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亲亲我

亲亲我

雪碧oo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亲亲我》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亲亲我》小说主要讲述了季安游忱的故事,同时,季安游忱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季安游忱   更新:2022-11-22 12: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安游忱的现代都市小说《亲亲我》,由网络作家“雪碧oo”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亲亲我》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亲亲我》小说主要讲述了季安游忱的故事,同时,季安游忱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亲亲我》精彩片段

初秋的天气还是有些凉,季安拢了拢外套袖口,缩起身子想让自己暖和点。

他身体不好,体质偏寒,很怕冷。

路口走过三三两两的学生,然后越来越多,他垂着脑袋不敢到处乱看,只盼切着游忱快点到,再快一点。

等人群开始熙熙攘攘攒聚着跑起来,游忱还是没到。季安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心里的不安一股股涌上来。班主任已经因为他几次迟到而严厉警告过他,如果今天再迟到,那他一定是要受罚的。

心里倒数着。最后两分钟了。

季安抬头往路口的方向望了一眼,没看见游忱的身影,他咬了咬牙,抬起脚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跑,风灌进校服外套里,他是真的觉得冷。

为什么呢?为什么游忱不可以再快一点,他不想等,也不想跑,因为冷,他更不想被班主任罚。

季安赶到教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班主任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让他下课去办公室一趟。

他轻轻点了点头,坐到自己座位上,趴到桌上缩成一团,手指绞在一起,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没过一会,后门果然传来咚的一声,游忱踹开门进来,不顾班里人的视线,满是戾气地走去季安旁边,然后伸手抓住季安的后衣领一把把季安拎起来,像拎起一只无力挣扎的幼猫。

季安闭紧眼睛,被拎着走了一路,甩进厕所隔间。游忱进来锁上门后又把他拽着压到门板上,他轻哼了声,不敢睁眼。

“不等我?季安,你把我的警告当成什么?”

他不回答,显然游忱也没想给他回答的机会,施虐一般的吻压下来,尖利的犬齿咬在他嘴唇,疼得他止不住眼角的泪花。

压抑着不去推游忱的手最终还是往前伸,然后如预料一般被拽住压在头顶,游忱用力扯他耳垂,他疼的张嘴想叫,游忱顺势钻了进来,手指的动作变得轻,安抚他刚刚那一瞬间的阵痛。

可是耳朵不疼了,嘴巴还是疼,舌头也疼,被咬的疼,吸的疼,被亲的疼。

书里描写的亲吻那样缠绵,为什么他只感觉到痛呢?

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喜欢只有控制与欲望吗?

季安感觉胸腔里的氧气正在慢慢变少,缺氧让他有些意识不清,混乱地想着为什么自己对游忱的喜欢,在这种畸形的关系里却愈加蓬勃。

他藏了那么那么久的喜欢,却只是因为被别人推了一把狼狈地摔在对方面前,就与对方陷入这样不堪的关系里,无法再与对方平等地相处。

游忱松开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的季安,低垂着视线看季安红着眼睛喘气,等季安缓过来,又冷冷地说:“道歉。”

季安的嘴唇肿的很厉害,又红又湿,还有一排正在慢慢隐去的齿印,游忱留下的。

“对……对不起……”

季安颤着嘴唇努力地想要说清楚,但尝试很多遍也没有成功。

他讨厌自己的结巴,所以他不愿意说话。

慌乱无措与一点委屈让他显得有些可怜,垂下去的睫毛长长的湿成一片。

但游忱一点也不可怜他,还恶狠狠地伸手捏住了他的脸,不耐地下命令。

“说清楚了,给我三个字一起说。”

季安又尝试了很多遍,最后终于成功。

“对……不……起。”

游忱拍了拍他的脸,笑了。

“嗯,真乖。”

——

早自习一下,季安就往办公室那边走,瘦削的背影看起来落寞又委屈,游忱皱了皱眉。

许壬来找他去吃早餐,他最后看了一眼季安,转身和许壬下了楼。

他想着要买点什么给季安吃,盯着一路的店铺发呆时许壬打趣他说道:“诶,游哥,你该不是真对那小结巴动心思了吧?”

“上次他那么明显是故意摔你面前的,这么老套的把戏,你也中招?”

游忱瞥了他一眼,说:“你没看见有人推他吗?”

“但他往你那边倒,就是故意的啊。”

游忱不说话,买了些饺子让店员打包好扔进校服口袋,又伸手捂住。

季安很娇气,不能吃凉的。

“游哥,你来真的啊?”许壬有些不相信,“虽然你看起来每次都把那个小结巴弄得很惨,但是我看你这样子明显不对劲了。”

游忱敛了敛眼皮,锋利高耸的眉骨让他的神情看起来很阴戾。

“一个听话到不行的破布娃娃,我修修就是我的了,这不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吗?”

是这样的。

游忱看着缩成一团乖乖吃饺子的季安,回想起那次季安摔倒在自己脚边,难堪地涨红了整张脸,爬起来向他道歉,还没开口就哭了,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

又乖,又脆弱。

他深埋心底的控制欲与施虐欲被恶意地勾起来,然后在那一瞬间清楚明了自己以后的生活都会紧紧与季安缠绕起来。

人们总是把很多感情都一囫囵地称为喜欢,游忱更多时候却会愿意直观地表达自己是畸形的控制欲与施虐欲在作祟。

但要称作喜欢也不是不行,毕竟他发现时间越长,藏匿在施虐欲后的保护欲就越强烈。

矛盾的情感,确实用喜欢才会更贴切。

季安嚼东西很慢,鼓鼓的腮帮子好一会才会恢复原样,两颊绵软的肉勾出一个稚气的弧度。

这么漂亮这么乖,但是个结巴。

所以他说是破布娃娃,一个拥有着缺陷的漂亮器具。

他不包容这份缺陷,也不会因为厌恶这份缺陷而扔掉一整个漂亮器具。他可以选择修好,那么他得到的酬劳会是——这一整个漂亮器具的完全掌控权。

“去办公室干嘛了?”

游忱抬起食指敲了敲季安的桌子,季安吓得把剩下的饺子紧紧抓在手心里。游忱想笑,难道他自己给人买的,还会再抢回来吗?

“班主任找你吗?”

季安不说话,他有些不耐,刚要伸手去抢过季安手里的饺子好让季安听话,下一秒班主任就进来了,冷着脸公布说:“今天的卫生,由季安同学一个人全包,下次再迟到,就罚一周。”

季安红着脸低下头,嘴里还在呆滞地嚼着饺子,游忱踹了一下桌角,眯着眼盯着说完就走的班主任。

“季安,你看看你自己多好笑,迟到的人也不止你一个,怎么偏偏就你被罚了?”

游忱站了起来往教室外走,骂了一句:“垃圾教资,果然出不了几个好东西。”


季安又轻轻应了一声:“嗯。”

游忱没再出声,往桌子上一趴,睡觉了。

季安看了他一会,又抬头去看黑板上的名字,他开始认真思考游忱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怎么想的,是要每分每秒都控制住他吗?即使是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要强势地站在他的身边。

这种控制欲细细密密地缠住他,他理应感到恐惧,但他却只觉得窃喜与满足。大概他的内心也是畸形的,竟然会渴望有人能够这样不正常地控制他。

所以他才一点也不会讨厌游忱的行为,即使痛也会更喜欢。

快放学的时候游忱让季安偷偷跑去商店给自己买东西,报了几个季安很陌生的字眼,要他必须找到。

季安急匆匆地跑到商店,翻翻找找拿了游忱想要的东西,有一样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急得鼻尖冒出细汗,下课铃响的时候他有点想哭,怎么就是找不到。

又找了一会后季安放弃了,抱着手里那点东西往教学楼跑,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学生还在路上晃。

他闷着脑袋使劲往前冲,走到三楼拐角的时候被人用手捞住抱进怀里又摁到墙上,耳边游忱冷冷的声音落在耳边。

“不知道看路吗?”

季安喘着气不敢说话,腰上的手掐得很用力,逼得他整个人都贴紧了墙壁,冷的细细发抖。

游忱嗤笑了声,手往上举了举,他被迫踮起脚,下巴被挑起来和游忱接吻,游忱这次没要欺负他,细细地吻细细地舔,咬得不用力却惹得他止不住的哼,脚尖在地上踩了几下,整个人贴着墙往下滑,游忱伸手拍了一下他屁股,警告道:“别动,给我站好。”

他于是又抖着腿站直,下意识想抓住游忱的手臂以借力撑住自己,但游忱不让他碰,他没有支点,吸着鼻子委屈的有些想哭。

游忱又笑了笑,单手圈住他的腰,把他往怀里压,离开冰冷的墙壁然后贴紧滚烫的躯体,这一瞬间的转换让他在意识混沌间对游忱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和归属感,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啧,往我身上凑什么?”

游忱想把他扯开点,他没忍住用力吸了下鼻子,游忱就没动了,抱着他又吻下来,亲到他腿软站不住,哭出声后才放开他。

“东西买好了吗?”

游忱抱着发软的季安往楼梯扶手上放,季安顺势趴在上面喘气,手里还紧紧攥着的东西抖着递过去,游忱接到手里看了看,果然下一秒就伸手捏住他后颈问他:“怎么还少了样东西?”

季安努力地挤出几个字眼:“找……不,到。”

“季安,你连这点事也做不好吗?”游忱冷笑一声,“那还去了这么久,本来两个人的卫生我都一个人搞完了,你故意的是不是?”

季安慌乱地摇头:“不……不是……”

游忱拽了他一把。

“上去把书包拿下来,去公园。”

——

季安背着书包跟在游忱身后,游忱带着他晃了一会,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又吻下来。

这会确实是在欺负他了。

季安觉得这不算是接吻,而根本是一场侵略。

他很轻易地被逼到窒息逼到站不稳,迷迷糊糊地两边晃,被松开了还无意识地张着嘴。

明明知道他已经晕到走不了路了,游忱却还是要恶劣地推着他往前,然后在他身后笑着说:“晃什么晃,往前走,别想着要我抱你。”

季安踉跄着往前踏出几个小碎步,不受控制地晃来晃去。

书包带子被游忱抓住往上提了提,游忱比他高很多。他脚又往前踩了一步,但不晃了。

“明天早上记得等我,听见没?”

他点点头,被用力捏了一下耳朵,顿时疼得皱起整张脸。

游忱冷着声:“说话。我警告过你,我的问题必须开口回答。”

“听……听到……了。”

“给我三个字一起说,不然就别回家。”

——

游忱到家后和像往常一样和许壬打起了游戏,到了十二点他突然说不打了,要睡觉了。

许壬惊了一惊,要知道熬夜打游戏对游忱来说是家常便饭每天必做,有时候还会通宵。

他扣了个问号过去,没得到回应,又立马发了好几条消息问游忱怎么了,游忱只是回了他一句,要早起。

许壬更惊讶了,又连发了好几条语音,但过去很久也没人回。

游忱真睡了。

许壬傻了。

第二天早上游忱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好换上衣服就往路口走。

季安赶到路口的时候,游忱正插着兜站在那打哈欠,半眯着眼,狭长的眼睛勾勒出一个刀片似的形状。

他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游忱瞥了他一眼,然后转了身,往学校走。他呆呆地又跟上游忱。

他实在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有一天游忱会比自己早。

他没想到有一天会是游忱在等他。

一直到了教室,季安还在发懵。

游忱还没睡醒,声线慵懒,说:“下课了记得叫我。”

季安点头小声应着:“嗯。”

游忱趴在桌子上,脸正冲着他,出挑的五官勾住他视线,他想起刚刚游忱打哈欠眯着眼的样子。

游忱的眼睛很特别,薄薄的单眼皮刻出刀片锋利的弧度,像是看你一眼就要刺伤你,和高耸的眉骨相形相衬,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阴翳又冷漠。

很凶,不耐烦的样子更凶,笑起来也带点不屑的意味。

其实根本不敢对视啊。季安想,但是为什么被看一眼都会感觉很晕又很燥热呢。

“看什么呢?”

耳边游忱的声音又响起,他措不及防对上游忱的视线,整个人都呆滞住,一瞬间晕头转向不知道该怎么办。

偷看被当场抓住,要怎么办?

季安呆住的样子很笨也很可爱,游忱吃笑一声,撑起来就吻过去,季安没来得及出声,上半身被整个压在墙上,嘴巴被硬挤开,滚烫的吻灼烧着他,浑身好像都在发痒,几乎要疯掉。

唯一庆幸的是,他不用担心被其他人看见。

角落里的位置似乎自带屏障,没人会发现他们在这里激吻,荒唐又热烈。

他下巴尖上的湿液被勾走,游忱在他腰上迅速捏了一把,他压抑着哼了一声,流着眼泪想,要是被人看见了,会怎么样呢?


“又哭。”

游忱笑了。

季安难堪地咬了咬嘴巴,一阵麻意。他想说自己不是哭,只是喘不过气了,那不是他想流的眼泪。

但他不敢说。

游忱撑着下巴看着他。

“没事,哭吧,你哭好看。”

季安脸又红上几分,低着头不想让游忱看,游忱伸手,手掌托着他半边脸,微微抬起来,拇指蹭了几下,说:“脸这么烫。”

季安很想逃,眼泪更多了。他不知道怎么应对,心脏狂乱的跳动他该怎么应对,不知所措的感觉会让他很难受。

游忱又捏了一下,弯腰微侧着脸在他脸颊上亲,又蹭下去亲他嘴角,像是安抚。

“说句话?”

季安不知道说什么,可是不说游忱一定会生气吧。

“我……”

季安挤出一个字,后又没动静了,察觉到游忱的耐心逐渐耗尽,他抖着往前凑,主动碰了一下游忱的嘴唇。

说不上是亲吻,但游忱的眼睛很明显沾染上笑意。

“嗯,这么乖。”

游忱扶着他后脑勺咬了他一会,咬得他嘴巴很红才放过他,然后眯着眼又用那种半哑的慵懒声线说:“我真的有点困,你一个人乖乖待着,别吵。”

季安点点头:“……好。”

——

第五节自习课游忱偷偷跑去学校体育馆打球,季安在教室里写作业。

午休的时候他被游忱拉去厕所弄了一会,胡乱求饶很久,直到把那句“求求你”和“我听话”连着说好后才被放回教室,趴在桌子上因为接吻的余韵还在流泪,游忱搂着他的腰趴在他肩上咬他耳朵,他说疼,游忱让他忍着。

他只能忍着,然后偷偷地咬自己的手臂,被游忱发现后用拇指卡着嘴角不让闭上嘴巴,无法进行吞咽的动作,口水一点点流到下巴上,他哭得难堪又可怜。

但游忱照样不可怜他,甚至还拿手机拍了照,然后给他看。

照片里他整张脸全是红的,连鼻子嘴巴都是,眼泪口水流了一脸,甚至还能看到舌尖,怯懦地缩在里面不敢碰到游忱的手指,眼底被撩拨的全是迷蒙的欲望,看起来色情又浪荡。

“呜……”

季安有些崩溃,闭上眼睛不愿意看,肩膀抖着呜咽出声,游忱抽出手指捂住他的嘴,然后亲了亲自己的手背,轻声说:“别吵,午休呢。”

他咬着嘴巴压抑着哭,很委屈,游忱失笑,好像欺负过头了。

游忱抬手把季安的脑袋摁进怀里,用校服外套罩住,季安在他怀里小声呜咽,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很可怜的哭声。

游忱没删照片,移进了隐藏相册,然后把手机放回口袋。

季安哭了好一会,等到趴下去打算休息,午休已经快结束了。

游忱睡了一上午,不困,所以还有精力去打球,季安很困,眼前的作业都有些看不清,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不小心往旁边摔了一下把自己吓醒了,季安看着游忱空空荡荡的座位,有些委屈。

他缩了缩身子才发现游忱的外套在自己背上披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披上的。他于是更用力地蜷缩起来,把整个人都缩进外套里,想象着午休时候游忱抱住他又用外套罩住他。

他想看看几点了,什么时候下课,打开手机就看见了游忱的消息,让他去一下体育馆。

季安把游忱的外套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游忱桌子上,然后下楼去了体育馆。体育馆里除了游忱和他朋友,还有别的一些人,应该是在上体育课。

季安垂着脑袋走过去,游忱坐在地上手撑在后面,屈着膝盖敞开腿喘气,脸上布着一层汗,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却反而衬的游忱莫名的蛊惑人。

他看见季安后笑了一下,冲季安招招手。

“过来。”

季安走过去,游忱单手撑着地,另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他猜游忱应该是要抱自己,但这个姿势不太好抱,他想了想,最后慢慢跪了下去,双膝跪在游忱腿间。

游忱挑了挑眉,歪着脑袋笑,把他抱进怀里,抱得很紧。

“要不是这有人,我就把你亲死在这。”

游忱凑在他耳边低声威胁,他没有反应,乖乖地趴在游忱怀里。

其实他不怕,如果游忱想要他难堪,在这么多人面前亲他,他也不会躲的,他都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跪下来了,又会怕什么呢?

真正会令他难堪的,是让他开口说话,尤其是和游忱说话。

他讨厌自己的结巴。

可游忱似乎很热衷于让他说话,让他好好地、一个字一个字连起来说。

游忱拍拍他的屁股,说:“好了,回去吧。”

季安慢吞吞地从游忱怀里起身,周围的视线焦灼在他身上,他没怎么在意,转身又安安静静地顺着原路往回走,可怜的像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狗。

他走出门口,下课铃响了,他想游忱会不会跟上来呢?

但跟上来的不是游忱,是体育馆里别的班的人,领头的那个伸手推了他一把,笑问:“啊,你就是游忱养的那条狗啊?听说给钱什么都能做。”

季安怯怯地往旁边退,他知道学校里有关于他的流言很多。

“都能给游忱下跪了,真贱啊。”

“那叫调情,你不懂很正常。”游忱从后面晃过来,眉眼间尽是不屑,“那话是谁告诉你的?也就能把你哄得团团转。”

游忱走过去,推了季安一把,说:“你先回去。”

季安点点头,转身继续往回走,走远前听见游忱说,就算要收钱,也看不上你们那点,收好给自己好好去上节智力开发课吧,昂。

季安突然很想被游忱亲。

他回了教室,上了课才发现这节刚好也是体育课,扭头又跟着人群下了楼。

季安走得慢,刚好迎面碰上游忱,身后跟着刚刚推他的那个人。

游忱看见他,嘴角勾了点坏笑,手里好像撕开了什么东西的包装,然后冲他招招手。他乖乖地走过去,被恶狠狠掐住脸,游忱往他嘴里塞了颗糖。

很酸,季安一下就皱起了整张脸,舌尖下意识把糖推到一边咬着,眼角泛出泪花。

他很怕酸,游忱明明知道的。

但游忱只是得逞地笑,还要伸手捏他鼓起的左颊,把那颗糖又推回去,让他含着,看他小小的鼻尖都红起来。

“我有事,放学帮我拿一下书包,记得等我。”游忱不轻不重地拍拍他的脸,“要是我没看见你……”

他没把话说完,季安自己猜到了,然后乖乖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