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暴戾老公又撩又粘人

暴戾老公又撩又粘人

拾叁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宣筱筱为爱顶罪两年,最终换来的却是渣男的抛弃。前脚刚被迫签下离婚协议,后脚她就被送到了商墨霆的身边。听说堂堂商界大佬疯了,浑身上下戾气太重,必须找一个煞气镇四方的老婆压着他。于是,大佬宣筱筱刚刚重获自由,就被迫嫁与大魔头,成为阎王妻。新婚之夜,商墨霆恢复片刻清明之时,与她约法三章,结果第二天他就把这些忘了……

主角:宣筱筱,商墨霆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宣筱筱,商墨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暴戾老公又撩又粘人》,由网络作家“拾叁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宣筱筱为爱顶罪两年,最终换来的却是渣男的抛弃。前脚刚被迫签下离婚协议,后脚她就被送到了商墨霆的身边。听说堂堂商界大佬疯了,浑身上下戾气太重,必须找一个煞气镇四方的老婆压着他。于是,大佬宣筱筱刚刚重获自由,就被迫嫁与大魔头,成为阎王妻。新婚之夜,商墨霆恢复片刻清明之时,与她约法三章,结果第二天他就把这些忘了……

《暴戾老公又撩又粘人》精彩片段

“筱筱,我们离婚吧。”

陆晋辰面色僵硬的递来一张离婚协议书,语气是怜悯而温和的,“陆家少奶奶不可能是个坐过牢的罪犯。”

“我和晋辰的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秘书苏轻颜捧着大肚子,分明生的明眸善睐,但眸底却压着深沉的讥讽恶意,“姐姐,你就成全我们吧。”

宣筱筱一袭灰衣黑裤,身形单薄却坚韧,目光在对面携手而坐的亲密男女身上一扫而过,眼神从略微的震惊转为凉薄,像是预料到一般。

“陆晋辰,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出狱惊喜?”

两年前,陆晋辰恶意操纵股市,涉案金额高达三十亿,即将面临牢狱之灾,陆母做主让陆晋辰和宣筱筱领证登记结婚,但条件却是替陆晋辰顶罪。

而当年的她会甘心入狱,为的不过对陆晋辰的一腔爱意。

谁知她刚出狱的当天,丈夫就带着大肚子的秘书小三,要求她签下离婚协议书!

“筱筱,是我对不起你……”

陆晋辰下意识避开她质问的目光,声音艰涩:“离婚后我会补偿你的。你当不了陆家少奶奶,但可以成为陆家的养女,在陆氏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

“呵!”

其实,陆晋辰的异样早就有迹可循。

两年的牢狱之灾,他只在年节时来探监过一次,而且心事重重,身上还染着浓郁的香水味……

她从小被陆家助养,性格孤僻没朋友,只习惯陆晋辰的温柔以待。

所以她即便有怀疑,也带着侥幸的想法等陆晋辰。

可现实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日久才见人心不古,路遥方知马力不足。我认了——年少无知的时候,谁还没爱过一两个人渣呢!”见那两人面色喜怒交加,宣筱筱敛了眉眼,瘦弱的脸颊逐渐冰封,粉唇翕动就是一笔巨额赔偿,“一个亿——这是我应得的。”

“一个亿……你简直是狮子大开口!”苏轻颜眼底的恼怒一闪而过,阴阳怪气道:“嘴上说的好听——替晋辰坐牢是因为爱他,最后还不是为了钱。”

“别自己是个蛆,就觉得全世界都是一个大粪池。”宣筱筱嗤笑一声,再抬眸时,清亮的玉眸盛满凌厉的杀气,眼神所到之处,冰封万里:“我跟我未来的前老公说话,有你小三什么事?”

苏轻颜微微一僵,被她强大的气场吓了一跳:这还是当初公司里那个对陆晋辰温柔体贴的宣筱筱吗?怎么坐个牢出来,变得这么煞气凛然!

陆晋辰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筱筱,你怎么能这么说轻颜?再怎么说,她以后也是你嫂子!”

哗啦啦!

“你最好闭嘴。”宣筱筱冷笑一声,一杯滚烫的咖啡泼向陆晋辰的俊脸:“打你会打疼我的手,骂你会脏了我的嘴……陆晋辰,你拿钱!我签字!然后你赶紧滚吧,免得污了我的眼。”

“你!”陆晋辰恼羞成怒,站起身就要给她一巴掌。

“住手,你个混账东西!”一声怒喝传来,陆母及时赶到,三两步冲过来护着宣筱筱,居高临下的看着不争气的儿子,“陆晋辰,你做错了事,还有脸对筱筱动手?她是我们陆家的恩人!”

陆晋辰看着疾言厉色的母亲,愣了一下:“妈,您怎么来了?”

为了能顺利离婚,宣筱筱一出狱,他就派人把她接来这个提前包了场的偏僻咖啡馆,为的就是快刀斩乱麻,不给宣筱筱找靠山的机会。

没想到母亲还是找来了!

宣筱筱眉眼一动,“夫人。”

“筱筱,对不住。”陆母语带哽咽,先是把陆晋辰骂的狗血淋头,随后握着宣筱筱的手,苦口婆心道:“苏轻颜怀了孕,如今月份大了,打胎不可行……妈妈知道你性子烈,现在的晋辰也配不上你。等你们离了婚,我就正式宣布收养你为义女,以后你就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以后别叫我夫人,显得生分……”

宣筱筱看着陆母慈爱的面颊,瞬间了然,直接捅破对方来的意图,“夫人,您来也不是说这些的吧,还是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

说完,她就走!

陆家人的嘴脸,她短时间不想再看到!

 


陆母的笑意僵了一下,语气愈发温柔:“傻孩子,妈妈知道你是一时生气才口不择言。”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纸婚约递给宣筱筱,“妈妈给你安排了一桩新的婚事,对象是商家二少。你知道的——商家可是帝都第一世家,商二少又是个光风霁月的人物……这一次商盛两家联姻,是妈妈费尽心思为你争取的。以后你就是商家二少奶奶,陆家还要依仗你呢。”

众所周知,商二少两年前遭遇意外,突然变成了疯子,生理和心理双重意义上的疯子,两年来一直住在商家新建的疗养院,但杀伤力极大,护工和保镖换了一批又一批,大多都是血淋淋的抬出去的。

商家家主近来听信方士所言,要找一个坐过牢煞气重的女人,才能镇得住商二少的疯劲儿,让他恢复正常。商淮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一心想培养商墨霆成为下任家主,所以调查筛选之后才找上陆家,给的报酬丰厚。

陆母以为宣筱筱坐了两年牢,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等把人骗去了商家,一切水到渠成,她后悔也来不及了。

宣筱筱却瞬间冷了眉眼,语气讥讽:“我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连陆家少奶奶都不配!商二少居然看得上?”

帝都的形势宣筱筱了如指掌。

在监狱里这些年,她走过深渊,踏过炼狱,成长的比谁都快,如今暗中组建的势力遍布国内外,早就不是区区一个陆氏能栓得住的池中物!

苏轻颜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外界却一丝风声也没有,光靠陆晋辰这个张扬傲慢的大少爷是办不到的,其中必然有陆母秘密周旋的结果,否则她不至于今天才得到这个消息。

如今陆家不但要过河拆桥,踢她出局,还要物尽其用,压榨她最后一分价值——真是无奸不商,可恨之极。

陆母脸色变了变,一眨眼忽然落了泪,哽咽道:“妈妈实话跟你说,陆氏遇上了资金问题,如果没有商家的资金注入,很快就要崩盘了……筱筱,陆家也是抚养你长大的地方,你真的忍心看着妈妈一无所有吗?”

宣筱筱面无表情的扯开她的手:“两年的牢狱之灾,还不够还债吗?”

她想拒绝这些虚伪的人,想肆无忌惮的发泄愤怒,但——

商墨霆也是她出狱后的第一个任务目标!

她答应九爷的事,一定得办到。

“好,我答应了。”宣筱筱心死情亡,下一刻就毫不犹豫的揭穿了陆母的虚伪面目,“您也不必虚情假意的继续跟我演戏,商墨霆是疯子,我是傻子,也算绝配。“

陆母面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绽放,就硬生生僵住了。

“我嫁可以,但陆家的助养之恩,我也还清了。”宣筱筱环视三人一眼,散碎的发被风吹开,露出了眼尾至耳根的一条刀疤,宛如蜈蚣一样蜿蜒而下,凭生几分骇人之气,“从今以后,我要和陆家划清关系。”

陆母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天色已暗,但陆母担心夜长梦多,便托了关系让专人等在民政局,只为让宣筱筱顺利办理离婚。

迈巴赫缓缓停在民政局门口,宣筱筱率先下了车,分明是遭人抛弃算计的落魄女,但她举手投足之间竟有几分英姿飒爽的豪气,让陆晋辰一时看呆了。

他冷静下来,斜睨一眼身侧恬淡甚至冷漠的女人,终于后知后觉的生出了一抹愧疚,“筱筱,对不起。但我对你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陆晋辰下意识拉住宣筱筱的手腕,纤细柔软的让人心悸,那张侧对着他的右脸依然是美丽而妩媚的,他不禁脱口而出:“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

宣筱筱心底生一股厌恶,猛地甩开他的手,正要反怼,余光扫到不远处那辆黑色宾利,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辆车,从他们离开咖啡馆就一路跟到了这里。

宣筱筱本能的竖起防备,不理会喋喋不休的陆晋辰,抬脚走向宾利,一手背在身后,指尖藏着几枚袖刀,刀刃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她一手正要敲车窗,窗户却自动缓缓落下,露出一张冰冷如玉的脸。

宣筱筱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这个妖精似的男人吸引了!

他长得实在过于漂亮。

一张雌雄莫辨的脸,白皙到有些病态的肌肤,低垂时过分浓密卷翘的睫毛,薄唇微抿,似乎有些不耐,眼角眉梢都挂着冷冽的气息,一身黑衣黑裤,显得身形更加瘦削单薄,仿佛一株暗夜里覆盖着霜雪的曼珠沙华,沉静而忧伤,冷漠而孤独。

宣筱筱回头看了眼追过来的陆晋辰,眨了眨眼睛,忽然俯身靠近他,语气魅惑:“美人,单身吗?”

 


男人冰冷的眼眸闪了闪,面无表情的睨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小脸,瞳孔闪过一抹暗夜的煞气:“单身,又如何?”

“不如何,就是想……亲亲你。”话音刚落,宣筱筱霸气的扣住男人的脸颊,将唇瓣狠狠压了上去,坏气的在他凉薄的唇缝勾了勾。

随后,宣筱筱满意的听到身后气急败坏的声音:“宣筱筱,你疯了!”

她早就该疯一把,而不是在陆晋辰这个人渣身上浪费青春。

宣筱筱微微勾唇,正要松开男人的唇瓣,一双大手如同闪电般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大半个身体都拖进车里,胸~部紧紧贴着男人的胸口,两颗心脏的激烈搏动仿佛在打架似的,互不相让。

“放开!”宣筱筱瞬间浑身警惕,下意识要射出袖刀,下一刻男人折住她手腕,两片冰冷的唇狠狠压下来,疾风骤雨般的惩罚如期而至,如野狼在撕扯落入陷阱的猎物,几乎将宣筱筱的唇瓣咬得鲜血淋漓。

MD,这厮是属狼的吗?

下嘴太狠了!

“唔嗯……”宣筱筱奋力挣扎,却发现男人的双臂宛如铁笼,将她困在怀中纹丝不动,但这种高难度亲吻姿势,她的一把老腰着实受不了,快被车窗截成两半了!

男人幽暗的眸底闪过一抹暗紫色,启唇将宣筱筱染血的唇瓣含入唇齿之间,细细舔舐,好像在安抚她一般。

“唔,你……”宣筱筱浑身蹿过一抹可怕的电流,几乎要被这双紫色的幽瞳勾引的迷离了心智,好在唇瓣的疼痛及时拉回了她的心智。

宣筱筱狠狠合拢牙齿,咬了他一口。

男人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抹怒色,但却下意识松开了唇齿,雪色的唇角溢出一抹妖冶的血色,将他衬的愈发像个勾人的妖精。

宣筱筱身手极快,一掌劈向他肩膀,将男人推开些,又如同一弯游鱼般脱身而出,双脚成功落地,她蓦然有种狼口脱身的刺激感。

男人冰冷的眼眸露出十分妖冶的紫,定定的盯着宣筱筱不放,浑身洋溢着冰冷的煞气,但却始终是没有更多的动作,反倒把前面开车的属下吓得魂不守舍,恨不得挖出自己的双眼:笙爷竟然被个有夫之妇强吻了?!民政局前是不是立马要多一具女尸了?

“筱筱。”陆晋辰回过神来,连忙抓着宣筱筱的胳膊,张嘴就要质问:“他是什么人?你们怎么……”

“你喜欢森林,我绿过你!”宣筱筱抬手,优雅的抹去唇角的血迹,“现在,可以去办理离婚证了。”

陆晋辰的脸青了又白,一阵火辣辣的疼:宣筱筱的报复,伤害性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等两人进了民政局,周济才小心翼翼地往后看了一眼:“笙爷,她就是先生为您挑选的妻子——宣筱筱,今天刚出狱。”

他看着男人唇角的鲜红血迹,眼皮又开始抽疯似的抖,语气惊惧道:“是按原计划把人绑走,还是……直接处理掉?”

商墨霆两年前遭遇的重大变故,和商家的每个人都脱不了干系。两年来主子过的如履薄冰,无数次死里逃生,怎么可能在羽翼未丰的时候,同意跟一个商家选择的女人结婚?

所以他们一路跟着宣筱筱来到民政局,就是打算在商家来接人之前,把宣筱筱直接处理掉的。

“不。”商墨霆摊开掌心,一枚雕刻精美的袖刀跃然于上,如同那个妩媚又冰冷的女人,充满了神秘感。

夜色愈浓,男人蓦然勾唇,笑容妖冶而残忍:“这个女人,我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