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月夜霏晗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主角:傅承洲姜渺   更新:2023-11-20 1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承洲姜渺的女频言情小说《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由网络作家“月夜霏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精彩片段

高阳只能在姜渺和傅承洲“关爱”的眼神下默默接过卡,走向pos机。

痛!太痛了!

三人走出逸阳会所后,沈临渊立刻掏出手机假装看了一眼,十分夸张地说道:“哎呀!Jennifer喊我过去续摊,你们要一起去玩吗?”

姜渺和傅承洲还没作出反应,他又赶紧接着道:“我忘了,姜同学还在上高中,不能喝酒,这样吧,傅少,你俩先去吃饭,我可不能让Jennifer等急了,byebye~”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上了自己的车,冲着驾驶位上的助理快速说道:“走走走,赶紧开车带我回家!”

一声轰鸣声远去,留下两人略显尴尬地站在原地,傅承洲轻咳一声,不自然地说道:“我知道附近一家有很不错的法餐店,要不要去尝尝?”

姜渺抬眸看了一下他的表情,轻轻点头:“我请你。”

如果不是傅承洲愿意把玉让给她,还要多花不知道几十亿。

她承他这份情,请他吃顿饭是应该的。

“离得不远,我们走走吧,就当散散步。”

说罢,傅承洲往路口迈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她。

姜渺其实早已闻出他身上淡淡的酒气,猜到他不能开车,于是默默跟上。

入秋的夜晚微微有些凉意,路灯透过树叶洒下的光隐隐绰绰投映在两个人的脸上,晚风带起一阵青草香气,他们并肩走在一起,一路上都无言地沉默着。

也许是昨天晚上睡了个好觉,也许是这天的晚风太过温柔。

傅承洲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意,这些年,太多人,太多事,都如同巨石般沉重地压着他的心,让他喘不过气。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脑子里什么都不用想,只管安安静静地散步了。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那间名为“Le Jardin Secret”的餐厅。

二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服务生走了过来,将两份菜单放在他们面前,轻声细语道:

“小姐先生晚上好,这是我们餐厅这周的菜单,请你们过目。”

傅承洲看了看菜单,抬头看向姜渺,眸光潋滟。

“想吃什么?”

姜渺淡淡道:“都行。”

于是他合上菜单,面带礼貌的微笑对服务生说道:“那就让主厨随便做吧。”

“好的,请问二位有没有什么忌口?”

姜渺摇了摇头。

傅承洲嘴唇微翘,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

“多上一些甜点。”

“好的先生。”

过了一会儿,开始慢慢上餐了。

餐盘撤了一轮又一轮,姜渺脸上却一直兴致缺缺。

直到端来了各式各样的甜点后,她的眼里才闪出一丝光芒,就连坐姿都端正了几分,认认真真地吃着盘子里的提拉米苏。

傅承洲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嘴角勾着笑意,素来冰冷寡淡的眼底染上了一层温柔和炙热。

姜渺吃完面前的提拉米苏,又端起一小碟焦糖布丁,无意中对上了傅承洲的眼神。

“你晚上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脸这么红。”

傅承洲赶紧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掩饰道:“有点。”

姜渺不以为意地点点头。

“我买那块玉,是因为据说那玉能辅助睡眠,我想买来试试,对我的失眠症有没有作用。”

傅承洲换了个话题重新开口。

“如今我把玉让给了你,你是不是......能给我一些补偿?”

姜渺抬头看向傅承洲,挑了挑眉。

傅承洲双手合十:“我昨夜睡得很好。事实证明,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能安然入睡。”

姜渺神色未变,只是眸光沉了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她淡淡开口道:“你把玉让给了我,作为交换,我守你三天。但是,治疗你失眠症的方法,你得重新找。我不可能一辈子当你的安眠药。”

傅承洲能清楚地感觉到眼前女孩的冷漠和疏离。

她总是清晰地把他们的每次接触都定义为一场场交易,好像若非如此,她根本不会对他多加理会。

不过......

她说,不可能么?

在他的世界,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陪她慢慢磨。

傅承洲嘴角微扬:“我用治失眠的奇玉却只换来你三天时间,好像有些吃亏,三个月如何?”

姜渺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那玉确实有些凝神静气的效果,但主要效用不在于治疗失眠,所以对你的病并无太大助益,你就算拿走也没用。

我最多守你一个星期。”

“成交!”傅承洲立即答应到。

又吃了几口布丁,姜渺感觉有点饱了,于是她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走吧。”

傅承洲立即起身跟了上去。

门口的时裕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脸上不由自主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自家boss和这位姜渺小姐站在一起,真是怎么看都觉得般配,简直如同天作之合。

他迅速为二人打开后排车门。

姜渺率先上车,傅承洲也跟着一起坐在了后座。

时裕启动引擎,一边熟练地操纵着方向盘,一边询问道:“傅爷,咱们现在去哪?”

“翡翠湾畔。”傅承洲的声音里透着两分不易察觉的笑意。

时裕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险些将油门当成刹车踩下。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进展这么快了??

他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干巴巴地咳嗽了一声,以示自己的存在感。

十分钟后,车子缓缓停在翡翠湾畔前。

“傅爷、姜小姐,那我就先走了。”

时裕下车替二人打开车门,低着头快速说道,然后赶紧坐回了驾驶座,生怕自己露出什么不该露出的表情。

直到看到他们走远,他才长舒了一口气,心也在胸膛剧烈地跳动着。

也不知道姜渺小姐成年了没有,自家boss这样会不会太禽兽了些......

傅承洲和姜渺穿过院子,径直上了二楼来到卧室。

这时,傅承洲突然仿佛想起了些什么,对姜渺说道:

“孙正兴今天把资料发给我了,我现在转发给你。

你慢慢看,我先去洗澡。”

姜渺点了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

孙正兴交代的AERU-5800药物在华兴生科院的去向,分别是一个名为施毅然和一个名叫程弘图的研究员。

他发过来的,也是二人在职时的基本资料。

姜渺也没了别的心思,仔仔细细地翻看着,想从中找出有用的线索,随即立刻开始调查起这两个人来。

这时,傅承洲洗完澡走进房间。

他边用浴巾擦干头发,边看着正满脸认真地在手机上不断操作的姜渺,轻声提醒道:

“现在很晚了,睡觉吧,明天再看。”

姜渺头都不抬地回答:“你先睡,别管我。”

然后抬手迅速地关掉房间内的大灯,又打开床前的台灯,将灯光的亮度调到最暗。

傅承洲轻轻叹了口气,也就不再继续劝说,而是轻轻说道:“那我陪你。”

姜渺没出声,手指的动作依旧在屏幕上忙个不停,很快就查出施毅然和程弘图这两个人的下落。

他们居然都在六年前因为不同的意外身亡了......

姜渺眯了眯眼睛。

意外。

呵。

真的是意外么?

根据孙正兴提供的资料和自己查到的线索来看,这两个人研究时所需要的药物数量占比区别很大,施毅然占了80%,而程弘图只用了20%。

姜渺首先将目标锁定在了施毅然身上。

毕竟,AERU-5800这款药物十分昂贵,大量购买研究,其经费哪里来?

死人不会开口说话,可生前留下的各种数据却骗不了人。

于是她又开始着手调查施毅然生前在华兴生科院就职时的交易往来记录。

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有点酸,便调整了下坐姿,然后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均匀而沉重的呼吸声。

她回头看了看,发现傅承洲不知何时已经熟睡了。

不是说要陪自己么。

睡得的速度倒是比谁都快。

虽然心里这么想,却看到他脸上透着疲惫,默默将手机调成静音,继续进一步追踪调查着。

不知又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施毅然海量的交易往来记录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背后果然有个资助人一直在资助他的实验,而这个资助人,居然是尚中高三20班的宣雯!

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就算家里有钱,也不至于想到捐那么多钱去资助一个实验室的普通科研人员吧?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这宣雯是不是听人指令做事?

或许,她该找个机会,亲自去会会那个宣雯......

此时,天空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姜渺伸伸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放下手机轻手轻脚地走进浴室。

洗完澡后,她裹上浴巾,有些嫌弃地看了看被自己放在一边的校服。

都穿了快两天了。

姜渺推开浴室的门,昨天的睡衣被她随手搭在了床头衣帽架上,于是拿起来去浴室换上。

等她再次回到房间时,发现傅承洲已经醒了,半撑着身体抬头看着她。

“怎么了?”

“校服脏了,我想换套衣服。”

“我带你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