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784561顾卿安江远岫

784561顾卿安江远岫

顾卿安江远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784561顾卿安江远岫“顾卿安,在你五年前以一道圣旨,用我父母的命威胁我娶你时,我和你之间,就断绝了所有可能!”她是他的妻子,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她把他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要重要,为了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在男人的眼里,却抵不上他心上人的一丝一毫。他为了白月光,翻来覆去的折磨她,羞辱她

主角:顾卿安江远岫   更新:2022-09-10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卿安江远岫的其他类型小说《784561顾卿安江远岫》,由网络作家“顾卿安江远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784561顾卿安江远岫“顾卿安,在你五年前以一道圣旨,用我父母的命威胁我娶你时,我和你之间,就断绝了所有可能!”她是他的妻子,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她把他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要重要,为了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在男人的眼里,却抵不上他心上人的一丝一毫。他为了白月光,翻来覆去的折磨她,羞辱她

《784561顾卿安江远岫》精彩片段

窗外雨声窸窣,夜凉如水。

    襄阳城,城主府上一片沉寂。

    正房之中,顾卿安倚着门,桌上是碗冷坨掉的汤面。

    成婚五年,她每晚都是这般等待着那个男人。

    江远岫,她的夫君……

    “唰唰——!”

    脚步声响起,顾卿安抬眸去望:“你回来了?”

    “郡主守在这儿,是等着揪我的错,好向皇上告状,治我的罪么?”

    男子站在院内,隔着五步的距离冷看着顾卿安,冷笑声道,“可惜,未过子时,我算不得违逆圣旨!”

    他这幅冷漠的模样,刺痛着她的心。

    顾卿安尖锐的指甲抠着掌心,强撑起一抹笑:“面有些冷了,我去重做一份。”

    说着,她转身端起面,抬步朝着小厨房走去。

    男子报以冷漠,擦身而过进入正房,关上了门。

    房门紧闭的声音砰然响起,顾卿安身子一颤。

    她转过身看着紧闭的门扉,连带着心尖都在颤抖。

    江远岫,襄阳城城主。

    五年前的一道圣旨,他“被迫”娶了身为郡主的她。

    她曾经以为他们可以幸福,就算他不爱她,也可以日久生情。

    可这五年的时间,和江远岫一直以来的态度告诉着顾卿安,何为痴心妄想!

    顾卿安无力的靠着门柱,手中的面碗沉的她有些端不住。

    想来若不是以皇权相压,让江远岫每夜子时之前都必须回府,这五年她怕是连他个影子都见不到吧……

    罢了,都是她心甘情愿。

    更何况,今夜是最后一次了!

    深吸一口气,敛起所有的情绪,顾卿安撑着身子进了小厨房。

    端着热气腾腾的汤面回到正房之时,最后一炷香眼看着就要燃至尽头。

    “面好了,过来用些吧。”

    顾卿安上前将散落的床幔揽起,看着床榻上紧闭双眼的男人说道。

    回答她的只有绵长的呼吸。

    烛火掩映下,江远岫冷峻的面容透着些许的柔和。

    五年,也只有在他入睡之后,顾卿安才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这也是她坚持了五年不愿放弃的原因。

    他的温柔,像是溺人的沼泽,即使明知前无生路,也让她甘愿沉沦。

    抿了抿唇,她伸手轻推欲将人叫醒,可这指尖不过刚触及他的手臂,便被人一把扫开。

    “滚开!”

    冷厉的两个字,刺的顾卿安眼婕一颤。

    可更令她心中抽痛的,是江远岫眼中丝毫不加掩饰的憎恶与厌弃。

    “……远岫,我只是……叫你吃些热汤面,外面下着雨,小心受凉。”

    顾卿安压着鼻间的酸意,声色沙哑,一双皓目中满是沉的出水的柔情。

    可她这幅模样在江远岫眼中看来,却是虚伪至极。

    他坐起身,甩开她的手,目光掠过泛着热气的面碗,语气讥诮。

    “五年,你可曾见我吃过你做的任何一样东西?!”

    顾卿安身子发颤,仰目望着冷眼睥睨她的男人。

    这个男人啊,总是对旁人千般万般的好。可对她这个妻子,却是连半分温情都不稀得给!

    四目相对,一双寒凉,一双柔情。

    顾卿安听到自己卑微又似乞求的声音响起。

    “……远岫,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儿么?”



人和死亡离得有多远?

    远则天涯,近若咫尺。

    顾卿安拖着孱弱身子来到城主衙门时,刀刃正穿过絮儿的身体,带出一片血色。

    力气刹那间抽离,她奔上前将血流如注的絮儿抱在了怀里。

    “咳——!”

    鲜血从絮儿口中涌出,她紧攥着顾卿安的手,极其用力。

    “郡主,絮儿没用,没能见……到他!”

    “你别说了,我一定能救你的!”

    顾卿安捂着絮儿身上的伤口,好像这样血便不会再往外涌了般。

    “郡主!絮儿……今后没法再陪着您了,离开吧……离开这个囚了你五年的……牢笼!”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连带着她眼中的希冀都蒙上了暗色。

    “絮儿!絮儿……你醒醒,你醒醒啊!”

    顾卿安声声嘶喊着,可怀中之人悄无声息,再不能回应她。

    絮儿——死了!

    城主府。

    又是子时前半柱香,江远岫推开了正房的门,房内一片漆黑。

    “你又在搞什么鬼?!”

    “江远岫,絮儿死了。”

    这是顾卿安的第一句话。

    “她只是个小丫鬟,就算触怒了你,处罚一下即可,为何非要了她的命?!”

    这是她今晚的第二句话。

    “还是说你就这么厌恶我,连我身边人的性命都不能留?!”

    接连三问,江远岫的脸色难看至极。

    “既知道我厌你,还让你的人来我面前撒野,顾卿安,你觉得这件事该怪谁?!”

    夜色下,江远岫的面容半明半暗,原就冷硬的神情更是添了几分不近人情。

    顾卿安像是被戳到了痛处,霎时沉默。

    “……江远岫,你走吧。”

    闻言,男人眼底闪过抹震愕,似是没能反应过来。

    顾卿安看向几乎燃尽的香,低声道:“从今往后,你不用夜夜回来了。”

    “你又要耍什么把戏?!”

    “没什么,作为条件,你明日子卯时过来一趟,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江远岫眯了眯眼,冷哼了声:“用晚上换白日,你当真会算计!”

    “只要明日,往后你回不回来,我都不会过问。”

    顾卿安压着心间因为江远岫的话掀起的刺痛,哑声说着。

    江远岫不相信顾卿安会如此好心,可黑夜暗暗,他根本瞧不清她的神情。

    “……希望你说话算话!”

    江远岫没有半分犹豫的转身离去。

    顾卿安从漆黑的角落缓缓走出。

    静立良久,她将攥出了皱痕的和离书放在了桌上,絮儿的牌位压在上面。

    随即抬步离去,再未回头。

    江远岫,这场折磨着你我的婚事,结束了……

    襄阳城外有一处红枫林,如今这时节,正是火红之时。

    那处,也是顾卿安初见江远岫的地方。

    从哪里开始,便从哪里结束。

    顾卿安坐靠在树旁,心口处插着支发钗,尽数没入,鲜血慢慢染红了她的纯白裙衫



“昌安郡主!”

    昌安郡主闻声回眸去望,就瞧见江远岫朝着自己走来。

    思及那个惨死的皇妹,昌安郡主的脸色沉了沉,寒声道:“江城主有事?”

    “顾卿安呢?”

    昌安闻言一愣,上下打量了下江远岫,嘴角掀起抹讽笑。

    “她在哪儿关江城主什么事?别忘了,你们和离了!”

    “昌安郡主,顾卿安究竟在何处,叫她出来见我!”

    “江远岫!我堂堂郡主,岂是你一个小小城主便能号令的?!”

    昌安眉眼一立,怒声道,“我告诉你,若是卿安不爱你,以你这幅不知尊卑的模样,早就被我下令处死了!”

    “郡主这般厉害就来试试看。顺便你告诉顾卿安,我没有时间陪她玩儿这种把戏,既然选择了和离,便彻底断的干净,别再想着耍花招!”

    昌安闻言气极反笑。

    眼前男子一如五年前一般,俊朗风逸。

    可是她的顾卿安呢?

    凭什么那么好的一个女子,偏生落得那样的下场?!

    他江远岫仗着的,不就是她喜欢他么?!

    可如今,她人都死了,哪还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江城主大可放心,你不会再见到她了!”

    昌安郡主冷声说着,横了他一眼,甩袖离去。

    江远岫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微冷。

    后跟上来的许清寒看着江远岫的神情,眼底翻涌着担忧。

    “远岫,怎么了?”

    “昌安郡主嫁了何人?”

    “晏家的大公子,同晏空青关系也不错。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晏家没了的话,顾卿安还有没有心思玩儿这些把戏!”

    许清寒闻言一惊,心中翻涌的不安更是浓厚。

    “你和她不是已经和离了么?远岫,没必要如此……”

    “清寒,这世上没有人能对我耍心计!”

    江远岫冷声说着,眼中满是势在必行。

    可越是这样的江远岫,越让许清寒不安。

    晏空青说顾卿安死了,如今这般的宴席也不见她的踪迹。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而非他和江远岫想的什么心计!

    那……

    师宛童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中,蜷在袖中的手紧抠着掌心。

    刺痛感传来,也刺激着师宛童的心。

    远岫,你刚刚的话是真的么?

    你的所作所为,当真是因为这个缘由么?

    还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可能爱上了顾卿安!

    汹涌的怨恨袭来,师宛童一双眼中满是沉怒的爱恨交织。

    怎么可以呢?

    江远岫怎么可以爱上顾卿安?

    他——明明该是她的!

    一场宫宴,三人各怀心思。

    而晏空青似乎是知晓江远岫的到来,干脆离了京,不知去了何处。

    是以,当晏家出事之后,隔了好久他才收到消息,迟迟归来。

    一旬疏忽过去,江远岫三人已在京城停留了十日。

    许清寒看着收集来的消息,迟疑开口。

    “远岫,你当真要对晏家动手?!”

    “已经开始筹备的事,你现在还在问,清寒,你在怕什么?”

    “不是怕,只是觉得没必要。”

    许清寒皱眉,劝阻道,“我们远在襄阳,京城之事本就同我们无关,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这么做?!”

    “清寒,你说晏家没了,顾卿安还能藏下去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