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孟婆汤兑水可还行

孟婆汤兑水可还行

旧琳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女豆蔻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个普通的农家女。看着别人家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只觉害怕。为此,生怕坏事沾身的她,立即躲到角落里计划自己的谋生之道。不多时,她开始种菜,开始经商,开始赚的盆满钵满……

主角:豆蔻,二柱   更新:2022-07-15 22: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豆蔻,二柱 的女频言情小说《孟婆汤兑水可还行》,由网络作家“旧琳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女豆蔻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个普通的农家女。看着别人家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只觉害怕。为此,生怕坏事沾身的她,立即躲到角落里计划自己的谋生之道。不多时,她开始种菜,开始经商,开始赚的盆满钵满……

《孟婆汤兑水可还行》精彩片段

叫我豆蔻,也可以叫我王传君。

就是这么一个跟某大明星撞了名字的,同名同姓连每个字母都是一模一样。

可是他是男我是女,他作为明星出人头地,而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

如果严格意义上讲,现在要叫我豆蔻,不为别的,因为老娘已经穿越了,也没有很多情节里写的那种各种狗血的,跳个井啊,或者是跳个楼,就穿越了,我连脑电波被撞出来都没有。

我只是因为感冒的时候,买到了没有什么用的假药,当时那家黑漆麻乌的小店,我就看着不靠谱,可是自己兜里没有钱,这么重的病又不想去医院打针,可不就得将就,结果满脸胡子皱纹的老头给了我一盒,不知道哪年抠出来的氨酚黄那敏胶囊,看着那花花绿绿的胶囊,跟从来没听说过的厂家,我居然也是鬼迷心窍心头一热,就把这药给吃了,结果好,吃完没用十几分钟,倒头睡过去之后再醒过来,天翻地覆。

“哎,我跟你说啊,张老太太,你们家整的这个童养媳,没有什么大用,你看看你们家二柱,现在这出息,怎么可能会以后要这么一个不知名没地方来的野丫头,要依我说,你还不如听我的,把他丫赶紧的,风风光光的找个人家先弄出去,这样子等明天二柱当上秀才时候,这小丫头也不会成为他的黑面儿啊。”

艳红艳红的小花裙,加上随风飘扬的那绿绸的上衣,隔壁黄二寡妇,今天的妆面可真是美,虽说不是什么有名的饰品,可是这小镇上最好的银铺里打出来的单子,还不是被他带了满头涂着蔻丹的手指甲,鲜红鲜红的配上,才不知道想好从哪儿找来的胭脂,更衬得她这一张明明二十多岁,看起来却三十多岁的脸,无限风情。

现在已经快入夏了,地里的苗正在疯长,豆蔻从田里,抱着一篮子除草时候,在杂草里捡出来的能吃的野菜,往家走,隔着远远的,他就从风声里听到了自己家泥坯墙外面那个死老太太和黄二寡妇的窃窃私语。

这黄二寡妇嘴里所说的二柱,就是她现在名义上的夫婿,年纪不大,十四岁,在县城里正在学堂读书,而她这副身体已经到了十七岁,也就是人们最推崇的女大三抱金砖的年纪。

秉承着穿越过去一定要恪守妇道,规规矩矩,否则作妖的话活不过三集的真理,豆蔻苏醒的那一刻,真的啥也没敢做,依旧延着原来模糊的那点记忆,天天割猪草,打扫屋子伺候大人,地里干活,里里外外转的风车一样,可是她心里却很清楚,自己,可不是原来那个受气小媳妇,什么气现在受过后都要百倍还,更何况现在黄二寡妇已经明目张胆跑到她家来,想要把人撬走,她自己心里特清楚,指不定这寡妇又搞了哪个相好的,家里缺个干活的,把主意算到老张家身上了,可是老张家孤儿寡母,这么多年老太太一直是懦弱无能,儿子又是一个纯粹的书呆子,能够撑起这个家的本来不就是这个在外面捡来的野媳妇。

黄二寡妇那嘴脸,放以前豆蔻的身上,不知道是个什么待遇,但是在她这儿,如果换成现代,早被她一盆硫酸毁了容,什么东西?

男盗女娼不断的情况下,还总看着人家隔壁的闺女好。

在隐约的记忆里,豆蔻总觉得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应该是这个豆蔻最倒霉的一天,她只能隐约的看到几张模糊的脸,至于他们具体做了什么,已经不记得,莫不成给他灌了百草枯,不能啊,那东西这年代没有。

要是勒死什么的,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身上总得有点痕迹,偏偏又什么痕迹都没有,本来在现代她也没学出什么大的学术来,到了古代更是睁眼瞎,什么东西都是陌生的,所以这边想刨根问底的心一直都按耐不住,但是也没啥实质进展。

可是这黄二寡妇的举动,却一直让她觉得,丫的,莫非不是这个贱人背后搞的鬼。

地里的秧苗已经开始开花结穗,用不了多久,第一茬的荞麦就能收了,看着别人田里一亩一亩上好的稻苗,正在可劲儿的吸水准备着到秋天,有一个丰硕的收获,豆蔻就羡慕的一口银牙快咬碎了,可有什么办法,她家这几亩薄田,属于蚊子腿那类型的,给啥号粮食也白扯,浇又浇不上,旱又旱不死,也只能种点荞麦豌豆什么的粗粮。

亏得自己本来也是一个住在山里,家里有田的农村女孩,所以做起这些农活来,也驾轻就熟,甚至还因为降生的年代提前了这么长的时间,让她对于做活的窍门比这地方的人都多了不少,所以两三亩的田不至于把她累死,平时做活也很快就能做完,这让她有很多闲暇的功夫去干别的。

就比如此刻,猫着腰提着粘了泥之后变得脏污的裙角,她像个做小偷的,偷偷蹲在墙角,找一个晒不着她又背风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听黄二寡妇继续在那儿忽悠张老太太。

黄二寡妇的吊梢眉,每挑一下那都代表一个心眼儿,这女人也是个奇葩,自己嫁过来的时候,黄二就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她却年方二八,正值好时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嫁过来,可人家就是不嫌弃,直接下嫁,最有意思的就是她过门之后没用上四年,这黄二就从一个身强体壮的老光棍,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破老头,直到去年两腿一蹬上了西天。

豆蔻过来的时间晚,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只是到了今年清明的时候,她们去上坟的时候,才从老太太嘴里套出来一句半句,当时她就脑补出了一副潘金莲给武大郎喂药的情景。

死女人自己指不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构得最后才躲到乡下来比呢,避难就避难吧,还不安分,现在家里就她跟老太太,怎么老太太平时足不出户,又开始看着她前窜后跳碍眼了。


“他二嫂子这好心呢,我就领了,可是你要说这豆蔻,以后跟二啊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其实前前后后,这么多人家这事儿也寻常,我也寻思了,就这样吧,要不然二儿哪天想起成家时候,就我这,你也知道,拿什么给他说媳妇。”

张老太太一副受气媳妇的模样,一活就是六七十年,熬到老之后,这反而让她有了几分慈眉善目的模样,豆蔻一开始看着她这张脸,总想起自己已经去世多年的奶奶,这叫一声娘就真的很难,她总想直接叫奶奶算了,想想二柱现在才十几岁,可是这名义上的娘,就已经这么老,难不成是老来得子?

唯一好处的就是,张老太太脾气确实好,她并没有遇上传说中那种恶婆婆,给媳妇儿各种受气,不过想想也是,家里有什么可以让她受气的,要是哪天把她虐待跑了,她自己在家可能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

黄二寡妇对于老太太这番话,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她每次提起这事儿来张老太太都是这个死样子,脸上笑着心里心说,也就你这愚弄的样子,才会有个这么闹腾的媳妇,自己想想,跟春宝那点儿事儿,虽然都见着了,可是这么多天也没听说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是他自己太谨慎了,不过谨慎总比放松警惕好,万一这小蹄子哪天忍不住出去跟谁瞎说一嘴,他可以掉头就走,春宝那边,可不会放过他。

再说了,一想起春宝,她还真有点舍不得,要是豆蔻这小蹄子嘴严实点儿也行,偏偏头一阵子两家因为丢了一只鸡,打起来的时候,这小蹄子差一点就把这话说漏了。

把阴狠的表情,用巧笑言兮,完美的掩饰着,黄二寡妇,继续着她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阴谋诡计。

“娘勒,我回来啦,今天晚上咱们吃野菜窝窝头啊,我扯了好些回来咧,给你好好做做。”

豆蔻站直了身子抻了抻刚才因为猫着腰,把衣服上弄出来的褶子,虽然说现在这自己身上来来回回,一年四季也就那么两套衣服,可是该有的场面绝对不能缺。

努力无视着,随着风儿一缕吹过来的香气,黄二寡妇那张瞬间有些扭曲的脸,让她心情大好。

“娘诶,你跟二嫂子说话呢,那我去做饭呢,啥也不做的话,我来叫你咱们回去吃饭,我看地里豌豆花开得正好,明天从老母鸡那偷两个蛋来,咱们也煎一盘开开荤。”

张老太太满意的笑着点点头,豆蔻这丫头,嘴很利,手脚麻利,但是对她那是真好。

可不是嘛,这次从简来呀,就好吃好喝伺候着,家里有什么就给他吃啥,从来也没偏见过她,有啥对自己不好的。

她也深知这黄二媳妇心里面有啥想法,就是脾气实在是年深日久,温顺惯了,不知道拿什么狠话去刺激。

刚才不是还振振有词的在这里,挖空心眼儿想着把自己支出去吧,现在自己站跟前了,这咋还没动静了呢?

“我刚才好像听谁说,要帮我找好人家呀,娘勒,咱们家有啥好亲戚让我投奔,我投奔走了,你们俩也跟我去吗?”

黄二寡妇,鲜艳的小嘴唇,张张合合好几回,愣是没说出一个字儿来,她也没成想,这能够被当面捉到,本来还想着今天接着这股劲儿没准儿就把老太太说动了,可谁承想这小蹄子气人的很,又提前回来了。

再说了,豆蔻那清澈见底的小眼神儿里,可明明白白就写着怒气冲冲,她已经莫名开始有点松,这死丫头,平时要是给她点好脸色还行,一旦要是让她抓住不好的,睚呲必报这本事向来就没少,想想当时使那么大劲,使那么多人情,都没能把她弄没,现在她开始有点害怕了莫名的。

豆蔻可就在这明晃晃的看着黄二寡妇在那自乱阵脚,心说要不是你当时想的辙,我还到不了她身上,可能之后就没有这么多事儿,我管他原来脾气秉性是什么样,现在换老娘了你还想有啥好果子吃。

“二嫂子大下午的,不想着晚上吃啥吗?还是也相中我们家的野菜窝窝了,到时候就在这吃一口呗。”

她这脸这一嘴小银牙笑的明晃晃,黄二寡妇的心随着她的笑容上窜下跳,听她嘴上这么说,可实际上明明就是逐客吗,偏偏脸上还让你觉得盛情款待一样。

张老太太哪知道这么多老眼昏花,她坐在原地,弹了弹身上的土,也笑呵呵的说道:“要不他二嫂子今天晚上就别回了,在我家吃吧,我看你家今天也没什么事儿。”

“不了不了不了,老嫂子这心思我就收了,有空的话咱们再说,晚上,我可能还要去村里串一会门。”

后面像有好几条狗撵着似的,黄二寡妇头都不回脚步,匆匆的就离开了小院。

老太太一偏头,意味不明的笑着:“我咋瞅着你们俩好像有啥事儿呢,哎,也是我年纪大了这事儿啊,也不稀的跟我说。”

“有啥事儿哎,有事儿来多吃点儿,吃饱了过年我们好吃肉。”

费力的提着一个半人高的破旧的大木桶,里面是沤好的野菜,这是给猪吃的,也是豆蔻对于一年的油水最大的指望,她费力的把木桶提到自己腰部分的猪圈边上,一勺一勺,往猪食槽里给扔去。

一边儿扔,一边儿随口敷衍着张老太太。

她自己穿越过来,这事儿已经发生了快两个月了,这里里外外也摸个差不多。亏的古代的人,虽说心眼儿也不少,但是相对现代人而言那可差得多了,根本也没有那么多邻里争斗乱七八糟,所以她已经很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并且成功的融入进了这个家。

老太太傻不傻她早就心里一清二楚,就是平时不想跟她发生那么多争执,而且依照她自己摸索的来看,原来这个豆蔻也是个老实本分的主,心里有什么想法也只敢暗搓搓动点手脚,不过她现在已经越发的脾气压不住,要是哪一天真露了,她想着大不了,那就直接摊牌呗,你们信就信,不信的话把我气死,没准我还回去呢。


到了掌灯的时候,豆蔻把家里唯一一盏煤油灯,给端了出来,放在桌上,用破布小心翼翼的把煤油灯旁边的屋子都给擦干净后,挑出那一点豆大的灯火来,揪着这昏暗的灯火,娘两个拿着热乎乎的野菜窝窝头,苦中作乐,这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

“宝贝儿我来了,哎,一天没见我可想死你了,快点快点过来。”

一道身影借着夜色的掩盖,飞快的翻过矮小的土墙,推开虚掩的门,直冲着屋里,床上那道倩影就扑了过来。

黄二寡妇这会儿,早就已经歇下了,今天她可没心思对付这些男人。

听着男人猥琐的语言,闻着随着他扑过来,而带过来的,满身汗臭味,她厌恶的一拧眉毛,抬起一脚把男人从床上就踹到了地下去。

随后一抬手,把因为挣扎抖落大半香肩的衣衫,重新裹个严严实实,怒目一睁,张嘴骂道:“吃屎的苍蝇忘不了心,就他妈知道这点儿事儿,平时老娘让你干点什么,窝囊废一个,屁都干不成,现在这时候,比谁都积极。”

男人被她这一窝心脚踹的,登时也有些火气,不过随后一想起这甜头来,他又腆着笑,顺着嫩滑的脚踝摸着腿一路爬了上来。

一边摸一边不老实的把手指各处点火,顺路贴着黄二寡妇的耳朵边上开始甜言蜜语:“别生气呀,我知道,你不就说的那死老太太家那野丫头,上回那不是失误吗。哥几个当时喝了二两马尿灌多了下手没准头没能一次性搞定吗。”

冷笑一声,黄二寡妇头都不回伸手把脑袋旁边毛茸茸的那一坨给推到了一旁去。

“我看不是这么回事儿吧,指不定这小蹄子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现在你们两头吃黑,各处蹭油水,所以老娘这儿她那两下不得罪是不是。”

她又不傻,当时给的那药,就算不能把人直接迷晕,送到千八百里外,至少招待一下没问题,可是看样子这几个货明显就没有办成这事儿,心里能舒服吗?

男人现在被她的欲拒还迎,已经挠得心火之春,就怕这股火都泄不出去,可是她总提那死丫头的事儿,他就禁不住有些意兴阑珊,索性一撒手,一转身,摊成个大字,躺在了床上。

随着黄二寡妇不停的提醒,他的思绪也回到了那天,妈的想起那天的事儿就觉得晦气,原本的一碗药灌下去,眼瞅着人就翻白眼,开始蹬腿儿,马上就要完了,可谁知道,刚刚要走的时候,身后跟挺尸似的,突然间就坐起来,把他们哥几个吓得,这世上别的不敢说,可是神鬼这事儿谁也说不清,本身就造孽的事儿,万一要是那丫头现在根本就不是个活人,哎,越想越难受。

本来想着今天晚上还能风流快活一下,可谁知道这老娘们左口一个右口一个净提这事儿,整的他已经没什么兴致了。

看男人这样子,黄二寡妇反而有些愣住了,毕竟她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啥,只是一门心思想着这事儿,要是不能搞定的话,往后可怎么整,万一要说出去再怎么着,女人嘛,要的就是这张脸。

“我可跟你说哦,不来的话就别来了,老娘今天晚上没这心情,这丫头的嘴一旦要是再有第二次说出去,我名声臭了,你们也别这么好,家里的婆娘到时候怎么闹,我可也管不着。”

男人喘着粗气,没吱声,一直躺着,黄二寡妇心里也没什么底,所以也没说话,两个人沉默地呆了一会儿,男人猛的一翻身,把她整个人就给扑倒了。

随后灯火就灭了屋里面发生什么,就只能全靠想象。而只隔着几米的隔壁,豆蔻这会儿,因为晚上吃的饱,正在院里晒着月亮消化食儿呢,对面那家发生了啥她也不傻,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现在已经摸到了门路的她,也懒得管这事儿。

还是这里的月亮好,圆圆的,又大又亮,照得地上跟白天一样,她在院子里铺点破草躺着也很舒服,听着耳边虫叫蝉鸣,小日子还不错,要是自己不是穿越在这样一户人家,真去了什么公理院里,真早就被人玩死了。

一到晚上,没什么事可做,他就只剩下胡思乱想,无数次豆蔻也想,这地方生活太艰苦,虽然自然条件好,可是比起自己,原来那个家还要破上好几分,很多事儿已经方便不方便到极致,要不然自己也做点新发明啥的,可是随后她又醒悟了,这可不敢做,一旦要是做万一出个名头,就这世道家里有点儿钱,指不定就被土匪胡子看上了。自己在椽子出头瞎折腾,万一被人一刀抹了,都没地方叫屈去。

对面那对野鸳鸯什么时候散的,她一点儿不知道,反正这小风吹着又舒服,又凉爽,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她睁眼睛就是被鸡窝里那只老公鸡叫醒的,一睁眼天上才鱼肚白,可是张老太太已经起来了屋里穿衣服,铺炕的声音。

揉揉眼睛,伸个懒腰坐起来身上全是半湿的露水,不过没什么,十几岁的身体,这露水相当于洗澡了,又是新的一天。

豆蔻所在的这个地方,属于山里相对闭塞的村子,山上地方大,可以好好的种田地却少。

倒是城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也过不来这边,虽说贫又苦,但是真要说吃东西的话,没有粮食,还有野菜,没有野菜,还有野果子,保不齐什么时候还能开个荤,就比如现在,她腰上背着一个自己编的草篓,手里拿着一个编好的草篓正在小溪边,贴着禾草,一点一点往前,在岸边挪着,别的不为就为了肚子里,已经多少天没有吃到油水了。

还是这个时代好,化学污染多少,河水清澈见底,踩在脚底下的鹅卵石,圆溜溜的,一点都不扎人,也不会出现一大堆一大堆的绿藻,阻碍视线,甚至她都不用去动,就能看到边上的虾贴着河水边上正在啃嫩嫩的水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