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545132封沉夏晚晚

545132封沉夏晚晚

封沉夏晚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545132封沉夏晚晚她比他大五岁,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她就有负罪感。而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她动用了所有关系,将所有好剧本塞给封沉,让他从出道就一直巅峰到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到现在,两人在一起五年……她在等,等封沉的求婚。他曾说,等拿到大满贯,就娶她。想到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溢出微末的期待。可心里的期待退却成灰。

主角:封沉夏晚晚   更新:2022-09-11 00: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封沉夏晚晚的其他类型小说《545132封沉夏晚晚》,由网络作家“封沉夏晚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545132封沉夏晚晚她比他大五岁,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她就有负罪感。而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她动用了所有关系,将所有好剧本塞给封沉,让他从出道就一直巅峰到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到现在,两人在一起五年……她在等,等封沉的求婚。他曾说,等拿到大满贯,就娶她。想到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溢出微末的期待。可心里的期待退却成灰。

《545132封沉夏晚晚》精彩片段

云都的冬夜华灯璀璨。

颁奖结束后,休息室内。

影后夏晚晚换掉了礼服,一身普通长裙,脸上的妆却依旧精致。

她在等,等封沉的求婚。

她是娱乐圈风光无限的影后,他是娱乐圈新晋小生。

明面上,他们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实际上,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他曾说,等成为影帝,就娶她,而今天,就是他成为影帝的日子。

想到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溢出微末的期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休息室的门终于再次被推开。

封沉走进来,看到站在其中的夏晚晚,下意识的皱了下眉,然后将门关上。

“你怎么在这儿?”

他话中浓浓的不悦,夏晚晚听的出来。

她抿了抿唇,好脾气说:“我在等你。”

封沉自顾在沙发上坐下,低头看手机:“有事?”

夏晚晚愣了下,再问:“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她想也夏封沉是在逗自己,就等她生气然后再给她惊喜,求婚。

可封沉只是皱眉:“是你来找的我。”

四目相对,他眼中只有一片冷漠。

夏晚晚意识到了什么,心里的期待退却成灰。

她比他大五岁,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她就有负罪感。

而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她动用了所有关系,将所有好剧本塞给封沉,让他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

到现在,两人在一起五年……

而见夏晚晚一直不说话,封沉起身:“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说完,就往外走。

夏晚晚闻声回神。

眼看着男人要走出房间,她再也忍不住发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封沉脚步未停:“不急。”

夏晚晚怔在原地,她不知道封沉的不急是什么意思。

真的只是不急吗?

但她已经再没机会问,封沉的身影已经消失。

夏晚晚一个人在休息室站了很久,开车回了家。

刚进家门,电话响起,是她的经纪人谢嘉珩。

接起就听到他说:“网上爆出了你和封沉的恋情新闻,公关部在做澄清处理,你这两天注意一下,别说错话。”

闻言,夏晚晚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等一下,我……我先问下阿沉。”

电话那头沉默了。

夏晚晚心里明白,一开始就澄清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可那人是封沉,她……

就在她出神之际,谢嘉珩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用问了,你自己看吧。”

夏晚晚不解他的意思,下一秒,就看到谢嘉珩发来的一张截图。

她点开看,是封沉刚发的微博,上面只有一句话。

“夏晚晚老师是我很敬重的前辈,没故事,没交往——”



这个反问像针管戳进肺里,呛得喉间发痒。

夏晚晚那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冰凉,就算盖着被子也无济于事。

望着封沉离去的背影,她攥着被角的手慢慢收紧。

整夜,夏晚晚再也睡不着。

第二天的戏份很轻,她在A组,封沉在B组,同时拍摄,两人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转眼,一天又过去。

天幕渐渐黑了下来。

夏晚晚换回自己的衣服,出来时,封沉的车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那车位停顿了很久,直到助理过来。

“封沉去哪儿了?”

“听说是他经纪人找他有事,回公司了。”助理回道。

闻言,夏晚晚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上了保姆车。

却没想到,刚拉开车门,就看到坐在其中的谢嘉珩。

夏晚晚愣了下,坐上车:“你怎么来了?”

谢嘉珩手里还有其他艺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各处跑。

“我这儿有个电影本,角色不错,你看看。”

谢嘉珩说着,把人物小传递了过来。

夏晚晚接过,却没打开。

她本来是想着等拍完和封沉的这步剧就歇一歇,也好好考虑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而谢嘉珩看着她的动作,有些不解:“你不想接?”

“我……”夏晚晚也有些迟疑。

她知道,能拿到这个角色,谢嘉珩应该做了很多努力。

看出夏晚晚的犹豫,谢嘉珩又拿出一个本子递了过来:“这个电影还有个男性角色,人设很吃香,我和那边谈的条件是,你去拍,这个角色就定封沉。”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目光微微柔软:“我知道你在意他,他刚拿了影帝,现在急需一个角色稳固位置,这个本子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不二选择。”

闻言,夏晚晚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我想一想。”

谢嘉珩闻言眼底闪过抹异样,最后只说:“不用谢!”

说着,他看了眼手机:“我还有事,等你消息。”

然后便下车离开。

夏晚晚看着他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两个本,吩咐司机:“去公司。”

她想去问问封沉,如果他想接这个角色,那自己就陪他拍完再休息。

有了决定,夏晚晚靠在椅背上,侧目望着窗外。

雪徐徐落下,轻飘洁白,给魔都添了层素裹银装。

夏晚晚就这么望着,脑袋中一片放空。

颍川娱乐公司大楼。

夏晚晚按着门牌找到了封沉经纪人李彦的办公室。

可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男声。

“阿沉,现在你的咖位已经上来了,夏晚晚流量跟不上,赶紧断干净吧。”

夏晚晚开门的动作停顿了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人继续说:“五年前那场戏演到现在,该结束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点开那张截图,看了又看,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什么。

又找到这条原微博,看着下面评论区网友的话,终还是给封沉打去了电话。

机械音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没有人说话,只有男人轻微的呼吸声。

夏晚晚紧攥着手机,指骨泛白,率先开口问:“那条澄清的微博……”

说到这儿,她有些说不下去。

而电话那头,封沉却给出了回答:“是我的意思。”

那一番话,敲碎了夏晚晚心底的希冀。

她无法自欺欺人了。

夏晚晚心里忍不住发苦:“趁现在公布我们的恋情不是刚刚好吗?”

可封沉只是说:“再等等。”

“等什么?”夏晚晚有些没能压住情绪。

封沉却只是沉默,好久才说:“今天很累,别闹了。”

而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夏晚晚握着滚烫的手机,一颗心却冰凉的如坠寒潭。

窗外,夜色漆黑,瞧不见半点光亮。

她就这么看了很久,才给谢嘉珩发了条微信:“澄清吧。”

然后将手机扔到一旁,开了瓶酒一个人喝。

酒液灌进胃里,一阵阵泛凉刺痛。

可夏晚晚却觉得,此刻只有这种冷,才能压下眼眶的热意。

一夜醉酒。

第二天一早,夏晚晚敛好自己的脆弱情绪,洗漱好去了片场。

微博上的事大家都知道,片场气氛有些尴尬。

夏晚晚看着进到化妆间的封沉,脚步迟疑,转身进了休息室。

拍戏的一天过的很快。

在导演一声“收工”之后,夏晚晚看着封沉,想了想还是觉得两个人该再聊聊。

她上前:“晚上一起吃饭吧,地址我发给你助理。”

闻言,封沉皱了下眉,但最后还是点了头。

他的神情,夏晚晚看在眼里,莫名觉得像在犹豫着拒绝。

她不敢再想下去,压下心中的涩意,收回视线快步离去。

封沉看着她背影,眼里情绪不清不明。

钟鼎楼。

直到菜上齐,包厢内也没人说话。

夏晚晚看着封沉,眼底情绪翻涌:“公开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封沉将筷子放下,神情叫人看不清楚:“公司不会同意。”

他们两个同是颍川娱乐公司,封沉刚拿了影帝,正是大火的时候。

如果这时候爆出恋情,对公司来说是比较亏损。

夏晚晚知道,但现在她只想知道封沉自己是怎么想的。

“如果公司同意呢?”她再问。

封沉却沉默了。

夏晚晚看着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连饭菜都觉得味如嚼蜡。

她一向明白,沉默就是最好的拒绝。

可她却不想看清楚。

一顿饭,就在这种压抑沉闷的氛围结束了。

外面已是深夜。

夏晚晚看着要上车离开的封沉,开口:“今天……留下来吧。”

天黑着,只有远处路灯亮着。

封沉的神色看不清,夏晚晚心里打着鼓。

然后就见他朝自己走过来。

夏晚晚看着眼前的封沉。

然后伸手环住他脖颈,吻了上去——



正当她起身的时候,门铃声被人按响。

夏晚晚想了想,多半是谢嘉珩。

她揉了揉渴睡的眼眸,打开了门。

却有一瞬的怔神。

门外两道身影,在这一刻映入她的眼帘。

封沉的眉头轻皱,自己本来想找夏晚晚,却不料遇到了另一个人。

夏晚晚只有一刹那的失神,很快反应了过来。

但她的心间还是划过一丝希冀。

他过来做什么?

她的眸光看向一旁的谢嘉珩,温声开口:“你怎么来了?”

谢嘉珩怔愣了瞬,很快明白,她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事。

一时间有一瞬的失落涌上心头,他收拾好了情绪温声说:“给你带的早饭。”

说完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封沉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的他像一个局外人。

他刚刚瞧得真切,夏晚晚温情的眸光的确看向谢嘉珩。

一时间,之前的那些评论跃入他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他只能紧掐着自己的掌心,喉咙发紧,却抿了抿唇。

压下喉咙中想要说出的话。

封沉下意识想要逃离,可他的脚步却凝滞了,移动不了半步。

夏晚晚见封沉一言不发,才故作轻松的目光看了过去。

他今天从里到外都被好好包装了一番,几乎看不出他是封沉。

她心底莫名划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她本想问问他过来有什么事情,可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只好作罢。

谢嘉珩自顾自的走进了公寓,将早餐摆在了餐桌上。

“这都是你爱吃的,你吃吧。”

夏晚晚不知该有什么样的情绪,她从出道就和谢嘉珩经常在一起。

他自然对自己喜欢的讨厌的如数家珍。

可现在看来,却有了另外一层含义。

紧接着,封沉只能抿了抿唇。

他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餐,眼底划过一丝怒气。

要那么多早餐做什么?!

封沉冷着一张脸,看着夏晚晚吃完了早饭。

气氛在这一刻降到了冰点。

封沉却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可他却想看看谢嘉珩会待多久。

谢嘉珩微微蹙眉,似也没想到,封沉竟然会这样。

夏晚晚深吸了口气,终是说出口:“封沉,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的神色淡淡,像是故意让人察觉不出自己的情绪一样。

封沉触及到她平淡的神情,喉咙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也不明白自己过来是为什么,早上的时候驾车就过来了。

没有什么想法,只想和她见一面。

可看着夏晚晚如此冷淡的态度,封沉深吸了一口气,或夏他今天不应该过来。

看着他们的温情一幕,他只觉心好似针扎一样的难受。

他喉头滚了滚,哑声道:“我走了。”

说完像是毫不留恋一样,转身离去。

夏晚晚莫名一怔,眼里划过一丝不可置信。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过来却只是……

心间难以克制的失落一齐涌上。

夏晚晚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清俊的背影,喉间发酸。

或夏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一旁的谢嘉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他只需看一眼,就能清楚的捕捉夏晚晚的情绪。

他喉头滚了滚:“难受就不要忍着。”

夏晚晚的眼眶瞬间红了,她红着一双眼轻轻摇摇头。

封沉直到进了电梯,才敢让自己的情绪流露。

之前的一幕在自己的眼前回想。

他喉间苦涩一片,本意只是想来见她一面,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收场。

封沉回过身看向这幢公寓,以前的自己也不是没有来过。

可没有这一刻让自己觉得陌生。

公寓外又开始飘雪,微小的雪花落在他的发梢,顷刻白了头。



封沉却闭上了双眸,从一开始他的恋情就是牺牲品。

身为公司旗下的艺人,有时候自己要和谁炒绯闻以提升热度,都拒绝不了。

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一直心烦意乱。

眼前还能浮现夏晚晚的那张脸。

李彦见他沉默,更觉不可思议。

他的声音陡然在休息室里拔高了几度。

“阿沉,五年前那场戏演到现在,你不会当真了吧?”

封沉却依旧沉默,闻言只是长睫轻颤。

这是他藏在心底的一件事。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久,他一直尽力克制自己的情感。

似乎这样就能不再动心。

他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被夏晚晚知道,一旦她知道这件事……

封沉不由心间发寒,喉咙发紧。

只要他这样想着,就难以抑制自己的难过。

李彦见他有些默认的意思,更觉惊诧。

他压低了嗓音:“阿沉,现在夏晚晚咖位已经不行了,过不了多久公司就会和她解约,你这又是何必。”

李彦话语里的意思很明确,可封沉却眼睛赤红。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那我就只能等着她结婚么?”

他一句话将李彦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封沉说完便走出了休息室。

已经是深夜了,窗外银装素裹。

封沉的心却好似也结成了寒冰。

另一边。

华盛豪华公寓。

夏晚晚再次开了一瓶红酒,仰头便往胃里灌下去。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填满逐渐空下来的心。

可不管怎么灌,唇齿皆是苦涩的余味。

连带着她的心都有些发苦。

一旁的谢嘉珩皱了皱眉,神色复杂。

他在她再次拿起酒瓶的时候,伸出手阻止了她。

嗓音清冽好听:“别喝了。”

如果有人能够仔细听的话,还能觉察到那丝不易察觉的情愫。

十年了,他已经喜欢了她十年。

早已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别人也拿不走。

夏晚晚才喝了一点,自然不会醉。

可她却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是醉了,不然怎么会看不清在眼前晃的人的身影。

她恍惚间唤道:“阿沉……”

谢嘉珩笑了下,可就连笑容也变得苦涩。

就连她下意识喊的那个名字,都是封沉。

他不是不懂,可他却无法劝自己放手。

夏晚晚才明白自己喊错了人,她的眼中情绪蔓延。

灯光流转,她轻声喃喃:“你是……”

谢嘉珩忽然想从她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可下意识他就摇了摇头。

不会的。

下一秒,夏晚晚的呼吸声渐渐平稳。

谢嘉珩不由苦涩的摇摇头,然后小心翼翼的给她寻来薄被给她披上。

他收拾好一室所有的凌乱,才借着月光细细端详眼前的她。

她一如以前一样,还是美得惊人。

谢嘉珩喉头滚了滚,目光看向一旁的酒瓶,仰头一饮而尽。

不出意外,酸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

远处的窗外已经明月当空,夜色渐浓。

这幢公寓整个陷入了一派宁静。

谢嘉珩凝视着夏晚晚好一会,才起身走到阳台。

阳台上的风很大,寒风钻入他的衣服,像是要冷入骨髓一样。

第二天一早。

夏晚晚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下雪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一时有些茫然。

她记得昨天自己喝了酒,可后来自己的记忆,却好像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的眸光看向一旁的谢嘉珩,温声开口:“你怎么来了?”

谢嘉珩怔愣了瞬,很快明白,她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事。

一时间有一瞬的失落涌上心头,他收拾好了情绪温声说:“给你带的早饭。”

说完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封沉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的他像一个局外人。

他刚刚瞧得真切,夏晚晚温情的眸光的确看向谢嘉珩。

一时间,之前的那些评论跃入他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他只能紧掐着自己的掌心,喉咙发紧,却抿了抿唇。

压下喉咙中想要说出的话。

封沉下意识想要逃离,可他的脚步却凝滞了,移动不了半步。

夏晚晚见封沉一言不发,才故作轻松的目光看了过去。

他今天从里到外都被好好包装了一番,几乎看不出他是封沉。

她心底莫名划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她本想问问他过来有什么事情,可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只好作罢。

谢嘉珩自顾自的走进了公寓,将早餐摆在了餐桌上。

“这都是你爱吃的,你吃吧。”

夏晚晚不知该有什么样的情绪,她从出道就和谢嘉珩经常在一起。

他自然对自己喜欢的讨厌的如数家珍。

可现在看来,却有了另外一层含义。

紧接着,封沉只能抿了抿唇。

他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餐,眼底划过一丝怒气。

要那么多早餐做什么?!

封沉冷着一张脸,看着夏晚晚吃完了早饭。

气氛在这一刻降到了冰点。

封沉却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可他却想看看谢嘉珩会待多久。

谢嘉珩微微蹙眉,似也没想到,封沉竟然会这样。

夏晚晚深吸了口气,终是说出口:“封沉,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的神色淡淡,像是故意让人察觉不出自己的情绪一样。

封沉触及到她平淡的神情,喉咙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也不明白自己过来是为什么,早上的时候驾车就过来了。

没有什么想法,只想和她见一面。

可看着夏晚晚如此冷淡的态度,封沉深吸了一口气,或夏他今天不应该过来。

看着他们的温情一幕,他只觉心好似针扎一样的难受。

他喉头滚了滚,哑声道:“我走了。”

说完像是毫不留恋一样,转身离去。

夏晚晚莫名一怔,眼里划过一丝不可置信。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过来却只是……

心间难以克制的失落一齐涌上。

夏晚晚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清俊的背影,喉间发酸。

或夏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



谢嘉珩却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若是被拒绝。

他自然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至少他努力过,这就足够了。

谢嘉珩也明白,他和夏晚晚最理想的结果,无非是朋友的关系。

夏晚晚陷入了一阵沉默,眸光落在掌心的戒指,最后哑声说:“那我先帮你收下。”

她的话音刚落,谢嘉珩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细心温柔的牵起她的手戴上戒指。

夏晚晚本想躲,可看着他的目光,终究还是不忍心。

他的眸光温柔似水,好似有着万丈深情。

“砰”的一声,门被人用力打开了。

夏晚晚的视线看了过去,门外那抹高挑的身影是封沉。

她神色一怔,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神色不明,谢嘉珩的眸光也看了过去。

封沉刚刚在楼下看见谢嘉珩的车,就猜到那人会来这里。

他也不知怎么就上来了,然后看见了这一幕。

这一刻,他仿若听见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封沉的视线看了过去,夏晚晚左手的无名指上正戴着戒指。

那夺目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他也不敢相信。

封沉在这一刻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他亲手将夏晚晚推给了别人!

谢嘉珩如今只能陷入一阵沉默,他也没想到封沉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这一刻碰撞斗争,空气里似乎有火花飞溅。

封沉喉头滚了滚,说出一个字:“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夏晚晚打断了:“你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她的表情清冷淡淡,不似从前的温柔。

封沉只觉自己的世界忽然崩塌了,他心口一缩。

她和谢嘉珩到底还有什么事情。

他很想问出口,可触及到她清冷的眸光,他一时有些怯弱。

封沉不由心间苦涩,他如今用什么样的身份问她呢?

用一个前任的身份么?

他喉头滚了滚,哑声开口:“我有话要对你说。”

夏晚晚接收到谢嘉珩的眸光,神色微黯。

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不宜卷入封沉的感情风波。

一旦狗仔拍到自己和他私下会见的一幕,指不定营销号会怎么写。

更何况,自己并不想见到他。

夏晚晚打定了主意,冷下了声音:“我和你没什么话可以说的。”

封沉怎么也么想到,自己踌躇了很久才说出口的话,可人家却好似根本不在意一样。

他敛下情绪,又想起刚刚的一幕。

谢嘉珩温柔的给她戴上戒指。

而这一切,本来应该由他完成,可现在做到这一切的人,是谢嘉珩,不是他。

封沉喉间酸涩,良久才吐出一句:“好。”

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咳嗽声好像要将肺咳出来一样。

夏晚晚听着好不容易才压下关切的眼神。

她还没有开口,谢嘉珩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会说:“如果身体不好,还是好好休息吧。”

他的话语很关切,完全没有一丝其他的意思。

可听在封沉的耳里,只觉一丝难堪。

他连一个经纪人都比不过。

封沉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公寓的,外面天色阴沉。

一如自己的心情。

封沉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他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游乐场。

已经是深夜了。

游乐场之前的嘈杂声渐渐停了,只剩下一片寂静。

他喉头滚了滚,突然咳嗽一声。

热气霎时从他唇齿中涌了出来。

封沉忽然很想哭,天边的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滚烫的热泪滑落而下,掉落在残存的雪地里逐渐消失不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