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老公我现在齁甜

老公我现在齁甜

桃岁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许依依害怕穆寒尘,不断的反抗他,激怒他,千方百计想从他的身边逃离。最后,她被渣男恶女害死的时候,只有他疯了一样的救她。重生归来之后,许依依不害怕穆寒尘了,她恨不得把自己的亲亲老公,揣进兜兜里,不让任何人看到。谁说穆先生嗜血残暴,冷酷无情了?只有活了两辈子的她知道,这个偏执的男人有多深情。

主角:许依依,穆寒尘   更新:2022-07-15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依依,穆寒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公我现在齁甜》,由网络作家“桃岁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许依依害怕穆寒尘,不断的反抗他,激怒他,千方百计想从他的身边逃离。最后,她被渣男恶女害死的时候,只有他疯了一样的救她。重生归来之后,许依依不害怕穆寒尘了,她恨不得把自己的亲亲老公,揣进兜兜里,不让任何人看到。谁说穆先生嗜血残暴,冷酷无情了?只有活了两辈子的她知道,这个偏执的男人有多深情。

《老公我现在齁甜》精彩片段

琼林大厦天台,血气弥漫。

许依依身体悬挂在大厦之外,扭曲变形的手骨被狠狠的捆在栏杆上。

她满身伤痕,一张脸被毁的看不清一丝肌肤。

许雪韵挑着眉眼,居高临下的睨着许依依,神情刻薄又鄙夷。

“许依依,看看我身边的男人、身上的名牌,手腕上的钻表,对了,还有我这张漂亮的脸蛋儿,可都是用你的钱养出来的。”

许雪韵张狂大笑:“你放心,我这个人最是知恩图报,等你死了,我一定好好帮你找个臭水沟当墓地。”

许依依睁开被血痂穆住的眼睛,在一片模糊的血红中死死的盯住许雪韵身边的焦骏杰。

“为什么?”声音明明气若游丝,却凄厉渗人。

焦骏杰明显一颤,许雪韵趁机钻进他怀里,“还能为什么?骏杰当然是为了我,不然,他怎么会忍着恶心陪在你身边这么久?”

“骏杰,你说话啊。”许雪韵千娇百媚的在焦骏杰腰上掐了一把。

焦骏杰立刻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急切的把许雪韵拉进怀里哄劝。

“我还不屑把时间浪费在这样一个人身上,如果不是为了让她帮忙抢那个瘸子的财产,我连看她一眼都嫌恶心。”

说完‘呸’的一口吐向许依依。

许依依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她胸口钝痛,表情逐渐狰狞,破败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你们……不得好死,许雪韵、焦骏杰,我就算是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许依依咬牙,艰难的抬起另一只手去解栏杆上的绳索。

她感觉着自己折断的手骨从绳索里脱出来,身体却没有如约下坠,一只温热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

穆寒尘满眼心疼的看着许依依,祈求着:“依依,别放弃,要活着。”

最后的执念断了,许依依意识模模糊糊。

她费力的睁开眼,只看到穆寒尘趴在天台边缘,被一脸狰狞的焦骏杰狠踹着脊骨,嘴角淌血,身体一直震颤。

“不要,穆寒尘!”

许依依脸上温温热热的,不知是穆寒尘的泪还是血,她只知道不能再亏欠这个男人了。

“穆寒尘,放手吧,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许依依用尽全身力气勾着唇,然后猛的拍开穆寒尘的手,身体跟着急速下坠。

‘轰’的一声,许依依的世界只剩下了疼。

疼,钻心刺骨的疼。

尤其是手腕上的伤口,仿佛牵扯着四肢百骸。

想不到做了鬼还能这么疼,许依依在心里把焦骏杰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睁开眼,没有预想的地狱,却撞上一双让她心神俱颤的眼睛。

她看到了谁?

面前这个男人颌骨鲜明瘦削,肤色白的像纸,深眸如一潭寒冰,沉闷中又烧着熊熊怒火,冷热交织,煎烤的许依依心慌意乱。

“穆寒尘!”许依依眼底闪烁着激动。

手腕忽然被人大力的扯了一下,许依依才发现她的伤口正在涓涓流血,不过却不是骨折,而是割腕后的静脉破损。

割腕?那不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难道……重生了?

许依依看着熟悉的卧室,焦急的想确定这一点,身体一动,就被人狠狠的压在床上。

“还想跑?许依依,我对你不好么?你为了另一个男人把自己折腾成这副鬼样子,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容忍度太高了。”

穆寒尘满身戾气,双眸赤红,大手不断收紧,仿佛要把许依依的手腕扼断了。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让你死个痛快。”穆寒尘俯身,疯狂的咬着许依依的脖颈,“你听清楚,就算是死,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碎了,许依依觉得自己快被撕碎了。

她承受着比手腕强千百倍的痛,却没有阻止穆寒尘,任由他肆意的动作,顺从的变成了他的女人。

许依依眼中含泪,一只手颤巍巍的搭在穆寒尘精壮的腰上。

“好疼。”疼的好真实。

许依依很开心,她真的重生了。

大概五个月前,她去医院探病遇到正在复健的穆寒尘,只是依依一笑,许家第二天就收到了穆家送来的聘礼。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砸在许依依身上。

临城人都知道,穆寒尘是个狼一样的男人,冰冷、嗜血、残暴、狠厉,断了腿之后越发的阴鸷可怖,连穆家人都惧怕他。

她也惧,她也怕,可任她怎么反抗还是败给了许家人的贪婪和穆寒尘的雷霆手段,被迫嫁了。

她又怨又恨,根本不愿意和穆寒尘正常交流,在许雪韵和焦骏杰的唆使下,不是作就是闹,把整个穆家搅和的鸡犬不宁。

最后不仅自己惨死,还害了穆寒尘。

这一次,应该是她为了给焦骏杰争取一块儿地皮,又绝食又割腕的威胁穆寒尘,差点把自己作死了。

穆寒尘虽然是强娶她,对她却真的好,完全容忍不了她伤害自己,这次许依依玩大了,彻底磨光了穆寒尘的耐心,真的把自己玩进去了。

上辈子她疯了一样反抗,导致自己受了伤,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

这辈子……

许依依感受着身体上残余的疼痛。

还好,她学乖了。

还没想清楚,身上的男人猛地爬起来,把她扯进浴室,强硬的按在镜子前。

“看看你这副鬼样子。”

穆寒尘一边说一边拿出纱布缠住许依依手腕上的出血口。

镜子里的女人很漂亮,但是却遮掩不住憔悴,许依依眼下布满乌青,几天的绝食让她眼神枯槁没有一丝精神,看起来更像是一具漂亮的行尸走肉。

血止住了,伤口就没那么疼了。

许依依看着虽然满脸怒容却依旧细依给自己包扎的穆寒尘,心里又愧疚,又暗恨自己上辈子太傻。

放着一个好好的男人不爱,偏偏为了一个恶心的渣男把自己折腾的满身伤。

穆寒尘处理好伤口,抬头就看到许依依在流泪,心里有些闷痛。

伸手到她眼前,许依依条件反射的闪躲。

修长的手僵在半空,刚才还有些和谐的气氛瞬间由暖春坠入寒冬。

“怕我?”男人眼神冰凛,“怕我就安分点,再有下一次……”

后面的话穆寒尘没有说出口,自嘲的轻呵一声,再有下一次他能怎么样?只要她一个眼神,他所有的原则都能变成摆设。

“我……”

许依依想解释,穆寒尘却转身要走。

她觉得心脏顿时空了一块儿,“别走。”

许依依第一反应就是要留下穆寒尘,可是她坐在洗漱台上,手够不到穆寒尘,只能用脚。

穆寒尘一回头,就见两根圆润的脚趾夹着白色衬衣一角。

许依依很白,白到连衬衣在她面前都显得逊色。

男人喉结滚动,眼眸越来越暗,掩埋在底的火气呼之欲出。

穆寒尘抬头看过来时,许依依就知道自己惹祸了,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小心翼翼的盯着穆寒尘。

“你能不能,先别走。”

许依依默默缩回脚,半路却被温热的手掌拉住。

穆寒尘盯着她,声音嘶哑:“许依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上辈子被他强迫了四年,许依依怎么会不知道这嘶哑又压抑的声音代表什么。

她小声说:“知道。”

头压的很低,侧脸上的粉嫩清晰可见。

穆寒尘的心脏狠狠的颤了一下。

她在害羞?

马上,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如果不是演戏,女人只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做出这种姿态,许依依讨厌他,讨厌到觉得他恶心,时时刻刻想让他滚远,甚至盼着他永远消失。

穆寒尘神色冷下来,“又玩什么……”把戏!

话还没说完,许依依就在洗漱台上平移了一段距离,用尽全力把腿环在他腰上。

扯着他松散的领带,许依依鼓足勇气抬头。

“我说,不想让你走。”

许依依眸子晶亮亮的,漆黑的眼底闪动着熹微的星光,配上一双惑人的狐狸眼,极尽魅惑。

穆寒尘喉头发紧,神色也随之柔和下来。

许依依很满意他的反应,探出身,也不顾自己能不能掌握平衡,用细白的藕臂缠上穆寒尘的脖颈。

穆寒尘下意识接住她。

“唔,我困了,回去睡觉好不好?”

身体腾空而起的那一刻,许依依就知道,穆寒尘还是和以前一样,抗拒不了她的任何要求。

上辈子看上穆寒尘的女人都骂她什么来着?

对,小妖精。

小妖精就小妖精吧,强迫自己温柔典雅一辈子还不是落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这辈子,她就做个小妖精,穆寒尘一个人的小妖精。

困是真的困,许依依一沾床就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夕阳刚落,和煦的暖光撒在屋内,促使许依依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许依依眸光陡然一变。

这个时候找她的,只能是一个人,算计了她一辈子的好妹妹,许雪韵。

绝食、割腕这种招数,可都是许雪韵‘好心’教她的。

许依依记得许雪韵当初给了她一把刀,据说是特质的,割腕时会划出一道假伤口,吓吓穆寒尘就行了。

感受着手腕的疼,许依依显然又被当了一次傻子。

她起来翻出那把刀,笑着给许雪韵回了一条消息。

如果有人在场,一定会注意到许依依这个笑有多邪恶。

得到许雪韵的回应后,许依依换了一身睡衣,慵懒的躺回床上。

上辈子许雪韵和焦骏杰算计她的,她铭记在骨血里,这辈子,她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

穆寒尘坐在书房里,眼神微晃,显然没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助理秦征叹了口气,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钻石王冠。

“穆爷,上个月给夫人定制的礼物到了,您看?”

穆寒尘瞥了一眼,想到浴室里许依依突如其来的亲昵,紧绷的神经渐渐许缓,眼底甚至带了一丝怔松的笑。

“拿去给她。”

说着,穆寒尘又站起来,“我亲自拿过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许依依的卧室走,刚过拐角,就看到许雪韵踩着高跟鞋进了许依依的房门。

穆寒尘驻足,周围的空气瞬间降至零点。

让许雪韵随意进出别墅,是许依依强硬要求的,可笑的是,连这里的佣人都知道许雪韵就是一个传信员,他竟然也答应了她这种要求。

这才刚受了委屈,她就迫不及待要告诉那个男人了?

穆寒尘讽刺一笑,眼眸里的神采如暴雨将至,凛冽又诡异,说道:“东西,扔了。”

秦征耸耸肩,看着穆寒尘决绝的背影,默默把王冠收好。

许依依的房间是穆寒尘亲自挑选设计的,采光极好,里面的书桌、妆台,甚至角落里一个小小摆件都是寻专人精心打造的。

许雪韵看着妆台上满满的首饰,眼底布满阴狠。

这些东西,明明和她更相配。

早晚有一天,她要把这一切都拿到手,许依依根本不配拥有这些东西。

“你来啦?”

许依依慵懒随意的从床上抬起头,夕阳下绝美的脸又把许雪韵狠狠的刺了一下。

许雪韵迅速平复情绪,瞥了眼许依依受伤的手腕,急切问道:“姐姐,怎么样?事情成了吗?”

“你都不知道,骏杰哥担心你,饭也吃不下,人都瘦了一圈儿了,他让我告诉你,只要他强大起来,就一定把你从穆寒尘这里抢回去,再风风光光的娶进门。”

“要是有个男人这么疼我,我就算是搭上性命,也一定帮他完成心愿。”

这种话,许依依上辈子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以至于被洗脑,真的以为焦骏杰疼她入骨。

许依依嘴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

她把玩着手里的刀,眼睛却盯着许雪韵的脖颈。

如果一刀划下去……

“姐姐!”许雪韵一回头就被那道凉薄狠厉的眼神吓住了。

她心尖儿发颤:“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换做以前,许依依早就泪眼汪汪的表决心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还没想清楚,手腕就被许依依抓住了。

“那些事先放一放,我这儿有个好玩儿的东西,还没来得及给你试呢!”

许雪韵疑问:“什么?”

看到许依依手里的刀,立刻慌了:“姐姐,刀可不能随便玩儿。”

“嗯?这不是你给我的么?反正是假的,有什么好害怕的,昨天我才刚用过,虽然有点疼,但是挺好玩儿的。”

刀锋横在许雪韵手腕上,许依依勾唇轻笑。

嘴角翘起的弧度恰到好处,配上许依依绝色的脸,美的惊心动魄,可是许雪韵却更害怕了。

她总觉得,许依依想杀了她。

“姐姐,我……”许雪韵拼尽全力抽回自己的手。

许依依紧握不放,仿佛要把许雪韵的手骨掐断。

“你害怕什么?难不成你给我的刀是假的,割下去能死?”

“没有,我……啊!”许雪韵话还没说完,手腕就被鲜血染红了。

疼,许雪韵整张脸极度扭曲,连对许依依最简本的态度都装不下去了。

“抵得上你贱么?还是你以为勾搭了一个男人之后,又让这个男人招惹自己姐姐的行为很高尚?”许依依把玩着刀,纤白的手指慢悠悠的把刀刃上的血铺开,甚至不紧不慢的画了一个笑脸。

这动作实则有些变态,可是许依依做起来却只有美感,妖冶到令人窒息的美。

许雪韵吓傻了,肝胆俱颤,总觉得那把刀还悬在她心尖儿上。

她接受不了一直听话的傀儡忽然有一天发起绝地反击。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许雪韵跌跌撞撞的跑出去。

穆寒尘刚准备出门,就看到一身鲜血的许雪韵,心头一颤,抬腿就要上楼。

许雪韵拦住他,哭求:“穆先生,救救我,姐姐要杀我,你一定要跟她解释清楚,我没有要抢姐姐的人,真的没有。”

这个‘人’说的是谁不言而喻。

穆寒尘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僵住,面容像是被寒潭浸过,一双眸子带着厮杀后的决厉和冰冷。

穆寒尘头也没回,“送许小姐去医院。”

说完,直奔许依依的房间。


客厅有一瞬间静谧无声,佣人早就被穆寒尘这架势吓得躲远了。

许雪韵眼底阴狠乍现。

不管许依依是为了什么伤她,她都不会好过。

穆寒尘折磨人的手段她早有耳闻。

呵!她在医院等着许依依过来团聚。

秦征注意到许雪韵的眼神,只是轻蔑一笑,转身出去开车。

他瞧着,楼上那位好着呢,甚至能好更久。

夕阳已经落了,屋内灰蒙蒙一片,穆寒尘没有开灯,锐利的眸子盯着那张柔软的大床。

许依依蜷成一团,眉头微微蹙着,显然已经睡着了。

穆寒尘不自觉的怔松下来,怕打扰到女孩儿,甚至连走路都放轻了。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许依依,想起来找她的目的,讥诮一笑。

明明知道她心里装的都是另一个男人,他竟然还对她这般珍惜,忽的,刚被压下的怒火卷土重来,还有一股越烧越旺的趋势。

大手猛地扯开女孩儿身上的被子。

“许依依,你又在玩儿什么把戏?”刚刚还在行凶,这会儿能睡着?

许依依颤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眼前的人,直接扯着领带把人拉上床

穆寒尘猝不及防,人已经钻进他怀里,环着他的腰,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下颌处蹭了蹭,就又安静下来。

这般亲昵的举动,逼得穆寒尘快疯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脏可以跳的这么快,似乎要冲破胸膛,与怀里的女孩儿紧紧相覆。

‘穆先生,救救我……我没有要抢姐姐的人,真的没有。’

许雪韵的声音在脑中挥之不去,穆寒尘的脸色随之难看到极点,咬着牙,双眸浸着冰凛。

她把他当成了谁?

呵!许依依折辱他的手段总能不断提高。

就在穆寒尘要扯开她的手臂时,许依依动了。

穆寒尘冷笑。

醒了?还是装不下去了?

他几乎能想象到女孩儿接下来对他表现出来的厌恶。

心脏不受控制的刺痛了一下。

许依依没有睁眼,仰起头,小拳头狠狠的砸向穆寒尘的胸口,声音似嗔似恼。

“冷,穆寒尘,我冷。”

许依依的力气很小,就像挠痒痒一样,挠的穆寒尘胸口的位置暖烘烘的,从里到外,没一处不是。

她在喊……穆寒尘?

穆寒尘心里的怒火瞬间被这甜润的声音浇灭了。

他这辈子从没觉得自己的名字能这么动听。

怀里的女孩儿又缩了缩,穆寒尘才意识到许依依身上是真的凉,连忙扯过被子给两人盖上。

害怕打破现下难得的安宁,穆寒尘就一直僵着这个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也睡着了。

殊不知,在他呼吸平稳下来时,他怀里的女孩儿露出一抹坏笑。

许依依想,她真的有做小妖精的潜质。

至少,魅惑穆寒尘,绰绰有余。

第二天醒来时,穆寒尘已经不见了。

许依依简单洗漱之后下楼,毫无意外的在餐厅看到了穆寒尘的身影。

他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简单的面包牛奶,看到许依依,明显有些惊讶。

别说这几天许依依在闹绝食,就是以前,许依依也从来不会跟他同时出现在餐厅里。

她说,跟讨厌的人一起吃饭,会倒胃口。

许依依早就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浑话了,只知道她现在饿得七荤八素,恨不得能吃掉一头牛。

她气冲冲的走到穆寒尘面前,质问:“你要吃独食?”

说着,就捏起穆寒尘的面包狠狠的咬了两口,中间不小心噎了一下,顺带把穆寒尘的牛奶也抢了。

穆寒尘双眸深邃,眼神炙热的盯着许依依带着奶渍的嘴咬向第二块儿面包,那里有一个小缺口,是他咬过的。

许依依不仅没嫌弃,反而吃的更香了。

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迷惑的穆寒尘双眸半眯,眼底的光越来越危险。

一把将人扯进怀里。

“好吃么?”他声音低沉微哑。

“嗯!”许依依点头,“下次吃饭要带上我,外婆说了,吃独食有伤风化,得分享。”

穆寒尘没有反驳,只是低声问她:“那外婆有没有告诉你,吃东西不可以浪费?”

许依依怔了一下,貌似真的有。

于是,她眼睁睁看着穆寒尘用手指抹掉她嘴角的奶渍,一脸平静的放在嘴里尝了尝。

很甜。

穆寒尘唇角微弯。

许依依一张脸‘噌’的一下红透了,火辣辣的。

她和穆寒尘虽然什么事都发生了,可是这么亲密的举动却从来没有过。

那奶渍,说不定是从嘴里……流出来的。

这样一想,许依依觉得浑身都跟着热了,含在嘴里的面包也不知道该不该嚼。

“穆爷!”秦征贸然闯进来,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他看到了什么?

夫人没作没闹,还这么和平的坐在穆爷怀里?

未等细想,他便觉得脖颈后凉风阵阵,一抬头果然撞上穆寒尘要吃人的眼神。

“什么事?”

“会议快开始了,我来接您。”秦征背后冷汗涔涔。

许依依不以为然的站起来,鼓着嘴说道:“既然有事你就去忙吧,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慢慢吃。”

穆寒尘看着空落落的大腿,眸光幽沉。

总之,很不爽。

秦征也知道自己坏事了,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缩着脖子默默跟在穆寒尘身后。

两人离开后,许依依重新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还不等喝,就见秦征又回来了。

“夫人,这是穆爷给您的礼物。”

把钻石王冠放下的同时,又说:“穆爷让我告诉您,那块儿地皮他答应给焦家了。”

“给了!”许依依惊的站起来。

上辈子她有多希望地皮到手,这辈子就有多希望事情败落,把地皮拿去埋死猪都比给那个渣男来的好。

“是啊,穆爷答应了。”秦征脸上的笑容淡了。

他又说:“不过拍卖会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穆爷的意思是说,让那边走个过场。”

“那就好。”许依依放心了。

秦征面露狐疑,他总觉得许依依今天的反应有些奇怪,似乎,根本不想为焦家拿到那块儿地皮。

许依依摆摆手示意秦征离开,又拿起牛奶喝。

这时候,摆在餐桌旁的手机响了。

屏幕显示着亲昵的备注,亲爱的骏杰哥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