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镇国虎婿

镇国虎婿

络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跃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他入赘到林家的半年时间里,林家人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他连家里佣人的活都干了,他们还是一样不待见他。小姨子设计陷害张跃,林家终于找到借口将他扫地出门时,张跃知道自己不能再装下去了,于是,他摘掉废婿的标签,恢复自己医武双绝,镇国战神的身份,从此踏上最强逆袭崛起之路!

主角:张跃,林红雪   更新:2022-07-15 23: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跃,林红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镇国虎婿》,由网络作家“络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跃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他入赘到林家的半年时间里,林家人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他连家里佣人的活都干了,他们还是一样不待见他。小姨子设计陷害张跃,林家终于找到借口将他扫地出门时,张跃知道自己不能再装下去了,于是,他摘掉废婿的标签,恢复自己医武双绝,镇国战神的身份,从此踏上最强逆袭崛起之路!

《镇国虎婿》精彩片段

云峰市。

林家别墅。

张跃刚把家里打扫干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婀娜的身影映入眼帘,峰峦起伏间,让他不禁看直了眼。

林家二小姐林红雪,同时也是张跃的小姨子。

平日里行踪莫测,几乎很难在林家见到。

没想到,今日竟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迷人的精致面容上一片酡红,醉意熏熏。

一路摇摇摆摆走到沙发前,林红雪整个倒下,陷进松软的沙发里。

“姐夫,能帮我倒杯水吗?”

正在张跃忙着咽口水之际,林红雪突然开口。

姐夫两个字,宛如一道惊雷,让张跃不禁看了看窗外:咋的,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入赘林家半年,这位高高在上的林家二小姐,可以说从来没正眼看过他。

毫不夸张的说,这还是林红雪第一次主动和自己打招呼。

更是破天荒叫了自己一声姐夫!

不过张跃也没有多想,自己入赘林家连佣人的活都干了,林红雪要是想对付自己,根本不需要动用半点阴谋诡计。

美人计,那更是浪费好吗。

或许,通过半年的时间,这位千金大小姐终于接受了自己?

张跃摇头苦笑,随即连忙走向沙发前的茶几,倒了一杯水送到林红雪跟前。

“要不我去给你找一颗醒酒丸?”

看着沙发上神情略显疲惫的小姨子,张跃心里多少有些怜香惜玉。

“不用了。”

只见林红雪摸了摸额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一笑,仿佛百花齐放,再次让张跃为之痴迷。

“啊……全身酸的要命,听说姐夫的按摩工夫不错,不知道能不能帮我按按?”

接过水杯呷了一口,林红雪双眼迷离地看向张跃,竟有一丝撒娇的味道。

看着眼前人曼妙的躯体,别说是对方请求,换了任何一个男人,做梦都想一亲芳泽染指一二。

不过,张跃心里一万个愿意,表面还是要矜持一下。

“这……不太好吧。万一被你姐看见,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话音未落,林红雪顿时嗤笑一声。

“姐夫多虑了,难道你还怕姐姐吃醋不成?算了,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

听林红雪话都说到这份上,张跃也就不再犹豫。

连忙笑道:“按摩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你不嫌弃我手法粗俗就好。”

见张跃答应,林红雪再次嫣然一笑。

随即竟主动背过身去,将完美的背部曲线展露无遗,“开始吧。”

见林红雪如此大方,张跃也终于不再扭捏。

动了动手指,便直接上前按在了对方的肩上。

可就在他的手,触碰到林红雪的刹那。

刺耳的尖叫却突然响起,响彻整个林家!

原本躺在沙发上的林红雪,猛地坐起身跳开,瞬间变成了受惊的小兽。

现在看上去,哪里还有半点醉态?

一双美眸里满是恼怒和惊恐,前后之间,仿佛变了个人。

好家伙,年度奥斯卡最佳女演员非你莫属啊!

张跃一愣,直到此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在林家人面前,即便林红雪捅了自己一刀,也会说成是他张跃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

任何解释都是多余。

可他还是想不明白,林家究竟想对自己做什么。

“张跃你个小杂种,对我的宝贝女儿做了什么!”

楼梯口,一个衣着贵气的中年女人快步走来,面目狰狞。

一边走一边破口大骂。

来到面前,便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张跃脸上。

打完还不解恨,接着竟从茶几上抄起瓷壶,直接砸向张跃的头颅!

“嘭!”

一声巨响,水壶瞬间破碎,散落一地。

猩红的鲜血从张跃额头流淌而出,顺着茶水从脖颈流到衣服上,瞬间染的湿红一片。

不过谁都没有发现,当血液流到张跃脖子上那块古玉之时,竟全部被吸入其中。

张跃伸手捂着额头,疼的龇牙咧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随即,整个人便笔直倒在了地上。

倒地之前,他还听到了林红雪母女二人的惊呼。

……

“我去,这臭婆娘下手也太狠了。”

不知过了多久,张跃只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觉。

此刻浑身说不出的舒服,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额头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伸手一摸,竟然完好无损!

“小家伙,你总算醒了,可让老夫好等!”

正在张跃疑惑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却突然传来,让他打了个激灵。

不会吧。

这一下就把老子干过去了?

这是阴曹地府?!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几乎透明的老者漂浮在自己眼前,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放心,你没死。此处是你所戴古玉的内部空间,而老夫,则是被困于这古玉内的一缕残魂。”

老者淡淡开口解释了一番,随即接着说道:“时间有限,老夫只想问一句,你,想变强吗?”

嗯???

此刻张跃的头上飘过一阵问号。

他甚至怀疑,若是自己点头,对方会不会像功夫里面那个老头一样,拿出几本武功秘籍让自己挑选。

不过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张跃还是点头应道:“当然。”

想到这段时间在林家遭受的委屈,还有刚刚田玉芳母女的设计。

张跃恨不得像小说男主那样,马上获得金手指,回去林家啪啪打脸,一雪前耻!

“好!”

老者大笑一声,“老夫在这古玉中等了上万年,终于等来了一位有缘人。”

“只不过,在接受老夫传承之前,还需要你答应老夫两个条件。”

张跃闻言一愣:果然,吹牛是不需要打草稿的。

活了上万年,你在这跟我演聊斋呢。

但想归想,他还是连忙点头答应:“别说两个,两百个都没问题,您老请说。”

老者看出张跃并未重视,当下叹息一声,“罢了,此事日后再议。”

话音未落。

只见老者虚幻的大手一挥,一道虹光顿时铺面而来,钻进了张跃脑海。

随之,一股胀痛感涌来,无比磅礴的信息让张跃感到痛苦的同时,又万分惊愕欣喜。

 


消化完脑海的信息。

张跃已经笑成了傻子。

他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如此奇遇。

从脑海的记忆得知,刚刚在古玉空间内的老者,乃是万年前古玄门的大长老,意外被困于古玉中,至今只剩下一缕残魂。

岁月无情。

古玄门只怕早就湮灭于岁月长河。

但谁能想到,时隔万年,张跃竟得了古玄门的无上传承,让古玄门重现人间!

“林家,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张跃在心中暗暗言语。

如今自己早已今非昔比,在接受古玄门传承之际,大长老也同时改变了他的躯体。

甚至以逆天伟力直接替张跃开辟气海,让他从凡夫俗子一步登天,成了拥有鬼神之力的炼气士!

加上各种玄妙手段,若想对付林家,对张跃而言轻而易举。

可他并不想这么快让林家覆灭。

他要慢慢的玩,让林家人彻底陷入绝望!

正在张跃神思之际,一阵高跟鞋的响声从门外传来,同时还有田玉芳那令人作呕的声音。

“月儿,张跃那个小杂种应该已经没事了,你两今天就抓紧时间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话音未落。

田玉芳便率先推门进了病房,一看病床上的张跃已经苏醒,登时便冷嘲热讽道:“我就说你小子是装的,一个瓷茶壶,还能把你砸死不成?”

“既然醒了,就赶紧和我们走一趟,现在林家上下都知道了你做的龌龊事,林家再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对于田玉芳的话,张跃权当是犬吠。

他看向一旁宛如一株绝美水仙花的林红月,对这个和自己有着夫妻之名的妻子,淡淡开口询问道:“你真的打算和我离婚?”

“我实在想不到,你竟敢对红雪做出这种事。”

林红月目光冰冷,精致的脸上没有半点情感,看张跃的目光里充满了厌恶。

“好。”

张跃见林红月这种态度,不怒反笑:“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要想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可没这么简单。”

听到张跃的话,田玉芳顿时不乐意了。

你个狗东西,还给你脸了?

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到门外一阵躁动。

“你们这些庸医,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一声怒喝,宛如惊雷般震得人双耳翁鸣。

透过门窗看去,只见几位医生护士,正围在一个身形健壮的中年男人身前。

半弓着身子,任由对方臭骂。

要知道这可是市立医院,此人能够如此嚣张跋扈,必定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月儿,那位应该就是李家二爷了,要不咱们过去打个招呼?”

田玉芳眼神火热,伸手便拉着林红月出门走上前。

李家,乃是整个云峰市只手遮天的庞然大物。

若是能搭上这条线,绝对能够让林家更上一层楼!

张跃看着田玉芳这般模样,不禁摇头苦笑,随后也跟着走出了病房。

“李二爷,令嫒的情况实在特殊,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却偏偏昏迷不醒。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王医生说的不错,行医将近三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怪病。”

“……”

在场的医生纷纷开口,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没办法。

但李二爷怎会接受这样的解释,面色愈发阴沉。

“不论如何,你们都要想办法让我女儿醒过来,若是做不到,你们几个就等着回家养老吧!”

说完,李二爷便冷哼一声,匆匆回到了vip病房。

只留下几个医生面面相觑,如丧考妣。

至于田玉芳,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和李二爷套近乎,万一一通马屁拍在马腿上,反而对林家有百害而无一利。

“究竟是什么病,连这几位市立医院的专家都毫无头绪?”

张跃在旁听着,心里不禁生出了几分兴趣。

若是自己出手治好了李家小姐,一来可以得到李家的好感,借此对付林家。

二来正好试试古玄门的秘术,看看自己如今的实力如何。

两全其美!

想到这点,张跃立即做出了决定,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直接来到了vip病房前,敲了敲门。

“张跃,你发什么疯!”

眼见张跃可能给林家带来麻烦,田玉芳差点魂都吓没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冲到张跃身前,要伸手将他拉开。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房门打开,李二爷在看到张跃和田玉芳的那一刻,微微一怔。

随即总算想起来的是谁,顿时变脸,厉声喝道:“原来是林家那婆娘,老子现在没空理你,赶紧滚!”

“李二爷误会了,我……”

田玉芳此刻已经快要哭出来,话还没说完,房门已经再次紧闭。

看着身边一脸无所谓的张跃,她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扔到垃圾堆里喂狗!

可谁知道,张跃吃了一顿闭门羹后,竟再次伸手敲门。

每一声,都等同敲在田玉芳的心脏上,差点让她当场吐血。

“有完没完!”

只听病房内的李二爷快步走来,用力将门打开,脸上的怒气值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他有如猛虎般的目光扫向田玉芳,声音冷到了极致。

“难道,你想让林家从云峰消失不成?”

听到这句话,谁都知道李二爷这是动了真火。

再不知好歹,刚刚的话绝对会成为事实!

“李二爷误会了,我母亲绝没有恶意。”

林红月被张跃的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解释,同时迅速拉着母亲离开。

至于张跃,她懒得管。

“我能治你女儿的病。”

张跃没有丝毫畏惧,语气平淡。

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尤其是李二爷,更是眉头紧皱,难以置信。

但他看得出张跃并非玩笑。

可林家这个赘婿他早就调查过,背景比白纸都要干净,就这样的货色,有什么底气夸下海口?

“进来吧。”

思虑再三,李二爷终究还是决定试一试。

为了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治好,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进入病房,张跃瞬间就被病床上的少女吸引。

开辟气海之后,他的感知远超常人百倍。

一眼就看出床上的少女气息平稳,一切正常。

唯一的问题,竟是出在神魂。

人人皆有神魂,正常人的神魂不眠不休,而这位李家小姐的神魂,竟诡异的陷入了沉睡。

如此一来,难怪无法苏醒。

若是无法将神魂唤醒,李家小姐将永远陷入昏迷,成为一具假死状态的植物人!

这种情况,恐怕在当今医学界,都是一个旷世难题。

可对如今的张跃而言,却不值一提,甚至根本不用动用任何秘法。

对此,他不禁有些失望。

“动手吧。”

李二爷见张跃迟迟没有动作,心里的怀疑更浓,立即催促了一声。

只要眼前这小子敢戏耍自己,他可以保证,一定让他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

“李二爷放心,小事一桩。”

张跃微微一笑,也不再故弄玄虚。

来到李家小姐身前,催动体内灵力,便猛地大喝一声。

声如洪钟,连房内的物品都为之颤动。

一旁的李二爷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正要发作,却突然看到床上的女儿,竟然动了!


“爸,你们在干嘛呢。”

病床上,李家小姐伸了个懒腰,见这么多人围在门外,精致的脸上满是疑惑。

再仔细一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怎么到医院来了,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李家小姐苏醒,瞬间让在场众人感到不可思议。

尤其是几位专家医师,更是觉得天方夜谭。

大喊一声,就把人治好了?!

整整忙碌了六天,翻遍了无数医书病例,连国际医学界都毫无头绪的怪病,竟让一个废物赘婿轻松化解。

这一刻,足以载入世界医学奇迹史册!

“没事没事,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见女儿恢复如常,李二爷的心里惊诧之余更多的还是欢喜。

这六天来,可谓是他一生最为煎熬的时刻。

若女儿真的出了意外,他又有何颜面跟亡妻交代?

“小子,你很不错!”

李二爷转身看向张跃,眼中难掩赞赏。

能够这般轻易治好自己的女儿,绝非偶然。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林家放着这样的宝贝不好好珍惜,反而处处刁难。

尤其是林家那婆娘,一口一个废物,实在是有眼无珠。

今天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必将轰动整个医学界。

甚至连国外的专家也会赶来华夏,亲自向张跃请教!

到时候,只怕林家人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举手之劳。”

张跃点头微笑,“不知道刚刚李二爷说的话,是否还算数?”

“自然。”

李二爷面色严肃:“我李家人一诺千金,既然张先生治好了我女儿,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只要李家办得到,绝无二话。”

说着,李二爷悄悄压低了声音:“只要张先生开口,就算是林家,我也能让他彻底从云峰除名!”

“有李二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以张跃如今的实力,对付林家何须假借他人之手?

只不过,林家有一件东西,他必须要拿到手。

而那件东西,只有林红月才知道藏在何处。

“此刻我还没想好该让李家做什么,等日后想到了,再说不迟。”

“好说好说。”

李二爷哈哈一笑。

原本他以为张跃会提出让自己对付林家,没想到竟什么也没说,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此刻的张跃在他眼里已经戴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不宜得罪。

与之交好,说不定日后还能对李家有所帮助。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

李二爷心情大好,“从今往后,只要张先生愿意,随时可以来李家做客。”

这句话一出,顿时让在场众人羡慕不已。

能攀上李家这样的高枝,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甚至在整个云峰市,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李二爷客气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张跃丝毫没有对李二爷的态度感到意外。

对方不愧出身李家,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如何拉拢人心。

李二爷脸上笑意盈盈,此刻显得格外平易近人。

刚要开口,却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接听之后,他顿时神情怪异地看向张跃,试探性地问道:“张先生,您和林家的林红月是否已经离婚?”

离婚?

张跃摇了摇头,已然察觉到此刻在林家必定发生了什么。

“刚刚得到信息,白家今日要向林红月提亲,现在只怕已经到了林家。”

闻言,张跃眉梢一挑。

好家伙,我人还在呢,白家墙脚挖的也未免太着急了些吧。

在没有得到那件东西之前,林红月只能属于自己。

谁,都动不得!

“多谢李二爷相告,后会有期。”

张跃对李二爷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动,便大步流星出了房门,往林家赶去。

林家。

议事厅。

几乎林家全部的高层都已到场。

而在座的,还有几个生面孔,正是云峰第二大家族白家的人。

其中一位相貌普通的青年,正目光灼灼地看向站在田玉芳身旁的林红月,好像饿狼看到了猎物,恨不得一口把她吞掉。

“林家主,不知道对于犬子的意思,你怎么看?”

位于上座的中年男子缓缓开口,眉眼间尽显傲慢,正是白家现任家主白富贵。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出来。”

闻言,台下的林家人顿时交头接耳,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在偌大的云峰市,白家就相当于巨象,仅次于李家。

要是能和白家联姻,对林家而言无异于一场天大的造化,甚至能让林家成功跻身一流家族行列!

这个机会,林家必须抓住!

“白家主今日屈尊降临,实在让我林家蓬荜生辉!”

林远山对于这门婚事,自然是一万个愿意。

“只不过,小女现在还没有和张跃办好离婚手续,恐怕令公子还要再等一等。”

想到这个问题,他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恨不得现在就让人把张跃带过来,押着去办离婚手续。

“那就赶快办啊。”

台下的白家公子比林远山更加迫切。

立即起身说道:“那个废物是叫张跃吧,只要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可以当场给他一百万。他人呢,赶紧让他出来。”

“白公子别急。”

田玉芳和上座的林远山对了个眼神,随即也起身说道:“那张跃不知天高地厚,竟提出要为李家小姐治病。就他那废物,这次必死无疑,说不定明天就能在玉龙江上捞起他的尸体。”

“什么?!”

对于李家的事,白家自然有所耳闻。

听到这个消息,白富贵的脸色顿时露出喜色。

如此一来,事情反倒简单了,只要人一死,林红月自然可以嫁入白家,满足儿子的心愿。

他悄悄把目光投向林红月,看着那具诱人的躯体,忍不住暗暗舔了舔嘴唇。

难怪自己这傻儿子死活要娶这个女人,确实是难得的人间极品。

等入了白家,自己也定要品尝一二……

“既然如此,咱们就等着明天的消息吧。”

林远山爽朗一笑,算是敲定了与白家的这门亲事。

整个过程,林白两家丝毫没有顾及林红月半点感受,彻底把她当成了换取名利的工具。

对此,林红月也只能暗暗忍受。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竟然想到了张跃,莫名有了一丝期盼。

就在众人交谈甚欢之际,一个声音却突然从门外传来,让田玉芳和林红月心头一紧。

“光天化日抢别人老婆,你们白家知道畜生两个字怎么写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