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强势闪婚大佬非要给我儿子当爹

强势闪婚大佬非要给我儿子当爹

喜洋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苏软软被恶毒的继妹算计,不仅失身给陌生男人,还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从此,她发誓不再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得变得强大起来。四年后,信心满满,准备报仇虐渣的苏软软,再次被恶毒家人算计,被迫嫁给了陆骁承。这个男人虽然有钱有颜,还是她孩子的亲爹,但听说他有不良嗜好,她必须得逃!

主角:苏软软,陆骁承   更新:2022-07-15 23: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软,陆骁承 的女频言情小说《强势闪婚大佬非要给我儿子当爹》,由网络作家“喜洋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苏软软被恶毒的继妹算计,不仅失身给陌生男人,还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从此,她发誓不再唯唯诺诺,逆来顺受,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得变得强大起来。四年后,信心满满,准备报仇虐渣的苏软软,再次被恶毒家人算计,被迫嫁给了陆骁承。这个男人虽然有钱有颜,还是她孩子的亲爹,但听说他有不良嗜好,她必须得逃!

《强势闪婚大佬非要给我儿子当爹》精彩片段

夜。

歌诗雅邮轮顶层套房。

苏软软是窒息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帅气得无与伦比的脸,深邃精致的五官像古希腊的神,每一寸都是上帝的精工细作。

尤其那双眼眸,似深海,让人看不透,却又如潜伏丛林的猛兽,下一秒就会将人撕碎。

他的大手正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提起来,薄唇逸出清冷嗓音。

“谁,派你来的?”

苏软软呼吸极其困难,她紧攥着男人的大手挣扎,这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异样。

脸上好像被什么盖住,像是面具?

身上也只穿了一层薄纱,随着动作,露出大片细瓷般的皮肤。

苏软软慌了,她不是在参加宴会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男人又是谁?

她被掐得脸涨红,破碎的嗓音从喉咙里艰难挤出。

“没、没有人……放、放开……唔!”

不等她说完,清瘦的身子被男人无情甩开,撞到床头柜后,又连带着上面的琉璃灯罩,一起翻倒。

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剧烈咳着,被灯罩上金属片划破的手心,冒出汩汩鲜血。

将白色地毯,泅湿一片。

男人看见,更加厌恶地皱起眉,像是在看一块极脏的抹布。

“滚!”齿间冷冷蹦出一个字。

杀伐之气更浓,苏软软吓得一颤,顾不得手上的伤,连忙扶着床站起来。

刚迈开步子,长长纱裙绊在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扑进了男人怀里。

手上的鲜红,淌在男人结实的肌肉上,空气中散发出血液的腥甜气。

苏软软惊的毛都炸了,弹簧似的从男人身上弹开:“抱、抱歉!”

说完就想跑,被一只大手攥住了手腕,那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

她仓皇抬头,男人眼中的厌弃,几乎要化为利剑。

吓得苏软软两腿发软,浑身发颤,小心翼翼抽着手腕。

另一只干净的手,抹着男人胸口的血渍,企图给他擦干净。

忽地,人又飞了出去!这次被男人扔回了床上。

“这就是你的目的?”男人问着,眸光在触到苏软软瓷白肌肤上,沾染的血迹时,眼底泛起猩红。

苏软软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摇摇头。

男人却欺身上前,两手撑在她身体上方,提起她那只还在流血的手,倏地咬在了她的伤口上!

“啊——!”这、这是个变态吸血鬼吗?

苏软软感觉今天可能活不成了,疼得浑身打颤,眼泪一颗一颗从眼角滚落,她拼了命的挣扎,可男人却越来越不对劲。

呼吸越来越重,手里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失控般按住她,从野兽变成了恶魔……

不知过了多久,苏软软再有意识时,房间里已经黑的不见五指。

她秉着呼吸,仔细分辨着周遭的声音,似乎,那个可怕的男人还在旁边?

咬紧牙关,轻轻挪着酸痛无比的身体。

苏软软小心翼翼蹭下床,一站起来腿软的差点跪了!

好在没有吵醒那个恶魔,她凭感觉摸到门边,借着微弱衣柜灯光,随手拎了件衣服裹上,拉开门头也不回跑出去……

两个小时后。

助理冷言看见床边的血掌印,表情失去控制能力。

“总裁,您受伤了?”

陆骁承坐在床边,手上正捏着半张白色面具,在指尖磨。

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他淡淡道:“去查昨晚被送来的女人,好好跟着,查清是谁的人。”

冷言目瞪口呆,有个女人和他家总裁共处了一晚?总裁不是最讨厌女人吗?

疑惑的目光触到陆骁承刀子一样锋利的眼神,刹间,冷汗涔涔垂下头。

“是!”


四年后,蓝岛村卫生所。

“苏软软,你再晕针,就别干这个护士了!”

护士长气吞山河的怒吼中,苏软软第105次捏起针灸针。

两眼发晕,浑身冒汗,抖若筛糠。

好在一道铃声及时拯救了她。

她逃命般撂下针,扶着柜子,朝着座机挪过去。

陈妈的声音带着哭腔传来:“软软,不好啦!刚才来了两个人,把大宝二宝抢走了,让你两个小时内去C市苏家,不然就要撕票!”

苏软软一怔,身上的护士服都没换,拔腿便往外奔。

四年前,她被妹妹苏宝珠叫去参加邮轮晚宴,只喝了一杯香槟便晕死过去,还被送到了一个恶魔床上。

就是那夜,让她意外怀孕,在她最紧张无助时,父母却将她赶出门,让她最好死在外面。

今天为什么又要抓走她的孩子威胁她回去?

到苏家门口时,已接近凌晨。

苏软软刚敲开门,姜美凤的谩骂劈头盖脸砸过来。

“苏软软你是生了两个白痴吗?你看看他们把家弄成什么样了!”

苏软软还没喘匀气,顺着姜美凤的视线扫过去。

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客厅里,抱枕里的羽绒漫天飞舞,绿植也带着土,全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唯独鱼缸里的鱼还留着命,可盖子也被打开,一只红色盆子飘在上面,非常扎眼。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苏二宝的杰作。

果然,一个小肉团灵活躲过保姆的追逐,炮弹似的撞进苏软软的怀里。

娇软嗓音奶声奶气的:“妈妈终于接我了!鱼好肥,炖鱼汤!”

姜美凤不可思议地喊起来:“要死啦!二十万的金龙鱼,你拿来炖汤?苏软软这就是你养出来的野种?”

苏软软冷着脸,没搭理姜美凤的歇斯底里。

先认真检查了苏二宝,确定她没受伤,才细声问道:“哥哥呢?”

苏二宝肉乎乎的小指头朝里面一指:“阳台!看星星!”

苏软软确定了苏大宝的位置,抱着孩子就要过去。

姜美凤一把扯住,目光嫌弃的扫视着她。

“脏死了,赶紧把鞋脱了,把自己洗干净。凌晨三点化妆师要过来,六点接亲。”

接亲?苏软软下意识想,是她妹妹苏宝珠要结婚了?

下一刻,姜美凤又道:“真是晦气,竟然是个傻的!你给我争口气,好好看好那傻子,别让人发现,至少撑到婚礼结束,听见没?”

“什么意思?”信息量太大,苏软软完全懵了。

姜美凤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冷哼,扭腰坐到沙发上。

刻薄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你啊,走狗屎运了,陆家不知道什么毛病,要娶个带孩子的单身女人。我给你报了名,没想到被选中了。你马上就要嫁给陆骁承,当陆少奶奶了。怎么样,感谢妈妈吧?”

???

苏软软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看姜美凤得意的表情不像是假的。

她疑惑问道:“为什么要娶有孩子的?”

姜美凤完全不关心原因,只道:“管他为什么!能在C市万千单身妈妈中,一眼选中你,你就偷着乐吧!赶紧去洗澡,找件你妹妹的衣服换上,别耽误时间。”

苏软软才不信,陆家那样的高门会娶自己这种身份的女人。

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或者是觊觎她身上的某个零件?


“我不会嫁!四年前你们把我赶出苏家起,你们就没有权利做主我的人生了。”

苏软软说罢,一边抱起苏二宝,一边跑到阳台,对苏大宝轻声道:“大宝,跟妈妈回家吧?”

苏大宝白净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清澈如湖水。他眼都不眨地望着窗外,似乎外面是一片神秘大海。

苏软软难过得不行。平时小家伙最不喜欢陌生人碰他,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完全封闭自己不和任何人交流。

今天一定吓坏了吧?

她小心翼翼牵起苏大宝的手,好在他没有发脾气。

就在苏软软松了口气时,余光里瞥见苏富贵正怒气腾腾走过来。

“给脸不要脸!这几年我没教训你,你就忘了你姓苏了是不是?”

苏富贵咆哮着上前,猛地朝苏二宝伸出手。

苏软软没防备,孩子一下被夺走。

苏二宝哇一声哭起来,边哭边对着苏富贵挥起小拳头。

“坏银!敢拧二宝痛痛!打稀你!”

苏富贵被苏二宝哭的太阳穴突突跳,将她举过头顶。

就在要扔出去的瞬间,苏软软扑上去,抱住了苏富贵的胳膊。

“我嫁!”

“早这么懂事不就完了?”

姜美凤走过去,拍了拍苏富贵,示意他把孩子放下。

对苏软软道:“听说陆骁承有点特殊癖好,你提前学习学习。以后,这个野丫头就留在苏家。”

“不行!”

苏软软只注意到了姜美凤的后半句,她立即警醒:“二宝必须跟着我,否则别想我嫁过去!”

“你还敢跟我讲条件?”

苏富贵刚平息的怒气又腾上来,一只胳膊夹着二宝,另一只手扬起,朝苏软软脸上甩过去。

眼看那一巴掌就要落到苏软软脸上,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室内的几人皆是一震,姜美凤朝苏富贵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小跑去门口,开门。

门外寒风凛冽中,西装革履的男人梳着大背头,一副精英的模样。

见到姜美凤,只微微颔首,面无表情道:“我来接苏小姐。”

姜美凤一惊,下意识看向客厅的落地钟:“才一点,这么早?”

精英男挑起眉:“合同已经签了,要反悔?”

姜美凤立刻堆上笑脸:“怎么会!”

说完,转身跑到苏软软跟前,拧着她的胳膊:“陆家来接你了,你给我机灵着点……”

她朝二宝抬了抬下巴,眼里全是阴狠。

苏富贵也把大宝从阳台捞了出来,一把塞进苏软软怀里。

苏软软不敢再反抗,她的这对父母,狠起来六亲不认,可以牺牲任何人,哪怕是他们自己的父母!

她咬着牙,看了眼被捂着嘴的苏二宝,老老实实带着大宝出了门。

——

一个小时后,蓝湾别墅。

苏软软困顿中感觉到车子停下,她警觉的睁开双眼。

一瞬,双眸睁大!

只见眼前,无数白色布幔被寒风吹的张牙舞爪。一张桌子摆在正中央,桌面上放着一个大号香炉,浓烟呼呼往外冒。

一个穿着黄色长袍的道士捻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时不时还捞起一把剑,舞动两下。

苏软软咕咚咽了口口水,她这是睡了一觉,到阴曹地府了?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车门被从外面打开,苏大宝先被拎走。

紧接着,冷漠的嗓音响起:“苏小姐,下车拜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