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锦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锦

流苏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许是因为里面的动静太大。甚至连外面的人都已经知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那句,今日若非我夫君来接,我便不嫁。夫君?......

主角:白清月九千岁   更新:2022-09-10 20: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清月九千岁的其他类型小说《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锦》,由网络作家“流苏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是因为里面的动静太大。甚至连外面的人都已经知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那句,今日若非我夫君来接,我便不嫁。夫君?......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锦》精彩片段

许是因为里面的动静太大。甚至连外面的人都已经知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那句,今日若非我夫君来接,我便不嫁。

夫君?九千岁难得的露出了笑模样,只是那笑声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一旁的侍卫有些拿捏不定注意,小心翼翼的问道:九千岁,现在又该如何是好?

既然夫人想让本王接,本王去接便是。九千岁纵身下马,弹了弹身上的灰尘,重新整理了下喜服,这才朝着里面走去。

侍卫跟禁卫军连忙跟在了九千岁的身后。毕竟整个大玥国想要暗杀九千岁的人实在是太多,需要时时刻刻保护好才成。

入门。

便看见倒在地上被踹的不轻的太子爷。

他本就身子骨虚弱,这会儿的他更是有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

侍卫刚想要去上门敲门。却被九千岁给拦住了。

难得的,他心情大好,亲自登门。夫人想让为夫亲自来接,如今来了,夫人可愿打开门来?

侯爷以及侯府上下的所有人听闻此话,愣是吓得浑身颤抖。尤其是这会儿九千岁似乎还在笑,更是让他们觉得胆战心惊。

果然。

门开了。

只不过出来的人不是白清月,而是丫鬟。

九千岁,小姐说,想让九千岁进去说话。

丫鬟说完这话便从屋子里走出来,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禁卫军们想要跟着上前。却被九千岁的一个动作给拦住了。

随后便看见九千岁进了屋。门,也就这样关上了。

只是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

一个花瓶直直的朝着九千岁的脑袋砸了过去!却被九千岁轻而易举的给躲开了。夫人这是何意?

你倒是架子大是不是?白清月在红盖头下看不清九千岁的神色,却依然委屈的在说。几次三番的同你说叫你来背,你倒是不愿意了?

九千岁只当她这是在小打小闹,哪怕她朝着这边丢的东西也不少,却依然没有要动怒的意思。

直到靠近她的那一刻,一把呃住了她的手腕。才露出了他原本便阴冷的神色。夫人这话倒是叫为夫不懂了,夫人最想见的人难道不是太子爷?本王叫太子爷来接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盖头下的白清月忽然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再次听见他的声音,再次感受到他的温度。这眼泪,便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整个人都开始抽泣着。

你是在哭吗?九千岁一下子便慌了,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站在原地甚至有几分不知所措。要本王来的是你,打人的也是你,如今只不过轻轻抓了你一下,你便哭了?

他从来都没有哄过女人,更不曾碰过女人。

即便从前同白清月接触的时候,也未碰过她分毫。总觉得女子柔弱,怕自己用错了力,抓疼了她。

刚刚这一抓,着实是因为有些恼怒她对太子爷的情谊。

可没想到这一抓却给抓哭了。反成了自己不是了。

白清月再也控制不住心中那压抑已久的情绪,整个人直接扑到了九千岁的怀里。哪怕这会儿盖着红盖头,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却也牢牢地抱住他。疼,可疼了。怕是这会儿我手腕都红了,都给我疼哭了。

她自然是不能跟九千岁说自己重活一世刚刚好回到了出嫁的前几日。

更不能说前一世九千岁便是因自己而死,哪怕到死都在护着自己的周全。

现在的她,只想要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九千岁,只想对他好,再也不想理会那个狗男人了。

你不想哄哄我吗?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甚至都觉得红盖头碍眼。女子哭的时候可都是要哄一下才可以的。

九千岁眼底压抑的疯狂逐渐的开始控制不住了。他只觉得怀中的女子软软的小小的,似乎轻轻一用力便会将她捏碎一般,让他不敢动弹。

许是没等到九千岁的哄。白清月想了想也是不能操之过急,之后吸了吸鼻子闷闷的开口道:今日大婚,你不会哄我也正常,来日方长,我们唔!

在她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她只觉得红盖头就这样被人掀开了。紧接着,灼热而急促的吻就这样的落在了自己的唇畔上。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九千岁,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勾起了一样,两行泪水就这样顺着眼角缓缓地滑落。双手也不受控制的搂住了他的腰身,回应了他的这个吻。

上一世,她信错了人。

可这一世,她愿意。愿意将所有的一切都给眼前的这个人,哪怕背负骂名,也甘之如饴。

门外一直守着的侍卫听见里面没了动静,也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该不会是九千岁一个恼怒直接将侯府嫡女给杀了吧?

大婚当日杀新娘的事情九千岁倒是也没少做。

只不过这都还没走出侯府便杀人,九千岁是不是也太操之过急了一些?

好歹的也是要给侯府一些颜面,到时候留个全尸啊。

禁卫军统领这边也是有些拿捏不定主意。

这里面一丁点动静都没有,要不要冲进去看看?若是有刺客想要刺杀九千岁,那到时候自己的跟整个禁卫军的头颅都不保了啊。

然而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

门却被这样打开了。

只见九千岁背着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就这样走了出来。

更诡异的是,九千岁此时此刻唇畔上竟然还沾染上了唇旨的颜色。让人一下子便知晓之前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

怎么会这样?

倒在地上的太子爷看着眼前的一切,根本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九千岁路过太子爷的时候眼神依旧冰冷,甚至还有些宣誓主权的意思。既然新娘已经接到了,婚宴的时候太子爷记得多喝几杯。

他说完这番话以后,都不等太子爷的回应,便径直的背着她到了马车前面,想要将她放下。

我不坐马车,我要同你一同骑马。白清月牢牢地抱住他的肩膀,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我夫君是堂堂的九千岁,我要让所有人都亲眼看见,我是心甘情愿嫁给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