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弃妃后我躺平了

穿成弃妃后我躺平了

云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22世纪叱咤风云的制毒圣手苏倾离,在空间崩裂的光隙,稀里糊涂的穿成了一个正在临盆的古代女子。原主是湛王弃妃,婆家不疼,娘家不爱,生产之际死于产婆之手。堂堂天才药剂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穿越之后的苏倾离打脸虐渣,从此踏上逆袭崛起之路。战允看不上她?那还不好办,直接休了他!

主角:战允,苏倾离   更新:2022-07-15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战允,苏倾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弃妃后我躺平了》,由网络作家“云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22世纪叱咤风云的制毒圣手苏倾离,在空间崩裂的光隙,稀里糊涂的穿成了一个正在临盆的古代女子。原主是湛王弃妃,婆家不疼,娘家不爱,生产之际死于产婆之手。堂堂天才药剂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穿越之后的苏倾离打脸虐渣,从此踏上逆袭崛起之路。战允看不上她?那还不好办,直接休了他!

《穿成弃妃后我躺平了》精彩片段

“这是…在哪?!”

苏倾离茫然四顾,周遭一片陌生。

只觉身下钻心蚀骨的疼,鼻尖充斥着血腥味,低头一看,自己竟然有个浑圆的孕肚!

一旁的接生婆瞧见她醒了,立马催促道,“醒了就别装死,再昏过去可不行!不然这孩子老身可保不住!”

苏倾离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上一秒在暗街逃离敌军的枪林弹雨,下一秒就躺在这里生孩子?

“疼死我了,这谁的孩子啊!”苏倾离仰头呼吸,额角青筋暴起。

她努力保持自己的神智,仔细回想。

她是22世纪叱咤风云的制毒圣手。

就在刚刚逃离的时候,遇见空间崩裂的光隙,让她坠入空间流沙,莫名其妙成了此刻临盆之际的女子!

“能不能剖腹产啊!”苏倾离咬牙切齿的喊道,浑身冒汗。

“娘娘你别分心了!”接生婆皱着眉,眼底满是不耐烦,小声嘀咕,“没见过生个孩子这么磨叽的!”

娘娘?苏倾离脑海里突然多了什么!

这里是凌月国,身体的主人是苏家得宠的小女儿。

她从小容貌丑陋,娇纵蛮狠,为了嫁给湛王爷,不择手段,使了最下作的功夫爬上湛王爷的床。

怀上宝胎以后,遭到了万人唾弃,人人辱骂,湛王爷更是对她厌恶至极!

这倒霉的回忆给苏倾离兑了一口怒气。

终于,屋内出现婴儿啼哭的声音!

苏倾离听见孩子的啼哭,如释重负放松身子,疲惫的闭上眼睛。

“哟,还真叫她生下来了?我还以为她刚刚昏迷就不会醒了。”

听到阴阳怪气的话,苏倾离瞧见一个布衣肥胖的老嬷嬷走进来。

老嬷嬷给接生婆使了一个眼神,接生婆立马懂晓,无声的把孩子抱远了。

这二人的举动让苏倾离不露声色的警惕起来。

“娘娘辛苦了。”老嬷嬷阴险的笑了笑,缓缓走过去,拿起床边的枕头,眼露杀机。

“老奴给娘娘换个软的枕芯。”

老嬷嬷拿起软枕,表情一变,刚想往苏倾离脸上按,她的手腕便被稳稳握住!

本以为苏倾离刚刚生产完,精力全无,结果她十分清醒,老嬷嬷大吃一惊。

“你想杀我?”苏倾离狠戾的盯着她,收紧力道,疼得老嬷嬷拿不稳手中的软枕。

“放开我!”老嬷嬷有些慌张,她奋力去掰开她的手。

苏倾离直接把她甩开,让她一个踉跄的跌在地上,自己同时拔下发间的簪子,神色阴鸷。

“试试看,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接生婆对面前的一幕始料未及,湛王妃为何还有这种力气!

孩子在接生婆怀里就像感应到什么一样,哭声愈加嘹亮。

老嬷嬷坐在地上愣住了,心有余悸的看着湛王妃,好生奇怪。

为什么生个孩子,这女人就变得判若两人了?

接生婆抱着孩子想跑,一道风刮过的速度,只见苏倾离手上的簪子稳稳刺入接生婆的后脑。

鲜血迸出,接生婆直接倒在地上!

“啊!湛王妃杀人了!”老嬷嬷瞳孔瞪大,惊恐万分,爬起来就往外跑。

苏倾离没搭理逃跑的老嬷嬷。

她精疲力尽的掀开被子,一下地就疼得不行,但她必须把孩子先抱回来。

“乖。”苏倾离温柔的把浑身血水啼哭不停的婴儿抱在了怀里。


“养你,真是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啊。”苏倾离叹息不已,愁绪缠在心上。

养育一个孩子会如此艰难,是苏倾离怎么也没想到的。

自己是个弃妃,下人不把她当回事,也懒得送吃食,就连她杀了接生婆都闹不出一丁点动静。

不过说来也是,这和曾经原主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比,压根不算什么。

苏倾离得不到营养,也不能给这个孩子足够的奶水,孩子哭的让人心碎。

这是她第一次感到焦虑,也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心疼。

这小婴儿虽然不是她十月怀胎的,却是她怒闯鬼门关一遭,拼命生下来的。

她抱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孩子,望着空无一人的小院子。

满地枯叶没人打扫,一旁的老树早就死了,院子门框上遍布蛛网,上面指甲的抓痕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曾经的湛王妃有多少次想出去,这样的环境生存,真叫人可叹又绝望。

看着孩子哭的怜人,她毫不犹豫的咬破了指腹,把冒血的手指递到孩子口中吸吮,安抚他的哭声。

背靠着枯树,她轻轻哼着小调,和孩子一同睡去。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异境。

四周一望无际的星河,怀里的孩子不见了,自己也不再小院子里!

一秒钟的惊慌闪过以后,她突然意识到了这里是曾经自己在暗部研发的土壤空间。

此处可以种植一切药材植物,不需要气候适宜更不需要时间,它是现实时间的数十倍速度。

万物可以在同一片空间同时生长,没想到这东西没被帝都的人抢走,反而被她带到了陌世!

“我还真是未雨绸缪。”苏倾离欣喜不已的环视四周,双眼放光。

这里有她曾经种植的各种东西,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她目前的需求,已经很善待了。

苏倾离来到一处苹果树下,还是温性的果子对她目前的状况来说比较友好。

这果子也是苏倾离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当初为了测试土壤的适应性,以便日后种植她那些娇贵的药材。

一个个鲜红晶莹的果子被苏倾离如数摘下,顺便还取走了滋补的药材。

她带着这些东西离开了土壤空间。

苏倾离再次睁眼,看着孩子还在怀里,睡得香甜。

而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就整整齐齐的放在一侧。

苏倾离放松的笑了笑,眼神柔意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忍不住轻轻揉捏他的小脸蛋,温柔的说道:“小东西,你饿不着了!”

孩子只是咿呀的哼了一声,眼睛不曾睁开。

到了晚上,苏倾离才知道,这孩子即便是吃饱了也要哭闹个不停,根本不让她入睡。

“你这么吵,干脆叫你嘤嘤算了!”苏倾离赌气的坐在床上,双手叉腰。

母子两个面面相窥,一个挥舞小手嚎啕大哭,另一个皱着眉毛眼底流露心疼。

“好啦好啦,别哭了。”

苏倾离终究于心不忍,不想他再哭下去,便把他重新抱起来,放在怀里柔声哄道。

时光荏茬,三年很快就过去了,苏倾离带着嘤嘤在小院子里过得恰意自在。

这一日一大早,一位身材丰腴白皙的女子正拿着竹条在院子里到处翻找什么。

她容貌姣好,眉眼含情,身上散发着恰到好处的妩媚,格外惹人。

“嘤嘤,我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好回去吃饭,别让我把你找出来!”

苏倾离猛地掀开一旁的竹篓,这里也没有,这小东西到底去哪了?


湛王府今日出奇的热闹,是因为今日是湛王爷生辰,百官都到此来贺。

说起湛王爷,他可是凌月国的神话,权势滔天,骁勇善战。

武艺更是无敌手,百里开外可射杀敌军首级,尤其是这兵法的天赋得天独厚,举国无一人可比。

而且老天似乎独爱他,还特意给了他一副绝世容颜,剑眉星目,面如冠玉。

叫凌月国的女子挣破头都想做他的妾,因为正妃被一个不耻的女人捷足先登了。

嘤嘤个子小,圆圆的一小团,此刻,他正站在一处芋头叶子下面,好奇地看着周围喧闹的气氛。

瞧着一群穿着花衣裳但是没有阿娘漂亮的姐姐们路过,那些姐姐手里端着各色佳肴,香气扑鼻。

“王爷,宫里的也送来了贺礼,已经放入库房了。”

年迈的何叔是湛王府的管事,他正跟前面身形伟岸的战允说道。

“知道了。”战允点了点头,神色淡淡的开口道。

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小路旁的一处灌木,那芋头叶子下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战允定睛一看,那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长得无与伦比的可爱,一双澄澈的眼睛也恰巧看向了自己。

“你是谁家的孩子?”战允蹲下身,轻声询问。

他对这孩子莫名生出许多好感,可能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玲珑圆润,躲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公贵族的小世子。

嘤嘤看着面前的人,眼睛亮晶晶的。这哥哥长得可真俊美,不像个坏人。

于是他奶声奶气的说道,“我阿娘家的。”

战允哑然失笑,他顺手抱起嘤嘤,有些奇怪的觉得他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没有细想。

他语气轻缓的对嘤嘤说着,“本王带你去正殿,让你好和你阿娘见面。”

正殿没有阿娘,阿娘在家里,嘤嘤想了想,去正殿是不是有好吃的呢?

战允看着这小家伙一脸思考纠结的表情,顿时爱不释手。

抱他抱得更紧了,长腿迈出,朝正殿走去。

何叔挠了挠头,满脸疑惑的说道:“老奴怎么不记得哪家王孙带了孩子的啊?”

正殿之上,战允很诧异居然没人过来认领孩子。

而那群人也有些好奇的看着他怀里的小团子,但没一个人敢问。

战允只好把嘤嘤抱到正位上,让他坐在自己怀里,忍不住的还是想问一句。

“你阿娘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夫人?”

正当嘤嘤准备回答的时候,门口出现一位行色匆匆的女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