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王妩黑虾子

王妩黑虾子

王妩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养蛊这么出名,还不是在这山疙瘩里穷苦了一辈子?见我油盐不进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终于生气了:“小妩你可别不知好歹,这黑虾子性情十分凶残,他要是不开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会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闹得生不如死!”

主角:王妩隐青渊   更新:2022-09-10 2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妩隐青渊的其他类型小说《王妩黑虾子》,由网络作家“王妩”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养蛊这么出名,还不是在这山疙瘩里穷苦了一辈子?见我油盐不进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终于生气了:“小妩你可别不知好歹,这黑虾子性情十分凶残,他要是不开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会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闹得生不如死!”

《王妩黑虾子》精彩片段

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养蛊这么出名,还不是在这山疙瘩里穷苦了一辈子?

见我油盐不进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终于生气了:“小妩你可别不知好歹,这黑虾子性情十分凶残,他要是不开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会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闹得生不如死!”

我小时候也听过不少我们这边山寨里有蛊闹人的事情,通常都是把人闹的都是满肚子虫卵,把人慢慢的折磨死。

我顿时就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流了。

“这才对嘛!”

我奶奶满意的对我笑了起来,一拍大腿,悠哉哉的从床边起身,哼着小曲出去了。

在我奶奶走了之后,我爸这才敢向我探过身,问我说:“小妩,你真被你奶奶下了蛊啊?!”

看到我爸这窝囊模样就来气。

就怪我爸,非要带我来看我奶奶,我身上的黑虾子,就是我奶奶故意下的。

搞不好当年我爷爷,还真的就是被我奶奶下蛊给害死的。

想到这,我又难过起来,总感觉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当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家里就没看见我奶奶的人了,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像是出了远门。

我爸找了一会我奶奶无果后,悻悻的带我回家。

到家后,我妈听说我中蛊了,立马破口大骂,说我奶奶一定是把蛊放在我吃的那碗鸡蛋面里头了,这死老太婆,连自己的亲孙女都舍得下手。

说着又骂我,不是早就交代过了叫我别吃我奶奶给我吃的东西了吗?

“是我爸逼我吃的。”我哭哭啼啼的回答我妈。

我妈是母老虎,听我说这话后,气的抡起巴掌就往我爸的脸上扇。

看着他们两人打起来了,我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这时,忽然一阵略微带着嘶哑阴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去把窗帘给拉上,我怕光。”

谁在跟我说话?

我惊得赶紧起身,往周围看!

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但当我看向窗外的时候,莫名觉得这阳光有些刺眼,于是就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里一暗,有个东西从我身上滚了下来,还没等我站稳脚,那东西整个身体就抵着我向着床上压了下去!

我惊得还没来得及发声,我唇上立即被一片冰凉覆盖,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怎么又是你啊!”

我吓得赶紧推开这人,惊恐的站在门边,昨晚我都还没找他算账呢!

只不过今天这男人穿了件黑色的衣服,昏暗的房间里,我只能依稀的看见这男人的脸面很白皙,五官轮廓十分英气秀美,有点像是古代的谦谦公子。

不过他此时被我推倒在床上,佝偻着腰,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

“你奶奶应该把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既然你是我的主人,就要负责养我,你若是三日之内不放我出去吸食别人的精血,那我只能害你。”

有病吧!这人心眼咋这么坏!

我虽心有不满,但也知道这黑虾子绝不是善类。

草鬼婆养蛊,一般都是先害自己身边的人,于是我装出一副哭丧的脸,对这男人说:“可是我朋友很少,没人可以害啊?!”

男人听罢,从床上起身,向着我走了过来。

此时我才发现他身形修长,比我高出一个多脑袋。



“不想害你身边人也可以,你们城西六十公里外,在一个叫下马镇的一个诊所里,有个男人浑身长满了脓包,他是害了蛊,医生治不好的,你要是不想死,就带我去找他,把他身上蛊收来给我吃了,我就放过你。”

这男的刚跟我回市区,就知道离市区六十公里外,还有个叫下马镇的医院里有人中蛊了!他是神仙吗?!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我自己亲眼所见,我简直都不敢相信。

可是我一个女孩子,对那人生地不熟的,去找人也太麻烦了吧。

男人盯着我的眼睛看,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一张精致的尖尖下巴向我凑了过来,薄唇贴着我的耳朵幽幽的蛊惑我说:“当然你要是觉得麻烦,也可以把我放在你爸妈身上,他们就在门外。”

男人说话的时候,他那分叉的舌头,就舔在我的耳朵上,我吓得头皮都发麻又痒。

我生怕这男的真会去害我爸妈,于是赶紧的讨好这男的:“黑虾子大哥你别冲动,不就是六十公里路嘛,我明天这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嗯?你也敢叫我黑虾子?”男人的语气颇为不悦。

“啊?!”

这老祖宗那带着满满杀意的语气,让我又胆颤了起来:“我听我奶奶也是这么叫你的,黑虾子不是你的名字吗?!”

男人无语,不过他也懒得跟我计较,离开了我身旁,懒懒的着床上躺上去。

“你听好了,既然你是我的新宿主,就要重新给我起个名字,我看你也像是个学生,起名应该不会比你奶奶差吧。”

原来当蛊婆还要给自己的蛊取名字?

“那叫你铁柱?”

顿时,床上一道满含杀意的的目光,向我直射而来。

“怎么,看来我昨晚让你挺满意。”男人卷着他胸口的一缕黑发,阴阳怪气的问我。

“什么昨晚挺满意?”我有些疑惑。

但是转瞬脑海里想起昨晚他与我的亲密接触,脸刷的一下顿时就红了。

见我羞的无地自容,男人不要脸的又对我冷傲一笑。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允许你天天晚上这么叫我。”

可拉倒吧,想到这人是条蛇,昨晚的那场似梦非梦,我实在是难以接受。

不过见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男人便主动对我道:“我真名叫隐青渊,以后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养我,我爱凉爽黑暗的地方,食物是蛊、还有人的精血,把我养好了,你想发财,我让你发财,你想杀人,以后方圆几百里都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但是——。”

“但是什么?”我问隐清渊。

“养我易反噬,一旦你对我不轨之心,我会让你死的比谁都难看!”

冷厉的声音落下,床上一空,那男的消失之快,就像从来没来过一般。

我摸了摸我的肚子,蛇蛊在我肚子里鼓动游走。

我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难道我以后真的要像我奶奶一样,当一辈子蛊婆了吗?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简单的攻略了一下去往下马镇的路线。

为了避免我爸妈也受到隐青渊的牵连,于是我也没把我要出门看蛊的事情跟他们讲,就跟他们说我想去逛逛街,让他们别等我回来吃午饭了。

离开家坐上去往下马镇的大巴,在山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候,我才来到了一所较为冷清的乡镇。

这乡镇就是下马镇,这里靠近少数名族,杂乱的街道上大部分都是一些穿着蓝布衣,头上带着大布包赶集的老人。

镇子里只有一家卫生院,就是我要去的那家。

夏季炎热,这卫生院里也没空调,只有大厅里摆着两把落满了灰尘的大风扇在呼啦呼啦的转着。

整个大厅冷清,只有一个穿着碎花红裙,歪带着一顶有些发脏的护士帽的中年女人,她坐在电风扇前剪指甲,见我一个人进来了,抬头问我说:“来看啥子病?!今天好几个大夫都请假回去插秧了。”

我擦,这医院的医生,也太接地气了吧,还好我不是来看病。

“我是来找人的。”我赶紧的回答这女人。

“找人?你找谁?”

“我想找你们医院里一个满身长满脓包的男人,他来你们医院看病。”为了让这女人相信我,我又补充了一句说这男人是我家亲戚。

“没有。”

女人不屑回答了我一句,继续低头剪她的指甲。

可是昨天晚上隐青渊跟我说,他要找的男人就在下马镇的医院里啊!

“真的没有吗?会不会是你休息的时候他来过这医院?”

我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这家医院就是我老公开的,我天天守在这大门口还不知道?没有就是没有。”

这隐青渊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不过看着这女人剪指甲的时候,一直都往肉里剪,还不断的用一根消过毒的针头,不断的往指甲缝里使劲的戳进去,看的我揪心,可她出血了也顾不上疼。

“姐姐你这样不痛吗?”我问这女的。

“痛也没办法,前几天吃了只死鸡,我这十根手指头就挠心的痒,就跟有好些虫子在指甲盖里钻似的,吃了药也没见的好。”

要是在以前,我铁定不会把这个往蛊的身上联想,现在我奶奶给我下了蛇蛊,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的存在的时候,我觉得这女人应该也是中蛊了。

“问问这女的这鸡哪来的?”

隐青渊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脑海里响起,差点把我吓了一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