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1548915

1548915

罗宜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生死由我……”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直到将近卯时,罗宜宁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主角:罗宜宁陆嘉学   更新:2022-09-11 0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宜宁陆嘉学的其他类型小说《1548915》,由网络作家“罗宜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生死由我……”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直到将近卯时,罗宜宁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1548915》精彩片段

六年前的洞房花烛夜。陆嘉学不曾看一眼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连盖头都未挑开,只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短短六字,字字诛心。

在陆嘉学眼中,罗宜宁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京城,摄政王府。

屋外皑皑大雪,屋内炭火熊熊,却没有让罗宜宁觉得有一丝暖意。

空荡荡的书房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看着这个她本不被允许的进入的地方,罗宜宁苦笑一声。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

“吱——”

房门被推开,罗宜宁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陆嘉学,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陆嘉学似乎也不会想到罗宜宁居然会在这里,顿时眉头紧蹙,“出去。”

罗宜宁垂下眼帘,忍着胸口的苦涩感,轻轻地道:“恳请王爷……休了臣妾吧。”

听到这话,陆嘉学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出一抹厌恶:“你又有什么花样?若是真想被休,也不用等到现在。”

此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进了罗宜宁的胸口。

“这一次,臣妾真的不闹了。”

可陆嘉学根本不信,似乎罗宜宁说什么都是满口的谎言而已:“那你便自己与太后去说。”

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

“砰”一声。

房门被狠狠砸上。

陆嘉学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

罗宜宁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

在陆嘉学眼中,她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到如今罗宜宁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六年前的洞房花烛夜。

陆嘉学不曾看一眼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连盖头都未挑开,只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

短短六字,字字诛心。

未关紧的门缝,寒风袭入。

罗宜宁没有禁住地打了个冷颤,随即又引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赶紧用帕子捂着嘴,嘴中残留的苦药味变得浓烈。

“生死由我……”

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

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

直到将近卯时,罗宜宁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

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

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见罗宜宁一身单衣走了过来,晋宁当即就呵斥:“堂堂王妃,衣冠不整的像什么样子!”

罗宜宁只是木讷地行了个礼,声音沙哑:“臣妾失礼。”

晋宁依旧没有好脸色,她睥睨着罗宜宁,言语鄙夷:“六年了,你这肚子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今日本公主特地将太医院的医女带来帮你瞧瞧,看是不是你身子不行。”

罗宜宁一怔,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拒绝堂堂长公主。

紧紧地握了握拳:那件事,终究是瞒不住了。

片刻后,女医诊断的结果出来了。

晋宁听完,立刻怒火中烧,冲进房内。

“啪!”罗宜宁被晋宁狠狠地一巴掌打倒在地。

晋宁扯过她的手臂,看着上面那颗红色守宫砂,愈发怒火中烧。

“成亲六年了,罗宜宁,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罗宜宁想要收回手臂,那胆怯的模样让晋宁嗤笑一声,不屑地将她甩开。

“当初看在罗家在朝中还有点用,本公主才不反对太后的懿旨,不然以你区区礼部尚书之女的身份配得上嘉学吗?如今你父亲还被关在刑部大牢里,这科举泄题的罪责,不用本公主说你也知道。”

晋宁的话无疑是戳中罗宜宁的痛处,但她知道父亲是被冤枉的。

她抬眼望罗晋宁,喉咙中似有一团棉花堵住,欲言又止。

晋宁冷着一张脸,瞟了眼罗宜宁:“这样罢,你自去向太后请旨下堂,就说自己犯七出之条,无法为嘉学绵延子嗣。”

罗宜宁心中一颤,轻轻道:“太后不会答允此事的。”

晋宁细长的柳眉挑了挑:“也对,毕竟我皇族从未有过休妻之事。如此有辱皇家颜面,怎可传出。”

罗宜宁压制住心中酸涩,一双眼平静地看着晋宁:“公主意下如何?”



晋宁遗憾一般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却未有半分可惜:“嘉学虽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许是担心罗宜宁还不明白,又道:“你放心,等你死了,就算嘉学不愿意,本公主也会向皇上请旨将你厚葬。至于你父亲,也许皇上都会开恩赦免。”

罗宜宁心头一怔:论权势,家道中落的自己没有资格去反驳什么;论感情,陆嘉学和自己形同陌路。

她垂下眼帘,轻飘飘地回了句:“多谢公主。”

晋宁走后,罗宜宁忍不住咳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

唯一的丫鬟小梅立即将药端了过来。

“王妃,趁着还有点热,赶紧喝了吧。”丝毫不在意先前这屋内发生过何事。

罗宜宁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汤药,她有一瞬觉得,自己病的下一秒就会撒手人寰。

但她知道,人人都敬畏而堂皇的摄政王府里,心疼自己的,只有自己罢了……

她抬手将药碗推开:“王爷可还在府中?”

“听前院的小厮说,王爷此刻正在前厅会客,想必……脱不开身来。”

“替我梳洗一下吧。”

她还是想赌一次,赌陆嘉学不会这般绝情。

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穿上一身浅色的秋装,罗宜宁便往前厅去了。

待她走到前厅帷幕后,看见三皇子和陆嘉学寒暄了几句之后走了。

罗宜宁站了片刻,才走到陆嘉学身后。

回过身的陆嘉学眉头一皱,随后又恢复了一副拒她千里之外的模样:“有事?”

罗宜宁抿了抿唇:“王爷……”

“你这病病歪歪的模样给谁看?在这儿玩苦肉计,不如直接去找太后说本王苛待了你。”

不知为何,罗宜宁苍白的脸色惹得陆嘉学心中一阵烦躁。

罗宜宁眸光一暗,下意识地问出声:“王爷可接受有位亡妻?”

陆嘉学一愣,面上划过一丝惊愕。

可随即又觉可笑:“本王何曾有妻?”

罗宜宁看向陆嘉学,死死攒紧手中锦帕,原来他当真对自己无情。

良久后,她问道:“妾身若真的死了,王爷,又可否救妾身父亲一命。”

不待他回答,罗宜宁又低下了头,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卑微:“臣妾……求您了。”

陆嘉学只觉得罗宜宁的话让他心烦意乱:“你说这话是威胁给谁听,想死?你敢吗。”

罗宜宁仰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男人眼底蔑视与嘲讽。

屋外响起一道惊雷,照亮了她如雪般的脸色:“有何不敢。”

“若真如此,本王还可敬你几分。”第3章

罗宜宁心中泛苦,跪下行了一礼:“多谢王爷。”

陆嘉学望着罗宜宁过分削瘦的身影,眉心一皱,却始终未去细想。

回到寄秋院,小梅将一件厚实的外衣披在罗宜宁身上。

“王妃,身子要紧。”

罗宜宁看着小梅,叹了口气:“小梅,跟着我,你受累了……”

小梅依旧恭敬如常:“伺候王妃是奴婢的本分。”

“……是啊,本分。”

“替我更衣吧。”

尚书府。

罗宜宁敲了半天,府门才缓缓开了一扇,寒风吹来,哥哥罗云临满面漠然挡在门前。

“不知王妃怎有闲暇,来我这小小的尚书府?”



罗宜宁满腹的话便卡在侯中上下不得,冷风随着雪花刮得她脸疼:“哥哥,娘身体如何?我想进去看看她。”

“你还有脸提娘?”罗云临厉声呵斥:“你害的我罗家还不够吗?!”

罗宜宁顿时愣在门口,说不出话来。

她如何害了罗家?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奈何罗云临根本不想与她多谈,直接让管家将她撵了撵。

罗云临背着手,无视台阶下瘦弱不堪的罗宜宁,决绝道:“您如今是摄政王妃,不是我罗家的小姐,罗家高攀不起,不送!”

说罢,“砰”的一声,府门被重重地关上。

也将罗宜宁悲戚的哀诉也一同关在了门外。

“哥哥!我做错了什么,您让我见见娘吧!……哥哥……”

门内,管家看着罗云临隐忍的双眸,颇为感慨的低头擦了擦眼泪。

树倒猢狲散,现如今的罗家就是龙潭虎穴啊。

罗宜宁呆呆站在罗府门口良久,大雪夹着冷风将她冻得气血翻涌。

她连忙转身用袖子捂住口鼻,不一会儿,上面布满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苦涩的长长一叹,她深深看了一眼罗府大门,孤寂离开。

刑部大牢。

罗宜宁将自己所有的钱给了牢头,才得以进去与罗然一会。

“爹!爹!”

罗宜宁看着身上伤痕遍布,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罗然心痛不已。

罗然缓缓地抬起头,半天才看清外边哭喊的罗宜宁。

他浑浊的眼神这才稍渐清晰,他猛地起身,踉跄着朝罗宜宁爬去。

“宜宁,你怎瘦了这么多?”

白发散乱,面如枯木的罗然颤抖着手抚着罗宜宁的脸。

听见父亲见到自己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自己的身体,罗宜宁眼眶一红,强忍住泪水:“爹,您受苦了……”

罗然冰凉的手握住罗宜宁的手:“宜宁,你现在是摄政王妃,一言一行都要顾及皇家的颜面,爹现在是罪臣,你快速速离去,莫要给他人留下把柄。”

罗宜宁不停摇头,哽咽道:“爹……女儿过的很好,您放心,女儿拼了命也要定要将您救出。”

父女二人才说不过几句话,牢头就开始催了。

罗然不舍地看着罗宜宁苍白的脸,最后只有一句 :“宜宁,今后关上耳朵,不管外界说甚你都记住,罗家有你,家门之幸……”

罗宜宁强忍的泪水在这一刻崩塌。

回到王府已是傍晚,罗宜宁站在正堂门口,一站就是三个时辰。

她在等,等那个唯一就救自己爹爹的男人!

夜已三更,罗宜宁终于盼到了回来的陆嘉学。

她眼中闪过亮光,刚想跪下恳求,一只温暖的手攥住了她的手臂,他说:“我知道你所求什么,罗然已在狱中自尽。”

陆嘉学轻飘飘地几句话如同千斤重的秤砣砸在罗宜宁的心上。

漫天细雪如同柳絮般翩翩而落,罗宜宁呆坐在院内,望着罗府的方向出了神。

那是她的家,可如今她却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可她真的不明白:爹,为什么?为什么您不等等女儿?哪怕再多一日……

“王妃。”小梅将披风披在罗宜宁身上:“罗老爷今日,出殡。”

罗宜宁眼神这才有了些许波动,她站起身,不顾一切般地冲出王府,冒着小雪往城门跑去。

一列送殡的人沉默的抬着棺材从罗府的方向而来,没有丧乐,没有哭声。

罗云临抱着罗然的排位,搀扶着罗赵氏走在棺木前。

那棺木上盖了一层的白雪,荒凉而悲怆。

城楼上,罗宜宁望着那渐近的队伍,“咚”地一声跪了下来。



她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颤声道:“爹,女儿不孝……”

因为她是皇家的媳妇,因为她是陆嘉学的王妃。

所以,到如今她连去送爹爹最后一程都不被允许!

“咳咳咳……”

罗宜宁再受不住这种打击,喉中甜腥袭来,一口鲜血溅在身旁皑皑白雪上。

小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罗宜宁身后,见到罗宜宁咳血,眼中闪过不忍:“太后传旨,让您入宫,王妃还是回去吧。”

送葬的队伍远去,罗宜宁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伸手擦去嘴角的血:“知道了……”

皇宫内。

太后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罗宜宁了,见她来了,连忙将她拉过坐在自己身边。

罗宜宁通红的眼眶让太后心疼不已,她怎会不知罗家的事儿,奈何后宫之人不能插手朝廷之事。

太后怜惜地将罗宜宁揽在怀里:“乖乖,哭吧,哭完就好了。哀家知道你心里苦,这也是嫁入皇家之人的命啊……至于你爹,哀家会尽力的,至少不会让人坏罗家的名声。”

罗宜宁对着太后扯出一丝艰难地笑容:“多谢太后。”

嫁入皇家之人的命吗?

难道她至死都要被这身份困住吗?

离了太后宫中,一宫女引着罗宜宁往宫外走,不想在长廊中遇上了晋宁。

晋宁使了个眼色,那宫女便告退了。

她瞥了眼罗宜宁,一如既往的鄙夷:“王妃倒是手段高明,罗家倒了,居然还能继续蛊惑太后。”

罗宜宁没有回话。

“罗然死的倒巧,他这一死,你倒是逃过一劫。”

晋宁的话让罗宜宁脸上霎时血色全无。

晋宁又接着道:“既然嘉学不愿碰你,那就去请太后为嘉学择一侧妃,也算尽了你王妃的义务。”

罗宜宁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看着晋宁。

那眼里盛满了一片水光,有着晋宁无法理解的哀恸和悲凉。

晋宁被她这模样看得心烦意乱:“你若不死心,就跟本公主来。”

御花园中,罗宜宁站在晋宁身后,看着不远处正把臂同游的一对璧人,那男人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

他的脸上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采下一枝梅花递给那个陌生的女子。

“看见了吗?连将军的女儿连韵,她才是嘉学心上人。”晋宁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你,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错误罢了。”

陆嘉学像是感受到什么,回眸一瞥,直直撞上了罗宜宁的眼睛。

从宫中离开的马车内。

罗宜宁和陆嘉学相对坐着,车内一片沉寂。

陆嘉学注意到罗宜宁削瘦而毫无血色的脸,不由一愣,随即移开目光:“以后不许抹粉,跟鬼似的。”

罗宜宁喉头发痒,却硬生生将血腥味咽下。

她低着头:“王爷,妾身想去看看娘亲。”

陆嘉学冷笑一声:“你若觉得王府丢得起这个脸,你便去。”

本是罪臣,加上畏罪自杀,已是罪上加罪,皇上同意发丧已是开恩。

罗宜宁深知自己的身份是不能出现在罗府的。

回到寄秋院,罗宜宁扶着梅树,终是忍不住吐出隐忍在胸中多时的淤血。

那血落在纯白的雪上,竟如此触目惊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