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死亡副本美人她欺诈众生

死亡副本美人她欺诈众生

寒夜烬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戏精学院毕业的阮绵绵,精通各项技能,为人野心勃勃,于是,这样的她成为了“扮演者”系统的最佳人选。她被穿越到了架空世界中,浑浑噩噩地度过十几年后,就在她对生活失去希望时,刺激的死亡游戏开启了,她被强制参加游戏副本中,进行求生直播!

主角:阮绵绵,晏景逸   更新:2022-07-15 22: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绵绵,晏景逸 的女频言情小说《死亡副本美人她欺诈众生》,由网络作家“寒夜烬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戏精学院毕业的阮绵绵,精通各项技能,为人野心勃勃,于是,这样的她成为了“扮演者”系统的最佳人选。她被穿越到了架空世界中,浑浑噩噩地度过十几年后,就在她对生活失去希望时,刺激的死亡游戏开启了,她被强制参加游戏副本中,进行求生直播!

《死亡副本美人她欺诈众生》精彩片段

新坟坐落枯树,昏黄隐没黑鸦。

空间传送完毕,阮绵绵在田野站牌下睁开了双眼。

“欢迎来到死亡游戏。

本次游戏副本:向死公交,五人新手副本,请您顺利在终点站,黄泉旅馆下车。(副本全图直播间已开启,因玩家属新手行列,不具备管理资格,直播间自动对玩家隐匿)

任务成功即算通关,可获得相应积分,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副本内死亡等同现实死亡,规避游戏行为等同玩家违规,将直接抹杀。

请您认真对待游戏。”

“以下为您的个人数据:

姓名:阮绵绵(女)

年龄:20

攻击力:5(正常成年年轻女性平均为10)

体力值:5(正常成年年轻女性平均为10)

魅力值:60(正常成年年轻女性平均为15)

技能:阴阳怪气(五级),苟(六级)

通关游戏:0

积分:0”

陌生而冰冷的机械音丝毫没有激起阮绵绵的在意。

她更关注的是……

【嘀!检测宿主已成功接触特殊事件,“扮演者”系统成功开启!】

“扮演者”系统。

每过不定时间,系统都会给出一个随机人物。

在规定时间内,宿主可选择切换这个人物模板,使本体成为当前模板人物,并获得这个人物的全部能力。

处于不崩坏人设前提,以此人物获得生灵对其足够的认知度,那么无论多么离谱的人设,都能够逐步在本体上同步实力。

当进度达到30%时,可永久保留人物模板。

【嘀!

当前随机人物:白墨(男)

能力:虚幻法则

性格:睚眦必报(其余可随机发挥)

目前具现进度:0%

已解锁能力:白墨实力0.1%(初始赠送)

剩余人物时间:180天(系统启动成功,倒计时已解冻)】

看着终于能切换的人物模板,要不是知道现在正在直播,阮绵绵真想当场抹一把辛酸泪。

作为穿越者,她出生就绑定了系统。

看着第一个随机到的角色那么厉害,以为自己能切换马甲大杀四方,独领风骚的时候……

系统提示她,当前世界属末法世界,与第一马甲逆驳,自动冻结系统。

要不是一个月前,死亡游戏降临,阮绵绵都快彻底自闭了!

死亡游戏,被选中的玩家将强制参加游戏副本,进行求生直播。

经系统检测,游戏副本世界符合角色模板生成规则!

并且死亡游戏的求生直播是面向全直播平台,流量惊人……

这死亡游戏不就是为了她量身打造的吗?

因此,在别人生怕被游戏选中的同时,她是各种上赶着送人头。

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月的艰苦努力后,阮绵绵终于还是进来了!

也就在她感慨的几秒间,一辆崭新的4路公交车缓缓由远及近,最后在站牌前停下,打开车门。

彻底上车前,阮绵绵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在司机那不耐烦的眼神中,她朝着身后的站牌看了一眼——很好,终点站黄泉旅馆的,是44路公交。

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挂上了阮绵绵好看的面容,她默默把已经踩上踏板的脚缩了回来。

“打扰了。”

公交车司机瞬间变脸,原先好好的一个人,迅速全身腐烂。

他骂骂咧咧的关上了门。

崭新的公交车染上了铜锈,鲜红的液体从车身蔓延,离开时,留下了一地血迹。

觉得这司机属实是真不讲究,还有点玩不起的阮绵绵:……

幸好自己小心,看来接下来也不能大意……

她站在田埂上,吹了好久的风,才终于等到了44路。

由远及近……

老旧的公交车散发着刺鼻的汽油味,停下时慢慢悠悠的。

阮绵绵走了上去。

整辆公交车里,此时正零散的坐着三个“人”。

一个是半脸模糊,浑身枯焦的干瘦绷带人。

一个是穿着白衣,头发上还不断滴水的女人。

最后一个则是带着篮子,裸露在外的肌肤满是缝合线头的老妇人。

除此之外,在过道里,站立着一具浑身还挂着腐肉的白骨。

在布满蛆虫的司机注视下,阮绵绵习惯性从口袋里淡定摸出了两个硬币扔进投币口,还不忘顺手撕下了一张自助车票。

见此,乘客们眼中暗自闪过了一抹惋惜。

阮绵绵没看到,她只是挑了个靠近下车口的座位坐了上去。

“欢迎您乘坐44路公交,本车由向死中学开往黄泉旅馆。”

“车辆起步,请坐稳扶好,下一站,死魂山村,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

……

车辆重新启动,阮绵绵则抬头看向了公交车车顶的行径路线。

她数了一下,距离黄泉旅馆还有十站。

先前听游戏介绍时说过,这副本是五人新手副本,那么除了自己之外……其他四个人呢?

“其余四位玩家属游戏随机挑选玩家,与您情况不同,将于下一站上车。”

游戏系统的解答很及时,但阮绵绵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安安静静看着窗外的景物后退,迷雾渐浓中,车厢里迎来了一片黑暗。

似有似无的呼唤声在阮绵绵耳边响起,又直接被她无视——但凡不是傻子,那就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顺着声音回头的好吗?

更何况她是孤儿,人际关系又极差,放这种呼唤声,还不如放小狗汪汪叫更有吸引力一点。

“汪——”

依稀间,好像还真听到狗叫的阮绵绵:……

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好想听小曲儿啊,来个《十八摸》之类的听听?

那道声音突然沉默。

不会唱的话……

不然,叫她声爸爸也行?

阮绵绵等啊等,直到浓雾散去,露出明晰的公路后,都没有再听到它响起来。

她“啧啧”了两声,只觉得现在的诡异,真的是出来杀人,连一点点的基本业务能力都不知道要好好练练!

……

“嘎吱——”

“死魂山村站到了,请本站下车的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后下车,开门请注意——”

老旧的车门再度打开,四个玩家在门口挤来挤去,磨磨蹭蹭。

“上不上?”

司机眼神阴恻恻的,看着他们就好像是在打量有多少肉一样,白花花的蛆虫时不时从身上掉下,脓液黏腻。

“上,上上上!”

一听这话,三男一女的玩家中,唯一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咬牙迈了进来。

见她安然无恙后,剩下的人才接连抬腿。

趁着这四名玩家推搡上车,明确看到死魂山村的站牌,只标注了一辆44路公交车,压根就没有自己先前4路车那一出考验的阮绵绵:……

再联想到自己和这四人是分批的……

什么意思?

针对我?

“我游重视自愿主动进入游戏副本的玩家。”

游戏系统依旧是那么及时的回应着玩家的质疑。

“优秀的玩家总会得到更多的考验,以及更多的奖励。”

听明白了什么意思的阮绵绵:……

那可真的是谢谢你的肯定了呢。

 


阮绵绵眯了眯眸子,此时倒有些庆幸自己的第一个角色是虚幻之主了。

因为……

【切换模板,虚幻之主。】

【嘀!模板切换完成!】

几乎是在自己指令下达的瞬间,她还来不及感应身上的变化,就率先动用开始涌现的虚幻法则,化虚为实的复制了一个“阮绵绵”复制体于原位。

而已经变成“白墨”的本体,则化虚重新站在进门口的台阶上,像是跟在那四名玩家身后上车一般,缓缓显出身型。

“劳驾,让开。”

少年有着一头与瞳孔同色的及肩银发,薄唇不沾丝毫血气,鼻梁高挺间,俊美到无处不精致。

他身穿白色长袍,黑龙刺绣盘肩而过,只余下一双好像泛着腥杀的龙目,栩栩如生。

这一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哪怕是直播间外正在观看全景直播的观众们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开始默默讨论了起来。

(这副本不是只有五个玩家吗?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玩家吧,应该是游戏世界副本里的诡怪。)

(有一说一,他看起来感觉很强的样子,还有点帅……)

(杀你的时候更帅是吗?)

(滚!)

……

听着耳边系统对于认知度开始增长的通报,阮绵绵化身的白墨神色不显。

戏精嘛,她是专业的,模板一切换,她就是角色本身。

“好,好的——”

一见白墨,那四人当场就像是避瘟神一样腾出了一条过廊。

没有忽略掉这些人紧紧盯着自己的视线,白墨微微眯了眯双眸,唇角笑意温柔,好似全然无害的模样。

他环视了一圈,最后站到“阮绵绵”身边,目光稍稍嫌弃的看了眼车厢里已经算是最干净的公交车座位。

于是……

在直播间众人的视线中,美貌的少女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便十分主动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垫在了身边的公交车位子上,乖乖巧巧,声音清甜。

“我的衣服超干净的!”

嘶——

这一举动出来,直播间当场一片“好家伙”。

就连现场的玩家和诡异们,都忍不住有瞬间的微妙。

小姑娘眉清目秀的,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会上赶着舔呢?

人家一看就不像是会接……

“……嗯。”

俊美的少年眉眼肉眼可见的松了点,他顺着少女的心思坐到了她的旁边,目光像是不经意的瞥了她一眼。

现在的“阮绵绵”相当于一具保留了阮绵绵所有的分身,为了不露出破绽,在一心二用操纵她的同时,必须保证“阮绵绵”是安全的。

而坐到这个位置,他闭着眼都能护住“阮绵绵”,也方便“阮绵绵”和白墨名正言顺的产生交集,顺理成章的对“阮绵绵”进行特殊照顾。

但这一幕落在别人眼里……

我草?

他怎么没事?

诡异司机和周边的诡异们表情一顿,再度望向白墨的视线不由惊恐恭敬了很多。

要知道,每个诡异杀人都有自己的必杀规则,而这辆公交车本身更是一件特殊诡具,上车不买票,就会默认逃票,落座的瞬间将被抹杀,成为养料。

就算不落座,也只是一时平静,它会默认为乘客用自己本身当做支付车票的报酬。

除非……

以绝对的实力强行压制。

能对公交车这件堪称特殊A+级别规矩强行压制的……

实力最低也是在SSS级别,也就是一个大型副本的特殊级别boss序列!

嘶——

这种大佬今儿居然下凡体验人生坐公交车?

车上的气氛都好像逐渐紧绷了起来,阮绵绵直播间更是弹幕横飞。

(我草!这公交车妥妥的A+级特殊副本性诡具,这小白脸的实力居然能强行压制?)

(?小白脸?楼上你号没了。)

(嘶——就我关心这位大佬居然坐在主播身边,主播这是找死吗?)

(啊这……我其实比较关心这位大佬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新手副本……)

(!盲生你提到了华点!)

……

车上的四个玩家显然对诡异的相关事情一无所知。

在白墨施施然坐下后,当即有一个满身横肉的男人羡慕的瞥了一眼,开始有样学样。

然而——

等他屁股沾到座位的瞬间,立即化为弥漫的血雾,被车厢吞噬殆尽。

剩下三人看到这一幕,默默往后退了几步,那马尾女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往投币口扔了一张百元大钞。

司机转了转还有蛆虫在爬动的眼珠,开始关上车门。

马尾女生犹豫了下,看了眼站在过廊里的那白骨腐尸,又看了看阴恻恻盯过来的诡异乘客们,最后还是顺着直觉,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见马尾女孩没事,剩下的两人急忙跑到投币口投钱。

而车辆,也随着玩家的落座,再度缓缓起步。

……

车外的景物在移动,至于车内……

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偷偷对身边那俊美的少年瞥了又瞥,那明明是只小狐狸,偏偏要装小白兔的意图,呼之欲出。

“你身上的刺绣好特别的样子。”

夸赞的言语在车厢中响起,惊的诡异司机差点一脚踩错了油门。

更别说是直播间了。

(666,主播胆子居然恐怖如斯!)

(别说了,这姑娘我打小就看她超勇!)

……

大佬是不是要不顾公交车规则直接出手弄死这个敢调戏他的人类了?

他会怎么出手?

用什么方式?

迎着明里暗里的视线,白墨开局显然也有些意外。

他表情停顿了一下,这次倒是用正眼去看了看身边的少女。

然后……

俊美的少年沉吟了一下,伸手覆上了黑龙的血眼。

原先还是刺绣的黑龙瞬间翻腾着从布料上逐渐立体,一点点缠绕上少年的手臂,正好以龙头探到他的手心。

“特别的话,要,摸摸吗?”

“我?”

少女一愣,在得到俊美少年的首肯后,她惊喜的小心翼翼伸手就试探着摸上了黑龙的鬃毛。

被一个人类触碰,那黑龙显然有点不甘不愿,却在自家主人的压制下,只能忍气吞声的由着少女揉捏。

“我叫绵绵,你呢?”

“……如果下次还能见面的话,我再告诉你。”

俊美的少年目光好似带着点说不出来的意味。

他伸手替少女将一缕滑下的发丝别到耳后,声音温吞。

自黑龙现身后,就已经被压制到只能瑟瑟发抖的现场诡异们:……

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看到了什么的直播间观众们:……

(我有那么一瞬,以为自己在看偶像剧?)

(所以死亡游戏里的诡异是完全可攻略的?)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主播这局肯定是稳了?)

(我过新手副本为啥没遇到这种好事?)

(可能你需要照照镜子?)

(滚!)

……


现场玩家更直接,见阮绵绵的操作后,两个男的下意识看向了车上的其他诡异,认清现实后,又悻悻然收回了视线。

那马尾少女则是看着其他诡异对俊美少年的隐隐惧怕,心中一动,把自己的座位换到了挨着“阮绵绵”的前面。

身为正主的少女对此还没什么反应,反倒是俊美少年率先冷冷抬头瞥过来了一眼。

这个少年……

强。

形容不出来的强。

完全脱离了她所处生命层次的强。

强到明明仅仅是一眼,就给了她一种自己恍若是蝼蚁被天注视,心脏都要炸裂的渺小感……

马尾女生简直有些呼吸不过来。

会死的吧……

继续这么下去,会死的吧?

“我,我没有恶意……”

在求生欲的促使下,她灵光一闪,开口朝着正在揉捏黑龙的少女解释。

“我只是直觉这里更安全点。”

“昂——”

显然并不在意她坐过来的少女不解的抬头看了一眼好像要哭出来的马尾女生,很快就猜出怕是自己身边的大佬做了什么。

她想了想,从自己口袋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

“不用不用,谢谢……”

感受着少年终于从自己身上转移的视线,马尾女生咽了口口水,声音都带着点颤抖。

她偷偷瞄向少女的眼神里,藏着遮也遮不住的羡慕。

没想到长得好看在死亡游戏里也能有这么大的优势!

呜呜呜,又是想回炉重造的一天!

哦——

“阮绵绵”点了点头,旋即……

更用力的搓了搓黑龙的小脑袋。

黑龙:……

……

随着时间的流逝,雾气渐渐浓密。

一片昏暗中,“阮绵绵”手里散发出一团柔和光亮的车票,显得那么刺眼。

坐在自己复制体身边,清楚记得第一轮黑暗里这车票什么变化都没有的白墨:……

其余三个被锁定的玩家看着对“阮绵绵”视而不见的诡怪,当即明白了关键点,心中不由后悔起来。

刚刚居然漏了自助车票!

但诡怪可不会管你为什么没有。

就在车厢内彻底陷入黑暗的瞬间,原先坐在座位上的诡异就各自朝着目标扑去。

水女选定了眼镜男,绷带人挑上了高瘦男,老妇人虽恐惧白墨,但她的目标是马尾女生,只要注意不冒犯到那位大人即可,倒也没有犹豫。

惨叫声哭喊声快速从车厢里传出,马尾女生看着眨眼就到自己面前的老妇人,下意识就朝“阮绵绵”手里的车票看了过去。

可——

直到最后,她也没有试图动手抢夺,而是把自己的背包转到了前面,整个人团在座椅上靠着车厢,尽力蜷曲到书包后面躲避。

此举显然没有太大的作用。

干枯的手掌眼看着就要将马尾女生的右臂连根扯下时——

一团温柔的光芒缓缓笼罩过去。

手里被塞了一张车票的马尾女生:?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阮绵绵”,就见少女已经眼巴巴的看向了自己身边的俊美少年。

“你还想下次能见到我的,对吧?”

这倒不是阮绵绵烂好心,她切换模板后,以白墨的实力,这轮死亡游戏早就已经稳了,就想找个机会试试白墨的实战。

之所以把车票给这马尾女生,也是看在她刚刚没有抢夺,自己其实也用不到的份上顺手而已。

她的东西,她能够给,但你绝对不能试图从她手里抢。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还被恐怖大佬注意到的老妇人:……

她一边在心里骂着红颜祸水不讲武德,一边想也没想瞬间飞速后退。

等回到座位上,老妇人心有余悸的看着白墨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惋叹,浑身都快被吓出尚且为人时才有的冷汗。

还好自己反应及时!

刚刚特么差点就没命了!

……

这一轮的黑暗只有短短十几秒,公交车顺利到达了下一站。

可剩下的玩家里,除了拿到车票的马尾女生外,眼镜男少了一条胳膊,高瘦男则少了一条腿。

那两名玩家忍着剧痛,连伤势都没顾上,本能想要去补拿车票——却见原先放着自助车票的地方,此时空空如也。

完了——

不,不对,还有一张车票!

眼镜男和高瘦男对视一眼,凶恶目光纷纷落到了马尾女生身上。

“能再给我一次纸巾吗?”

马尾女生死死拽着自己手中的车票,眼神一闪,语气尽量平缓的看向了“阮绵绵”。

她抢不过那两个男人的。

所以她现在在赌。

赌“阮绵绵”会再帮她一把。

赢了,万事大吉,输了……

那也是她命该如此。

唔——

这是个聪明人。

“阮绵绵”眉眼弯弯。

还是一个知道分寸的聪明人。

她就喜欢这种人。

“好啊。”

纸巾再度被递到了马尾女生面前,这一次,她眼眶红红的接了过来。

“谢谢。”

真的很谢谢。

……

见到这一幕,高瘦男和眼镜男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但……

猛然从马尾女生的做法中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占据了“阮绵绵”和白墨身边的座位。

高瘦男的眼神在“阮绵绵”和白墨之间滑动,最后停在了一看就很好说话的“阮绵绵”身上。

“小妹妹,叔叔不能死在这里啊,叔叔家里还有个刚刚上小学的孩子,老母亲也已经八十多了,我要是死在这里,那我——”

“那我会为你默哀三分钟的。”

“阮绵绵”笑眯眯的把话接了下去。

“叔叔,我更不能死啊,我们全家就我一个活着,我要是死了,我们家这个血脉就断了,我可是我们这一脉的独苗苗啊!”

迎着高瘦男一下被噎着的模样,“阮绵绵”还十分忧伤的叹了一口气。

“我不像叔叔你,家里户口本有那么多页,我那一页要是没了,我家的户口本就要废了啊!”

“噗!”

马尾女生一个没忍住,捂着嘴都嗤笑出声,原先沉闷的心情松动了不少。

可“阮绵绵”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她顺势借题发挥,眼泪汪汪的看向了自己身边的俊美少年。

“所以小哥哥,你要来我家的户口本,让我家户口本页数成双成对嘛?”

将这一幕完整看在眼中的直播间观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