眉眼带笑的女生仿佛她和之前认识的像是一颗软柿子一样任人揉捏的桑梨不一样了?

这种错觉,让她有几分无措。

这时,桑梨却起身走到她跟前站住。

“不管你是用什么方式让主办方同意临时更换节目单,但都是最后一次了。”桑梨语气温柔,声音冷得让人背脊骨发寒,“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也不为难你。”

她甜笑着,靠近陈月如耳边轻言:“你是成年人,也是一个自然人,理应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责任。”

话音未落,桑梨握着手机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化妆间。

呆在原地的陈月如汗涔涔,心脏极速跳动着,刚才的桑梨不像是桑梨……

——

桑梨走在走廊边上,按照脑海中的路线朝着阳台走去。她现在脑子有些凌乱,需要梳理一番。

虽然才拥有这具身子,拥有新的身份、新的背景。可她已经摸清楚原主的性格和行为。

原主很多行为都让桑梨感觉到无语。

明明身份、颜值、才华都在线,明明拿着爽文大女主剧本却活成了一个弱小女配?这个操作真让桑梨很不明白。

不过这些都过去了,现在她是桑梨,往后人生她说了算!

桑梨走到阳台处,不知为何她看到迎面走来的那群参加演出的男高生,有种邪恶的想法跃然于眼前。从前在宫殿中看到皇帝的男宠们对着他各种谄媚争宠的画面更是记忆深刻,挥之不去……

她在想,她又没有可能也学皇帝,整个后宫?

虽然现在是现代法律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可只要不领证,那么就没有问题。有钱有颜玩的花一点也没有问题吧?

桑梨想着没有看路直直往前走,直直撞到前面的一堵“墙”,疼得她龇牙咧嘴。

“嘶——”

“你走路不用看道的?”桑梨本想说几句,抬眼看到这堵“墙”的样子后,顿时语塞,到了嘴边的话,被硬生生咽了下去。

这男人好好看诶,完全不输她那些年在宫中见到过的男宠……

风流倜傥赛潘安呐!

“小姐,似乎是你没有看路撞到我的身上来的。”岑御冷声陈述事实,语气不带半分温度,看着她的眼神也是。

他比桑梨高一个头,看着她需要低头,有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听到岑御的话,一向高傲的桑梨竟第一次脱口而出一句“抱歉”。可她清澈的眼眸里看不到一丝的歉意,更多的是欣赏?

向帅哥低头不丢人的。

岑御认出来她是方才在台上演奏古筝的音乐学院学生,只是看了她一眼,侧过身子大步朝前迈去。

桑梨盯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还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呢。

“梨子!”

一道女声从身后响起,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子气喘吁吁地跑到桑梨身边。

“原来你在这里啊。”她喘着粗气说着,“可是让我一通好找。”

桑梨沉思几秒,响起她是谁。

原主的小助理许徐徐。

“找我干嘛?”桑梨问。

“演出结束了,要大合影啊。”许徐徐在她演出结束后才赶到现场来,一来就听到主办方说她不在化妆间让她帮忙找人。

“好。”桑梨演出结束谢幕合影是一定的,她摁了下太阳穴,跟着许徐徐 回到舞台上 。

 


回去的车上,桑梨和许徐徐坐在房车后座,手肘撑着桌子上,手掌拖着下巴,回想着方才在走廊上遇到的那个美男……

有一说一,真的好好看。那颜值、那身姿简直就是极品。

“徐徐。”桑梨忽然开口喊了一声。

“怎么了?”许徐徐还在整理接下来的演出安排,被她冷不丁地这么一喊给吓住了。

“你来找我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特别好看的男人走过?”她看似很随意地开口,眼睛里闪过的期待可不是假的。

“你是说岑御?”许徐徐拧眉问道,如果是指刚才见到的男人,那就只有岑御了。

“他叫陈宇?”名字有点小土……但这不妨碍皇后娘娘对他产生的兴趣。

许徐徐整理完演出安排,捧起奶茶喝了口,递给她一杯咖啡。

“对啊,我去找你的时候,迎面来见到的就只有一个岑御。”许徐徐没有认真听她的话,没有发觉她听错了。

桑梨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美式醇厚的口感在口腔中蔓延开来,又听到许徐徐说,“你可以百度一下看看他的照片是不是你见到的。”

说着还把她另外一个生活用的手机递给她。

桑梨打开软件输入许徐徐说的名字:陈宇。

出来一个稚嫩的男生,桑梨眉头紧紧蹙起,怎么对不上号呢?

“不是他啊。”

“我看看。”许徐徐靠过去看了眼,“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梨子,人家叫岑御不是陈宇。”说完将搜索引上的“陈宇”删除换成“岑御”。

蓝色的加载条冲到尽头,弹出来一张照片,还有一段很官方的介绍。

岑御,出生于高干家庭,没有跟着家族的脚步走,而是走向了商业之路,只用了五年的时间,把C·L财阀从闻所未闻到城市闻名再到现在的世界级别。他的经商天赋可以说是远胜于他从政,或许他经商才是最好的选择。

网上的照片是岑御上大学刚创业参加招标时的,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青涩大学生和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两个人。

可,好看的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青雉反倒是给桑梨更强大的反差。

即便桑梨在后宫时见过不少的美男,可惜皆不是正常人……说来也是可惜,活了二十多年,担着皇后的名号,看着皇帝夜夜笙歌,皇后本人却日日守寡。

“你说我有没有可能把他搞到手玩玩?”桑梨看着百度页面里岑御的照片,回想着他的模样。她满打满算也是活了两辈子四十多年,头一回为男人感兴趣呢。

皇帝不算,他是断袖!

许徐徐闻言嘴角抽搐,如同一个看破红尘的老者,语重心长地和她说道:“梨子,别的男人你或许还能想想,但是岑御就算了吧,他不是一个适合攻略的对象。”

桑梨关掉页面,转换到微信里,“怎么说?”校方负责人给她发来信息,祝贺她演出顺利。

看着是很虚伪,终究是负责人,面子上不能驳了人家。

桑梨礼貌致谢,对方询问的问题,回答也是滴水不漏,没有丝毫缝隙让她钻。

“嗯……”许徐徐一下子说不出来岑御的那些地方不适合,“反正你别肖想他就完事儿。”

桑梨不解,“你说他不好,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她接着又说,“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

许徐徐沉默几秒:“确实好看。”这点没法否认,“他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

——

桑梨回到家中,父亲桑木听着车声就迎了出来,站在门口迎接完美结束演出的宝贝闺女。他算是老来得女,加上母亲顾湘在怀孕生产时受的苦,他格外地宠溺这个心肝宝贝。可以说是呵护在手心里长大的。

桑梨大老远就看到了桑木,心里暗暗地再度回忆原主家庭背景。按理来说,依照着桑家的权势,以及父母对她的宠爱,不至于培养出一个如此性格的女儿,到底是那个地方出现了问题?

“快来让爸爸抱抱!”桑木张开双臂等着桑梨扑入他的怀中。

桑梨也很配合地扑到他的怀。

在古代女大避父,可现在是现代,女儿永远都拥有着依赖父亲的资格。

“累不累啊?”桑木搂着宝贝闺女往里面走,顺带旁敲侧击问她今天演出现场发生的事情,“宝贝,听说你今天演奏了古筝不是琵琶诶,是换了风格吗?”

桑木嘴上说着不参合妻女的工作,背地里还是放心不下,每一次都是安排人跟着。

观察现场情况,保证两人安全。

所以今天桑梨演奏的乐器和曲目桑木知道的一清二楚。

桑梨并没有明说什么情况,毕竟她现在也处于一种不是很了解事情的状态,蓦然用主观意识去判定,最后结果出来了,对谁都不好。原主温温柔柔长得好看被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很正常,她的性子太软了,不会用自己的资本反击,给人感觉人人都可以对她做点什么。想必这次不一定完全是陈月如的手笔,一个暴发户还不至于能做到让公益慈善项目的主办方更换节目单。

哪怕这个主办方再想要得到一笔钱,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动手。

“没事儿,我不是一直都演奏不好古筝嘛,她们说登上大舞台演出能增加演奏的感觉,刚好机会来了,就换了。”桑梨含糊地说着。

桑木也不多问,给足桑梨空间。

他问,“那我们梨梨宝贝想要什么愿望呢?”

桑梨想了下,从记忆中翻到了这个部分。

桑木在原主每一次完成演出后,都会跟她要一个愿望帮她实现,不论她要什么,只要他能做到,无一不满足的。

桑梨原意是跟原主一样,说要个包包or首饰,没想到脱口而出,“我想要搞到岑御。”

这话一出,直接把桑木给弄得瞪大双眸,不可置信地望着捂着嘴的桑梨。

完犊子,直接把内心想法展露无遗……

“梨子,你确定你没有中邪?”母亲徐湘下楼在楼梯口听到她的话,两步并三步冲下来,没有缓冲差点撞到她的身上,幸好桑木及时伸手将她揽住。

徐湘手摸着桑梨的额头,露出同丈夫如出一辙的表情。

桑梨见状不再掩盖什么,在父母面前,展示真实的她。

“爸爸妈妈,我认为岑御长得很好看,我很欣赏他。”

“宝贝,你见过岑御么?”桑木问。

桑梨点头,“演出完见到的。”

“你只见过一面,欣赏可以,但搞到手是不是不太合适?”徐湘问。

桑梨点头又摇头,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妈妈,欣赏要得到,不然欣赏什么?”

欣赏要得到?桑木徐湘夫妇面面相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