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空间千亿物资带着王爷去逃荒

空间千亿物资带着王爷去逃荒

四四石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顾拾月与父母带着一卡车物资去赈灾,没想到好事没做成,反而意外丧命!苍天有眼,三人有幸捡回一条命,这里并非现世,而是古代的一个小乡村。顾拾月在开局捡到一个身受重伤的黑衣人,那人气度不凡,不过为何是个傻小子?

主角:顾拾月,顾阿牛   更新:2022-07-15 2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拾月,顾阿牛 的女频言情小说《空间千亿物资带着王爷去逃荒》,由网络作家“四四石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顾拾月与父母带着一卡车物资去赈灾,没想到好事没做成,反而意外丧命!苍天有眼,三人有幸捡回一条命,这里并非现世,而是古代的一个小乡村。顾拾月在开局捡到一个身受重伤的黑衣人,那人气度不凡,不过为何是个傻小子?

《空间千亿物资带着王爷去逃荒》精彩片段

大梁国。

蓟县,

顾家村后山。

一个长相秀美,个子不高,瘦骨嶙峋的年轻妇人死死护住身后一个豆芽菜般的女娃。

面对眼前黝黑的汉子,妇人嘶吼:“顾山!虎毒不食子,你不能卖了拾月,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娘子!我也不想的。”顾山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明天我要拿不出十两银子给人家,他们要打断我的腿,难道你忍心看着相公我瘸着腿过下半辈子?”

妇人摇头,哭的悲伤:“可你也不能卖掉拾月呀,她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银子的事我们再想想办法,会有办法的。”

顾山嘶吼:“能有什么办法?爹娘那里早放了话说不管我们的死活了,家里穷的连老鼠都不想光顾,几亩山地根本卖不出钱来,除了卖拾月还能有什么办法?”

他的话音刚落下,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明明晴空万里的天气,瞬间黑暗下来。

轰隆隆响起了雷声,又粗又亮的闪电在人的头顶炸响。

这还不算,更诡异的是,乌云里竟然掉落了一个血乎刺啦的人,吓的顾山“嗷”地一嗓子晕死了过去。

妇人看着这诡异的天气,听着这震天响的雷声,瞧着不远处闪电击中的树木冒着青烟,瑟瑟发抖地抱着身后豆芽菜一般的女娃。

天上掉下的那人砸在她们身边不远的草地上,母女俩同时吓晕了过去。

雷鸣闪电还在继续,地上的四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片刻后,雷声渐远,闪电消失,地上的女娃第一个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顾拾月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这儿?

她不是跟着父母,带着满满的三大卡车物资去地震灾区救灾,遇上雷雨闪电交加的恶劣天气,引发余震,一家三口开的卡车都掉进裂开的地缝中了吗?

怎么没死?

此刻脑袋里一阵刺痛,原主的记忆奔涌而来。

顾拾月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是没死,可她穿越了,成了顾家村一个要被父亲顾山卖掉的小女娃。

这个十四岁的小女娃也叫顾拾月,她的父亲也叫顾山,母亲也叫花清蕊。

只是多了一个弟弟顾五郎。

她来了,那她爸妈呢?是不是也跟着来了?

顾拾月艰难地站起身,爬到妇人花清蕊的面前,撩开她脸上的头发,虽然瘦的皮包骨头,可五官却跟她妈长的一模一样。

又来到顾山的面前,看着那张脸,发现跟她爸长的一样样的,就是比较年轻,还黑,黑不溜秋的。

在现代,他爸是个小老板,开了家贸易公司,生意还不错。

她妈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全职太太,家里有保姆,没事她就逛逛街,上上网,喝喝咖啡,听听音乐,打打小麻将。

而她是农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喜欢研究各种植物杂交,梦想开发新物种,成为国家农业历史第一人。

为了赈灾,她开的那辆卡车里有一小半都是各种各样的种子。

还有一大半是药品,不管是治头疼脑热的,还是治跌打损伤的,应有尽有。

她爸开的卡车里全都是食物,她妈开的车里全都是女性用品,婴幼儿用品和各种各样的护肤品。

一家三口想着要为灾区人民献爱心,没想到献来了古代,这算什么?

乐极生悲?还是劫后余生?

地上的两人看过了,没有性命之忧,就是晕厥过去了,到底什么时候醒也不知道。

顾拾月看了眼远处躺着的那个人,慢慢地走了过去,发现是个年轻男人,大约二十来岁。

身上还在流血,要是不尽快止住,恐怕会失血过多丢失性命。

“唉!”顾拾月叹了口气,“荒山野岭的啥啥都没有,要怎么给你止血?要是有止血的药就好了。”

话刚说完,一盒药蓦地出现在她手里,顾拾月瞬间愣住,仔细一看,这不是他们卡车上准备的物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难道那些东西跟着他们一起来了?

随即她兴奋了起来,忐忑地念了好几样东西:“我还要纱布,绷带,酒精,营养液,消炎药。”

她念一样东西的名字,手里就出现那样东西,顾拾月开心坏了,差点乐出声。

这可都是在她那辆大卡车里存着的,为什么会跟着她来她不知道,藏在了哪里暂时也没找出来,只要有药,眼前的人就死不了。

看看地上的其他两人还没醒过来,知道他们没有生命危险,顾拾月决定先救地上的人。

她专心致志地救治伤员,没想到花清蕊醒了,睁眼就吓坏了,眼泪汪汪:“拾月!老公!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

顾山没醒,顾拾月听到妇人的那句“老公”,就知道是她妈来了。她妈被她爸宠的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遇见啥事要么叫老公,要么叫拾月。

“妈!妈!我在这儿。”顾拾月对着花清蕊挥手,“这里有个人受伤了,很严重,我先处理一下。”

花清蕊爬起来,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四周,走到女儿身边:“拾月!你怎么变小了?怎么瘦的这么厉害?我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了古代人?”

看了眼她妈,顾拾月很淡定地告诉花清蕊:“我们穿了。”

花清蕊有点懵,瞧了瞧身上的衣服,点点头:“是呀,是穿了,虽然破烂,好在没光着。”

顾拾月无语望天,继续给地上的人清洗创口:“妈!我是说我们穿越了。”

“穿------越?”花清蕊总算是是听懂了,有点不可思议,惊恐万分,“拾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会穿越?你爸呢?他去哪儿了?地上的人是不是你爸?如果不是怎么办?打死我都不二婚。”

顾拾月:“······”

她妈这脑子想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打死都不二婚,就你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连麦子和韭菜都分不清楚的人,谁瞧得上?

这时,地上躺着的顾山醒了,抬起头望着眼前的母女,一脸懵逼:“小蕊蕊!你要跟谁二婚?你打算不要山哥了吗?你不说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跟我在一起的吗?这么快就要二婚了?”


听了顾山的话,花清蕊松了口气,赶紧跑过去,把顾山拉起来,坐在他怀里哭唧唧。

“山哥!我们穿越了,拾月说的。你看看我,是不是穿成了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女人?可这皮肤也太差了,我得好好保养,不然都不好看了。”

被老婆这么一说,顾山仔细看花清蕊,是年轻了些,可脸上的皮肤也是真的差。一脸的斑斑点点,还黄不拉几的。

关键是瘦,抱着都硌手,没有以前的手感好。

正想着,脑子里涌入一股记忆,顾山想起了原主做的恶毒事,眼底露出一股愤怒。

没用的蠢货,没钱还学人去赌,结果赌输了就要卖女儿,好在老天有眼,把原主给吓死了。

不然醒过来还得接着卖女儿。

拾月可是他女儿,好不容易从一棵小苗培育成了一株姹紫嫣红的花朵,还没开放呢?哪里舍得卖掉?

“小蕊蕊!你的皮肤是要保养,我不反对,可你刚刚说的二婚是咋回事?我怎么没整明白?”顾山还在纠结花清蕊说的“二婚”两个字。

他醒来的时候啥都没听着,就听见了最后一句。

顾拾月处理着地上的病人,替花清蕊回答:“妈怕你没来,你还是原来那人,她才说她不要二婚。”

女儿的解释让顾山喜笑颜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小蕊蕊不要我了呢,往日说的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骗人的。”

花清蕊马上举手发誓:“没有,我没骗你,我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

“好!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顾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拉起花清蕊,来到顾拾月身边,“这人还没死?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都能挺住,命可真大。”

一直没停过手的顾拾月连头都没抬:“他命大那是遇见了我,要是换成一般人,铁定死翘翘。”

“哎!拾月!你的这些东西从哪儿来的?”顾山看见了女儿手里的纱布,绷带,点滴瓶,震惊不已,“从我们的车里拿的?”

顾拾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实话实说:“我还没来得及查看,就我想要什么,手里就会出现什么,应该是跟穿越大军的福利空间有关。

我怀疑,咱们那三辆大卡车都跟着来了,就是不知道藏在了哪儿。”

“是吗?都跟着来了?”花清蕊最是兴奋,“拾月!我要个面膜,你赶紧给我。”

原主的皮肤实在是粗糙,她摸着闹心,要是每天敷上一片面膜,不出十天半个月,皮肤就会得到很好的改善。

“行,给你面膜。”

顾拾月话音刚落,手里就多了一盒没开封的面膜,还是她妈以前常用的那款。

花清蕊那个开心呀,拿起面膜就要开撕,准备敷上,被顾拾月一把夺过,说了句:“收起来。”

面膜“嗖”地一下没影了,急的花清蕊敢怒不敢言,眼泪汪汪地望着顾山。

哭唧唧地告状:“山哥!你宝贝女儿欺负我。”

顾山刚想说句什么,被顾拾月打断:“妈!咱们刚来,这里可不是咱们以前生活的世界,许多东西,只能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使用。”

“对对对,女儿说的没错,小蕊蕊!你忍一忍,等晚上夜深人静了咱们再敷面膜。万一叫谁看见,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是要砍头的。”

顾山心疼地抱着花清蕊,拍拍她的后背安慰:“古人多半比较迂腐,要是看见你敷面膜,把你当妖魔鬼怪抓起来怎么办?点火烧了怎么办?你让我和拾月怎么活?”

一听说敷个面膜会性命攸关,花清蕊顿时就不敢想了,靠在顾山的身上,乖宝宝似地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安全的。”

她是有点傻白甜,可不是真的傻,自然知道这个时代不是华国的二十一世纪,很多东西他们没见过,就会觉得不合乎常理,产生一种尖锐的排异反应。

终于把地上的人浑身上下的伤口都处理好了,生理盐水加消炎药也滴的差不多了,顾拾月开始清理男人脸上的伤。

撩开黑如绸缎般的头发,露出一张绝世容颜,就跟漫画里走出来的修仙天尊似的,瞧着让人赏心悦目。

这人一身黑衣,身无长物,就带了个黑色的钱袋,里头装着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连个身份象征的玉佩,玉扳指,玉牌,铁牌都没。

花清蕊是个颜控,见了地上十八九岁的男子长的倾国倾城,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叹:“哇!这男孩长的也太好看了,简直就是绝世美男。山哥!我觉得比你年轻的时候还要好看。”

“有吗?”顾山仔细看了一眼,点头,“是挺好看的,比我年轻时强不少。”

顾拾月也瞅了好几眼:“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醒过来会不会傻。要是成了个傻子,再好看也白搭。”

她这么一说,花清蕊就觉得自己看了个寂寞:“也是,人要是傻了就不值钱了,长的再好都没用。”

处理完地上的人,顾拾月感觉胃里空空的,浑身没力气,仔细一想,原主今天一天就早上喝了一碗数的清米粒的稀粥。

此后再没进食,此刻已经快要傍晚了,不饿才怪。

“来三个包子,三个煎饼,三盒纯牛奶。”她的话刚说完,要的东西就来了。

顾拾月拿起来,分给花清蕊和顾山:“赶紧吃点东西吧!吃完了赶紧下山,不知道天黑了会遇上什么。”

顾山和花清蕊也饿了,两个人喝着牛奶,吃着包子,烧饼。

“爸!妈!咱们既然大难不死地来到了这儿,以后就好好活着。从现在起,我改口叫你们爹娘,你们要赶紧适应新的身份。

家里还有个八岁的弟弟,小名叫五郎,还没上学。原主顾山一家是被雷鸣闪电给吓死的,机缘巧合,咱们来了。

吃完这一顿,回去咱就是大梁国,蓟县顾家村的顾山一家,家里有爷爷奶奶,两个大伯,两个姑姑已经嫁了。

几个堂姐也出嫁了,到家你们可以装作受了惊吓,有点认不得人,之后再好好认认家里谁是谁。”


顾山点头:“我知道,今天这事都是‘顾山’惹出来的,回去你们什么都别说,我来处理。”

一家三口吃完晚饭,顾拾月收走了牛奶盒,连同地上带血的纱布,消毒棉花和空的药瓶,天已经擦黑了。

顾山背着地上的男人,带着花清蕊和顾拾月下山。

按照记忆,他们摸进了自己住的西屋。

说起来这顾山也真是被人给带坏了,一年前还好好的一个人,勤勤恳恳地劳作,生了一儿一女,娶了个还算清秀的美娇娘。

日子过的美滋滋,就因为去镇上卖了一趟家里养的鱼,被一个赌坊的人拉去堵了两把,赢回了五两银子,从此就异想天开,要靠赌博发家致富。

顾老爷子实在生气,怕他的行为带累坏了家里的其他人,就把他们一家赶去了西屋住着。

哪怕没正式分家,那也是另开烟灶,还把西屋跟主屋隔开,不让他们一家跟主屋的人来往。

顾奶奶有时候看不过去,也会给顾拾月和她弟弟五郎拿吃的,顾山和花清蕊她从来不管,家里有吃没吃都不管他们。

花清蕊是个勤快的人,哪怕顾山不着调,家里的菜地还是种的满满当当,山地上的红薯也种了不少,勉勉强强能果腹,饿不死。

对于这个三儿子,顾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想了许多办法都拉不回来,只能放弃。

老大儿子都娶儿媳妇了,他都当太爷爷了,还得操心老三的事,有时候想想都恨不得把人打死。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得去赌。

说起来也奇怪,顾山有原主的记忆,顾拾月也有,就花清蕊没有。

顾山松了口气,他实在是怕他家小蕊蕊把原主做的屁事扣在他头上,冤枉死了不说,惹恼了媳妇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这个耙耳朵就怕媳妇,闺女还好一些,讲道理能讲通。媳妇要是脾气上来,说什么都没用,她想怎么着就得怎么着,敢阻拦,哭给他看。

父女三人回到家,屋里黑黢黢的,连根蜡烛都没点,按照记忆,摸黑把人放在床上。

点上昏黄的油灯才看清,说是床,也就是两条板凳一块门板拼凑起来的。如今是中秋后不久,还不算很冷,床上就一铺草席,一张破了洞的棉被。

另外一张床也一样,破破烂烂的,花清蕊瞧着家徒四壁的屋子,很不适应,眼眶又红了。

“山哥!这也太穷了吧?以后我们要怎么办?就这么苦哈哈地过下去吗?那我的皮肤什么时候······。”

花清蕊话还没说完,就叫顾拾月给捂住了嘴巴:“娘!娘!娘!我拜托你清醒点,饭都吃不饱的人,哪儿有资格保养皮肤?”

“山哥!”抓开女儿的手,花清蕊跳到顾山身后,探出个脑袋,“你宝贝闺女又欺负我,你就不管管?”

抬眼看了下女儿,见顾拾月也气鼓鼓的,顾山无可奈何低下头。

顾山:“······”我干脆死了得了,娘俩他能招惹的起谁?

以前女儿在学校读书,很少回来,母女俩还能相安无事,只要碰到一起,媳妇就总是哭唧唧地找他告状,说女儿欺负她。

实际上呢,是女儿总看不惯媳妇的“软弱无能,”总想着要改造她妈的个性,结果发现改造不了,气成河豚。

“媳妇!咱别跟孩子一般见识,昂!乖!等有机会再拯救你的皮肤。”顾山也不敢招惹顾拾月,只能哄媳妇。

论家庭地位,顾拾月排第一,他不敢说排第二,媳妇第二,家里养的博美狗狗小酒儿排第三,他沦为第四。

花清蕊高兴了,点点头,站着一动不敢动,瞧着一地的脏乱差,不知道要怎么下脚。

一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模样:“山哥!我不敢动了怎么办?”

顾山赶紧安慰:“你先站一会儿,我马上收拾,好了你再走过来上床睡觉。”

“睡什么睡?爹!你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这人藏起来。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别人要发现家里多了个人,还不得啥啥都给你扒拉出来。”

顾拾月感觉她妈这穿越就是来受虐的,上辈子被她爸照顾的太好了,老天看不过去,这辈子要让她吃点苦头。

想起明天的硬仗,顾山就脑阔疼。明天赌坊里的人要来拿银子,拿不出来,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要是让他们进来看见个半死不活的人,非得说是他图财害命伤了人,咬他一口怎么办?多事之秋,还是少招惹那些人为妙。

“把他先藏地窖里去。”顾山说干就干,掀开门边地上的一块木板,扛起那人,就着楼梯下了地窖。

花清蕊站在一旁跟个木头人一般瞧着父女俩操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怎么了呢,就傻愣愣地站着,一动不动。

把人藏好,顾山上来开始整理屋子,还让顾拾月也待在一旁别动,他一个人收拾。

好在前世在家里都干习惯了,收拾起来麻利的很。

顾拾月坐在床铺上,开始默念:“进!”

眼前一花,来到了一处地方,三辆卡车果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一旁,边上有间小屋子,全木头的,瞧着跟旅游景区门口的售卖屋差不多的款儿。

小屋子边上有口水井,咕咚咕咚冒白烟,很有仙气飘飘的范儿。

顾拾月过去看了看,井水差个两三寸就漫出井沿了,边上还贴心地放着一个竹子做的水瓢。

拿起水瓢,舀了点井水涮了涮,倒掉,再舀起一瓢水,凑近嘴边喝了一口,甜丝丝的,跟喝甘蔗水似的,不带一丝丝的酸味儿。

推开屋子的门,里头有许多的架子,上面搁着一袋袋的物品。

物品外面有字,凑过去一看,原来写的是水稻,小麦,高粱,玉米,土豆,辣椒,白菜等等名称。

打开袋子,顾拾月顿时就明白了,这地方是个储存种子的库房。咦!怎么这种子瞧着像是她卡车上的?

爬是卡车一检查,果然各种各样的农作物种子全都不见了,都跑去了小木屋。

只是这袋子是谁准备的?为什么种子会被装进袋子里?也不知道这个大梁国是个什么朝代,都有些什么农作物。

要是她不了解情况,冒冒失失地拿出来种,会不会被人当做妖孽拉去砍头。

解释不清楚种子的来历,可不就是作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