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品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品

清夏兮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现已完本,主角是苏静翕阮攸宁,由作者“清夏兮兮”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其他宫的贺礼。“把皇上赏的摆出来,其他的都登记入库吧。”每位妃嫔第一次侍寝过后,几乎都会晋封一级,并赐下许多赏赐。只是,苏静翕撇了撇嘴,她昨晚那么卖力,竟然也不过一级而已。莫非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某人本来就这么小气?紫宸殿苏顺闲站在一旁复旨,见皇上听了后没有什么反应,寻思着是不是自己想差了。......

主角:苏静翕阮攸宁   更新:2024-06-11 2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的现代都市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品》,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现已完本,主角是苏静翕阮攸宁,由作者“清夏兮兮”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其他宫的贺礼。“把皇上赏的摆出来,其他的都登记入库吧。”每位妃嫔第一次侍寝过后,几乎都会晋封一级,并赐下许多赏赐。只是,苏静翕撇了撇嘴,她昨晚那么卖力,竟然也不过一级而已。莫非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某人本来就这么小气?紫宸殿苏顺闲站在一旁复旨,见皇上听了后没有什么反应,寻思着是不是自己想差了。......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品》精彩片段


“起来吧,”皇后示意身边的大宫女一眼,见她把她扶起来,才说道,“可见你是个重视规矩的,从今以后,要好好伺候皇上,早日诞下子嗣,皇上对你也是喜欢的紧呢。”

苏静翕心中苦笑,一番话,不知道又给她拉了多少仇恨,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如果可以杀人估计她早就死了不下百次。

“婢妾谨遵娘娘教诲。”

“来人,就把本宫那支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银簪送给苏妹妹吧,妹妹不要嫌弃才是,”皇后笑着说。

苏静翕却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笑意,连道不敢,退下回到自己的位置。

对于其他人的酸话,苏静翕四两拨千斤,全都淡淡转过。

须臾,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舒贵妃娘娘到。”

黛青色紧身宽袖袍上衣,下罩湘色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腰带,拔丛髻上斜插着一支披霞莲蓬簪,显得雍容大气,简单却不失优雅。

倾城之貌,清雅绝俗,姿容秀丽,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即使已过双十年华,风姿依旧绰约,毫不减当年,不愧被宠了这么多年。

众人皆行礼,叫起,复又坐下。

“本宫还道妹妹今日身子又不好了,不来与众位妹妹说话了呢,”皇后丝毫没有为难她的意思,行礼后直接叫起。

苏静翕反观皇后,雍容的牡丹髻,头上好几支大红式样凤簪,玫瑰紫牡丹花纹锦衣,不仅不艳俗,反而让人看着就感受到一股华贵之气。

只是相比于舒贵妃而言,到底是落了下乘。至于京城第一美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都道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苏静翕觉得这两句诗都不足以用来形容她。

果然,个个都是美人啊。

察觉到她在打量她,微微回以一笑,苏静翕也跟着笑笑。

“不知道丽良媛和苏常在在笑什么呢,说出来,也让众位姐妹笑笑,”贤妃一脸好奇,喝了一口茶说道。

又微微转头看向皇后,像是不把她们两个的回答放在心上,“皇后娘娘这里的茶水就是好,瞧着可比臣妾那里的好多了。”

“瞧你,就惦记本宫这里的茶了,皇上前几日才让人送来的雨前龙井,你喜欢待会就包点回去,本宫还能少了妹妹的不是?”

苏静翕不想看她们俩“作秀”,只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确实不错。

“苏妹妹今儿怎么不说话了?也只专注自己面前的茶水了?”湘婕妤轻笑了一声说道。

苏静翕默默叹了一口气,“婢妾也只是觉得皇后娘娘这里的茶好喝,一时才专注于自己的茶水了。”

“你们这一个个的,全都惦记上了本宫的茶了,罢了罢了,待会让人给你送点过去,苏妹妹身子累,就不必谢恩了。”

苏静翕应是,短短几句话,孰亲孰疏,立见分晓,最后还不忘给她再拉一下仇恨。

极其伤脑的请安就这样过去了,苏静翕跟在众人的身后步出坤宁宫。

“苏妹妹要是闲来无事,有空可以去姐姐的长春宫坐坐,”贤妃坐在轿撵上,对一旁的苏静翕说道。

她们二人的宫殿都在一个方向,苏静翕福了福身,“谢娘娘厚爱,还望娘娘不要嫌弃婢妾扰了娘娘的清静。”

“嗯,本宫回了,”贤妃挥了挥手,太监拂尘,轿撵移动。

“婢妾恭送娘娘。”

好不容易回了醉云坞,就见苏顺闲正站在门口等她。

“苏小主,你可算回来了。”

苏静翕笑了笑,“劳烦苏公公久等。”

“不敢不敢,”苏顺闲连连摆手,“皇上圣旨,小主跪下接旨吧。”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常在苏氏,聪慧敏捷,甚得朕心,特晋为从六品美人。”

“赏玉如意一柄,珍珠一盒,宝蓝点翠珠钗两支,单罗纱两匹……”

“还望苏公公不要客气,”苏静翕亲自给他塞了一个荷包。

苏顺闲也不推辞,就着收下,“苏小主早些歇息,奴才还要回去复旨呢。”

苏静翕示意了一下听瑶,“苏公公慢走。”

听瑶把苏顺闲送出了宫门外,才转身回了醉云坞。

苏顺闲才走,就陆陆续续的有宫人送来其他宫的贺礼。

“把皇上赏的摆出来,其他的都登记入库吧。”

每位妃嫔第一次侍寝过后,几乎都会晋封一级,并赐下许多赏赐。

只是,苏静翕撇了撇嘴,她昨晚那么卖力,竟然也不过一级而已。

莫非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某人本来就这么小气?

紫宸殿

苏顺闲站在一旁复旨,见皇上听了后没有什么反应,寻思着是不是自己想差了。

退后几步,正准备退出去,脚步才动,就听见,“她什么反应?”

“回皇上,奴才瞧着苏小主挺高兴的,只是脸色有些憔悴,似乎……”

“大胆,”宗政瑾把手里的奏折扔在桌上。

苏顺闲连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伏地,“奴才该死,奴才不该妄言,还请皇上恕罪。”

宗政瑾冷哼一声,“罢了,起来吧。”

苏顺闲站起来,见他专注于面前的奏折,默默地退了出去。

快走到殿门口,“回来。”

苏顺闲连忙小跑回来,“去给她送几筐桃子过去,告诉她,不必来谢恩了,”宗政瑾头也没抬,直接说道。

苏顺闲愣了愣,不过也就几秒,就传来一声厉喝,“还不快去。”

苏顺闲回神,行了一礼,立马退了出来,抹了抹头上的汗,皇上如今是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醉云坞

苏静翕没有想到苏顺闲会去而复返,连忙出来,“苏公公,你……”

“苏小主,皇上让奴才给您送了一些桃子过来,让您好生歇息,不必去谢恩了,”苏顺闲这些话说的很顺溜。

苏静翕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苏公公,劳烦替我谢谢皇上。”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颦一动皆动人心魄,苏顺闲连忙低下了头,不敢乱看。

虽然他不是个男人,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如此明晃晃的笑容,也不由得愣了愣神。

后宫之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净的笑容了,那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不敢不敢,奴才先告退了,”苏顺闲恭敬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只要她有点脑子,不要改变,相信以后一定大有潜力。

紫宸殿

“这次怎么样?”宗政瑾坐在桌案后,闭目养神。

苏顺闲心思转了几转,“苏小主这次瞧着比先前还要高兴,眼睛都没有离过皇上让奴才送去的桃子呢。”

宗政瑾轻笑了一声,“退下吧。”

果然是这样么?

…………

不出一个时辰,后宫里众人都知道了皇上不仅封了她美人的位份,而且还特地让人给她送了好几筐桃子。

等到苏静翕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被传成,因为她喜欢吃桃子,皇上特地让人把宫里的桃子都摘了,然后赏给了她。

苏静翕默,桃子前几天明明就已经被人摘光了好不好。

不理会那些流言,打发了几个位份低的常在选侍,苏静翕转身进了内室。

重华宫

“娘娘,皇上他……”绿绮说完这些消息,心里有些忐忑。

舒贵妃冷笑了一声,“皇上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些小事以后不必和我说了。”

只是区区一个美人,才侍寝了一次,能成什么大器?

深夜,传来皇上宿在了舒贵妃处。

苏静翕听了也没有什么反应,面无表情的开始梳洗。

代曼有些担忧,“小主还要放宽心,皇上不会忘了小主的。”

“嗯,我知道了,我先歇息了。”

宗政瑾果然骨子里还是把江山放在第一位,后宫里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妃嫔都等着他宠幸,他最在意的,依旧是前朝后宫的平衡。

第二天,早上去请安,针对她的人少了很多,毕竟她也只是承宠了一天而已。

回到醉云坞,用了一点午膳,又绣了一会绣活,就坐不住了。

“主子,要不然出去走走吧?”外头太阳也不大,还有凉风,应该晚间会下雨。

苏静翕想了想,自己自从进宫以来,似乎真的没有出去逛过。

点头,“好吧,代曼陪我,你留在这里。”

听瑶知道自家主子的意思,俯了俯身,应是。

“主子,前面就是莲花湖了,如今荷花都开了,”代曼指着前面,说道。

苏静翕微微眯起眼眸,看了一眼,“我们过去看看吧。”

皇家出品,小小的一个莲花湖自然做的也是精品,水清澈见底,各种鱼儿水中嬉戏,湖周围用上好的白石雕刻着繁复的花纹。

荷花也不是杂乱无章的生长,而是整齐排列组合,赏荷,也是赏景。

“这里没有莲蓬吗?”

代曼轻笑了一声,“主子,如今奴婢可算知道听瑶姐姐说的话了。”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什么话?”

“主子就不能看见吃的,要不然什么东西都能想成食物了,恨不能都吃进肚子里去。”

苏静翕有些尴尬,佯怒道,“好你个代曼,今晚罚你不许吃晚饭了。”


宗政瑾扫了一眼下方,平时伪装的再好的人,听到太后的这句话兴奋之情都洋溢在那一张张漂亮的脸蛋上,心里不免冷哼。

只除了一人……

苏静翕愣愣的望着上首,和他的目光接触一瞬,各自立即转开,是以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异常。

她到底是不在意还是其他……

“母后所言极是,这件事就听母后的吧。”

皇后心里一惊,随即又想到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暗暗稳了稳心神,提醒自己不要乱了阵脚。

舒贵妃瞥了一眼皇后,心里嘲讽,她事到如今,还是看不清皇上,怪不得把自己弄到如今这个地步。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太后就借口身子乏了离开了,众人皆一愣,莫非太后过来真的只是因为担心皇上的子嗣?

宗政瑾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他还以为太后是想把上官湄送上他的床。

上官湄也想不通,太后明明答应会帮她,为何就这样直接走了?

宴席照常进行着,似乎太后没有来过,只是众人眼里都带着笑意,至少以后的日子还是有盼头不是。

“皇上,孟大人有要事求见,”苏顺闲和一个小太监耳语几句,走过来低声说道。

宗政瑾点了点头,“让他直接去紫宸殿。”

又转头看了一眼皇后,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皇后也识大体,“皇上政事要紧,臣妾在这里陪众位妹妹赏月就可。”

宗政瑾站起身来,直接带着仪仗离开了。

“皇上还有政务要处理,就由本宫陪众位妹妹赏月吧。”

紫宸殿

“孟爱卿中秋不在家赏月,跑进宫里找朕做甚?”宗政瑾一进殿门,就见孟闻天正站在窗边,对着月亮自怜。

孟闻天一身白色锦服,手执水墨白扇,闻言摇了摇扇子,回头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起吧,”宗政瑾走到一旁的黄木椅上坐下。

孟闻天也不客气,直接走到另一边坐下,“皇上不好奇微臣进宫来所为何事?”

“有话就说,朕可没有心思去猜你的心思。”

孟闻天笑了笑,也不再卖关子,直接把自己收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说完静待对方的反应。

宗政瑾面色骤冷,“此事当真?”

“微臣愿以性命担保,”孟闻天也知道此事干系甚大,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皇上可要……”孟闻天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良久,“算了,此事朕还需好好谋划,先让他们继续蹦达几日,”宗政瑾想了许久,还是决定这么做。

“皇上还是想调查熙妃娘娘的……”孟闻天稍微一想就知道他是想做什么。

“朕的母妃总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吧。”

“臣知道,臣定当竭尽全力,为皇上分忧。”

宗政瑾凑近耳语了几句,孟闻天听的连连点头,暗自下定决心,今后绝对不要惹到他,这厮太阴险了。

“你这副表情作甚?放心,你和朕相识数十载,朕自会给你留个全尸,”宗政瑾坐回自己的椅子,见他那副表情不用动脑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孟闻天哈哈干笑了两声,“天色已晚,春宵苦短,微臣就不打扰皇上了,微臣告退,微臣告退……”

宗政瑾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笑出了声。

慈宁宫

“你说哀家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刘嬷嬷站在一旁,“太后不是早就有决定了么?”

“哈哈,刘嬷嬷,你也会拿这些话来搪塞哀家了,”太后躺在榻上,闻言笑着说了一句。

刘嬷嬷自小就是服侍太后的,之后又随着太后入宫,一步步的爬上高位,直至当了太后,到如今,已有四十余载了。

“哀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也只有湄儿这一个外孙女,即使她再不成器,那也是哀家的外孙女,哀家也得为她着想。”

“想必祺贵人会明白太后的良苦用心的,”刘嬷嬷安慰道,“奴婢自小看着祺贵人长大,她本心良善,是个好孩子。”

“是啊,她是个好孩子,只是皇上不会喜欢她的。”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由清夏兮兮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这本书最新章节宗政珺番外,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目前已写631432字,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很好看,不知道怎么写内心的感受,最后看到女主逝世很难过,没有看过这种结局女主早死的,虽然她之前很幸福,但是就是结局很触动我,😭😭😭😭😭

修改后的不如原先的生动形象了……

哎!跳着看完了!这本只能说全是男主在护着女主女主不用宫斗就躺赢了!中途有写男主感染了天花,作者写的太不严谨了,女主刚刚接触完居然太医可以把脉说没有感染上,这比做核酸检测还要快[偷笑]这之后我就跳着挑选着看了几个章节,然后直接看结局!其实我觉得番外就承载了整本的的核心要素,因为正文有点太啰嗦了,很多地方又写的太过于仓促了!感觉作者想体现的东西根本没有体现出来!不过喜欢看爱情宠文对写作严谨要求不太高的应该可以看看!老书虫可能就不太接受去细读![注意][注意]

热门章节

第一章 选秀

第二章 殿选

第三章 准备

作品试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氏静翕,性情温良,秀外慧中,特封为正七品常在,赐居关雎宫醉云坞,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苏家众人皆跪在地上,齐声高喊。

苏书砚从地上起来,给宣读圣旨的公公塞了一个荷包,却也不打探消息。

那公公不露声色的掂了掂,塞进了袖子里,对苏静翕客气道,“按照小主的品级,是可以带一个丫鬟进宫伺候的,还请苏小主好好准备,随后随咱家进宫吧。”

果然从宫里出来,个个都是有脑子的。

“烦请公公稍等,”苏静翕低眉敛眼,一副温顺之态。

那公公行了一礼,“不敢不敢。”

苏静翕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又重新梳了一个发式,和她娘稍稍拜别之后,也不敢多待,直接去了前厅。

有外人在场,话也不好多说,重要的话昨天已经说过了,微微点头,苏静翕转身上了一顶轿子。

从此,她的四尺天地就只在这深宫里了。

正红朱漆大门的顶端悬挂着一块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题着三个大字“关雎宫”,再往里走去,可遥遥望见正殿那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和玉石堆砌的墙板。

苏静翕跟着公公从一旁的一条石阶小路通往后方的醉云坞。

“苏小主,这便是醉云坞了,”领路太监停在了一侧,微弯身说道。

苏静翕使了一个眼色,听瑶立马塞了一个荷包给他,“还请公公指点一二。”

“不敢不敢,”领路太监也不推却,接过荷包,“这关雎宫目前只有苏小主一个人居住,早间也不必去请安了。”

这算是卖她一个好了,初入宫廷,是否得宠,都不得而知,广结善缘总是没错的。

“关雎宫后有一片桃树,只是如今已经过了花期,不过莲花湖离这里也不远,苏小主有空可以去看看。”

“有劳公公了,”苏静翕闻言点点头。

等领路太监行礼退后,苏静翕才抬腿迈进了醉云坞。

从殿中分过来的奴才已经到了,见她进来,连忙跪倒在地,“奴婢/奴才给小主请安。”

苏静翕也不急着叫他们起来,坐在桌子旁,接过听瑶倒的一杯茶,也不喝,轻轻拨动着茶盏。

底下的人也知道她这是在立威,皆大气不敢出,头低垂,看着地面。

半晌,“都起来吧,”苏静翕说完就去了内室,也不说让他们怎么做。

听瑶跟着她进去,“小主,你就这样啊?”

“先这样吧,看看再说,”苏静翕打量了一下自己以后的房间。

四尺宽的木床,床上是捻金银丝线滑丝锦被,攒金丝弹花软枕回纹云锦华帐,一旁有一张湘竹榻,并一套黄梨木雕花桌椅,以及同式梳妆台。

东西不多,但是也不少了,区区一个常在,却也可以用到这么多好东西,果然,皇家出手就是不一样。

“以后这内室,暂时只有你可以进来。”

听瑶闻言福了福身,“奴婢遵命。”

“好了,你我主仆,自然不同于其他人,你要记住,不论我今后对谁如何,与你总是不一样的,”苏静翕自知有些话还是应该说清楚,不必要的误会有时候就是因为把话憋在心里才产生的。

听瑶又福了福身,“奴婢知道。”

“好了,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必那么多礼,”苏静翕看着她这个样子都觉得累。

“奴婢……”

“行了,跟我出去看看吧,”苏静翕及时打断了她。

出到外厅,已经只有两个宫女和一个太监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其余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奴婢/奴才拜见小主,”三人皆行礼。

苏静翕没再为难他们,“起来吧,其他人呢?”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其中的一个宫女站出来福了福身,“回小主,小福子去御膳房给小主拿点心了,小顺子去外面洒扫了,春兰去给小主摘花瓣了。”

“你们呢?”苏静翕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随意的扫了扫他们。

夏兰却觉得炎炎夏日从脚底冒出一股凉气,稳了稳心神,“回小主,奴婢们在此等候小主的吩咐。”

“不是怕我怪罪你们?”

“奴婢/奴才不敢,”三人连忙跪下。

苏静翕双眸微抬,“行了,起来吧,他们回来了,让他们皆在外面罚跪半个时辰吧。”

不理会他们惊讶的眼神,苏静翕转身进了内室,“我想歇息一会。”

听瑶伺候着她净了脸,待她上了榻,跪在一旁给她打扇。

苏静翕才刚进宫,一些份例还没有送过来。

“不用了,把窗户开开吧,你去歇会,”苏静翕眼睛未睁开,说了一句。

听瑶应了一声,她知道她需要的最基本的就是服从。

苏静翕眯了一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午时一刻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如果不是陡然发现周围环境的变化,她差点以为她还是在家里。

摇了摇头,收拾好自己走了出去,那三人依旧在这里,门外是另外三人在跪着。

向听瑶使了个眼色,待他们三人进来,依旧跪在地上,“你们知道错了?”

其中的一个太监磕了一个头,“奴才不知道错在哪,还请小主明示。”

“有谁能告诉他错在哪了?”苏静翕拨动茶盏,喝了一口,不算上好的龙井。

“奴婢们不该擅作主张,”春兰有些紧张,但还是开口说道。

苏静翕轻笑,“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出去?”

“奴婢……奴婢只想讨小主欢心,”春兰有些害怕,还是决定说真话。

“那你觉得你讨我欢心了吗?”

“奴婢……奴婢不知……”春兰冷汗直冒,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看来之前打探的消息都有误。

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跟着一位厉害的主子,也不愿意跟着一位无能的主子,敛了敛心神,“奴婢该死,以后一定听从小主的吩咐。”

苏静翕把杯子放在桌上,弄出了一点声响,在这房间显得很突兀,“你们还有人有话说吗?”

等了片刻,“奴才知错,以后一定尽心服侍小主,”小福子说道。

随即,其他人纷纷表态。

“好了,以后小福子就是咱们醉云坞的首领太监,该做什么你都清楚,至于小顺子和小安子就跟着你,记住,出了什么事我都会先找你的。”

“至于你们三个,分别叫代曼,代青,代夏吧,”指着改名为代曼的春兰,“你跟着听瑶一起伺候我,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

说完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把你们以前是在哪个宫的,跟过哪个主子都写下来,还有你们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家住哪里全都登记造册,就由小福子和代曼负责吧。”

“记着,只有我好了,你们才能好,我即使再不济惩罚惩罚你们还是可以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连坐了,你们想做什么还是掂量好了。”

底下跪着的六人皆头冒冷汗,他们卖身进宫,就是为了家人,尤其是太监,如今唯一的念想也只有家人了。

这个主子,真的惹不起啊。

坤宁宫

金嬷嬷给皇后端了一杯茶,将刚才发生在醉云坞的事当作一个笑话讲给了皇后听,“果然是年纪小不懂事啊。”

“年纪小么?”皇后接过茶喝了一口放在了桌上。

“她这样做,到底是震慑住了下面的人。”

“娘娘不用担心,苏常在只是一个刚进宫的,娘娘想惩治她易如反掌,”金嬷嬷安慰道。

皇后随即想到什么,“是啊,她只是个刚进宫的,本宫真正的威胁是乔静姝,皇上昨晚又宿在了她那里。”

乔静姝,舒贵妃,爹是当朝正一品太师,从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两个人在王府开始争宠,至今早已是不死不休。

“娘娘不用急,舒贵妃再得宠终究没有子嗣,也终究会老去,到底是比不过这些新进宫的姑娘们。”

“嬷嬷说的是,本宫该给皇上提个醒了,雨露均沾才是,”皇后扶了扶头上的步摇,笑道。

紫宸殿

苏顺闲站在下首,缓缓给皇上报告今天上午后宫发生的事,说到醉云坞的时候。

“苏常在?”宗政瑾继续翻着奏折,头也未抬起。

苏顺闲伺候了他这么久,自然知道他的脾性,不说七分,三分总是有的。

当下也不含糊,“回皇上,正是苏常在,就是翰林院侍读苏书砚苏大人之女,今天上午刚入宫。”

“她这一招使得不错,”宗政瑾倒是想起来她是谁了,他可没有忘记她临走前看他的一眼。

有趣。

苏顺闲有些猜不透他的意思,顺着他的话,“可不是,既震慑住了下人,又知道哪些人暂时可以用,让人不敢生出反叛之心。”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这招很好?”

苏顺闲连忙跪下,“奴才不敢。”

妄议后妃也是大罪。

宗政瑾提笔在奏折上写了几个字,扔到一边,“行了,起来吧。”

“谢皇上,”苏顺闲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皇上,如今是越来越喜怒难辨了。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毕竟,她还算得上是正得圣宠呢。

谢绝了低位妃嫔的赏花邀请,苏静翕带着代曼回了醉云坞,才走到关雎宫门口,就见苏顺闲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苏主子,你可回来了,皇上正在里面呢。”

苏静翕看了—眼醉云坞的方向,“有劳苏公公了,我这就进去。”

“婢妾参见皇上。”

宗政瑾站在她的书桌后,正翻着她搁置在案桌上的那几张画纸,“起来吧,这是你画的?”

苏静翕走过去,有些尴尬,连忙用手遮住,“皇上还是不要看了。”

宗政瑾挑眉,“朕都看完了。”

苏静翕悻悻的收回手,“那皇上觉得婢妾画的怎么样?”

宗政瑾皱了皱眉,把目光重新移到画纸上,似乎在想着措辞。

苏静翕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皇上,婢妾画的真的很差么?”

虽然完全是涂鸦式的画法,也是她随手画的,但估计他肯定理解不了这种审美。

“很有新意,”这句话应该也算是夸赞吧,应该不会打击她的。

“皇上果然是皇上,很有眼光呢,婢妾也觉得画的很有新意,这都是婢妾自己随性发挥的,是不是很聪明?”苏静翕大有找到知音的感觉,兴奋的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宗政瑾嘴角抽了抽,“改天朕有时间再教你画画。”

“真的吗?”故意眨了眨星星眼,原谅她又卖萌了。

宗政瑾本是随口—说,不过此刻见她如此有兴趣,也郑重的点了点头,“朕自是金口玉言。”

“皇上真好。”

宗政瑾无奈,她溜须拍马的本事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不过—说到这个,他又想起了什么,把她拉过来放在腿上。

“你早上去请安的时候怎么可以那样说话?凡事不要冲动,有什么要想清楚再说才是。”

苏静翕也不问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早上在坤宁宫发生的事,他是皇帝,如果这都不知道估计她现在才要担心的吧。

嘟了嘟嘴,“婢妾就是不喜欢她们总是想要欺负我,没有打她们已经……”

“大胆,”不等她说完,宗政瑾就厉声喝道。

见她苦着—张脸,吓的瑟缩了—下,放轻了声音,“你要是敢动手打她们,朕也护不了你了。”

她年纪是小,可是在宫里,从来就不会因为你年纪小而对你格外优待的。

苏静翕闻言连忙拉着他的衣襟,可怜兮兮,“皇上又不要我了吗?”

“胡说,朕什么时候……”想到之前,叹了口气,见她眼里水雾蔓延,眼眶都红红的,美人含泪自是—道亮丽的风景。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静翕故意伸舌头舔了舔他的薄唇,引来他的眉头紧蹙,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继续做下去。

只是还没待她继续,他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口腔,苏静翕微微回应他,不到三秒,立刻被反客为主。

起初有些生涩,不过随即立刻掌握了技巧,触类旁通,其天赋果然异禀。

宗政瑾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忽然想吻她了,二十几年来,每每有妃嫔侍寝,他从来不会吻她们。

脸上妆容虽然精致,满脸脂粉,让他看着虽觉得赏心悦目,却觉得很脏。

他不会去想今晚这次例外是因为什么,只当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睫毛轻颤的人很干净。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良久,放开她,见她频频喘气,胸脯一起一伏。

动作到底放轻了许多,明明只有十四岁,只是该长的地方还是长的很好。

苏静翕听他的话,就知道他应该对她还是满意的。

“皇上也是气宇轩昂,神明爽俊,气宇不凡呢。”

没有谢他的夸赞,反而也跟着夸了他一句,果然有趣。

“如此,

苏静翕秀发早已散乱,额前碎发也被打湿,闻言露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

作为君王,他杀伐决断,果敢勇毅,作为男人,他所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床上能让他如此尽兴,竟有微微沉沦之意,面前的女人一点也不同于其他大家闺秀一般,没有一点木讷恭顺的意思。

屋外苏顺闲抬头望了望天,

作为从小伺候的贴身太监,他自然知道这位君王有多严于律己,凉薄冷性,只是今晚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看来,这位苏常在,今后必有大作为啊。

见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叹了口气,似乎体力不太好。

“进来,”随意的穿了一件衣袍,想了想,又拿被子给她盖上了。

几个太监动作迅速的抬了水进来,眼睛也不敢随意乱看,放下东西又连忙出去了。

宗政瑾清洗回来,床铺已经重新收拾了,人也被擦拭干净了。

上床,安寝。

苏静翕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脑袋虽然迷糊,但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动了动,准备起身越过睡在床外的人,“干什么?”

应该是妃嫔睡在床外边的,为了晚上方便随时伺候皇上。

“时辰到了,婢妾该回去了。”

如她品级这么低的人,是不可以彻夜留宿在这里的。

宗政瑾揉了揉眉头,“算了,睡吧。”

苏静翕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重新躺回去,闭眼不出几个呼吸就睡着了。

宗政瑾听见她绵长的呼吸声,睁开了眼睛,饱含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一睡至天明,宗政瑾醒来的时候,极其不舒服,腰上搭了一只手,灼热的呼吸声也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皱了皱眉,动作轻柔的把她的手移开,她嘴唇蠕动了几下,到底没有醒来。

“进来吧,声音轻点。”

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在这偌大的宫殿里,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其训练有素,可想而知。

苏顺闲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依旧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心思转了几回。

这还是第一个早上没有起床伺候皇上的人呢。

苏静翕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瑶,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经辰时初了,皇上交代了,小主不必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听瑶早在她昨晚没有回醉云坞的时候,就来了朝露殿。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强忍身上的酸痛,“伺候我梳洗吧。”

虽说皇上体谅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但如果她真的敢这么做,恃宠而骄的名声应该不久就会传出来了。

那她,离死也不远了。

好在听瑶过来的时候,已经给她带了好几套衣服并首饰过来。

挑了一件烟霞银罗绣花绡纱换上,乐游髻并几支钗子,简简单单,既不出挑也不失礼。

用过早饭后,就带着听瑶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品级太低,没有轿撵,只能靠走,每走一步,都加重了一分要往上爬的决心,起码得混到有交通工具的地步吧。

好在朝露殿离坤宁宫不远,远远的就看见几位妃嫔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走过来。

行礼,“婢妾给娘娘请安。”

“呦,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常在啊,”淑妃尖笑了一声。

苏静翕依旧是半蹲着,闻言也不恼,“回娘娘,正是婢妾。”

淑妃看了一眼站立在旁边的杨嫔,心里冷哼,也不想和她计较,“起吧。”

“走吧,给皇后娘娘请安迟到了就不好了。”

苏静翕和杨嫔皆应是。

苏静翕静静的跟着他们往坤宁宫走去,努力减少存在感。

当今圣上,名为宗政瑾,年二十六岁,六年前登基,守国孝三年,之后又以国库空虚为由,暂停一年选秀。

又三年,刚好轮到了苏静翕。

年十三至十七的正七品以上的官员家眷才有资格参与选秀,选出来的自然是风华正茂的女子。

太后并非皇上生母,自小抚养皇上长大,二人之间的情分似乎很深,只是她常年居于慈宁宫念佛,不理后宫诸事。

虽然皇上没有大规模的组织选秀,但是宫里的妃嫔也并不少,十余人。

大部分都是跟随皇上从王府出来的,年岁都已大,自然比不过苏静翕这些新进宫的。

只是,她们有根基,有经验。

后宫之中,隐隐分为两大派系,分别以皇后和舒贵妃为首,还有一些明哲保身,或是没有恩宠的。

皇后先后育有二皇子,大公主,二皇子三岁夭折,其父是当朝宰相。

舒贵妃两度怀孕皆流产,原因不明,至今没有子嗣,其父为正一品太师。

两人父亲在朝堂上也早就是水火不容,分别为两大派系之首。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前朝后宫从来都是一体,妃嫔与母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恍惚间,跟随着淑妃进入了坤宁宫,金嬷嬷出来,“给几位主子请安。”

苏静翕却不敢实受她的这个礼,皇后的奶嬷嬷,其身份虽只是个奴才,可是目前看来,比她的能力大多了。

“金嬷嬷快快请起,”淑妃伸手虚扶了一把,即使她是舒贵妃的人,却也不敢真的得罪金嬷嬷。

金嬷嬷脸色未变,坚持行完一礼才起来,“主子娘娘们厚爱,奴婢却是不敢不规矩。”

“皇后娘娘还在用早膳,还劳烦各位主子前往偏殿等候。”

说完行了一礼,才退下。

苏静翕跟着她们走进去,只是是走在偏后的位置。

楚周国妃嫔等级极其严格,初次选秀,最高封的也不过是良娣,皆为从五品以下。

后宫等级更是森严,五品是一个坎,五品以上可居于一宫偏殿,称本嫔,而不是如苏静翕现在自称的婢妾。

找到自己的末首位置坐下来,闲闲拨动手中的茶盏。

“难为苏妹妹起的这样早,前些日子,阮妹妹伺候皇上可是迟迟没有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呢,”湘婕妤看了一眼她,又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阮美人。

一句话看似是在挑阮美人的刺,不懂规矩,却也是在给她拉仇恨。

没办法,谁让她昨晚侍寝了呢。

苏静翕放下茶杯,“姐姐说的是,只是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妹妹的福分,即使皇上体恤,妹妹却不敢推却。”

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规矩,即使皇上体谅,来不来,依旧在个人。

“湘婕妤这是在质疑皇上了?”湘婕妤是皇后的人,淑妃一向是逮着错就不放。

淑妃曾孕育大皇子,只是八个多月的时候生下了一个死胎,从此再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多少恩宠。

但好在她爹是从一品太傅,皇上亦对她有几分同情,给了她淑妃的位份。

仗着位份,在这后宫很是刻薄,只是皇上不计较,也就没有人敢拿她怎么办。

湘婕妤咬了咬嘴唇,“瞧淑妃姐姐说的,嫔妾刚刚也只是在打趣阮妹妹,还道苏妹妹规矩好呢。”

话音才落,还没待其他人反应,贤妃就陪着皇后从一侧走过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皆行礼。

皇后快速的扫了一眼下方的众人,皱了皱眉,看见苏静翕,又轻笑了一声。

“都起来吧,”顿了顿,“皇上今早还派人来说,苏妹妹昨晚伺候累了,今日可以不用来请安,没成想,妹妹却来的这般早。”

苏静翕走出来,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婢妾给娘娘请安是婢妾的福分,还望娘娘恕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