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畅销巨作

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畅销巨作

橘子味微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现已上架,主角是苏莞江遇,作者“橘子味微醺”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宴用,留芳斋的那些点心吃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员外就想弄点新鲜的糕点吃吃,这不,员外十分满意你们做的这个糕点,就让我来找你定做一百五十份,四天以后送到咱们府上来。”霍员外五十大寿,到时候八方宾客来祝寿,大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大家就喜欢攀比,千篇一律都是桂花糕啊,绿豆糕之类的,都不新鲜了,霍员外就想弄点新奇的玩意儿摆上来,长长面儿。......

主角:苏莞江遇   更新:2024-06-11 2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莞江遇的现代都市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橘子味微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现已上架,主角是苏莞江遇,作者“橘子味微醺”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宴用,留芳斋的那些点心吃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员外就想弄点新鲜的糕点吃吃,这不,员外十分满意你们做的这个糕点,就让我来找你定做一百五十份,四天以后送到咱们府上来。”霍员外五十大寿,到时候八方宾客来祝寿,大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大家就喜欢攀比,千篇一律都是桂花糕啊,绿豆糕之类的,都不新鲜了,霍员外就想弄点新奇的玩意儿摆上来,长长面儿。......

《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主要是东西好吃,性价比高,这样一来就不会愁卖了。


苏昀那边十分顺利,他也是个能说会道的,自然不愁没生意。

……

回到苏莞这边,她买完了东西,又在原地等了江遇半个小时以后,才看到他回来。

只是,半个多时辰不见,这货已经换了一身行头了。

一身紫色的长袍,脱掉了身上的粗麻布衣,又恢复了清贵的模样。

但是他这样算是低调的了,腰间没有任何装饰,头上的发带换成了最普通的那种木簪,衣裳的布料和他救他的那天身上穿的不是一个级别,价钱差了不少,脸上还戴着苏莞给他做的面具。

身上背着个包袱,应该是还打算继续回苏家住着。

远远走过来的时候,苏莞还没认出来,要不是那个面具的话。

江遇看她的眼神一直跟着自己,一眨不眨的,觉得有趣的很。

“怎么,换了身行头,还不认识了?”

“你哪来的银子?”苏莞明知故问,看他要怎么说。

“我身上还有颗珠子值点银子,所以拿去当铺当了,总得想办法把欠苏大夫的诊金和药费给了吧?

还有这段时间,在你们家白吃白喝,总得付点银子才说的过去。”

他编的还挺像,救他回来的那天,他身上有些什么东西,她门清好吧?

行,就让你装吧,苏莞不拆穿,也不能拆穿,她什么都知道就很引人怀疑了,有时候得适当做个傻子。

“好吧,我也卖完了,咱们去采买点东西就回去!”

苏莞打算再买几十斤面粉和糖之类的回去备货。

“嗯,还要去找一趟苏大夫,我亲自把诊金给他。”

江遇已经准备好了银子,他要亲自交给苏慕,以表感谢。

刚刚他已经让人修书一封,去请人过来准备捡宝贝了。

苏莞点头,两人着手收拾东西,这时候,又来了一个穿着银灰色长袍,续着胡子的中年男子匆匆而来。

他气喘吁吁的叫住苏莞:

“姑娘,且慢!”

苏莞回头,疑惑的看向这位气喘吁吁的中年男子。

“你是?”

“是这样的,我想和姑娘定做一批糕点!”人家上来就说明了来意,丝毫不拖泥带水。

苏莞认出这个大叔,是刚刚来卖糕点,一次性买了三份的那个,生意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吗?

“这样,咱们换处清净的地方去说,这里太吵闹了!”大叔又继续提议道。

这是集市,人声嘈杂不已。

苏莞和江遇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江遇眯着眼打量了男人一眼,确定他不会武功,这才和苏莞点头,示意她可以去。

苏莞也算谨慎,有江遇在身边,她才点头答应的。

他可是男二,武功高强,一些小喽啰总能轻松解决的吧?

于是,两人跟着大叔去了一个清净的茶馆,点了一壶茶开始谈事。

“是这样的,我是霍员外府的管家,我们家员外五天以后五十大寿,届时要宴请宾客,喜事就得有糖果点心之类的招待客人,今天正好买了你们的糕点回去,我们家员外吃了以后十分满意,准备定做你们的糕点摆寿宴用,

留芳斋的那些点心吃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员外就想弄点新鲜的糕点吃吃,这不,员外十分满意你们做的这个糕点,就让我来找你定做一百五十份,四天以后送到咱们府上来。”

霍员外五十大寿,到时候八方宾客来祝寿,大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大家就喜欢攀比,千篇一律都是桂花糕啊,绿豆糕之类的,都不新鲜了,霍员外就想弄点新奇的玩意儿摆上来,长长面儿。



在苏慕看来,也许就是他还要继续待在苏家,可人家已经付过一大笔伙食费了,再继续住一段时间也不能说什么。


“行,一会儿我再给你配几服药调理你的内伤,你暂且现在苏家住着。”

“多谢苏大夫!”江遇朝他抱拳。

苏莞把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和苏慕说了一遍,苏慕听说她又想了一个赚钱的新法子,刚刚还拿到了一笔二十多两的订单,不禁又对她的聪明多佩服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苏莞是个很有主意的姑娘,而且她不仅仅是有主意,实践能力也十分出,能说到做到,并且立即看见成效。

不否认,苏莞的确是个福星,自从她回来以后,这苏家的经济条件是越来越好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苏莞还得去采购很多东西,便不再久留。

“那行,二哥我们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苏莞临走前,拿了几两碎银塞给苏慕,苏慕却不肯要。

“我天天有吃有住,不需要拿银子在手上!”

“带点银子在身上,万一有用得着的地方呢?”苏莞看他独自一人在外,还是要有银子傍身的,便执意让他收下。

苏慕说啥都不肯:

“过几天我回去一趟,不需要银子,而且我发过月例了,身上还有钱。”

既然他不肯要,苏莞也不再强求,苏慕送她们出了积善堂,看他们走远才回去。

看着那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苏慕陷入沉思,郎才女貌的话本比比皆是,但门当户对却是一个超强的阻碍。

两人都是悸动之年的男女,日日这般朝夕相处,真的不会处出男女之情吗?

还有,江遇不是普通老百姓,他和苏莞真的合适吗?

在他看来,苏莞是个头脑清醒,很有主见和个性的姑娘,只希望她不要被感情所蒙蔽才是。

苏莞离开积善堂,就开始采买食材,面粉五十斤,糖二十斤,芝麻,干红枣,葡萄干全部买上,再买一沓油纸。

回去以后先让三哥跑一趟苏父苏母所在的矿山,把人给接回来,远离危险,再说生意的事情。

反正,再重要的事情也没有父母的安危重要。

好在有江遇这个免费劳力在,她的力气还是太小,就只能心安理得麻烦他了。

穿这么体面,结果挑个担子在大街上跑,反差萌真明显。

说好了要给他换个面具的,去买材料的时候居然发现有现成的面具卖。

在一家饰品铺子里,有几个格格不入的面具摆在角落里都积灰了。

其中有一个棕色的皮质面具,就很适合江遇。

掌柜的说,是因为有很多人脸上有疤想要遮住,才做了面具售卖,结果根本没人买,只能放在角落里面积灰。

看苏莞想要,掌柜的便说给她便宜点,随便给个十来文拿走就行。

苏莞看向江遇,想要询问他的意见,江遇无所谓,其实他挺喜欢苏莞给她做的面具的,但她执意要买,他也不会阻拦。

“你想买就买!”

“是你戴,又不是我戴,我当然要问你的意见!”苏莞反驳道。

江遇被她噎住,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那你喜不喜欢嘛?”苏莞看他说不出来话,干脆又这么问他。

“喜欢,怎么不喜欢!”

江遇觉得,她愿意买给自己的话,他还是很喜欢的。

他其实也不是第一次收姑娘送的礼物,大都价值连城,可他内心波澜不惊。

但是收苏莞的礼物,他却是很愉悦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普通很普通,根本不值钱的礼物,也许是因为礼轻情意重。

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哥,我就是看过几本书,所以记得,但你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说不出个具体了!”

这个她怎么解释?反正她就是知道!

“很好喝,莞莞有心了!”苏璟摸了摸她的头,就像是平常的人家,哥哥抚摸妹妹的头一样。

但是这一举动让苏莞心里十分暖,从小缺乏家人关爱的她真的很渴望能有家人关心自己吖!

几兄弟都有些意犹未尽,苏昀舔了舔唇角,还是一脸傲娇。

重新捡起镰刀先去割稻子去了,这二亩地最少需要三天才能割完了,苏璟无奈的看着苏莞:

“莞莞,还记得回去的路吗?外面太热了,快些回家歇着去,等大哥回来给你做午饭吃!”

苏莞点点头:

“记得的!”她抱起空水坛,和几个哥哥挥了挥手然后沿着来的小路回家去了,还一步三回头那种。

看着她远去的小身影,苏奕笑着对几个兄弟说:

“莞莞妹妹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呢!”

他们一直以为苏莞肯定一身大小姐病,现在看来不尽然,暂时来说是这样的。

苏慕保持沉默,苏宸点点头表示赞同,只有苏璟满意的笑了:

“所以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也不能自以为!”

甘草水获得了哥哥们的喜欢,苏莞心情不错的回到家里,开始动手做午饭。

袋子里的面粉所剩不多,舀了一小碗出来用水兑成稀的,现在条件就这样,千万不能太奢侈,把土豆丝放进去搅合均匀,只要裹上了面汤就行,放上盐巴调味,锅里刷油,才发现油罐的油也已经见底了,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滴多余的油,苏莞无奈的叹了口气,苏家是真的比想象中还要穷。

一大块南瓜切成的丁混一小碗米就上锅蒸,马齿苋焯水再放点醋拌一下就成了,没辣椒,没办法,再把早上剩的玉米面饼子热一下,完事!

苏璟五兄弟从地里回来,远远地就闻见了一股子香味,苏昀还在吸着鼻子感叹,谁家做饭这么香?

几人回到院子里才发现那股子香味居然是出自自家,家里的烟囱有袅袅炊烟升起,院子里晾着满杆的衣服,不是他们的还能有谁的?

经过大太阳的炙烤,已经差不多晒干了。

苏莞听见声音从厨房跑了出来,身上还围着一个灰色的围裙,很接地气的擦了擦手上的水笑着道:

“哥哥们回来了,辛苦了,洗手吃饭吧!”

抄起一个木盆在缸里打了一盆水让他们洗手,五个哥哥已然目瞪口呆!

“莞莞妹妹,这些衣裳都是你洗的?”苏奕指着杆子上的衣裳问道。

“五哥这话说的,难不成这家里除了我在家,还能有别人?爹娘一早出远门了,难不成五哥忘了?”苏莞笑着解释,神情十足俏皮。

苏昀跑过去用手扒拉了一下那些差不多快干了的衣裳,前前后后的检查:

“你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还会洗衣裳?别到头来还要我们返第二道工!”

检查了半天也没检查出个所以然,苏昀惯会找事。

“四哥,为什么我做什么你都要质疑我?如果换做是顾小姐做的这些事,你怕是就不会这么说了!”苏莞委屈巴巴。

苏昀闻言一噎,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就是觉得你一个大小姐,平时有那么多丫鬟婆子伺候,怎么可能会屈尊降贵去洗衣裳!”

得,这家伙越解释越乱。

“行了老四,你有完没完?莞莞一片好心,你不感激就算了,还总是挑刺,我都看不下去了!”

苏宸忍不住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

“我……”苏昀无法反驳。

“老四,和莞莞道歉,你的确做得不对!”苏璟开口对苏昀说道,一脸严肃。

苏昀一咬牙,也意识到是自己理亏:

“对不住行了吧,但你做这些事无非就是想讨好我们,让我们对你改变看法,然后取代玥玥在我们心里的地位,我倒是看你能坚持几天!”

苏昀哪有道歉的样子,还在那强词夺理,一遍又一遍的伤苏莞的心,但是苏莞不气,反而还笑了起来。

“无所谓四哥喜不喜欢,我只是把你当成哥哥看才会做这些,你既然无法接受,那也不能妨碍我对另外四个哥哥好!”

苏昀这种就是典型吃硬不吃软。

他的目的不就是想看自己跳脚然后露出不好的面目,好让自己稍微建立起来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吗?

小样,偏不如你意!

苏昀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他反倒把自己气个半死。

苏慕静静地注视着苏莞的表情变化,再看看气的满脸通红的苏昀,心想新来的妹妹,年纪不大,手段却很高明呢!

有意思!

众人来到饭桌前,桌子上摆着一钵钵土豆饼,色泽金黄,火候刚刚好,没有一点糊的地方,南瓜饭水放的也正好,蒸出来的米饭香甜饱满。

在厨艺方便自认为自己很厉害的苏昀看到这完美无瑕的土豆饼子表示不可思议,就算是他都煎不出这样的水平呢!

“莞莞,这些都是你做的?”苏璟看着苏莞问道,感觉手艺比老四都好。

“不是我做的,难不成是田螺姑娘做的?”苏莞真是纳闷,自己怎么做点啥他们都不相信呢?

不过也是,在他们眼里看来,有钱人家的姑娘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但无所谓,她会慢慢改变他们的看法。

“快吃吧,干活都累了!”

苏莞想给他们挨个把饭装好,苏璟道谢,轮到苏慕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的出声拒绝:

“不用,我自己来!”

“苏莞,你做饭也辛苦了,我们自己盛!”苏宸也礼貌拒绝,苏奕自然不必多说。

这兄妹六个就相处的,很客套!

除了老四无法接受突然换了个妹妹,其他的几个哥哥除了很生疏以外,倒是没有对她表现出抗拒。

苏昀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会反应这么激烈,再一个他年纪不大,才十五岁,说话是直了些,可能压根没想过会伤到苏莞的心,他还是没法接受自己从小疼大的妹妹突然就走了。

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之后,又待着江遇去了杂货铺送皂。

老板娘好一段时间没看见苏莞了,无比惦记这个财@神爷。

“你这个沐发皂,好多人都来问了好几次了,我一直没货出给她们,门槛都快被踏破了,小祖宗,要不你一次性多做一些呗?”

她这天天被问,她也被问的心烦,有的顾客都有意见了。

但她又不会做,她也没办法。

“这个沐发皂要的材料太多了,而且有些原料这个季节没有了,数量少我也没法子,物以稀为贵嘛!”苏莞坚持做限购。

“那羊奶皂你再上一批呗,等到年后,实在是太久了!”

老板娘看沐发皂没得商量,边想着争取一下羊奶皂。

苏莞思考了一下,觉得可以再做个一百块染色的羊奶皂,多了就不做了。

“那就再上一百块给你,七天以后给你送过来,但今年就这最后一次了!”

“行咧,就依你的,我给你拿银子去!”

老板娘见好就收,不再讨价还价了。

五十块沐发皂就是十五两了,这银子不能算在沙琪玛的结余中。

三天后的大集,她会陪着苏昀一起来,到时候苏宸也一起来帮忙,苏奕在家里看家就行。

直接准备好两百份沙琪玛拿去卖,这种集来上几次就差不多赚够银子了,还能有多的剩。

苏莞其实是想着雇车去一趟州府那边的,一次性拉上一大批沙琪玛去卖,直接赚它个盆满钵满。

可是去州府的路太远,来回就得差不多一天,去了以后还得在州府住上一宿,稍微有些麻烦了。

买了面粉和一些缺少的食材,又打了几十斤杏仁油回家,买了肉,买了排骨,看见有卖羊肉的,也称了几斤。

这羊肉还挺贵,得要十三文一斤呢!

江遇又做免费劳动力,苏莞请他去吃了一碗肉码子的面,算是犒劳他了。

“我这么辛苦,你就请我吃碗面啊?”江遇嘴上抱怨着,手却很自觉在拌面条。

“那没办法,我们现在在“创业期”,你能听懂不?就是资金还不能随便挪用,想吃大餐是暂时不可能的。”

苏莞还怕他听不懂,声情并茂的和他比划,江遇却是在笑,他就是开开玩笑,她竟解释的这么认真,可爱死了。

“明白,等你们哪天赚大钱了,我再来讹你!”

这个讹字就用的很灵性,把苏莞都整紧张了。

不是,他这种身份的来讹人,那她的钱包岂不是危矣?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做出声明:

“咳咳……提前说好了,超过五两银子的都别开口,小本买卖,您轻点讹!”

江遇笑的更欢了,无声的那种笑,嘴角一直没下来过,突然感觉这样一碗平平无奇的粉也变得好吃了。

“好,不超过五两!”

“这还差不多!”苏莞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开始嗦自己的粉。

一会儿去裁缝铺子,还得把她们定做的衣裳给取回家,但因为江遇要拿很多东西,所以两人先把手上的那些采购的面粉和油,先送去老洪头那里,再折返回城里取衣裳。

苏莞还想着去扯布,给爹娘做冬衣穿,苏母自己会做衣裳,不需要找裁缝,之前是她不在家,苏莞没办法才去找的裁缝做,出于很多原因,相信苏母更乐意自己动手。

一个,苏莞想给她们一个惊喜,表下孝心,她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模作样,另一个她也不知道苏母和苏父的尺寸,只能扯布,还有买棉花回来让她们自己做了。

小说《假千金娇软撩人,拒当冤种女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璟的眉头死死的皱着,苏家其他几兄弟的拳头已经捏的紧紧的了,青筋都爆了出来。

“张老板,你看这样好不好,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一定把欠你的银子给你还上,利息你照收,一个月以后若是我们还不上,任由你去报官也好,还是怎么也罢,我们任凭你处置!”

苏莞重新站出来,开始和张老板谈判。

“莞莞,不可胡来!”苏璟拉着苏莞的手,她怎可夸下如此海口?一个月的时间,上哪里去弄二十五两银子?

爹娘就是干一年下来也没有二十五两银子啊!

“大哥莫慌,莞莞自有办法!”

苏莞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心安。

“一个月?谁知道你们下次又要怎么说?”张老板可不相信她的措辞,认为这只是缓兵之计。

“张老板,我以前在顾家当了十几年的千金大小姐,和顾家情分摆在那里,我若是走投无路,自有我的门道,只是你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迫不得已,苏莞只好搬出苏家来。

“苏莞,我们不要顾家的施舍!”苏昀见状急了,气的满脸通红的看着她。

“四哥你闭嘴!”苏莞觉得他真是个空有皮囊的木头。

苏昀被她气的跳脚。

尖嘴猴权衡利弊了片刻,仔细思考着她的话,她的意思就是给顾家个面子,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她实在凑不到银子的话,自会想办法可顾家要,但他若是因此得罪了顾家,可就得不偿失了。

最终,他决定,宽限她这一个月:

“宽限你们一个月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利息得往上加上一加,一个月以后你得还我三十两银子,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就现场签字画押,然后我走人,静候佳音!”

一个月按照五钱一天的利息,算下来也就一两半的利息,他这往上抬了这么多,明摆着欺负人呢嘛!

“可以,就这么说定了!”苏莞应下来。

“莞莞,这可是霸王条款,你怎能答应?”苏璟心在滴血,别说前头的二十五两能不能还的上,这一下子还得多负担五两银子。

“没事的大哥,我能还上!”苏莞坚持,苏璟也阻止不了。

“行,你们全家上下这么多男儿还不如你一个小女娃爽快,就这么说定了,去准备笔墨吧!”他吩咐底下人去拿纸笔立字据。

苏莞有后路,实在不行还有金戒指呢,把那戒指一当,不就有了?

尖嘴猴写好字据,苏莞拿过来仔仔细细的审理清楚,确认没有什么不对劲这才签字画押,按了手印。

“一个月以后,我再来一趟,希望你们别逼我!”

尖嘴猴把字据收好,然后带着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苏昀这才发作,对着苏莞喊道:

“苏莞你是不是傻,你答应还三十两银子,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去哪弄这三十两?我告诉你,我们苏家就是走投无路,也绝不会要顾家的施舍!”

顾夫人那天是怎么说他们的,说是,我帮你们把女儿养的这么好,也算是仁至义尽,但我女儿跟着你们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们也别想仗着和玥玥的情分去享受她们顾家的好。

“四哥,我之所以答应他,那自有我的办法,你放心,我也不会接受顾家的施舍,那些话只是我的权衡利弊罢了,我不这么说,他们能离开吗?

至于钱,我会想办法,我已经有自己的主意了,几位哥哥且等着瞧吧!”


她救了江遇,江遇按照她的引导做出补偿,而不是像原著中那样,没有和原女主有过多接触,于是伤好的差不多以后就离开了,除了留下一块值钱的玉和人情,没有任何其他的补偿。


苏宸不得已,只能把救了江遇,而江遇给了一大笔银子做补偿的事情告诉苏母。

“一百两?太多了吧!”

苏母听完之后很惊讶,没想到人家给这么多诊金 ,出手这么大方。

直接就解决了苏璟没有盘缠科考的问题。

“一开始人家给的二百两,但是二哥没要,他觉得不值这么多。”苏宸继续解释。

“你二哥做的是对的,虽然咱们救了人家的命,可也不能挟恩以报,不过这事儿我还得问问你爹的意思,你先去等着,我把手上的活儿做完再同你细说。”

苏母是个很负责的人,就算是她突然暴富了,可是该她做的事她不会偷懒不做。

苏宸乖乖的去等着,等到苏父都下工了,吃过午饭,才拉着他和苏母继续说事。

苏父的反应和苏母一样,都以为突然叫自己回去是家里出了事。

苏宸又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还特意说明了这是苏莞的孝心。

这让夫妇两听完以后也有些惭愧,他们没有养过亲女,甚至在她回来的第二天就走了,根本没顾及她的感受。

没有过任何感情基础,所以她们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表达自己对女儿的喜欢。

突然之间接到消息说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任谁也无法立马接受。

但是,苏莞没有生气,还这么挂念他们,对哥哥们好,对家里的事也是掏心掏肺,这样的好孩子,还有什么话可说?

其实原著里,他们不是因为感情淡就不喜欢她,只是感情需要慢慢培养,但是原主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她很嫌弃他们是个农村人,没文化,还天天和泥巴打交道,也没有品味,时常言语嘲讽,付之行动的嫌弃他们,打击他们。

很多时候,看在亲生的份上都忍了,可是后面涉及陷害,人命,德行品格,他们又怎么帮她说话,包庇她呢?

天子犯法都要与庶民同罪,何况她一个本就犯了大错的人?

你看,如今的苏莞就很懂得去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信任,逐渐让他们信任自己,看到自己好的一面,最真实的一面,以诚心待人,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会有事。

可要是有人专门来恶心你,她也不会白白受了这份委屈,她可以乖巧懂事,但不是逆来顺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照苏宸所说,现在夫妇两个的确不需要继续在矿山工作了。

可是,说走就走也不符合规矩,至少应该干完这个月。

“还有十来天这个月就结束了,我们去和管事的说一声,干完这个月不干了,但是说走就走,未免太不负责任,我和你娘知道莞莞的心意了,你回去告诉她,我们做完这个月就回家!”

苏父对待事情也是十分认真的,善始善终,不会不负责任的说不干就不干了。

在这矿山也有几年了,和管事的也熟了,走之前总得和人家打个招呼。

苏宸也觉得有道理,左不过就十来天了,于是他也默认了爹娘的做法。

“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们做完这个月就回家!”



苏莞一番说辞,脸不红心不跳,主打的就是一个真诚。

“那莞莞妹妹真是心思巧妙!”苏奕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算是相信了?

“那是,几个哥哥都是天赋异禀的人,都很聪明,我这个妹妹,自然也不能给你们丢人不是!”

这话很受苏昀受用,他觉得自己做菜挺有天赋的,不自觉头都得意的抬起来了。

苏慕勾唇笑了一下,眉头一挑,心想他这个妹妹,在这扮猪吃老虎呢!

但不可否认,她真的很聪明。

“好了,时候不早了,莞莞咱们快些走吧,老二,你带着他们把谷子给晒了,注意点天色,别下雨了来不及收!”

苏璟看着时候差不多了,老洪头估计等不了多久了,这两天闷热的很,有下雨的兆头。

苏莞拿了十块羊奶皂,这次一共做了十八块出来,先拿去试试水。

临走前,她拿了一张图纸出来给苏昀,又把身上的铜钱给他,让他去找村里的木匠,定制几个模具去。

羊奶皂不能光是好用,也得有卖相,这图纸前些天就画好了的。

“这是什么?”苏昀看着图纸画的这么周正,细节也到位,里头还有花纹,还挺像那么回事。

“做羊奶皂的模具啊,四哥记得交代木匠,里面的花纹必须要做好一些,辛苦了,回来给四哥带好吃的!”

就像是哄小朋友一样,苏昀没意识到,把图纸揣怀里,他现在也很看好这个羊奶皂。

苏莞拿着小挎篮,里头装着羊奶皂,她心里已经有了推销思路。

农忙差不多忙完了,这几天上城里的人多,大家看见苏璟兄妹,尤其是苏莞,都新鲜的很,一路上问些有的没得,苏莞都很认真的回答,笑的甜甜的,很好相处的样子,嘴也甜,车上大都是些农村妇人,都精明着,家里有儿子的,已经相看上了,主要是苏莞相貌好,又是大户人家养的淑女,讨人喜欢,一路上只听见妇人们的欢声笑语。

苏璟跟着心情也不错,玥玥在的时候,不爱和这些妇人攀谈,嫌她们八卦,所以在村里头,人缘不是很好。

入了县里,先去了酒楼,这道木耳炒菌子卖的好,上次收的菌子几天就卖完了,掌柜的想着苏莞再不来,他就要去市场了,说曹操曹操到,苏莞这就来了。

“等你好久了,你再不来,我都要找别人去了!”

“来,能不来吗?我算着时间呢!有钱还有不赚的道理?上次说的可还作数,按三文一斤收我的?”

苏莞这次估摸着,也有四十斤,他这两天赚的应该也不少,三文一斤,充其量是个零头。

赚了钱,掌柜的自然好说话,他笑着点头,道:

“我做生意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卖完这一茬,新鲜感差不多也过去了,就等明年了!”

过了松树菌的季节,就不继续卖了,主打的一个新鲜感。

找人来称秤,四十斤,三文一斤,一两银子二十钱!

不如上次多,但也够用了,苏莞很容易满#@足的。

“谢谢掌柜的,您发财!”

“小丫头,小年纪圆滑的很,就喜欢和你这样的做生意,下次还有新鲜的山货,也可以送过来!”

他现在有点高看这丫头片子了,是个脑子好使的。

“行咧!”

苏莞开心的把银子装进小包包里面,满#足的笑起来。

苏璟在旁边看她处理这些事情得心应手的模样,心想她在顾家真的是不问世事长大的大小姐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