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唐宁墨烨小说

唐宁墨烨小说

唐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一人生一人死,她可以为他而死,但……墨烨是铮铮傲骨的圣僧,会同意这样解毒?唐宁不敢跨进去,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突然发难,一把将她便被推入了寝屋!“哐当”一声,门就被关上!

主角:唐宁墨烨   更新:2022-09-11 03: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宁墨烨的其他类型小说《唐宁墨烨小说》,由网络作家“唐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人生一人死,她可以为他而死,但……墨烨是铮铮傲骨的圣僧,会同意这样解毒?唐宁不敢跨进去,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突然发难,一把将她便被推入了寝屋!“哐当”一声,门就被关上!

《唐宁墨烨小说》精彩片段

唐宁怔在原地,突然觉得冷得彻骨。

唐宁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别馆,就连睡梦中她都抱紧自己,可还是被冷醒了。

越睡越冷,她干脆穿衣服起了床。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阵喊门声——

“唐宁公主,国师中了曼珠沙华情毒,整个北月国只有您能解!您快去救救他吧!”

曼珠沙华谓血色曼陀罗,其毒性比伽蓝谷的曼陀罗厉害百倍!

常人沾之即死,墨烨怎么会种这样厉害的毒药?

心中的弦“啪”的一下断了!

唐宁再也顾不上其他,急切赶往伽蓝殿,满脑子想的都是:墨烨,你一定不要有事!

可进了伽蓝殿,打开墨烨的寝门,望见那因为情毒折磨而自残的墨烨,唐宁却突然清醒。

要解情毒,只能引交合之法,把毒渡到另一人身上。

解毒即破戒。

一人生一人死,她可以为他而死,但……

墨烨是铮铮傲骨的圣僧,会同意这样解毒?

唐宁不敢跨进去,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突然发难,一把将她便被推入了寝屋!

“哐当”一声,门就被关上!

唐宁刚一站稳,还没来得及拉门,却被人猛然压在了门板上!

迎面,就对上了墨烨一双猩红的眼眸!

他已失智,而她,也退无可退。

“墨烨……”她满目盈泪轻唤,“此番救你,我愿豁去性命,往后在你心中,我可会留下一星半点痕迹?”

回答她的唯有他粗沉的喘息,以及男人的本能。

她颤抖着拥抱他,这大概是她这辈子离他最近的时刻了。

如饮鸩止渴,寸寸断人肠。

“和尚,我疼……”

这场踏在刀尖上的欢情,终究没有半点温情。

她最后疼到昏迷过去。



唐宁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别馆的卧房,若不是浑身的刺痛,她都以为之前种种皆是一场梦。

墨烨怎么样了?

她急忙穿好衣服冲出门,可刚一开门,竟迎上一道狠戾的鞭子——

“逆女!你妄图诱圣僧生痴念,罔顾是非,万死难辞其咎!”

唐宁被狠狠抽飞倒地,五脏疼到移位,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后,才勉强看清来人。

打她的正是她的“好父皇”,而他的身后乌压压跟着一大群人。

唐宁却只望着不远处的墨烨,细细打量。

他的唇色比往日苍白了些,但确实已没有中毒的迹象。

唐宁虚弱一笑:“墨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此时,南华嫣突然走出人群,大声指责:“妹妹,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圣僧,可你的喜欢就是潜入伽蓝殿,下药毒害他吗?!”

对上南华嫣别有深意的眼,唐宁这才明白,原来这番阵仗竟然是为了颠倒黑白!

把她从救命恩人变罪魁祸首!

这罪,她决不能认!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忙望着墨烨辩解:“我没有下毒!我去伽蓝殿是为了救你!”

可马上,又是一道鞭子抽来,唐宁被抽得翻滚在地。

“你这灾星还狡辩,明明是华嫣舍掉灵巫之力才救回国师,被你收买的小沙弥都已经招了,你还不认罪!”

唐宁充耳不闻皇帝的暴呵,任由唇角的鲜血溢出。

她摇摇晃晃爬起来,艰难朝墨烨靠近,一边走一边盯着他问:“墨烨,你可信我?”

墨烨抿唇不语,清冷的眼里却是清晰无比的厌恶!

心,已经疼到空洞,他又一次不信她,甚至还厌了她。

为了救他,她连陷阱与否都来不及考虑,就连赴死……她也甘之如饴。

可他呢?

这么多年的情谊,对他来说就半点不值吗?

那晌欢情,难道他就真的不记得丝毫?

她缓步走到了他跟前,忍着心碎,近乎虔诚低喃:“和尚,我喜欢你,比所有人,所有事都要喜欢。”

“这样的我,又怎么舍得做那等毁了你的事?”

谁知,话刚落音,墨烨却突然朝她出手,那雷霆一掌,分明是冲着她的天灵盖而去。

周围的人都被余波逼退几步,可唐宁却扬起一个微笑,想着,能死在墨烨手中也好。

她是灾星,杀她为民除害,他会不会更早修成正果?

可下一刻,墨烨的手却急转而下,同时,唐宁的琵琶骨传来撕裂剧痛!

觉醒灵巫之力之人全靠琵琶骨处的一截灵骨修行,而如今,他竟然要把她的灵骨剥离出来!

唐宁痛到浑身血汗淋漓,望着他的眸光终于渐渐暗淡。

他到底有多厌她,厌恶到连死都不给她一个痛快?

却听他说:“这灵骨,是你欠华嫣的。”

“轰然”一下,唐宁只觉得诛心不过如此。

她为他的冷酷找了千万种理由,却从来没有想过,他是为了南华嫣。

好一个“欠”字!

因为南华嫣的一句谎言,他便要亲手来活剥了自己的灵骨给她!

唐宁再也忍不了泪,凄哀低喃:“原来圣僧不是没有心,而是……把心给了别人。”

她颤抖着抬起血淋淋的右臂,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他的衣袖,悲怨问:“既是如此,你当初又为何承诺我?”

“你说,你会护我,救我,渡我……和尚,出家人不是不打诳语吗?还是说,年头太久了,你都忘了?”

回应她的,是墨烨越发冷酷的眉眼,越来越凌厉的掌风。

唐宁忍得咬烂了唇,却没再说一个“痛”字。


唐宁被硬生生击飞到了庭院,撞向那棵老梅树,白雪红痕,分不清是是血还是梅。

一击致命,墨烨毫不留情。

唐宁痛到眼眸涣散,心里却再明白不过,和南华嫣相比,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她苦笑着闭上了眼。

终明白为何佛说:七苦之最谓之,属求不得。

唐宁再一次醒了过来,入目,便是墨烨冷漠的眉眼。

之前那一击,已经绝了她对他的期待,可感受到自他手中传来的力量,经脉中的疼痛确实少了些。

唐宁忍不住问:“为什么救我?”

墨烨眼眸未动,只在起身收回手时才说了句:“因果未了,你不得赴死。”

何种因果?

唐宁还没询问,却见南华嫣带着几位宫人走了进来,宫人手中的托盘还盛着嫁衣。

唐宁顿时心凉。

果然,就听南华嫣说:“妹妹可算醒了,三日后你就要启程去北国了,快试试这嫁衣合不合身。”

唐宁猛然望向墨烨,颤声问:“这就是你说的因果?你拖着不让我死,是因为我死了,就没人替南华嫣代嫁?”

面对质问,墨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见他承认,唐宁只觉得胸中郁气翻涌更甚,又吐出一口淤血。

墨烨瞥见那淌有些发黑淤血,隐隐觉得不对。

他正要上前,却被南华嫣抢先一步挡住。

“妹妹,墨烨好心救你一命,你非但不感恩,怎么还责怪他?莫不是被黑巫术反噬了心智,还未清醒?”

墨烨闻言,眉头果然一皱,露出不耐的神色。

南华嫣眼中闪过得意,又伸手拎起一件嫁衣抖开,那竟是一件红色的袈裟!

在唐宁震惊的目光下,她故意冲墨烨说:“我们的婚期也近了,父皇特地命人赶制出了嫁衣,你不如回房试试?”

墨烨点了点头,和南华嫣转身离开。

“等等!”

直到他们跨出了房门,唐宁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她忍疼撑起身体奔到门口,不可置信问:“你们一个是圣女,一个是圣僧,却要成亲?”

南华嫣轻笑一声,含羞说:“我和墨烨姻缘是命盘测出来的,乃天赐姻缘,妹妹不必担心,我和墨烨定能恩爱白首。”

唐宁摇头不愿相信,理智早已山崩地裂。

她扯住墨烨的衣袖,流泪质问:“墨烨,你不是告诉我,你心中只有佛祖,只有修行?”

“自三年前你拒绝我,我便是在伽蓝谷日夜煎熬,都不曾去找你,生怕坏了你的修行!”唐宁凄怨低吼,却道不尽心中委屈。

“如今你竟要成亲,是你不要你的佛祖了,还是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可墨烨却极其平静回答:“天命所归,我自当遵从。”

“这算什么天命?!”唐宁嘶喊着控诉,“墨烨,在你的眼里,这天道是否就是南华嫣的每一句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