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房客

房客

无罪国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房客》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房客》小说主要讲述了何璐程曜坤的故事,同时,何璐程曜坤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何璐程曜坤   更新:2022-11-13 2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璐程曜坤的其他类型小说《房客》,由网络作家“无罪国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房客》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房客》小说主要讲述了何璐程曜坤的故事,同时,何璐程曜坤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房客》精彩片段

他这一转身,压迫感瞬间消散不少,何璐顺利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将门打了开。

她往边上退了两步,“好了。”

程曜坤回过头,扫了低垂着脑袋的何璐一眼,走进房间。

房间的地板是木质结构,床靠墙,茶几沙发电视柜都有,摆件和挂饰以及色调都带了一些少数民族的元素,相对于酒店来说多了一种温馨感,像家居室,而且很有当地特色。

卫生间在进门靠右,程曜坤拧开门看了眼,没有浴缸,但很干净也很宽敞。

他往后退了步,转身看向门口的何璐问:“这间空调没问题吧?”

何璐愣了愣,疑惑的抬起头看向程曜坤。

她那眼底挂着问号的呆样把程曜坤逗乐了,低低的笑了声。

他的笑声短促而低沉,也带了一种震动感,何璐感觉胸口有些麻……

“你妈妈说后楼有间房空调是坏的。”

“呃……这间没坏。”

“那就这间吧。”程曜坤走出房间,将门带上。

大脑自程曜坤出现后就有些短路的何璐有些懵,没反应过来他关门出房间意味着什么。

程曜坤有些好笑的弯起唇,“不用登记么?”

……

何璐脑袋刷的垂下,低着头脚步冲冲的就连忙往前楼走。

程曜坤看着她那慌慌张张的窘迫背影,轻摇了下头无声的笑了笑,才迈着慢悠悠的脚步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正厅,何妈妈正在炒菜,所以是何璐做的登记。

她站在柜台内,拿出登记本,“那个,后面的房间要比前面的贵二十,一百一天,不管入住是几点,第二天12点就算一天。”

何璐话音才落,掏出皮夹的程曜坤就笑。

何璐不明白他笑什么,疑惑的抬起头。

程曜坤微微低头抬手抵着鼻尖,吸了吸鼻子放下手对何璐说:“刚才你妈妈说,后面楼比前面贵二十,要一百二一天。”

……

何璐拿起笔的手一攥,强忍住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硬着头皮回,“那是旺季,五一过后都没什么人,所以算你便宜点。”

程曜坤眉梢微挑的噢了声,何璐脸不知怎么的又开始热。

总觉得他是不是误会啥了,他不会是觉得她对他有点意思故意少收他的钱吧……

老妈也是的!也不先跟她说一声!

何璐低下头,很无语的一边在登记本上写着日期,一边又问:“打算住几天?”

程曜坤从皮夹抽出身份证放在柜台,“先一周的吧。”

一周?!

正写着日期的何璐以为自己听错了,再度抬起头。

主要是大多来往的能住四五天都算久了,这一周还是先……

程曜坤微微偏头,回视着何璐重复,“一周。”

“呃……哦。”何璐连忙有低下头,拿过柜台上的身份证。

然后何璐知道了男人的名字,也知道男人几岁了。

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才27岁的人,却弄得胡子拉碴的,跟叁十几岁一样,明明他的声音蛮好听的说……

“押金叁百,连上房费1000,如果没住满是可以退钱的。”

“可以刷卡吗?”

“可以。”

此时何璐也登记好了,将身份证放回柜台,拿过刷卡机开机。

程曜坤也从皮夹抽出一张卡,手臂微曲,手肘搭在柜台上等待。

何璐家这刷卡机有些老了,开机很慢,见屏幕半天还没啥反应,有些无语,视线也不受控制的朝着柜台外的男人瞟。

这一瞟,就见男人露在短袖下的手臂因手肘曲着肌肉鼓起,那厚实的腱子肉看得何璐心惊肉跳,连忙又将目光挪回刷卡机,再不敢乱看。

妈哟,就这手臂要是往她脖子上一勒,那她岂不是说走就走……

一想到现在民宿了也没其他客人,就她和老妈,何璐是越想越心惊。

程曜坤见女孩盯着刷卡机好半天一动不动,忍不住问:“还没好么?”

何璐回过神来,见菜单早已跳出,连忙一边输入金额一边回,“好了。”

程曜坤没吭声,将卡递了过去。

何璐接过刷了卡,将刷卡器递给程曜坤。

程曜坤去接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何璐的食指,何璐眸微张,如同触电一样,刷一下就将手缩了回去。

‘啪——’的一声,刷卡器掉在柜台上,手还伸在半空的陈耀坤抿了抿唇,随即放下手,不忍直视的别开头,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何璐脸刷一下就烧起来了,非常想直接冲进厨房对老妈说,她其实是可以炒菜的。

但是她不能,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捡起刷卡器看了看,见没啥问题,又递过去。

“不好意思,刚才手抽筋……”

程曜坤是真想回何璐一个哦字。

但看她脸红得都快烧起来,眼眶都有些微微发红,想想还是算了,别忽然哭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欺负她呢。

他接过刷卡器输入密码按下确认,单子很快出来了。

何璐连忙撕下递给他签字,又赶紧拿出二联本开了个收据。

她撕下收据递过去的时候只敢捏着收据的边缘。

程曜坤接过扫了眼,一边将卡和身份证塞进皮夹一边问:“有发票么?”

低着头的何璐身体一僵,眨了眨后小幅度抬起头,“那个……其实房费还可以再给你减十元。”

陈耀坤抿唇,强忍住笑意点了点头,“谢谢。”

……

何璐垂头丧气走进厨房的时候,何妈妈正在煮汤。

见她进来就问:“怎么样?住下了?”

“住下了。”

“住几天?”

“一周。”

长假之后难得的大单,何妈妈笑的眯起眼,“把菜端出去,准备吃饭了。”

何璐看着自己老妈那笑,抿了抿唇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跟人家说后面楼一百二。”

何妈妈唇角的笑一僵,“你什么意思?”

何璐肩膀微缩,“我、我就是按正常价告诉人家的……”

“呵……”何妈妈被气笑,“正常价不是一百二么?”

“现在是五一后的淡季。”

“那你说多少?”

“90。”

“90?!”何妈妈叫了起来。


自两年前何璐家的民宿建好后,母亲就卖掉了市区的房子,带着她住进了民宿。

民宿建在何璐自家的田埂边上,搬过来后,地方是宽敞了,却也离学校远了,骑自行车一个单程,快也要二十多分钟。

已经五月底,J市作为典型的南方城市,正午的日头已经和盛夏一样毒。

放学后的何璐一如往常,骑着自行车往家赶,等她从公路拐入田埂小道的时候,额头手臂都已经被晒得发烫,喉咙也有些冒烟。

小道还没修整好,路面不仅窄,而且坑坑洼洼,路上都是黄土碎石。

背着个大书包的何璐放慢了速度,正一颠一颠的往前行,身后忽然传来汽车驶来的声响。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就见一辆布满黄灰的黑色越野速度很快的朝她驶过来,完全没一点减速的样子。

何璐连忙捏着车把往左偏,贴到小道边,紧接着那辆越野就从她身侧疾驰而过,带起一阵滚滚黄灰……

何璐连忙憋住气,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着脚踏板,看着那辆车驶过后一路扬起的黄灰,抬手直扇。

什么人啊?这种路居然开那么快!

她正拧眉在心里嘀咕,那辆车刷一下在她家民宿门口停了下来。

意识到对方很可能是来住宿的,何璐蹬起自行车,想赶上去看看那么没公德心的人长什么样。

没蹬几下,她就看到驾驶座的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

距离有些远,但她还是能看出男人很高,身形健硕,穿着一件灰色背心,一条军绿色的五分裤,戴着墨镜,留着大胡子。

男人抬头看了看她家门口挂着的招牌,侧身从驾驶座内拎出一件衬衫往肩头一甩,关上车门直接进了院子。

想着男人虎背熊腰的身形,胡子拉碴的样子,还有从她身边疾驰而过的行为,何璐有些担心一个人在家的何妈妈,自行车不由得蹬得更快。

当她气喘嘘嘘的推着自行车快步进院时,男人正站在正厅的门口和她妈妈说话。

男人墨镜已经摘下捏在手里,身上不再仅仅是一件背心,还套了件军绿色的短袖衬衫,不过那乱糟糟的胡渣子依旧让人很难看出他的模样。

应该是见有人进来,男人朝着何璐看过去,视线就那么跟何璐的对了上。

男人有双狭长的眼睛,带着打量味道的目光显得有些锐利,何璐也不知道怎么的,心跳忽的就漏了拍。

不敢与其对视,她连忙低下头,将自行车推到门边墙角的位置,蹬下脚撑。

“小妹,赶紧过来。”何妈妈对她招了招手。

“哦。”心跳莫名还有些快的何璐应了声,朝何妈妈走过去。

这一走近,何璐发现男人比她远看着更魁梧高大。

虽然他已经穿上了衬衫,但纽扣没扣,里面的灰色背心被胸肌撑得很紧,能清楚的看到肌肉的轮廓。

很厚实,很健硕,也很嚣张,满满的压迫感……

她脚步一下就慢了,绕开站在门槛外的男人侧着走到自己老妈身后。

“什么事?”

“你带人家去看看后楼的房间,我锅里还有菜。”

“啊?!”

何璐嘴一张,就傻了。

“你啊什么?”何妈妈蹙眉。

其实何璐话才出口,就发现自己这话有问题。

因为她带客人看房间那是正常不过的事,这会居然一惊一乍。

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身体和心里都在发出一种戒备的信号,就是有种眼前的男人很危险的感觉……

菜炒了一半就关火出来招呼客人的何妈妈更是一脸的无语。

“那你去炒菜,我带人去看。”

“呃……”

何璐小幅度瞟了男人一眼,见对方也在看她,而且目光有种好整以暇的感觉,顿时有些尴尬。

“我去拿钥匙。”何璐说着,就跑进正厅。

她快步走到柜台后面,刚将书包放在靠椅,就听到自己老妈尬笑着说了句不好意思。

男人没说话,只是低低笑了声,很无所谓的感觉。

一想到自己刚才反应那么大,还一副非常不情愿的样子,何璐更尴尬了。

她拉开抽屉,拿出钥匙低着头绕出柜台走到门口,对男人身后指了指。

“后楼往那边走。”她声音有些生硬。

男人眉骨轻抬下,转头朝身后看,何璐迈出门槛,绕过男人就往前走。

何璐家的民宿是由一前一后两栋二层的小楼组成,两栋楼之间是一个长方形的小院子,然后又由高高的围墙把两栋楼围起。

一般有人来,都喜欢住后面那栋,不仅清净,出门就是小院,而且私密空间也更好。

何璐走了好几步,身后才响起脚步声,知道男人跟上来了,她也就自顾自的低头走。

程曜坤自然是看出前面带路的小姑娘怕他,却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跟女孩保持叁步的距离。

转过拐角,视野放开,程曜坤扫了眼小院中间的小水池和假山,以及旁边用圆木搭的长方形凉亭,对这的环境很满意。

“你们这弄得不错。”

低沉带了抹沙哑的声音入耳,何璐只觉皮肤如同过电一样嗖一下,后颈和手臂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呃……还、还好吧。”何璐小声回,在小楼前站定,也不敢看男人,垂着眸说:“那个,现在没人,房间都空着,你想住楼上还是楼下。”

“楼下。”程曜坤很干脆,越过何璐,走到靠左边的房间门前,“看看这间。”

何璐连忙端起手里那大串钥匙,走到门口。

程曜坤就站在门前,她这一过去,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那种无形的压迫感又上来了。

她低头,翻找出B03的钥匙去开门,手却有些颤,钥匙插了两次都没插进钥匙孔……

身侧的头顶处忽然飘来一声若有似无有的叹息,何璐脸刷一下热了,耳根直发烫。

见何璐原本白白净净的小耳朵瞬间变成红色,程曜坤眼底闪过一抹兴味,侧过身看向木棚里的长凳和长桌,不想给她太多压力。


程曜坤侧眸朝何璐看过去。

车内光线昏暗,却也能勉强看清她的模样。

而且这样的昏暗里,反而让她那张白净的脸多了一种朦胧感。

大辫子垂在胸前,勾着胸口的曲线,稍有点阅历的男人都能看出,她的胸并不像她看起来那么单薄,最少是个B+没跑。

眼睛不算大,但眼尾的幅度却往上翘,不用画眼线也很勾人,而她的嘴是典型的樱桃小嘴,但唇瓣饱满,尤其是唇珠,丰盈得微微嘟起,会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感觉。

程曜坤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于是他蹙眉,收回视线。

真没想到,这个乍一看畏畏缩缩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孩,细看之下居然有些妖……

何璐被他那打量的目光看得很尴尬,感觉像她很自恋,吹了个被流氓调戏的牛逼似的。

“我说的是真的!”她强调。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程曜坤声音淡淡的回,在民宿门口停下车。

何璐很无语,主要是他那淡淡的态度感觉跟敷衍似的……

程曜坤下了车,走到后座门前打开车门,拎出自行车。

他发现车头好像有些歪了,还帮何璐调整了下。

民宿外的灯光还是挺亮的,已经下了车的何璐看着他低头摆弄自行车,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程曜坤调整好自行车后,推到她面前,“好了。”

“谢谢……”何璐说着,双手扶住车头。

“不客气。”

“呃……那、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何璐也不知道怎么的,听到他去吧两个字,心底升起一抹小小的失落。

她低下头,双手推着车朝院门走,脚步有些慢。

程曜坤看着她纤细单薄的背影,默了默蹙眉叫住她。

“等下。”

何璐心跳瞬的就漏了一拍,连忙停下脚步回头,“什么事?”

“你这几天上学放学注意着点。”

“啊?”什么意思?

“那几个小流氓可能会去找你。”

“……不是吧。”

程曜坤看着何璐轻噘了下唇,垂下眸转身,一边上车一边说:“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男人看男人是不会有错的,刚才那个小子明显不死心。

何璐定在原定,无语又无奈的看着程曜坤发起车子。

“还不回去?”程曜坤手肘搭在车窗问。

何璐秀气的眉蹙起,“你要去哪?”

他要去哪?

程曜坤有些好笑,“关你什么事?”

“……”何璐想想也对哦,关她什么事?而且她怎么会问那么个蠢问题?

她没再说话,而是低下头,推着自行车往院子走。

程曜坤是看着她进了院子,这才低头朝自己裆部看,见裤裆还微微鼓着,有些无语。

还好只是半勃起状态,要不被看出来,他这脸真有些挂不住,居然对个小女生来反应……

程曜坤拿出烟来点了支,深吸一口吐出烟雾,将咬在牙尖后,踩下油门看着路况低喃。

“能去哪?去找你杜凯哥。”

门外车子的声音渐远,将自行车停好却一直站在门口边没动的何璐这才抿了抿唇,朝大厅走。

柜台没人,何璐直接就去了何妈妈房间。

房间门开着,何妈妈正坐在沙发看电视,见何璐进来,瞅了她一眼后,视线又挪回电视。

“回来了啊?”

何璐噘着嘴,走到何妈妈旁边后,往沙发重重一坐。

何妈妈眼珠子一转,斜眼睨她,“怎么了?”

“你闺女差点出事了,你还只顾看电视!”

“……你出什么事?”

“我跟你讲哦!我晚上回来的时候……”

何璐吧啦吧啦的把晚上的事给何妈妈说了一遍,然而何妈妈的第一反应不是问她有没有被吓到,而是手一拍。

“哎呀!这事还真得谢谢人家,明天我多买点菜,到时候你去叫人家一起吃个饭。”

“……”

“对了,你有没有被吓到?”

“……”

KTV昏暗的包房里,整整矮了程曜坤半个头的杜凯却一手搂着他的肩,一手端着酒杯,把程曜坤介绍给他的兄弟。

“这是坤哥!我在里面的时候都是他罩我的!”

包房里男男女女端着酒杯,一个坤哥来一个坤哥去,这种场面程曜坤见得多了,应对自如。

酒喝完,沙发一坐,杜凯就凑近程曜坤,对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紧身小吊带,一条齐逼小短裙的女孩努了努下颚。

“哥,你瞧那个怎么样?”

“什么意思?”

“嘿。”杜凯猥琐一笑,“才十九,够嫩,听说水还特别多,骚得不得了!”

程曜坤侧眸睨看杜凯,“你叫我来玩就是玩这个?”

杜凯笑容微僵,眨了眨眼,“不然呢?”

程曜坤白他一眼,咬着烟身子往后一靠,声音淡淡的说:“要玩这个我那也可以玩,不用大老远跑来这。”

杜凯无语,“你不会还真是来看风景吧?”

程曜坤不置可否的轻耸了下肩。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看风景,就是想到处走走。

“……”他干过的话,还会看个小女生看得硬起?

这一想到何璐,程曜坤转头看向杜凯,“对了,我今晚来找你的时候,遇上民宿那小姑娘了。”

“小妹?”

“她叫小妹?”

“不是,叫何璐,小妹算是小名吧,我们都那么叫。”

难怪,他还说她名字怎么那么奇怪呢。

“诶!不对啊!”

杜凯忽然叫了起来。

程曜坤一脸疑惑,“怎么了?”

杜凯忽然凑近他,压低了声音,“哥,你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

“小妹才17岁,还念高中呢,而且又瘦又小的!”

程曜坤蹙眉,也压低了声音,“要不是这一包房都是你兄弟,老子真想给你脑袋几下。”

杜凯眨了眨眼,“没看上你干嘛忽然提起她?”


“我、我自己能回去。”

“能回去那你还打电话给你妈来接你?”

“……”那不是被你们吓的吗?!

“走。”

“……”就不走!

何璐微微低下头也不吭声,闫海忽然伸手,揪住何璐校服的袖子。

夏天,她穿的短袖,闫海的指背在揪住校服的时候擦过她的手臂。

何璐吓得啰嗦了一下,连忙缩着肩往后跳开,自行车也砰一下倒在了地上。

闫海脸色瞬的沉了下来,而之前吼老板的那个更是,指着何璐恶声恶气的就说:“给脸不要脸是吧?”

此时躲在超市内的老板也不再犹豫了,直接按下110,然后朝着自家的卫生间走。

何璐是被吓倒了,缩着肩,一手横在胸前抓住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怂得像只鹌鹑。

“行了,吓她干嘛?”闫海对小年轻说了声,又看向何璐,“走,我送你回去。”

“……我、我自己能回去。”

“走。”

“……”

“帮她把自行车扶起来。”

闫海说着,绕过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拽住何璐的书包拉着她就朝自己的摩托车走。

何璐哪敢走啊,脚生根了一样定在原定。

就在她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不远处的岔口开出一辆布满灰尘的黑色越野。

何璐一看到那车,心头一怔,想着对方是杜凯哥的朋友,抬手就对着车子的方向猛挥。

程曜坤其实才接近岔路那就看到几个人围着一个女孩子了,但没想到居然是何璐。

这会见何璐对着他猛挥手,他蹙眉犹豫了两秒,还是开着就过去了。

虽然不想惹麻烦,但那小姑娘也算是杜凯的妹子,他既然看到了,自然不能不管。

何璐见车子不仅朝她开过来,而就在她边上停下,本就隐隐发涩的眼眶更涩了。

她连忙吸了吸鼻子,就想朝车子走,但才迈出一步,就被闫海扯着书包拽了下。

何璐被拽得往后踉跄了步,紧接着车门就打开了。

程曜坤下了车,那高大健硕的身形就那么一站,就把五个小年轻嚣张的气焰瞬间压下去不少。

“你们干嘛呢?”程曜坤开口,声音沉沉的。

几人一听他说的是普通话,就知道是外地来的,想着自己人多,也没再怕,胸膛一挺,那小黄毛立马开始威吓。

“关你什么事?别没事找事哈!”

程曜坤没搭理小黄毛,而是看向何璐,“你认识他们么?”

“我不认识!”何璐立马摇头。

她话音才落,还揪着她衣袖的闫海看出端倪,转头问何璐,“他是你什么人?”

何璐顿了一秒回,“他是我哥!”

嗯!杜凯是她哥,这个男人是杜凯哥的朋友,那么她也得叫哥,所以是她哥没错了!

程曜坤一听何璐这话,眉梢不由得微挑,而闫海则一脸无语。

“你哥?”她要是说这个男人是她叔他是信的……

何璐能听出闫海根本不信,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帮她撑腰了。

所以她想也没想,拽回自己的书包屁颠屁颠的就跑到程曜坤身后。

另外几个一看男人还真是何璐认识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朝闫海看过去。

闫海也没吭声,只是微微扬起下颚,不甘示弱的看着程曜坤。

程曜坤侧身,拉开后座的车门,走到倒地的自行车前,弯腰一手就将自行车拎了起来。

何璐见他拎十几公斤的自行车跟拎根葱似的,眸微张,忽然觉得,此时他粗健的手臂一点都不恐怖了,反而很威猛!

程曜坤把自行车塞进后座,砰一下将车门关上看向何璐。

“上车。”

何璐没动,看了看程曜坤,又转头看向闫海,“我、我手机。”

程曜坤一听就明白了,转过身,锐利的目光落在闫海身上。

“你拿她手机了?”

闫海却依旧是微微仰着下颚,捏着手机抬起晃了晃,一副拽得快上天的样子。

程曜坤刚想上去帮何璐拿,闫海就迈开了脚步,走到何璐身前,将手机递了过去,视线落在她校服左边胸口的校徽上。

何璐见他视线落在自己胸口,下意识的含起胸,伸手拿过手机转身就绕过车头朝副驾走。

程曜坤看着闫海走到驾驶座前,而闫海也看着他。

一个目光沉寂,一个充满挑衅。

车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是何璐已经上了车。

程曜坤收回视线,侧身上了驾驶座,将车门砰的关上,调转车头朝民宿开去。

另外几人见车子开入小道,其中一个说:“海哥,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不然呢?”闫海回得挺随意,并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但小黄毛不乐意了,“那男的就一个人,我们五个还弄不过他么?”

闫海有些好笑,那么叼刚才人在的时候怎么不吭?

他没好气的瞥了小黄毛一眼,“没听小美女说那是她哥啊?”

“说是她叔我信。”染着栗色头发的说。

他话音才落,包括闫海几人都笑了起来。

几人嘻嘻哈哈的上了摩托车,跟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一样,但闫海却记住了何璐校服上的校徽。

黑色的越野里,何璐重重的松了口气。

她侧身看向程曜坤,用很诚恳的态度道谢。

“谢谢你……”

程曜坤没说不客气,反而问:“我是你哥么?”

这有些不按套路出牌,何璐愣了下,才有些难为情抬手摸着脸回,“我听我妈说,你是杜凯哥的朋友,那我叫你哥是应该的。”

呵,挺会说话的嘛。

“既然这样,那下午的时候怎么防我跟防贼一样?”

何璐更不好意思了,脸一热,微微低下头,“我妈是吃饭的时候才跟我说的……”

程曜坤轻扯了下唇,“对了,你是怎么惹到那些人的?”

“我没惹他们,是他们忽然堵住我,还叫我去玩,我想着前面就是小路,不敢自己过去,想打电话给我妈出来接我,那个人就把我手机抢了,还说要送我回去。”


程曜坤侧眸朝何璐看过去。

车内光线昏暗,却也能勉强看清她的模样。

而且这样的昏暗里,反而让她那张白净的脸多了一种朦胧感。

大辫子垂在胸前,勾着胸口的曲线,稍有点阅历的男人都能看出,她的胸并不像她看起来那么单薄,最少是个B+没跑。

眼睛不算大,但眼尾的幅度却往上翘,不用画眼线也很勾人,而她的嘴是典型的樱桃小嘴,但唇瓣饱满,尤其是唇珠,丰盈得微微嘟起,会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感觉。

程曜坤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于是他蹙眉,收回视线。

真没想到,这个乍一看畏畏缩缩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孩,细看之下居然有些妖……

何璐被他那打量的目光看得很尴尬,感觉像她很自恋,吹了个被流氓调戏的牛逼似的。

“我说的是真的!”她强调。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程曜坤声音淡淡的回,在民宿门口停下车。

何璐很无语,主要是他那淡淡的态度感觉跟敷衍似的……

程曜坤下了车,走到后座门前打开车门,拎出自行车。

他发现车头好像有些歪了,还帮何璐调整了下。

民宿外的灯光还是挺亮的,已经下了车的何璐看着他低头摆弄自行车,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程曜坤调整好自行车后,推到她面前,“好了。”

“谢谢……”何璐说着,双手扶住车头。

“不客气。”

“呃……那、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何璐也不知道怎么的,听到他去吧两个字,心底升起一抹小小的失落。

她低下头,双手推着车朝院门走,脚步有些慢。

程曜坤看着她纤细单薄的背影,默了默蹙眉叫住她。

“等下。”

何璐心跳瞬的就漏了一拍,连忙停下脚步回头,“什么事?”

“你这几天上学放学注意着点。”

“啊?”什么意思?

“那几个小流氓可能会去找你。”

“……不是吧。”

程曜坤看着何璐轻噘了下唇,垂下眸转身,一边上车一边说:“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男人看男人是不会有错的,刚才那个小子明显不死心。

何璐定在原定,无语又无奈的看着程曜坤发起车子。

“还不回去?”程曜坤手肘搭在车窗问。

何璐秀气的眉蹙起,“你要去哪?”

他要去哪?

程曜坤有些好笑,“关你什么事?”

“……”何璐想想也对哦,关她什么事?而且她怎么会问那么个蠢问题?

她没再说话,而是低下头,推着自行车往院子走。

程曜坤是看着她进了院子,这才低头朝自己裆部看,见裤裆还微微鼓着,有些无语。

还好只是半勃起状态,要不被看出来,他这脸真有些挂不住,居然对个小女生来反应……

程曜坤拿出烟来点了支,深吸一口吐出烟雾,将咬在牙尖后,踩下油门看着路况低喃。

“能去哪?去找你杜凯哥。”

门外车子的声音渐远,将自行车停好却一直站在门口边没动的何璐这才抿了抿唇,朝大厅走。

柜台没人,何璐直接就去了何妈妈房间。

房间门开着,何妈妈正坐在沙发看电视,见何璐进来,瞅了她一眼后,视线又挪回电视。

“回来了啊?”

何璐噘着嘴,走到何妈妈旁边后,往沙发重重一坐。

何妈妈眼珠子一转,斜眼睨她,“怎么了?”

“你闺女差点出事了,你还只顾看电视!”

“……你出什么事?”

“我跟你讲哦!我晚上回来的时候……”

何璐吧啦吧啦的把晚上的事给何妈妈说了一遍,然而何妈妈的第一反应不是问她有没有被吓到,而是手一拍。

“哎呀!这事还真得谢谢人家,明天我多买点菜,到时候你去叫人家一起吃个饭。”

“……”

“对了,你有没有被吓到?”

“……”

KTV昏暗的包房里,整整矮了程曜坤半个头的杜凯却一手搂着他的肩,一手端着酒杯,把程曜坤介绍给他的兄弟。

“这是坤哥!我在里面的时候都是他罩我的!”

包房里男男女女端着酒杯,一个坤哥来一个坤哥去,这种场面程曜坤见得多了,应对自如。

酒喝完,沙发一坐,杜凯就凑近程曜坤,对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紧身小吊带,一条齐逼小短裙的女孩努了努下颚。

“哥,你瞧那个怎么样?”

“什么意思?”

“嘿。”杜凯猥琐一笑,“才十九,够嫩,听说水还特别多,骚得不得了!”

程曜坤侧眸睨看杜凯,“你叫我来玩就是玩这个?”

杜凯笑容微僵,眨了眨眼,“不然呢?”

程曜坤白他一眼,咬着烟身子往后一靠,声音淡淡的说:“要玩这个我那也可以玩,不用大老远跑来这。”

杜凯无语,“你不会还真是来看风景吧?”

程曜坤不置可否的轻耸了下肩。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看风景,就是想到处走走。

“……”他干过的话,还会看个小女生看得硬起?

这一想到何璐,程曜坤转头看向杜凯,“对了,我今晚来找你的时候,遇上民宿那小姑娘了。”

“小妹?”

“她叫小妹?”

“不是,叫何璐,小妹算是小名吧,我们都那么叫。”

难怪,他还说她名字怎么那么奇怪呢。

“诶!不对啊!”

杜凯忽然叫了起来。

程曜坤一脸疑惑,“怎么了?”

杜凯忽然凑近他,压低了声音,“哥,你不会是看上小妹了吧?”

“……”

“小妹才17岁,还念高中呢,而且又瘦又小的!”

程曜坤蹙眉,也压低了声音,“要不是这一包房都是你兄弟,老子真想给你脑袋几下。”

杜凯眨了眨眼,“没看上你干嘛忽然提起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