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四宝逆天:妈咪倍受宠南婉战稷

四宝逆天:妈咪倍受宠南婉战稷

炎夏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婉惨遭算计,清白尽毁,那晚的男人给她留了信物。可信物丢失,她无法找到男人,从此一无所有,前途渺茫。五年后,她带着四个小宝贝强势逆袭。一不小心招惹了权势滔天,执掌生死大权的大佬。一宝:“妈咪,我黑了大佬公司,他会来找你道歉。”二宝:“妈咪,我一不小心入了戏,忽悠大佬来我家。”三宝:“妈咪,大佬要签我去国外品鉴美食。”四宝:“妈咪,爹地给你的信物价值连城。”她一直以为宝贝们只是平凡小团子,为什么他们个个都是小天才?某大佬浑身凌冽,来到她家,把她逼到床角:“女人,偷生了我的孩子,总要给个交代。”“什么交代?”南婉惊慌失措。大佬一把圈住她的腰,邪魅温存:“再生一胎。”

主角:南婉战稷   更新:2023-06-24 18: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婉战稷的女频言情小说《四宝逆天:妈咪倍受宠南婉战稷》,由网络作家“炎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婉惨遭算计,清白尽毁,那晚的男人给她留了信物。可信物丢失,她无法找到男人,从此一无所有,前途渺茫。五年后,她带着四个小宝贝强势逆袭。一不小心招惹了权势滔天,执掌生死大权的大佬。一宝:“妈咪,我黑了大佬公司,他会来找你道歉。”二宝:“妈咪,我一不小心入了戏,忽悠大佬来我家。”三宝:“妈咪,大佬要签我去国外品鉴美食。”四宝:“妈咪,爹地给你的信物价值连城。”她一直以为宝贝们只是平凡小团子,为什么他们个个都是小天才?某大佬浑身凌冽,来到她家,把她逼到床角:“女人,偷生了我的孩子,总要给个交代。”“什么交代?”南婉惊慌失措。大佬一把圈住她的腰,邪魅温存:“再生一胎。”

《四宝逆天:妈咪倍受宠南婉战稷》精彩片段

警察严肃的教育王大海的老婆,让她注意言辞。

南婉不能容忍别人污蔑她,还如此态度嚣张的骂她,她要追究到底。

“我不仅有物证,还有人证。”南婉眼神澄澈坚毅的瞥了王大海的老婆一眼,又对警察说:“麻烦您稍微等一下,我去把人证叫来,他可以证明,王大海骚扰我。”

警察点点头,南婉便出了保洁部。

她要去找严白,昨天王大海纠缠她的时候,严白是看到的了。

而且,严白还正义的为她主持了公道。

在她心里,严白这个助理为人比较公正,所以她决定找他当证人。

今天的天气阴沉,天空乌云黑压压一片,压得人透不过气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就好像南婉的心情一样沉闷。

......

沈芷柔回到秘书室,刚准备给保洁部负责人打电话,发布开除南婉的命令。

前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前台说,战总的小侄子来找他了,人就在前台。

沈芷柔惊疑:“战总小侄子?”

前台说:“是啊,很可爱的四个小宝贝。”

沈芷柔不知道什么状况,让前台先等等,她要给战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前台说:“人已经上了电梯,快到最高层了。”

原本,前台不让他们上来的,但其中一个长相漂亮得像瓷娃娃的小男孩,叫嘉嘉,他瘪着小嘴,哭得一抽一抽,活像个被遗弃寻找父母的小可怜。

稚嫩的嗓音,抽嗒嗒的:“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们了,战总是我们的叔叔,我要让战总帮我们找爸爸妈妈,漂亮阿姨,求你让我们进去,找叔叔吧。”

小奶娃哭得前台心都化了,加上其中两个小男娃跟战总长得有几分相似,她没有怀疑小萌娃的话,又被那一声漂亮的阿姨叫得心花怒放,当下就心软,给秘书打电话支会了一声,就放人进去了。

沈芷柔赶紧挂了电话,朝总裁办公室去。

此时此刻,总裁办公室内。

四个小奶娃面面相觑,他们本来是要找战稷的,可现在战稷不在。

小家伙们昨天就商量好的,今天要来找战稷,当面问问他是不是他们的爸爸。

因为玉佩是战家的传家宝,而战稷是战家的少当家,他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爸爸。

沈芷柔匆匆赶来,看到四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她一脸懵,问:“你们是战总的小侄子?”

南嘉点头如小鸡啄米:“嗯嗯,是的。”

“那你们的爸爸妈妈叫什么?”沈芷柔怀疑,因为她好像没听过战总有这么小的侄子。

“我妈妈叫南婉。”南欢抢先回答。

南嘉也很活跃:“我们还不知道爸爸是谁,来问问战稷是不是我们的爸爸。”

孩子稚嫩的声音在沈芷柔心里激起一个惊天大雷。

他们的妈妈是南婉?

他们这次来是找战总问,他是不是他们的爸爸?

沈芷柔被打击得身形晃荡。

南婉竟然生了四个孩子!

这四个孩子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战总的孩子?

很快,沈芷柔就有了答案,因为其中一个小男孩,眉眼,神韵跟战总实在太像了!

就算四个不全是战总的孩子,其中有一个也是他的!

南婉的孩子都找上门来了!

不行,她不能让战总看到他们。

她当下沉下了脸色,凶巴巴的说:“没听过这个名字!小孩子怎么能骗人?赶紧走,不要在这里捣乱!”

她说着,就要去抓他们,把他们丢出去。

“这个阿姨好吓人哦。”南欢吓得脸都红了,嘟囔了一句,撒腿就跑。

沈芷柔又去抓别的孩子。

小家伙们躲避,四散跑开,不让沈芷柔抓到。

沈芷柔更加心急,又去抓,结果惊慌的小家伙们,一个钻到了桌子底下,一个爬到了总裁椅上,桌上的墨水掉下来,洒在地上,到处都是。

另外一个爬到了米白的鹅绒沙发上,鞋子上的泥土全都蹭到了沙发上。

还有一个打开了书柜,着急钻进去,书柜上的奖杯掉下来,砸在了地上,噼里啪啦作响。

沈芷柔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吓得浑身发抖。

天啦,天塌了!

总裁办公室门外,南婉走到门口。

她不知道严白办公室在哪,只能来总裁办公室找他。

敲了敲门,发现门只是虚掩,她推开一条缝,往里看。

一眼便看到了趴在总裁办公桌上的小孩子。

那不是她的儿子南嘉吗?

办公室内,大理石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黑色墨水泼了一地!

南婉呼吸一窒,这些都是小家伙的杰作?

妈妈呀,要是被战总知道,可不得了!

她正准备推门进去带走南嘉,不远处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了过来。

天!

战稷回来了!

南婉手抖关上门,迎面走向战稷,脸上笑靥如花:“战总,我来帮你擦鞋啦,我们去休息室吧。”

战稷嫌恶的一把甩开她的手:“滚开!”

勾引了别人,又来勾引他,真是恶心的女人。

他厉眸满是厌恶,瞪了南婉一眼,快步往办公室走。

眼看,他就要走到办公室门口了。

南婉心急如焚,迅速跑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战总......”

“轰隆!”

一个惊雷突然响彻天空,闪电的光透过玻璃闪耀整个空间。

“啊!”南婉吓得心脏紧缩,下意识弹跳到战稷身上,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头紧紧埋在他颈窝,声音软绵颤抖:“打雷了,我好害怕......”

她脖子细腻光滑的皮肤贴着战稷的脖子上,香甜软糯。

就连她的呼吸都是急乱中,透着玉兰花香味。

一五年前那个女人的触感。

肌肤相贴的感觉,如同外面的闪电一般在战稷脑海电闪雷鸣,激起强烈的刺激,与五年前在废旧屋内的画面重合。

愤怒,激动,难忍,刺激。

一瞬间,所有情绪涌上心头。

她真的是五年前那个女人吗?

战稷激动又恼怒,伸手掐住南婉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

女人漆黑的双眸盈着闪烁的泪花,一如外面的闪电,撕开他内心冲动的闸门。

他喉间发紧,内心一动,狠狠的吻住她的红唇。

“太可怕啦,我要回家!”

这时,总裁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奶团。

南婉的心尖一抖,糟了,是哪个小奶团出来了?

万一被战稷看到,就完蛋了!

就在她惊恐的时候,战稷幽暗的视线,朝小奶团移过去。

南婉心提到了嗓子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