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拯救渣男的一千零一夜

拯救渣男的一千零一夜

小丫么小刺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末寒本是首富的千金,从小生活地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可她的这份幸福,却在她八岁那年戛然而止了。这一年,她父亲的企业破产了,父亲因为不堪重负选择了跳楼自尽,母亲为了追求财富离她而去,自那之后,她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恰在这时,她被绑定了渣女恋爱系统……

主角:夏末寒,077   更新:2022-07-15 22: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末寒,077 的女频言情小说《拯救渣男的一千零一夜》,由网络作家“小丫么小刺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末寒本是首富的千金,从小生活地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可她的这份幸福,却在她八岁那年戛然而止了。这一年,她父亲的企业破产了,父亲因为不堪重负选择了跳楼自尽,母亲为了追求财富离她而去,自那之后,她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恰在这时,她被绑定了渣女恋爱系统……

《拯救渣男的一千零一夜》精彩片段

“根据本台新闻报道,南城首富夏籍于昨日18点47分跳楼自杀,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阳光孤儿院的门口正对那栋大厦,楼身上有一面巨大的液晶屏,屏幕里南城卫视的主持人正在播报南城首富自杀的消息,许多过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后无关痛痒的一阵唏嘘。

一个打扮的极为洋气时髦的美丽女子,愣愣的看着新闻,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绝,她脸上的清愁收起来,换成笑脸,温柔的扭过头,对牵着的女儿说:“寒寒乖,站在这里不要走开,妈妈去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抹茶冰激凌,好不好?”

小女孩水润的眸子里,微微起了一丝波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手指抓紧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对妈妈笑,是全然的信赖与眷恋:“好,寒寒等妈妈回来。”

女人见女儿这般乖巧,眼圈几不可见的红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稳住了情绪,优雅的转身离开。

夏末寒看着妈妈驼色的大衣背影,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女人走进那栋大厦,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很快又从商场的另一个门出来

,上了一辆车牌号为9999的劳斯莱斯。

拿着玩偶的小姑娘独自站在孤儿院门口,引得不少来往的过路人侧目,原因无他,这个孩子实在长得好,精致的和洋娃娃似的,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你,瞬间就叫人心软的稀巴烂。

有好心人过来问她,是不是走丢了,需不需要帮助,她便乖巧的仰起头,声音脆生生的:“我妈妈去给我买冰激凌了,我要在这里等她。”

阳光孤儿院的院长妈妈也注意到她了,出来了好几次,见小姑娘执着,便只能暗自担心着,在里面随时注意这里的动静。

夏季的天诡异不定,常常上一刻晴空万里,下一秒便瓢泼大作。

夏末寒无意识抠紧了小兔子,雾蒙蒙的眼睛里是执着与倔强。

“小朋友,要不你先跟阿姨进来,天要下雨了。”这样漂亮可爱的孩子实在不常见,院长妈妈也是心疼,她当了孤儿院的院长后,实在见多了家长这样的把戏,知道这孩子多半是被家长抛弃了。

真是造孽呦,多好的孩子,这当家长的怎么那么狠心。

“谢谢阿姨,可是妈妈说了,要寒寒在这里等她,寒寒跟阿姨进去,妈妈出来就看不见我啦,她会着急哒!”七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声音脆生生的带些稚气,说话却很有条理。

“你叫荷荷呀,是荷花的荷么?”

“不是,是寒寒美美的和。”小孩子对善恶最为敏感,她不是特别活泼的性子,却也愿意和这个温柔的阿姨多说两句。

天空瞬间暗沉下来,大风呼呼地刮着,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好在院长妈妈一早拿了雨伞出来,黑色的大雨伞遮住她与这个孩子绰绰有余了。

雷电声轰隆隆的响。

一道童稚的电子音在夏末寒脑子里响起。

“你看,我说过吧,你妈妈不要你了。”

六个小时前,这个声音就出现在她脑子里了,只是,别人好像都听不见,只有她可以听见,并且与它交流,它说它是赏金猎人系统077。

寒寒不喜欢它,因为它说,寒寒的妈妈不要她了,夏末寒有些生气,所以一直没有理会它,妈妈对寒寒那么好,怎么会不要寒寒呢,妈妈说过寒寒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妈妈最喜欢寒寒。

它说让夏末寒接受任务,夏末寒不喜欢它诋毁妈妈,所以完全不理它。

直到这一刻,她等了那么久,雨下的那么大,妈妈好像真的不要寒寒了。

“妈妈为什么不要我。”

“因为钱,她要改嫁了,嫁给一个很有钱的老板,那个老板家里有两个孩子,所以她不能带着你。”电子音细致的回答她的问题。

“那爸爸呢,爸爸为什么跳楼,他也不要寒寒了。”她的语气有些懵懂,也有些沮丧。

“因为钱,你爸爸的公司破产了,有很多外债,他没有钱周转不开。”

“钱那么重要呀?”

“全世界任何东西都会背叛你,只有钱不会。”那个电子音迟疑了一会,如是说道。

“你会离开我么?”

“只有你死亡我才会离开你。”那个童稚的电子音如此说到。

“接受你的任务,寒寒会有好多钱对不对。”

“是的。”

“那寒寒接受任务。”

……

沪大体育馆

“野哥,牛,你是怎么做到让我们大校花对你这么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廖霏远搭着斐野的肩膀,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说道。

斐野勾了勾唇,剑眉轻佻:“帅。”

这么自恋的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大概真的给这人打上傻。逼的标签,但是斐野说,只能算陈述一个事实,这人的确长相英挺俊朗,非常阳光干净的好看,188的大高个,家室好,衣品又好,简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拿的校园文男主角的剧本。

“野哥,你上一场打的这么猛,是不是因为末寒嫂子在上面看啊!”穆风这话一出,周遭这几个男孩子都揶揄的笑了笑。

斐野漫不经心的踹了穆风一脚:“我看你在想屁吃。”

“穆风,咱野哥可是浪里小白条啊,夏大美人好看归好看,但是咱野哥也不是普通人,哪会折在一棵树上。”廖霏远说到。

“淦,廖霏远,你特么是不是近视,夏末寒那可不是一般的好看?她是仙女好不好!”穆风下意识就反驳道,眼神不受控制的望向观众席某个方向,那里坐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姑娘,人群中,一眼就能让人看到,不施粉黛,依旧闪闪发光,漂亮到不可思议。

“一个个的没练够是不是!”斐野不喜欢别人议论她,那股油然而生的烦躁感并不明显,他没多在意,只当是自己的领地意识发作,莫名其妙的占有欲罢了。下场前,他抬头,她坐的并不远,恰好够他看见。

夏末寒温柔的弯唇,对他笑。

心跳一瞬间快了许多。

斐野忽然觉得穆风说的一点也没错,夏末寒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看,她是仙女。

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抬头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他眼里的情绪叫做期待,而她对自己笑的那一刻,他眼里的情绪是愉悦。

球场上一群少年激烈的角逐着,最抢眼的就是背后数字是23的斐野,不断花式盖帽扣篮,整个球场几乎变成他一个人的技巧秀,炫酷到没朋友,没听到那些迷妹们疯狂的尖叫声么!

只是他每次进球,都下意识抬头望向观众席某个方向。

夏末寒面上温柔似水,实则脑海里与系统交流着。

“柒柒,还有多久。”

“还有最后二十分钟,就完成任务了。”077的语气有些兴奋。

“嗯。”她冷静的应声。

一场比赛结束,十五分钟。

斐野和以前一样先去更衣室冲个凉,再换身衣服。

冲完澡出来,他一边随意的拿毛巾擦头发,一边往外走。

与此同时夏末寒意识海里响起一道电子音。

“叮,赏金任务完成,达成恋爱三个月任务,成功攻略目标人物斐野,人物优质属性三颗星,共计可获得赏金5000万。”

夏末寒露出了这几天唯一一个发自内心愉悦的笑容。

抬头时,恰好看见斐野擦着头发从更衣室的长廊里走出来。

阳光打在她的身上,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斐野忽然生出一种冲动来,想抱抱她。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夏末寒被紧紧拥住时,适当的露出了一点娇羞,雾蒙蒙的桃花眼里三分无辜,天真无邪的令男人心颤。

薄荷味的清香随着他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带着几分刻意撩拨的勾人意味:“夏夏。”

“学长。”她的声音又软又甜,这样温柔喊人的时候,没有哪个男人能幸免,疯了一样的堕入她织成的情网里去。

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一句软软的学长,让他之后在太多的时间里有意无意的关注着她。

“以后少对男人说话,嗯?”他声音里带了几分低哑,年轻的身体总会带着几分按捺不住的活力躁动。每次你一开口,我就不可避免的想对你做坏事。

她双手自然的环住斐野的腰,姿态柔软又无害,似一个完全崇拜他依赖他深陷爱情之中幸福的姑娘:“为什么呀?”

斐野眼神一暗,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掐着她的腰,将她抵在墙上,顺从本心,狠狠的欺负她。

“唔~”


她手指攥紧了他胸前的衣服,柔顺而又娇弱。

脖子仰起,无力承受。

他沉醉在这种甜蜜里,无度索取。

斐野险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没有对她做更过分的事情,气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只有在她身上,他才会有这般冲动的时候,比第一次谈恋爱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说句话,他也想吻她。

她似娇羞的靠在斐野怀里,方才惑人的迷离褪的一干二净,清冷且不带丝毫情绪。

他轻轻拥着她,声音还带着些许喑哑:“怎么过来等我了?”

“我。”

夏末寒 话还没有说完,那边乌央乌央出来一群男孩子,都是斐野篮球队的兄弟们。

“野哥,嫂子好!”廖霏远率先打招呼,笑嘻嘻的靠过来。

“嫂子好。”篮球队里的男孩子们纷纷来给夏末寒 问好。

她脾气是出了名的好,回以大家一个温柔的笑,眸子里像含着水雾,眼角的泪痣随着眉眼微微上挑,清纯又妩媚。

当下就有好几个男孩子看呆了去,一个个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再与她对视,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性子,此刻都变得有些拘束起来。

斐野脸上的笑意瞬间淡了些,一把揽过夏末寒 的肩膀:“我们走了。”

“好嘞,野哥,明天见昂!”

两人都走远了,穆风还站在原地。

廖霏远拍了拍穆风的肩膀:“兄弟,人都走了,别看了昂。”

“你说她喜欢野哥什么?”穆风的视线依旧没有收回来。

廖霏远脚步一顿:“就算她和野哥分了,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喂,扎铁了啊兄弟。”穆风气不过,踹了廖霏远一屁股。

“走吧,哥带你去一天两顿小烧烤,保管你忘掉烦恼。”廖霏远嘿嘿一笑。

……

“想吃什么?”斐野很自然的接过夏末寒 的包包,让她走在马路里侧,免得被车撞到。

“都可以。”她在吃上确实不怎么讲究,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大多都不挑食,即使,七岁以前她是象牙塔里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吃火锅?”斐野虽然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但是口味很重,几乎是无辣不欢的。

夏末寒 能吃辣,不过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她很少去碰这些重口味的东西,印象中那个女人便不吃辣的,那时候家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辣菜,即使后来待在孤儿院里,她还是下意识很少去吃辣菜。

斐野实际上是个很自我的人,他自身条件太优越了,从小就有小女孩追着他跑,长大后,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那些姑娘们明知道这是个浪子,还是前仆后继的往他这南墙上撞,被女孩子捧的太高,以至于很多时候,他对感情都不是那么上心,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习惯了。

也就是跟夏末寒 在一起后,改变了一些,但是本质上还是那样。

两人外形都出众的不可思议,一进火锅店,立刻引来不少视线的注视。

找了一个卡座,两人面对面坐下。

夏末寒 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饭,也不是第一次一起来吃火锅,只不过她一向对正在交往中的男孩子很好,不碰底线的话,大多数情况下,是纵容的,但是今天时间已经到了,还能跟他一起出来,只是她不想做的那么绝,说难听点,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她送给他的。

对于夏末寒 来说,全世界的男人只分为两种,可攻略有赏金和不用攻略无赏金两种。

任务完成,她也不会特别勉强自己,斐野点的辣锅,她喝了两杯西瓜汁,没怎么动筷子。

斐野吃了一会,发现夏末寒 没怎么吃东西,主动夹了一筷子的肉放到她的碗里:“你太瘦了,多吃点。”

夏末寒 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筷子搅拌了一下沾了麻酱的羊肉。

“不喜欢吃?”斐野问道。

“我们分手吧。”

“你尝尝这个虾滑,你说什么?”斐野有那么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不要开这种玩笑,我不喜欢。”他原本轻松惬意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来。

“我没有开玩笑。”她表情漫不经心,不像恋爱前的懵懂,也不像恋爱时的温柔,那种说不上来的疏离,让斐野一瞬间心情躁郁。

“夏末寒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斐野眉头紧皱,浑身气压极低。

“我不介意以后继续做朋友,当然如果你介意,也可以做陌生人。”她甜软温柔的声音,语调却平直仿佛没有一点感情。

斐野觉得夏末寒 疯了,当然他自己也要疯了,明明不久前,他们还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怎么忽然就说要分手。

“是不是张晓雅又找你了,我和她已经过去了。”斐野从来不和别人多做解释,倘若叫他身边的人看到,指不定惊的眼珠子掉下来。

“没有。”她语调下沉,声线莫名冷艳低迷起来:“我就是想分手了。”

斐野脸色难看,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无措过,死死盯着夏末寒 那张脸,放下筷子,冷笑一声:“行,你说的。”站起来,可能是因为动作太大,一下子将身后的椅子带的发出声响。

他心里压着火,赌气就走了出去。

夏末寒 内心没有半分波动,这些年,她交往过太多人,分过太多次手,比这更恶劣的,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能说斐野自尊心比较强,但是这一点便注定了她与斐野分手不需要使太大的劲,也挺好。

娇艳的红唇咬住吸管,吸了一口加冰的西瓜汁,真好。

付了钱,她便出了商场。

……

斐野出去被商场的空调冷气一吹,脑子又清醒了,长那么大,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心肝脾肺肾都难受的时候,他想回去问她一句,为什么分手。但是到底迈不出那一步,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说服自己,只是回去付钱的,毕竟跟女孩出去吃饭,男的跑了,让她一个人付实在不太好。

他回去时,她已经离开了,钱也已经结了,他只知道自己烦躁极了。

一个电话把他们都叫去酒吧喝酒。

昏暗而又吵闹的空间。

半圆形的大卡座里坐了四五个年轻人。

其中有一个俊朗的过分,可惜了这人眉宇间是藏不住的躁郁,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就好像那杯子里装的是水一样。

“野哥这是咋了?”唐丞小声问廖霏远。

“不知道,就说让过来喝酒,其它啥也没说。”廖霏远挑了挑眉,靠在沙发上,盯着桌上的小酒杯,神色若有所思。

倒是穆风不知道想到什么,居然咧开嘴,笑出了声,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好,赶紧收住了笑容,装得严肃正经,他站起来走到斐野身边坐下,语气担忧:“野哥,别喝了,你不是和夏,不是和嫂子去吃饭了,怎么忽然来这喝酒,你是不是和嫂子有事?”

穆风觉得自己阴暗极了,但是他控制不住就是想问,再说了,整个沪大,有几个男人敢说自己对夏末寒 没有想法的,只是谁也没想到夏末寒 会跟斐野这样的浪子走到一起,天知道还有人在宿舍里烧香拜佛,天天求神让夏末寒 跟斐野分手的。

斐野这时候敏感的过分,抬头冷冷地看了穆风一眼。

穆风身子一僵,却仍然倔强的与斐野对视。

斐野指节分明的手指捏住酒杯,重重往茶几上一放,语气淡漠:“我跟她好的很。”

穆风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笑的特别假:“好就成,哥,你少喝点,心里憋着事不好,你可以跟我们说说。”

“没事。”斐野靠在沙发上,整个人有些颓唐,一手捂住眼睛,心里思绪万千,每一件却都跟那个女人有关。

“艹。”分手了都不叫老子安生。

廖霏远和唐丞也都坐过来了,几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斐野的担心。

没多久,就干了四五瓶。

“野哥,别喝了。”廖霏远皱眉。

……

夏末寒 拎着包,脚步轻快,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077是一个赏金系统,通过完成任务得到赏金,而金币兑换方式可以是股票,彩票,赠送等一系列合情合理的途径。

攻略系统标注出来的优质男人,成功交往三个月,交往期间完成规定任务,根据人物优秀的星标等级,决定赏金的高低。

一颗星的目标赏金为500万,两颗星的目标赏金为1500万,而三颗星的目标赏金为5000万,四颗星的目标赏金为一个亿,五颗星的目标赏金为五个亿。

到目前为止,斐野是夏末寒 攻略过的星级最高的人物。

别说四颗星了,三颗星到现在为止都还只遇到斐野一个。

系统评定的标准是从外貌,年龄,家室,实力,能力,潜力,身体素质方方面面去核定的。

她慢悠悠的往公寓走,16岁她就从孤儿院出来,独自生活了。

这套公寓是当初大学考到沪市时,买下来的,她秘密太多,住在宿舍里也不方便。

“叮叮叮,发现五星目标人物,发现五星目标人物,发现五星目标人物!”系统疯狂播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