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致谢小郎君小说免费阅读

致谢小郎君小说免费阅读

苏清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苟了好几世,死都死麻木了。有时候也想,这循环什么时候是个头?要不干脆死透一点,别再让我重生了吧。可每一世,无论我的死因有多千奇百怪,在临死前,我都会看到谢玹的身影。他总是红着眼眶,朝我奔来,薄唇开合,似乎在努力地对我说些什么……但我却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主角:苏清瑶谢玹沈睡睡傅渊   更新:2022-09-11 0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瑶谢玹沈睡睡傅渊的其他类型小说《致谢小郎君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苏清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苟了好几世,死都死麻木了。有时候也想,这循环什么时候是个头?要不干脆死透一点,别再让我重生了吧。可每一世,无论我的死因有多千奇百怪,在临死前,我都会看到谢玹的身影。他总是红着眼眶,朝我奔来,薄唇开合,似乎在努力地对我说些什么……但我却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致谢小郎君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前两世,我没摸清她的套路,总是死得很快。

从第三世开始,我就变得越来越能苟。

反复重生,反复苟命的好处就是:

我越来越了解那位「清瑶郡主」了。

我发现,她喜欢谢玹。

她想顶着我的身份,嫁给我的心上人。

不得不感叹,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当然不会让她如愿。

我开始默算:

每次重生,我的时间都会倒回到在东宫当替身的那段日子。

而谢玹与太子的往来并不深。

唯一的机会,就是他曾为了南疆的战事,到东宫来找过太子一次。

所以,我每一世,都会在最恰当的时机,从东宫的楼阁上跌落。

——落在谢玹的怀里。

我亲他,抱他,努力地勾引他。

毕竟他说过:

我与别的男人授受不亲。

但唯独他,我是可以亲的,不是么?

我苟了好几世,死都死麻木了。

有时候也想,这循环什么时候是个头?

要不干脆死透一点,别再让我重生了吧。

可每一世,无论我的死因有多千奇百怪,在临死前,我都会看到谢玹的身影。

他总是红着眼眶,朝我奔来,薄唇开合,似乎在努力地对我说些什么……

但我却听不清。

他到底在说什么?

难道是认出我了吗?

我实在是太想听清他的话了……

所以,我便又临时改变了念头——

「再试一次吧,下一世,哪怕再多活半刻,我也要听清他的声音。」

但这个世界仿佛在逗我。

我下一世还会经历同样的情况。

谢玹的身影只在我濒临死亡时才会出现。

我还是听不清他的话!

一次又一次。

……就问气不气?!

为此,我特意学会了《唇语大全》。

可当我学会唇语,再濒临死亡时,谢玹却不说话了。

他开始与我进行眼神交流。

少年的眼睛红通通的,蓄满了悲伤,仿佛有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我:「……」

行,我知道了。

不就是想吊着我胃口让我继续重生吗?

我回来就是!

于是,我沈睡睡又杀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世,我不会再苟。

我准备主动出击。

因为,我不想再死了——

我要活着嫁给谢玹。



郡主回来后,太子高兴了几天,但很快就又愁眉不展。

因为郡主一直没来东宫找他。

他心神不宁。

我见怪不怪。

毕竟,那位郡主在他心里是白月光。

可他在对方心里,不过就是鱼塘里的一条肥鱼罢了。

我使了些小伎俩,故意让东宫的下人们聊闲天时被太子听见——

于是太子得知了一些消息:

「清瑶郡主有心悦的公子,那人便是侯府世子,谢玹。」

「清瑶郡主主动给谢小郎君递了信,邀他七月初七那日入宫,在月瑶台上,品酒赏月呢。」

「清瑶郡主已经十六岁了,也该被赐婚了吧?」

我了解傅渊。

这些话不深不浅,点到为止。

可每一句,都刚刚好,能直直扎透傅渊的心窝子。

当夜,傅渊来寝宫找我时,一张脸阴得几乎凝水成冰。

他在生气——更有趣的是,他在生清瑶郡主的气。

我懒洋洋地靠着床头,睡眼惺忪地问他:

「殿下,我可以睡了吗?」

我深知,这种时候,我还模仿那位白月光,只会激化他胸中的怒火。

但我等的就是这个。

果然——

砰!

傅渊信手摔了杯盏,眼神偏执而病态地盯着我:

「不许睡!」

我睨着地上的杯盏碎碴,假意不懂,故作关心:

「殿下可是心有郁结?生气伤身,不妨说出来。」

傅渊欲言又止。

他大约是难以启齿。

毕竟,身为高贵的太子,他却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姑娘,这是很折面子的事。

我便又添了一把火:

「天色不早了,殿下若是不想说,便躺下睡吧。」

说完我便又要躺平。

傅渊却一把将我捞起来,凝视着我的脸,艰涩地问:

「为什么?孤对你这么好,你却选择谢玹?!」

他到底绷不住了。

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我要先让他疯一会儿。

只有真正体会到求之不得,裂骨穿肠的痛,

他才会为了饮鸩止渴,铤而走险。

傅渊眼底渐渐漫上了病态的红。

他反复地质问我,掐我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

我在最关键的时候,故意出言提醒他:

「殿下,我是沈容容。」

我不是你的白月光。

傅渊脸上的表情猛地僵住。

他失神地松开了我。

静默了片刻,他开始吐露——

「他们约在了七月初七,月瑶台品酒赏月。

「呵,月瑶台这名字,当初还是孤特意为她起的。

「她却用来接待别的男人。

「再过不久,父皇大概就会给她赐婚了……

「父皇宠她,她小时候,苏将军又为她与谢玹在口头上订过亲……

「她会如愿嫁给谢玹吧。」

傅渊越说下去,眼神便越发偏执可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