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雾入秋散

雾入秋散

容钰姜淮月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绣完嫁衣那一天,嬷嬷慌张地跑进来,说太子外出京城治水时,遇刺掉下了悬崖,已经失踪半天了。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天了。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

主角:容钰姜淮月   更新:2022-09-11 05: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钰姜淮月的其他类型小说《雾入秋散》,由网络作家“容钰姜淮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绣完嫁衣那一天,嬷嬷慌张地跑进来,说太子外出京城治水时,遇刺掉下了悬崖,已经失踪半天了。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天了。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

《雾入秋散》精彩片段

他说要娶我,予我凤冠霞帔,不曾想到头来却食了言。


他跌落悬崖,失了忆,被一个姑娘所救。 


他在殿前跪了三天,誓要同我退婚,娶那个姑娘为妻。


皇帝头疼不已,召我过去问我的意见。


我盈盈跪伏,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如太子殿下所愿。”


我与太子婚期将近,每天被嬷嬷按在闺房绣嫁衣,连看一眼天上一掠而过的麻雀,都要被叨叨半天。


“小姐,这天上的雀儿有什么好看的,您手里这凤鸟儿才是最金贵的。”


我手里,嫁衣上绣了一半的凤凰羽翼华美,傲气又灵动,绣了大半年,总算快完工了。


精致又完美的嫁衣,正如我这个人。


我是姜家嫡女,父亲在朝为相,祖父是曾经的太傅,家世显贵,而我,姜淮月,自然也是京城众多大家闺秀之首。


相应地,家中对我的教养也极为严格,琴棋书画,样样皆需精通。


自从皇上确定我为未来太子妃,父亲还特意请来宫里的嬷嬷教导我,嬷嬷真的好严格,等我当了太子妃,她就管不着我了,我要在东宫养一窝麻雀。


不过想到太子殿下,我又觉得,天天被按着绣嫁衣也不算什么辛苦的事了。


太子容钰,与我自幼青梅竹马,一同长大。


他是光风霁月,君子端方的谪仙人物。


身为皇上唯一的嫡子,容钰早早就被立为太子,按着储君的标准培养长大,礼乐射御书数,无一不精,神清秀骨,仁德宽让,备受朝臣百姓爱戴。


他是完美无缺的太子,我是完美无缺的未来太子妃,我们的婚约传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没有人能料到,这样一桩郎才女貌的婚事,有朝一日,也会被搅黄。


我终于绣完嫁衣那一天,嬷嬷慌张地跑进来,说太子外出京城治水时,遇刺掉下了悬崖,已经失踪半天了。


我手一抖,针扎指尖,不小心滴了一滴血在凤凰的羽翼上。



情况危急,我自然没心思在意这一滴血迹,匆忙出门找父亲了解情况。


父亲安慰我,说悬崖不高,皇上已经派人去找了。


那几天,我几乎没睡一个好觉,从早到晚诵经祈福,希望太子平安无事。


许是絮絮叨叨吵到了菩萨的耳朵,一个月后太子才寻回来,听闻受了重伤,还没好全。


我欣喜万分,又心焦不已,顾不得像往常那样换上精致的衣裳首饰,从佛堂里出来,一身素衣便进了宫。


东宫我是常客,我甚至有皇宫宫门和东宫出入的令牌,我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

太子殿前,却意外地被拦住了。


东宫的侍卫长

李河拦住我,为难地说,“姜姑娘,里面血腥味重,您还是别进去了。”


他是个老实憨厚的人,说完自己忸怩了起来,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察觉到他态度有点不对劲,款款一福身,“

李大人,我是太子未来的妻,他受了伤,我自然更要进去看他,我不怕血腥味,请你放我进去。”


李河实在扯不出什么理由继续拦我,一脸古怪地让开了。


我面上稳重,心重重跳了起来,一推门进去,却看到一个娇俏的姑娘正端着药碗,手中拿着汤匙,一勺一勺喂太子喝药。


我顿住了。


女子背对着我,没第一时间察觉我的存在,太子看到了我,抬眸望着我,满眼陌生和戒备。


“你是何人?擅闯东宫?”


他为什么要这样问我?他不记得我了吗?


我隐约有些心慌,依然保持着世家小姐的优雅仪态,柔声道,“太子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姜家嫡女,姜淮月。”


他却瞬间白了脸,没继续看我,急忙对着那个姑娘解释,“阿樱,我不知道她,我不喜欢她,你别误会。”



他问我是何人,他喊她阿樱。


亲疏立见。


一旁那个姑娘也看向我,我终于看清她的样貌,杏眼樱唇,眉眼干净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不及我貌美,却也别有一番俏丽佳人的意味。


看到我,她眼神有些黯然,低声喃喃,“原来你竟有一个未婚妻,”接着她无措地说,“我,要不我先出去吧?”


她把剩一半的药碗放到我手里,想走,却被容钰拉住了。


容钰从我手中拿过碗,闷头一口气喝了剩下的药,全然没有方才一勺一勺喝的耐心,对着那个姑娘安抚性地温柔一笑,转向我时却面上没了表情。


他生性温和知礼,说着绝情的话,也是缓声温文地:


“姜姑娘,孤跌落山崖,失了记忆,是阿樱救了孤。孤与阿樱两情相悦,她是孤唯一认定的未来妻子。”


他一字一顿。


“与你的婚约,孤才知晓。过往种种,孤已经忘记,这个婚约,便也不作数了吧。”


他失忆了?


他不记得我了,怎么会这样。


我苍白着脸告了退,略微踉跄了一下,不着痕迹了稳住了步子,出了殿门,我找到李河问话,“太子是怎么回事?”


李河是去搜寻太子的人之一,我想要知道找到太子的全部经过。


李河见我肃着一张脸,不敢隐瞒,如实交代了当时的场景。太子掉下山崖,被山下的河冲到了下游,那里有一户民间大夫,小女儿二八年华,进山采药,发现了重伤的太子,拖回去救醒了过来。


那个姑娘,三月樱花盛开时生的,唤作曲樱。


太子失忆了,

曲樱又对他有救命之恩,顺利成章喜欢上了那姑娘。


他们找到太子时,太子坚持要把那个姑娘一起带回来,还非要那个姑娘亲手喂药。


我的心一点点冷下去。



我恍恍惚惚回了姜府,没过几天,太子带回一民女的消息传开来,又过几天,太子跪在皇上殿前,请求皇上取消同我的婚约。


太子喜欢上小医女,要与姜家嫡女解除婚约的消息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姜家其他女儿都不敢出门,怕一转身就被别人偷偷笑话。


我闷在闺房里,连院子都没踏出去一步。


母亲端着一碗红豆莲子羹走进来,愁得不行,“淮月,你最近都没怎么吃饭,先吃些东西吧?”


我摇头,“娘,我没胃口。”


顿了一会,终究忍不住询问,“太子还在皇上殿前跪着吗?”


都快三天了,今天又飘了雨,他身上伤还没好全,怎么受得住?


母亲顾左右而言他,我便知道,太子还在坚持跪着,逼迫皇上妥协。


接过羹汤,麻木地尝了一口,甜的,甜得恰到好处,我的心却很酸,鼻头也酸。


食不知味灌了一碗羹汤,让娘亲放心了些,我放下碗,下定决心道,“娘,我要进宫一趟。”


我娘没拦得住我。


到了殿前,远远看到容钰在雨中跪着,脊背挺直,长袍被打湿,不再飘逸如流云山岚。


我接过侍女手中的伞,走过去替他撑伞。


难得居高临下看着他,依旧是高鼻深目,俊美无双,却让我感到陌生极了。


他的脸色可真白,都这样虚弱了,还没放弃。


那股子心酸劲又上来了。


他瞥见我,没看我,依旧是目视前方,清清冷冷的语气,“姜姑娘,不必为孤打伞。”


我没动,他就往边上挪了些,挪进了雨里。


这般避之不及,让我有些难堪。


他以前,可是浅笑盈盈,说只娶我一人,一生一世,只我一个人的。


如今却在殿前跪了那么久,为了抛弃我,娶另一个姑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