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163207傅沛洲沈霞

163207傅沛洲沈霞

傅沛洲沈霞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沈葭都并不符合。沈葭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刚要开口,突然傅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静雅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主角:傅沛洲沈霞   更新:2022-09-11 04: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沛洲沈霞的其他类型小说《163207傅沛洲沈霞》,由网络作家“傅沛洲沈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沈葭都并不符合。沈葭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刚要开口,突然傅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静雅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163207傅沛洲沈霞》精彩片段

  “你要跟我离婚?”沈葭猛地抬头,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不是说……你会试着忘掉她吗?”

    当初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明明说过的。

    “我的确试过。”清冷而又凉薄的嗓音,带着渗人的寒意,直击沈葭的心房,“但,忘不了。”

    耳边嗡嗡作响,刹那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刺骨的寒意瞬间窜过她得四肢百骸,沈葭低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当初,傅沛洲包了全城的广告牌,向相恋七年的女友白清欢求婚,可白清欢却为了一个很重要的演艺机会,远走悉尼,拒绝了傅沛洲的求婚。

    傅沛洲同样是骄傲的,一怒之下,删除掉白清欢的所有联系方式,随便娶了个女人应付家中长辈。

    沈葭,便是被他选中的那个人。

    在他眼里,她没有家世,没有权势,又乖顺听话,就算将来离婚也不会对傅家财产造成任何损失,对于当时的傅沛州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了,沈葭任劳任怨,努力做一个二十四孝的妻子。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一颗真心,终于能捂热傅沛洲这颗冰冷的心。

    可现实告诉她,在白月光的面前,她这个傅太太,不过是一场笑话。

    沈葭拿起那封离婚协议书,落款处早已签上傅沛州行云流水的几个大字。

    他签得利落干脆,没有一丝留恋,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划清界限。

    “所以这三年,我是什么?我们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么?”

    从没想过她会问出这种问题,傅沛洲蹙了蹙眉,“是一场交易,你做我的妻子,我给你高高在上的傅太太身份,我以为你清楚。”

    “这三年你做得不错,离婚协议上的资产,足够你摆脱之前贫困的生活,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三年的婚姻,她算是一个百分百称职的妻子,孝顺长辈,操持家中大小事务,对他也足够温柔体贴。

    可若是谈起感情……

    他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他傅沛洲能看上的女人,需要光彩夺目,闪闪发光,例如,白清欢。

    这些年,他的确尝试过忘记她,但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一个能敌得过她。

    有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白清欢,还是喜欢的只是这种能和他棋逢对手的女人。

    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沈葭都并不符合。

    沈葭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

    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

    刚要开口,突然傅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静雅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闻言,傅沛洲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心思管沈葭,快步朝楼上走去。

    不一会儿,傅沛洲就抱着白清欢从楼下下来,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家门。

    在快要出门之际,白清欢忽然回过头望向沈葭。那明亮的眸子里,是胜利者的姿态,甚至还带了几分同情。

    看着这一幕,沈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还记得有一次,她不小心从楼梯间滚下来,额头上血同样流个不停,看起来触目惊心,而他,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爱与不爱,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原来有些人的心,是怎么也捂不热的。

    她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沈葭收起颓败的目光,她擦干泪水,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碎,重新拟了一份净身出户的协议,并放下一张银行卡,才打包好所有行李,走出了傅家别墅的大门。

    从此,傅沛州还有傅家,和她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出门后,她打了一辆车,直接来到了江城首富最豪华的私人庄园前。

    管家林帆正在指导下人浇花,看见沈葭的身影,手上的水壶砰的一声掉落了下来,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大小姐?!”



沈葭微微一笑,目光却再也没了在傅家放低姿态的卑微,反而有一种上位者的淡然,“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闻言,林帆眸中目光有激动也有欣喜。

    “大小姐,您终于想通了!”

    沈葭黯然勾唇,是啊,这么多年,她终于想通了。

    当初听闻傅沛洲要找没家世没背景的人当妻子,为了所谓的真爱,她隐瞒自己首富千金的身份,在傅家任劳任怨的当了三年的家庭主妇。

    这三年,她抛弃了自我,丢下了集团,却换来这样落魄的下场。

    她将行李箱推给林帆,并吩咐道:“解决一下傅家附近的监控录像,我不想留下任何我存在过的痕迹。”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傅沛洲的太太,只有江城首富的沈家大小姐,沈葭!

    ……

    另一边。

    傅沛洲回到别墅,已是深夜,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大厅里没有了沈葭忙碌的身影。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

    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

    不仅他给她的东西没要,反而她还倒给了他一笔钱?!

    当下,傅沛洲立马派人去查那张银行卡的金额。

    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三百万!

    傅沛州眉头一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农村出身,无父无母的背景,从哪儿去弄来这么多钱。

    她竟然还随随便便的放在了这里,像是随手打发给他的分手费!

    不知为何,傅沛洲没来由得有些窝火,他将那张银行卡随手扔进垃圾桶,并拨打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下沈葭的去向。”

    与此同时,回到沈宅的沈葭,早已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书房前,林帆将沈氏旗下的集团资料一一呈现在沈葭的面前:“大小姐,老爷去环游世界了,听说您回来后,吩咐我说,让您明天直接去公司,他说他扛了公司这么久,如今也该让位了。”

    父亲会把集团全权交给她管理,沈葭并不觉得奇怪。

    她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尖子生,从小更是在沈从山的耳濡目染下长大,如果当年不是为了傅沛州,她早已女承父业。

    如今,只不过是走错了路,晚了几年。

    她微微靠在沙发上,一双杏眼纤长而又富有魄力。

    “嗯,通知集团的股东们,本周五早上9点准时召开会议。”

    会议当天,沈葭打扮好早早的便来到了公司。

    今日的她穿着一套设计简单的白色西装,高腰的设计将她的身型完美勾勒出来,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又耐看。

    她一直是极美的,只要稍作打扮,便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大约是她的容貌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会议室的股东一时没有认出,这个笑容和善,身材窈窕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新上任的总裁!

    有不知情的人竟然将自己面前的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新来的助理吧,去,给我倒一杯咖啡过来。”

    沈葭冷冷勾唇,她低头接过杯子,仍旧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向来人。

    “可以,我这就去。不过我先和在座的股东说一声抱歉,会议可能要延迟一段时间了,因为没有我,这场会议无法达成任何有效的决策。”

    “对了,忘记和大家做自我介绍,我是沈从山的女儿沈葭,你们新上任的最高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众人面面相觑,下一秒所有人齐刷刷的站起来。

    “总裁好!”

    沈葭点了点头,拿着手中的杯子朝方才让她倒咖啡的人问道:“郑总,你的咖啡要加奶还是加糖?”

    他哪里还敢让沈葭倒咖啡,忙不住的鞠躬道歉。

    沈葭并不是小气的人,挥了挥手便开始直奔主题。

    原本这些股东看着沈葭年轻气盛,还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门外汉。没想到一席会议下来,她行事果决,对当下集团的弊端分析精准,待到会议尾声,大家早已对她的看法有了质的改变。

    嫁给傅沛州的这三年,她是个洗手作羹汤的家庭主妇,可并不代表她只会这些。

    会议最后的章程,是商定荣盛集团珠宝的代言人。

    秘书将原本谈好的代言人资料播放在大屏幕上,白清欢三个大字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提案的负责人在一边介绍白清欢的详细情况。

    “白清欢口碑一直不错,而且这次她宣布复出同时爆出和傅氏集团总裁的恋情,热度更是居高不下。我们这次推出的珠宝系列名是永恒的爱,傅氏总裁此前参加采访,公开表示即将和白清欢宣布订婚。两人兜兜转转多年,最后终成眷属,也正好印证了我们的主题,永恒的爱。”

    他们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即便沈葭已经决心和过去画上一个句号,可在听到傅沛州马上便要和白清欢订婚时,心脏仍旧像是被狠狠扎了一针。

    离婚协议才签了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沈葭手中的钢笔握得有些发烫,她用力在白清欢的名字上打下一个大大的叉。

    随后抬头冷冷看向项目负责人。

    “不合适,代言人换掉,商务重新去谈,上下一个项目。”

    眼看着前一个人的项目被总裁刷下来,再上场的人明显有些紧张。

    他将PPT点开,才播放出选题,便看到沈葭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这次的项目是关于本次竞标合作的公司选择。

    傅氏集团和天成集团。

    荣盛处于商界金字塔顶端,每年的项目竞标更是重头戏,傅氏和天成两大集团纷纷实力不斐,两家更是多年来的死对头,但若两家非要选一个,他更属意和傅氏合作,毕竟之前每一年的竞标,都是傅氏获胜,双方合作起来也会更事半功倍。

    “选天成。”

    沈葭只扫了一眼,便迅速的做了决断。

    大家面面相觑,自家总裁好像对傅氏和白清欢颇有怨念?

    先是刷了白清欢的代言,又要抢傅氏的项目,看样子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还有的忙。

    傅氏集团,傅沛州看着助理传过来一片乱码的监控视频,眉头紧紧拧成一个川字。

    一个星期了,沈葭签了离婚协议书后竟然真的再未出现过。

    她没钱没工作,离开傅家,能去哪里?

    而他派去查询她的动向,却发现当日她离开傅宅的监控视频,竟然早被黑客入侵,受损严重。

    正当他觉得整件事有些诡异之时,忽然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不自觉的沉下了脸,他不喜欢别人未经允许出入他的办公室。

    他手下人向来知道他的规矩,理应不会再犯,刚要发怒,抬眸却看见,走进来的,竟是白清欢。

    没有意识到他情绪变化的白清欢快步走到他的面前,素来温婉的脸上也难得的有了罕见的焦躁。

    “沛州,我复出的首个代言被刷了!”

    他拧了拧眉,却还是开口,“怎么回事?”

    “荣盛说我的形象和永恒的爱主题不符,明明之前已经谈好了,但荣盛突然换了一位新任总裁,才把我给刷下来的。”

    饶是平时的形象再温婉,此刻白清欢仍然控制不了心头蓬勃的怒火。

    她去悉尼镀金三年,就是为了回国能让自己的演艺事业更上一层楼,本来公司也已经谈好,会拿下江城最大的企业荣盛集团的珠宝代言,作为她阔别三年复出的跳板。

    这个代言机会,几乎让业界所有一线明星都抢破了头,明明都已经属于她了,如今却突然飞了!

    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失了控,她走到傅沛州的跟前,放柔了语气,“沛洲,我给你发了一封邮件,是我让经纪人找的资料,里面有荣盛新任总裁的联系方式,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周旋一下这个代言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在国外这几年有多辛苦,复出的那一天,我一定得开个好头。”

    傅沛州目光暗了几分。

    荣盛新任总裁上位的这件事,这几天的确在业界闹得沸沸扬扬,据说这位新上任的总裁,便是荣盛老董事长在国外学成归来的独女。

    可他与之一直没有往来,贸然联系属实有些失礼。

    可看着白清欢期盼的目光,他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傅沛洲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点开那封邮件,荣盛新任总裁的个人资料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显示在他的眼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