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周雨泽田喵喵小说大结局

周雨泽田喵喵小说大结局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救命,网课第一天,我就当这全班同学的面社死了。我打开电脑,猛然发现屏幕前是我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老公。我懵了:「老公?你怎么在电脑上面?」「这位同学,你这还没有睡醒吗?」相亲的时候,他确实说自己是大学老师,但他没说是我的老师啊!

主角:周雨泽田喵喵   更新:2022-09-11 00: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雨泽田喵喵的其他类型小说《周雨泽田喵喵小说大结局》,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救命,网课第一天,我就当这全班同学的面社死了。我打开电脑,猛然发现屏幕前是我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老公。我懵了:「老公?你怎么在电脑上面?」「这位同学,你这还没有睡醒吗?」相亲的时候,他确实说自己是大学老师,但他没说是我的老师啊!

《周雨泽田喵喵小说大结局》精彩片段

一直到晚上,才做好这些题。


我赶紧拿手机拍了下来,来发到群里。


「感谢喵喵小公举。」


下面接着都是一连贯的粘贴复制。


你们要珍惜呀,这可是我用一辈子的幸福换来的呀。


「田喵喵,吃饭了。」


我看着桌上多了一双碗筷,「请问周老师,今天有我的份吗?」


「不吃?」


我笑眯眯地看向他,「吃。」


先吃再说,不过这个仇,我记下了。


拿我开刀就算了,还连带了我们整个班所有人。


他说不及格,我真的会相信。


因为他说出的事,一定会做到。


吃完饭,我躺在沙发看着电视,刷手机。


群里又讨论了起来。


「周老师在这样,我们直接可以退学了。」


「这明天再给我们搞这些题目,那我还是选择退学吧,我明天就去工地搬砖去。」


「王老师你赶紧回来,救救我们吧。」


看着群里大家的抱怨,我叹了一口气。


你们难,我比你们更难呀。


不行,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


一定要及时止损。


夜里,我睁开了双眼。


「老公,睡了没有?」


见没声,我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腹肌,「老公?」


「田喵喵,你是还想做题吗?」


「你没睡呀,哈哈。」


我把身体靠近他的胸膛,伸手环绕住他的腰。


「老公,你能不能不要让我们做那些题呀。」


「那些太难了,你弄简单的一些,或者我们会的,行不行呀?」


此刻,我下巴抵在他胸口。


「老公?」


我撒着娇,反正他又不是没见过我这样,估计见怪不怪了。


说不定哪天我突然不这样了,他还觉得我正常呢。


「再说。」


不行,今晚不同意,他别想睡了。


「啊啊,不行,老公,放过我们吧,我们可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你这样,会把他们逼退的。」


「祖国少了这么多花朵,你不心疼吗?」


再这样下去,我也要去工地搬砖。


宁愿身体累,也不想承受心灵跟身体的双重打击。


「这就扛不住了?那还是放弃吧,正好为国家节约资源。」


啊啊,我说不过,我要咬死你。


我趴着身体,借着床头的暖灯,靠近他的脸。


然后咬在他唇上。


他想推开我,我用了点力道。


「田喵喵你属狗的吗?」


他打开了灯,我看了他一眼。


完蛋了,这下全班都得跟我陪葬了。



客厅中,我拿着消毒酒精在他的嘴上擦拭着。


「刚刚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他低着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老公,对不起嘛。」


我拉着他的衣角,摇晃着他的胳膊。


「睡觉。」


他甩开我的手,进了房间。


太可怕了,我不知道明天大家还能不能活着,吓得我一夜没敢睡。


大早上我就坐在电脑前,看着大家在镜头面前嘻嘻哈哈的。


昨天的作业做完了,大家都有点肆无忌惮了。


直到周雨泽出现在镜头里,一个个直接吓得不敢说话。


仔细看,他嘴上多了一道小疤,特别明显。


这网课上得,大家犹如在地狱中闯荡。


一个人生气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就是最直观的体现。


今天结束网课时,他又布置了作业。


「田喵喵,我看你写的字最好看,今天的作业,就你来写,其他人今天都没有作业。」


我怕听错了,特意往电脑边上靠靠。


在确定只有我一个人有作业的时候,气得我直接想吐出国粹了。


周雨泽,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着他布置的作业,我一顿头疼,这些题,不要说做了,我连看都看不懂。


班群里这时一顿@我。


「喵喵,你是不是得罪了周老师呀?」


「会不会他看出来这答案是你给我们的?」


「有可能,你看他今天,吓死个人。」


「你看他嘴巴上的伤口,是不是报应?」


「我看像是被人咬的,那个位置,不像自己咬的。」


「为什么不像?」


「那谁傻到往自己嘴唇上咬那么大一个口子,傻子都不会那么傻吧。」


「是呀,是不是他女朋友咬的?」


「肯定是,被女朋友惹生气了,找我们来撒气了。」


祖国的花朵,可真是个个都是福尔摩斯。


看不下去了,赶紧开学吧,我不想上网课了。


手中的题目,考试又用不上,不写了。


这时,班级群里发了一个公告。


「我布置的作业,以后谁没有完成,期末一律不及格。」


深呼吸,吐气,呼气,吐气,呼气……


不行了,我压制不住心中那股怨气。



「周雨泽,你有完没完,你让我做可以,可那些都是什么题?你告诉我?考试能考到?」


「不能。」


「那就好,既然考不到,那就不写。」


「考不到,不代表我布置的作业,你可以不写。」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老师,你的老公。」


他那一闪丹凤眼,这时浅浅地弯了一下。


老娘不玩了,老娘要回家,老娘不想过了。


我气势汹汹地走到房间,拿起笔记本往外走。


「友情提示,出了这个门,你要再回来求我,我可不会帮了。」


「那你现在帮吗?」


我看着他,有点委屈。


「不帮。」


我本来都要踏出大门了,又退了回来。


把电脑摔在沙发上,哇哇大哭。


眼泪一直忍不住地流,这是委屈的泪水。


结婚一个月,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哭过。


这次我真的是被气哭了。


「再哭,你的作业怕是明天早上也做不好。」


我抽噎着吸了一口气,「你要帮我吗?」


他嗤笑一下,走到他的书房。


我迅速从我书房拿出笔记本走到了他的书房。


看见他坐在书桌前,我又委屈上了。


「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我可是你老婆呀。」


「别人都是宠老婆的,可是你呢,就知道天天欺负我。」


我照例坐到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把头放在他的颈窝处,「呜呜,我哭你都不安慰我。」


「谁家老公是这样的?」


「周雨泽,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这点困难就哭,你个小哭鬼。」


他用那张细长的手擦拭我眼角的泪水。


昨天一夜无眠,加上刚刚哭,我彻底没有了力气。


就这样,我趴在周雨泽肩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床上。


天色已黑,想到没有做完的题目。


我赶紧跑到他的书房,只看见桌上已经做好的作业。


我踩着小碎步走了过去,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周雨泽,


我顺势坐到他身边,抱着他,娇声道:「谢谢老公。」转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起了电话。


「妈让我们等一下去他们那边吃饭,要去吗?」


「去呀。」


好几天没有吃妈妈做的红烧肉了,怪想念的。


饭桌上。


「雨泽呀,听你上次说,你们想要孩子?」


「是。」


「那好呀,喵喵现在也是可以的,到时候毕业,正好生孩子。」


我一脸仇视地看着周雨泽。


「喵喵上次说想毕业后再生,我尊重她。」


「那好,你们决定就好。」


这一顿饭,要我来干吗?



吃完饭,周雨泽去了厨房洗碗。


「妈,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主要我还想毕业后,多玩两年呢。」


「喵喵,你看雨泽多好」我妈看向厨房,「这样的好男人,你要抓住了,不然被人抢走了,有你哭的。」


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可我就不想承认他有多好,「抢了最好,天天就知道气人。」


「他是大学老师,人又好,又会照顾人,这么好的男人,你要好好抓住。」


「除了年纪大其他确实没有什么毛病。」


看着我爸我妈在旁边一唱一和,我严重怀疑,周雨泽是不是给他们两个灌了什么迷魂汤。


晚上,我抱着他躺在床上。


「周雨泽,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可能跟你生孩子,要生你自己生。」


总之,我真的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


话音刚落,我抱着他腰的手,就被他拿开了。


「不抱就不抱,你以为我稀罕你是吧?」


想起上次他说我嫁不出去,我撂下狠话,「我就是要耗着你,让你老年得子。」


不过,话说得狠,到半夜,我就后悔了。


我本想偷偷抱着这个人体娃娃的,但他好像知道了,一下把我从床头推到床尾。


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


又是一堂网课。


「田喵喵,我看你对我刚刚提的问题颇有理解,你来讲一下。」


等我反应过来,屏幕里几十个人睁着无辜的眼睛盯着我。


像是在对我说「自求多福」。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在这里听你讲这么多了。


「我不会,也不懂。」


「还有,我肯定不会呀,要是会,还用你来教我?」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只是来代课的,耀武扬威给谁看呢?」


我说完就退出了视频,我就是不想惯着他,整天就知道欺负人。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


刚拿出手机,门被推开了。


抬头就对上那张阴森的眼眸,这么快就下课了?


「田喵喵,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呵,原来是来找我算账的。


「怎么我说不对吗?你就是欺负我,我到底犯什么罪了?你就这么喜欢针对我?」


「就因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对我吗?」


我越说越激动,当初跟他结婚,我也是有私心的。


看见他第一眼,我就发誓要追他。


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可现在我发现,他好像根本不喜欢我。


「你喜欢我哪里?」


啊?我以为他会来指责我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肯定喜欢呀,不然我为什么要放弃那么一大片森林选择他?


「你自己好好想一下,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说完他就出去了。


他这一问,把我问住了。


喜欢不就好了, 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跟雅雅视频的时候,我忍不住说出了我的不解。


「你是不是傻?他在问你喜欢他哪里。」


我当然喜欢他呀,这还用你说?


「你就说喜欢他的身子,男人都爱听这个。」


我想了一下,觉得雅雅说得很有道理,「这个好,我现在就去告诉他,等我好消息。」


没等雅雅说话,我就急得出去找周雨泽了。


推门出去并没有看见他,转了一圈,看见他在阳台。


我走了过去,刚想开口。


就看见他手上拿着我的贴身衣物。


「周雨泽,你给我放下,快点。」


他并没有放,而是很自然地放在晾衣架上,继续晾衣服。


「每天都是我洗的,你怎么早不说,偏偏现在才来说?」


我好像忘记一件事了,自从结婚后,我所有的衣服都是他帮我洗的。


我之前喜欢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现在我们在吵架诶。


「那个,刚刚你说我喜欢你哪里。」


「我想了半天,周雨泽,我喜欢你的身子。」


这个答案简直太完美了,他肯定喜欢……


「想了半天就想到这个答案?喜欢我的身子?」


我点点头。


「继续想。」


想什么想,难道刚刚的答案还不够好吗。


回到书房,我有点烦躁。


这都是他给我抛的难题。


「你回来啦!忘记跟你说了,这个答案,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你得说爱他。」


刚刚太过着急,跟雅雅的电话居然没挂。


「怎么说?」


「他都这样问你了,肯定是喜欢你,就是想知道你到底喜欢不喜欢他。」


「可是我说了喜欢他呀?」


「喜欢是喜欢,爱是爱,不能比的,看来周老师,这是要被你拿下了。」


听雅雅这样说,我心中所有的烦恼瞬间消失了。


不过,一直拖了好几天,我也没敢说。


我其实胆子特别大,但我怕他其实并不喜欢我,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


毕竟,当初是我自己非要跟他结婚的。


一直过了好几天,除了上网课吃饭,其他时间我都把自己锁在书房里。


晚上,我刚入眠。


就感觉身体悬空,我怕得要死,睁开眼一看。


「是我。」


他抱着我来到卧室,把我放到床上。


「我都不跟你睡了,你还想干吗。」


「以前不是你天天让我自己睡,说我烦的吗?」


半天,房间内除了呼吸声,并没有听见其他的声音。


抬头看,他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就是你说的喜欢我?」


听他说完,我默默地低着头。


害怕他下一句就要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觉得我很烦。


「给你个机会,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昏暗的房间内,他就静静地看着我,眼神中似有期待。


「周雨泽,我知道我现在还小,可是我真的是喜欢你,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想要每天抱着你睡觉,想要每天起床看见的人是你。」


「我确实是见色起意才跟你结婚的,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变态,每天不是搂着你,就是坐你腿上,要不就是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亲你,虽然我知道这些真的很不好,可是我真的就是喜欢你。」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可我就是想试一下,你的心到底能不能爱我,可是我发现,你的心有点硬。」


「你要是拒绝我,那干脆直接跟我离婚吧。」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对感情藏着捏着的人,要是不合适,我们早点分开,早点脱离苦海。



说完,我把自己藏在了被窝中。


我不敢直接面对他的判决。


但很快,被子就被掀开了,一声急喘的呼吸声出现在我眼前。


我刚想出去,腰上被一双手被抱住。


力道特别大,我挣脱了许久,还是败下阵来。


他把头埋在我颈窝处,脖子上的触感,让我觉得特别痒。


「那你还愿意亲我?」


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小心翼翼地试探,「可以吗?」


他把我的脸转到他面前,而被窝中,此刻只有我跟他厚重的呼吸声。


「可以......」


嘴唇上传来一道温柔的触感,他吻了我,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吻我。


片刻后,他离开我的唇瓣,在我额角落下一个吻。


「以后回床上睡,我又没说不让你抱,不让你坐,不让你亲。」


「那你的意思是,以后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吗?」


半晌,他也没有回我。


我开心地抱住他的腰,其实我早就离不开他了。


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人的感情特别的好。


他也不在网课上布置那么多作业了。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我好像更喜欢他了。


这天没有课,我跟周雨泽到我爸妈那边吃饭。


吃完饭,周雨泽跟老爸在桌上下象棋。


而我跟老妈坐阳台晒太阳。


「喵喵,你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父母吗?」


其实,我跟周雨泽只是领了结婚证,并没有办婚礼。


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带我去见他的父母。


「没有。」我声音有点落寞。


「那你怎么想的?我没有其他意思哦,就是现在你们不是打算要孩子了吗,我觉得还要有必要见见他父母的,这样以后你生完孩子,他们也可以帮忙带带。」


「我不是说我们不带,只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我老脸一红,我还没有想那么远呢。


「妈……」


我妈看出我的尴尬,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回去问一下周雨泽的意思。


回家的路上,我缓慢地走着,就是想找机会问他,


可都要走到家门口了,我也没敢说。


「老公?」


周雨泽听见我叫他,便停止开门,转头看向我。


我脑子一蒙,顿时不知要说什么了。


为了缓解尴尬,我伸手抓住他的领子,刚想亲上去。


邻居的门被推开,一对老年夫妻看着我们。


我赶紧松开他领子,假装帮他整理衣服。


邻居拿着一包垃圾走了下去。


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想到我跟周雨泽,未来某一天,也会像他们一样幸福,不禁笑出了声。


这两天,雅雅看我太无聊,推荐我玩抖音。


别说,我一下子就入迷,刷了一个上午。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在刷。


「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周雨泽指示我。


我刚想收起手机,手机里就传出一道声音: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看他愿不愿意给你做饭,愿不愿意给你花钱,愿不愿意把你带给他父母看,如果都有,证明这个男人肯定是爱你到骨子里……」


前面两个,都有,但最后那个,没有。


好奇怪,我心中想的,它居然知道?


突然,手机被他拿走了。


「少上网,多学习。」



刚刚那么大声音,他没有看见吗?


还是说,他装不知道?


「老公,你父母......」我刚想说话。


「吃饭。」


一道呵斥传来,吓得我傻傻地盯着他,眼眶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一边哭,一边看着他。


我就是不躲起来哭,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哭是因为他刚刚凶我。


他皱着眉头,「喵喵,还记得在民政局门口,你说过什么吗?」


我都哭了,你还问我这个我问题,我哪里知道。


我早就忘记了。


他放下手中的碗,走到我身边,弯着腰,伸出手擦掉我眼角的泪水。


他声音说不出来的低沉,「你说,暂时不想见我父母。」


我好像记起了,当时我跟他是偷偷领证的,而且我觉得周雨泽也不喜欢我,担心他父母像小说里那样,当场甩钱让我滚蛋。


可是,我现在后悔了,我想见他的父母。


他对我父母那么好,我不应该那么自私的。


「想见?」


我使劲地点头。


「田喵喵,我有必要告诉你,见了我的父母,你一辈子都要跟我在一起,如果哪一天你想离婚,我也不会同意。」


「你要想清楚。」


好不容易跟你结婚,我才不会那么傻。


你想离,我还不愿意呢。


只是,现在也见不了呀,小区还封着。


他把我抱到门口,帮我换上了鞋子。


我疑惑地看着他,「你想干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哦,现在还不能出去哦。」


他打开了门,走到对门,敲着门。


「周雨泽,你疯了?扰民了,快点……」


但门已经打开了,是昨天见过的那对夫妻。


女人姿态谦和,男人文质彬彬,一看就是读书分子。


女人往我面前走来,笑道:「喵喵,上我们家坐坐。」


一直到坐在沙发上,我都有点蒙。


我伸手拉着周雨泽的衣角,「他们不会是你的父母吧?」


周雨泽眼睛眯了一下,他牵着我的手,一直安抚我:「别紧张,他们都特别喜欢你的。」


怎么可能不紧张,第一次见他父母诶。


这时,阿姨走过来,拉着我走到一个房间。


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并打开,把里面的一个翡翠手镯戴到我手脖上。


「谢谢妈。」知道她喜欢我,我就不害怕她了。


我爱周雨泽的一切,也包括他的家人。


「好,好。」


她激动得要哭了,我赶紧安抚她。


她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坐在床边。


「小时候,我们俩因为科研工作太忙,没有照顾到他,因此,他得了抑郁症。」


「到现在,他的话都特别少,就连笑容都很少。」


「谢谢你,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我有点不明白阿姨的意思。


直到她拿出一张照片,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是偶然。


在他父母家吃了一顿饭,我算是知道了来龙去脉。


当初周雨泽跟我结婚,是蓄谋已久的。


他父母早就知道了我。


只是因为我那句不想见他父母,他就没让他父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后来,他父母保证不打扰我,周雨泽才把对面的房子买下来,让他父母住在对面。


此刻,看着倚在床边的周雨泽,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手中的书。


看见我走过来,他摘掉眼镜,放下手中的书。


「过来。」


我没有过去,这家伙瞒着我太多事了。


半天,他看我不过去,自己下床了。


他刚想碰我,我拍开了他的手。


「周雨泽,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生气了?」


「我才......」


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他抱到了床上。


房间被暖光打得有点迷人。


而今晚的周雨泽,跟平常不一样了,他的禁欲就那么一点点消失在这灯光之下。


他慵懒地将下巴抵在我颈窝处。


「小时候在市医院,我遇到过一个女孩,她每天都会跑来我床边给我讲故事,每天想尽办法找我聊天,可那时的我生病了,不知道要对女孩说些什么,等到我想跟她分享我的秘密时,她却已经出院了。」


我记起来了,「你就是身上特别香,长得特别帅的那个哑巴男孩?」


「哑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话。」


是跟我说过,两个月说的话用一双手可以数得过来那种,不是哑巴,是什么?


「不是,那个时候你就喜欢我了?」


他在我颈窝处回复了一句:「嗯,但不是喜欢,是与众不同,因为那时,你是我在十年之间唯一说过话的人。」


接着他又说:「后来,我在你们班王老师的家中看见了你的集体照。」


突然,他不说话了。


再转身,我看见他眼角微微发红。


他抱住我,「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不去找你,可就是那张照片,让我又有了私心。」


良久,他声音带着沙哑的低沉,「你后悔了吗?」


我伸手擦掉他那眼角要掉落的泪珠,「周雨泽,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把脸彻底地埋在我颈窝处了。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想知道?」


「给我生个孩子,我就告诉你。」


什么虎狼之词,我刚想逃,被他抓住抱在怀中。


「周老师,你的禁欲呢?被小狗吃了?」


他亲着我的额头,「被你吃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