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倚星待君归

倚星待君归

夏雷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苏深爱莫行渊,深爱到骨子里,她甘愿用本命法器替他挡下天劫,护他周全,可他醒来之后却将关于两人的前尘过往忘却。苏苏没想过非要嫁给莫行渊,她的父君却非要将两个人绑定在一起。嫁给他之后,女人的苦难和痛苦便开始了。他将所有温存和爱恋都给了别人,将所有的冷漠和决绝都留给了她。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般,该有多好!

主角:莫行渊,苏苏   更新:2022-07-15 23: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行渊,苏苏 的女频言情小说《倚星待君归》,由网络作家“夏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苏深爱莫行渊,深爱到骨子里,她甘愿用本命法器替他挡下天劫,护他周全,可他醒来之后却将关于两人的前尘过往忘却。苏苏没想过非要嫁给莫行渊,她的父君却非要将两个人绑定在一起。嫁给他之后,女人的苦难和痛苦便开始了。他将所有温存和爱恋都给了别人,将所有的冷漠和决绝都留给了她。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般,该有多好!

《倚星待君归》精彩片段

清晨。

苏苏站在凤凰树下,抬手抚着祈愿灯的流苏,笑容有些苦涩。

他说过他会来赴约的,可她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他。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下压,广袖一扫,做工精致的祈愿灯便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随着清风消失殆尽。

“你可曾,在乎过我?”

苏苏贵为天神,却很向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生活。

可惜,那个人永远给不了她想要的。

或者说,他所有的温存,爱意,都不是留给她的……

午时将近,落花宫外传来了小仙童的唱喝:“天帝陛下驾到!”

借酒消愁的苏苏愣了愣,转过头正好看到他们的天帝陛下——莫行渊。

他衣带轻飘,款款走来,好一派清冷雅俊。

她轻笑,“你终于来了。”

莫行渊冷漠的望着御水池边的女人,轻蔑的冷笑道:“苏苏,你好歹是花神,却整日无所事事,若真这么喜欢喝酒,不如把你花神的神职转交出去,给酒仙当仙婢算了。”

她轻轻笑着,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跟前,纤长的手指点着他的眉心一路向下,最后抵着莫行渊薄薄的唇瓣。

“交出去?交给谁?你新宠的华芸仙子吗?”

男人黑色的瞳孔微眯,大手一挥将她甩开,“注意你的言辞和举止。”

苏苏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险些没站稳。

另一只手中的酒瓶被这么一甩,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啊,这可是醉仙宫新酿的梨花白,多可惜啊!”

她对着洒了的佳酿叹息,他却觉得她不可理喻。

昨日接到她的传信,说是有要事相商,他答应会来赴约,但是华芸修炼时不小心伤了灵脉,他为华芸调理忘了时辰,方才记起便前来一见,如今想来……他是多此一举了。

正想着,却听她道:“昨日是我生辰。”

闻言,莫行渊目光微滞,但转瞬即逝。

“你曾答应父君护我无忧,给我所求。”苏苏目光清明的看向他,“莫行渊,可愿与我双修?”

她的神元已经受到反噬,痛不欲生,如不能双修借他的灵力滋养,不日她便会陨落。

莫行渊拧眉看着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白日做梦。”

“既然你做不到,那契约便解除吧。”

话音刚落,苏苏手中便多出一枚玉佩,一面刻着她的名字,一面刻着莫行渊的名字。

这是他们婚约的证明。

莫行渊凝视着苏苏手中的玉佩,眉头紧蹙,语气不善的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你的心并不属于我,这么些年来委屈你了。既然你已经把她点上天庭,日夜相陪在侧,我就不做那个恶人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会这么通情达理?”他嗤笑道。

华芸初到天庭那一会儿,可没少被她折腾,直到他将人护在身边,才没让她有机可乘。

“是啊,我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喜欢棒打鸳鸯的人。”苏苏半嘲讽的笑着,“如今我玩累了,不想玩了,不可以吗?”

她划破手指,将在玉佩上刻着她名字的那一面轻轻一抹,玉佩发着淡淡的光,出现了一条裂缝。

“到你了。”把玉佩交到男人手上,苏苏的指尖碰触着他的,有点凉,她忍不住捏在手里握了一下。

莫行渊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一般,立即甩开。

这一次,他带上了真气,苏苏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掌心刚好压在破碎的酒瓶瓷片上,刮出一道道血痕。

他冷漠的看着她,深刻的怀疑其中有诈。

她疼,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有丝失落,“你真的厌恶我,厌恶到连碰都不能碰?”

莫行渊敛眉,态度十分不友好的道:“惺惺作态,不要以为背地里搞些小动作就能动摇本尊的地位,你还没那个资格。”

“解除契约是吧,本尊成全你。”

说着,他咬破手指在玉佩上一划,玉佩咔嚓一声,碎成了粉末——

从此,他们之间再无瓜葛。

看着男人毫不在乎转身离开的背影,苏苏扯了扯唇角,想笑却咳出了一摊血。

“你凡间历劫,她救过你,那你可知,我也曾为你历过劫……”

莫行渊历九道天劫时,遭人算计,是她用了本命法器替他挡下了天劫,护他安全,可他醒来后,却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

她爱他,但不想挟恩图报,然而太雍帝君,也就是苏苏的父君为了她的安全,硬是将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就此,造成了她日后无尽的痛苦。

她曾无数次跟他提过,不双修的话,她会死。

可他不信,反怪她胡乱修炼功法,死有余辜。

苏苏长看着指尖的伤口,轻声说道:“若能重来,我不想再爱上你……”

阳光穿透了她的身体,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消一刻,真元便全都散尽。

这一瞬,百花枯萎,像是在一同哀悼它们逝去的主君……


九十九天宫琉璃台。

莫行渊到达前,长风司神将洒扫的仙娥打发离开,清点整理好各司所呈上来的公务卷轴,等待天帝陛下批阅。

辰时一刻,天帝陛下准时踏入琉璃台,长风拱手行礼,退去隔间给莫行渊泡茶。

这些活原本都是负责琉璃台内务的仙娥做的,但莫行渊处理公文时,不喜无关的人员在身边乱晃,于是,琉璃台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长风。

“陛下,昨日突发异象,百花凋零,苏苏上神她……”

长风话还没有说完,莫行渊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让醉仙宫以后不准再给落花宫送酒。”

苏苏是花神,她的灵气可以滋养百花,也会影响百花。

这次的事件,莫行渊根本没放在心上,只以为苏苏又喝醉了,神元不稳。

长风想要提醒莫行渊,这次的异象不同以往,但见天帝陛下不愿多谈有关于苏苏上神的事,只好闭上了嘴。

他们的天帝陛下和苏苏上神虽是夫妻,却是一对怨侣,因为莫行渊心有所属,并不待见花神苏苏。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莫行渊多看了他一眼。

“还有何事?”

“无事。”长风恭敬的行完一礼,后退几步,转身出了琉璃台。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午时,长风等在一道天门前,望着日晷上指针的偏移,有些莫名的慌乱。

自从莫行渊和苏苏结亲以来,午膳都是苏苏特意准备好送过来的,然而今日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三刻钟,苏苏还没有出现,这很不正常。

忽然想到莫行渊尽早吩咐醉仙宫的事,长风皱了皱眉,没再多等,步入膳阁让人准备好吃食。

片刻之后,清淡的膳食准备完毕,长风提着迟到的午膳送进了琉璃台。

莫行渊忙起来几乎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的,如果没人提醒,他估计一天都忘记吃东西。

“陛下,先休息一会儿,可以用午膳了。”

“先放着。”莫行渊没有抬头,应完声,手下仍在奋笔疾书。

长风不敢多言,摆放好食物之后,放缓脚步退了出去。

等莫行渊处理完手头上的紧急要务,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一旁桌子上饭菜早就凉了,他自认为对吃食不讲究,也就没让长风再去换。

可是拿起银箸尝了一口,他微微了蹙眉,感觉不对。

“长风。”

“陛下?”

长风推门而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不用莫行渊交代,他已经猜到了大概,先是把冷掉的饭菜撤下,再让人准备新的。

然而,新的膳食呈上来后,味道还是不对。

莫行渊虽贵为天帝,但他崇尚节俭,不愿再麻烦其他人,简单了用了一些,便不再吃了。

长风进来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剩了许多,抬眼看到莫行渊又重新批示公文,摇了摇头。

他只是莫行渊身边的司神,天帝陛下的私事容不得他置喙。

忙完一天的工作,莫行渊刚落下笔,水灵镜发出嗡嗡低鸣,莫行渊眉眼缓缓的舒展开,拿出水灵镜手掌在上面一抹,镜子里出现一个娇羞艳丽的容颜。

“阿渊,你准备启程回宫了吗?”

看着熟悉的身影,听着她悦耳的声音,安抚了莫行渊一天的烦躁,他扬了扬眉,勾起了唇角,“嗯,这就回去。”

“那我现在去宫门等你。”

“慢点走,别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他的关心和宠溺,华芸十分受用,笑容甜美的应了一声,收起了水灵镜。

无人看到的地方,华芸脸上天真无邪的表情不见了,多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得意之笑。

重阳宫门外,华芸一边扯着衣摆,一边不停的朝远处张望。

她灵力低微,除了莫行渊为了她特意规划的地方,不能随意乱走,否则会被仙宫的禁制气场所伤。

还有不少仙家是太雍帝君的旧部,站在花神那边,对待华芸的态度不是很好。

华芸十分记仇,她想着等有一天,她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莫行渊身边时,一定要让那些曾经不屑,鄙夷过她的人好看!

不一会儿,莫行渊便到了跟前,华芸眉眼带笑的快步迎上前,专注而期待的喊着他的名字。

“阿渊。”

莫行渊走到她面前,声线柔和的说道:“等很久了吗?”

华芸笑着摇了摇头,“等你,再久也是值得的。”

说着,她的手自然而然的环上他的手臂,莫行渊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过来。

她说:“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看的地方,阿渊陪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莫行渊不说话,华芸当他答应了,两人招摇过市般的来到了青荷苑。

一路上接收了不少或羡慕,或嫉妒,或鄙夷,或仇视的目光,华芸扫了那些人一眼,记住了他们的脸,嘴角却挂着耀武扬威的笑。

他们心思迥异又如何,有莫行渊在,谁都别想伤她一分,就连苏苏也是一样。

“噫,怎么会这样?前些天我听小小说这里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幽香,美不胜收的。”

说完,偷偷观察莫行渊的神色,果然看到他脸色沉得可怕,她想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唉,虽然赏不了荷花了,但这里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泛舟如何?”

凉风习习,拂过波光粼粼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岸边停靠着一叶扁舟,也不知是谁停放的,不过天帝陛下要用,自然也不用特意征求他人意见。

“阿渊,荷花怎么都谢了呢?苏苏上神都不管的吗?”华芸故意道。

“她,不知又在哪儿醉生梦死,身为花神连自己的职责都不顾,难堪重任。”莫行渊冷着眸,“不说她,你的身体如何?”

华芸抚着被风吹乱的秀发,淡淡的笑着,“有你帮我调理,早就没事了。”

她瞧着四下无人,环境又好,便倾身慢慢的靠向扁舟另一头的莫行渊。

他是很宠她,很照顾她,可华芸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如果能发生进一步的关系,或许她就不会总是觉得不安了。

然而,看着她的红唇靠近,莫行渊下意识的避开了。

他的脑海里始终响着一道清冷的声音——

“莫行渊,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将来是什么身份,既然你答应了父君娶我,就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特别是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

“华芸。”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

莫行渊没有说话,只是让扁舟飘回了岸边,先一步走上了岸。

他犹豫片刻,还是回头向华芸伸出了手,扶着她下了小舟。

回重阳中的途中,气氛沉默得有些僵持。

好几次华芸转着话题想要打破僵局,莫行渊却始终兴致缺缺,不管她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应付过去。

以往他不是这样的。

华芸不由得重新回顾了一遍刚才他们相处的画面,还有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是否出错。

难道就因为她想要亲他,他态度就冷了下来?

可是,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吗?

华芸想不明白。

“是因为苏苏上神还是阿渊的妻子,所以阿渊才不愿意跟华芸亲近,怕会落他人口实,是吗?”

闻言,莫行渊怔住。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华芸一靠近,身体就条件反射远离。

至于会不会落人口实,他如今是天界至尊,根本无需在意别人的想法。

“本尊与她已经解除了契约,她不再是本尊的妻子。”

说完这话,他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空落落的。

不过这种诡异的感觉,很快便被他摒弃掉。

华芸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换,听到他和苏苏解除了契约,她眼睛一亮,兴奋得想要大声呼喊!

她期盼已久的,凌驾众仙之上的生活终于要实现了,没有了苏苏这个阻碍,她离那个至高无上的帝后之位又进了一步。

她稳住了心神,假装不解的问:“真的吗?可是苏苏上神怎么可能会同意,还有那些支持拥护她的太雍帝君旧部,他们都不反对?”

莫行渊冷冷一笑,道:“他们反对与否都没有用,这是本尊跟她之间的事情。”

至于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多半是又想搞欲擒故纵一套的把戏,他不会如她的愿的。

解契之后,他们便再无瓜葛。

倘若苏苏敢在背后耍手段,他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华芸笑容明媚的说道:“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不会再有那些中伤我们的流言蜚语了?”

莫行渊愣了愣,但还是与她道:“那段时间委屈你了。”

华芸眼眶带泪的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背脊一僵,最后缓缓的放松,抬起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女人的背……

……

入夜之后,华芸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晚宴。

莫行渊知道她为何如此开心,虽然他心里感觉有异样,却不忍抚了她的兴致,也就随她折腾去了。

华芸上天庭的时间不久,没有什么好友,借着莫行渊的名义,邀请了他关系比较好的几位散仙前来赴宴。

除了外出巡视的,能来的几乎都抽空来了。

歌声灵动,舞姿曼妙。

觥筹交错间,有好事的散仙瞧见华芸全场摆出一副未来帝后的姿态,不由得挑了挑眉。

“你们这是……如愿以偿了?不错啊,行渊,你是怎么搞定那群老家伙的。”

另一个散仙接话:“是啊,你和她解除契约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到现在都风平浪静,太不可思议,不像那些老家伙的作风,我总感觉他们有后招,行渊,你得小心些。”

“没错,没错,那群老家伙仗着辈分高,目中无人,实在是可恶之至。”

众人纷纷附和,他们都是莫行渊登上大位后才被莫行渊提携上来的,但是大权落不到他们手上,他们现在还都是属于散仙的范畴。

跟下界那些打杂的九品芝麻官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们对掌权的那些上神,特别是苏苏那一派的更是仇视不已,都希望有一天能靠莫行渊的势,飞黄腾达,坐上高位。

会暖场的散仙夏泊松道:“来来来,不说那么多,举杯同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看着他们闹,莫行渊全程不发一言,神色也是淡淡的。

华芸微笑着应酬,同时也留心着身旁男人的一举一动。

“阿渊,不陪他们喝一杯吗?”

他道:“我不喝酒。”

莫行渊滴酒不沾,那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

华芸给夏泊松递了一个眼神,夏泊松会意的点了点头,满上一盏梨花白端着酒走到莫行渊面前。

“这可是醉仙宫的梨花白,千金难求,你不喝就被那些家伙抢光咯。”

莫行渊眉头一挑,梨花白是那个女人最喜欢的酒,她自己烂喝,却不允许他沾酒。

是啊!他们都解契了,为什么还要守着她定下的约定?

“好,我喝。”说着,莫行渊一手夺过酒杯,仰首饮尽。

“不醉不归!”夏泊松大声喊道。

“不醉不归!”其他人高声附和。

就这样,几个人喝了一坛又一坛。

不一会儿,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喝空了的酒坛子,莫行渊已经许久没沾酒,现在有些不胜酒力,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扶着额头,看着明月高悬,知时辰不早,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今天是十五?我得过去一趟。”

他确实不想见到苏苏那个女人,但是初一,十五不过去落花宫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唠叨个不停,会很烦人……

华芸就坐在他身侧,就算他说得很小声,她还是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她的脸色一僵,双手缠上了他的臂弯,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带着点醉意说道:“阿渊,你和她已经解契,再也不用在意初一,十五的日子,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莫行渊怔了一会,随后勾唇一笑,畅然无比,“对,本尊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再也不用遵守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约定。”

他解契了,终于自由了——

他端起桌前的一杯酒,仰头喝尽,迷离的眼眸更添几分妖媚。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样貌近乎妖孽般出色,勾人,难怪能将苏苏迷得七荤八素,就连一心攀附权势的华芸,此刻都忍不住动了心。

很快,这个男人就要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想着,华芸勾了勾唇角,扶稳了摇摇晃晃的莫行渊,耳边低语道:“好了好了,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她柔声的哄着,昏昏沉沉的莫行渊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搀扶着离开,夏泊松和煦阳两人对视一眼,对着远去的背影,暧昧的道:“华芸仙子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天帝陛下哦!服侍好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