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全文版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

畅读全文版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

我要吃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我要吃肉”又一新作《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周聿安林柠,小说简介:嗓子发出尖锐的声音,刺耳的语调毫不掩饰,直接转身就走。“砰——”的一声震天响。他重重的甩上办公室的门离开。林柠目光清冷的看着门口,本来不想这么快动手的。但是总有人想踩在她的脸上耀武扬威。她如果忍下了,对方得寸进尺,她就得一直窝囊下去。许婕是替公司发声的人,倘若这次没有公平对待,那就是替自己埋雷。......

主角:周聿安林柠   更新:2024-02-12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聿安林柠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全文版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由网络作家“我要吃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我要吃肉”又一新作《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周聿安林柠,小说简介:嗓子发出尖锐的声音,刺耳的语调毫不掩饰,直接转身就走。“砰——”的一声震天响。他重重的甩上办公室的门离开。林柠目光清冷的看着门口,本来不想这么快动手的。但是总有人想踩在她的脸上耀武扬威。她如果忍下了,对方得寸进尺,她就得一直窝囊下去。许婕是替公司发声的人,倘若这次没有公平对待,那就是替自己埋雷。......

《畅读全文版离婚后,我被小鲜肉们围满了》精彩片段


他是公司的金牌经纪人,圈内的地位极高,飞鹰之前为了留住他开出了多少优渥的条件!

林柠一上位,乔治就辞职的话,业内只会传出林柠的闲话。

所以他敢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她!

让她知道,不是谁都能得罪的!

林柠挑眉,眉眼轻慢的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

“行啊,你写个辞职报告,我来批,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乔治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看她,指着自己,不可置信:

“林柠,你敢开了我?”

林柠没有理会他,冷笑划过唇角:

“你要是想去给周聿安当哈巴狗,我还可以给你写封推荐信呢!”

飞鹰娱乐虽然资产股份复杂,但是周聿安那点股份的话语权,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乔治这个人一门心思想当周聿安的狗,她干脆成全他好了。

反正留着也碍眼。

乔治一听林柠压根不按套路出牌,没有挽留他,更没有低头求和的意思,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她怎么敢呢?

乔治窈窕的身材僵硬的看着她,伸出兰花指,狠狠的指向她:

“林柠,你知道我走了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飞鹰娱乐的损失会多大吗?

我一走,公司的艺人和资源都会跟着我,到时候一切损失你来负责,就算是你跪在地上求我我都不会回来,你可别后悔!”

林柠扯了扯嘴角,神色丝毫未变:

“乔治,好走不送。”

她抬了抬眼皮,眉眼中带着几分轻蔑。

乔治气的浑身发抖,他的兰花指都快绷不住了:

“好,你等着!”

他尖细的嗓子发出尖锐的声音,刺耳的语调毫不掩饰,直接转身就走。

“砰——”的一声震天响。

他重重的甩上办公室的门离开。

林柠目光清冷的看着门口,本来不想这么快动手的。

但是总有人想踩在她的脸上耀武扬威。

她如果忍下了,对方得寸进尺,她就得一直窝囊下去。

许婕是替公司发声的人,倘若这次没有公平对待,那就是替自己埋雷。

她不会委屈自己人。

很快。

沈尧敲门进来,脸色有些凝重:

“林总,我刚才听到乔治怂恿公司的演员集体跳槽,还想带走品牌资源,他一走,会不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林柠轻笑了一声,站起来去一旁煮咖啡:

“你放心,那些一线大腕是不会走的,且不说要支付多少违约金,他们是不会甘心屈就于那些小作坊的。

他能带走的,都是那些不出名还想巴结他的人,那些无关紧要,正好还能替我们清理门户。”

沈尧了然的看着她,松了口气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难怪您一点也不着急。”

林柠挑了挑眉,悠闲地抿了一口咖啡,舒了口气,把桌子上的那份名单递过去:

“把苏婉柔弄走,让许婕去。”

本来,她也不打算把苏婉柔留在飞鹰娱乐。

垃圾就该被处理掉。

沈尧点了点头,接过名单,就转身出去办事了。

当天晚上。

乔治的辞职报告一递上来,林柠就秒批。

一分钟都没耽误。

最后他离开带走了两个刚入行的小演员,其他人都没有一口答应跟他走。

听说乔治气的脸都绿了,在公司里大骂他们忘恩负义。

不过他很硬气的带走了跟他关系好的几个礼服和珠宝品牌。

林柠知道了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律师记得索要违约金。

能赚一笔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


她一转身,明艳的五官带着几分清冷淡漠,目光莹润潋滟,她勾唇,语气清浅:

“你是在说我吗?”

“不然呢?”

萧然抱着替苏婉柔出气的打算,毫不相让。

林柠扯了扯嘴角,环抱着双手低头一笑:

“你知道有句话怎么说的吗?狗拿耗子,你们俩一只是狗,一只是耗子!”

多管闲事。

萧然气的要走过去理论,苏婉柔连忙拉住他:

“算了,萧然,别生气,让人看见了不好。”

“她还要脸吗?那么欺负你,到头来你还为了她着想,这种人怎么没遭报应!”

萧然语气阴沉的开口。

林柠收敛了笑容,正色的看着他:

“报应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报应到谁身上,可就说不定了。”

她云淡风轻的扫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苏婉柔,然后转身离开。

那一眼,足够苏婉柔心底发慌。

林柠转身离开,萧然气的要命:

“这个女人真是嚣张,婉柔,你放心,我都跟电视台打好招呼了,她不敢欺负你。”

萧然的父亲虽然只是个导演,但是奖项无数,很有名气。

在圈子里的地位很高。

苏婉柔笑着点了点头。

林柠一出门,就给制片人打了个电话。

他立即接起来,气的话都说不稳:

“林总,我刚要给你打电话,我跟你说……”

“我都知道了,苏婉柔去当评委了。”

林柠打断他,继续开口,嗓音温柔又克制:

“你不要阻拦,她想当就让她当,德不配位,会摔得会惨。”

制片人微微一愣,默了一瞬。

“好,听你的。”

因为林柠方面拿出证据,他才能洗刷冤屈,所以他欠着林柠一个天大的人情。

中午。

林柠接到医院的电话。

“非亲子关系……”

这几个一直萦绕在耳边,像是做梦一样,她不敢相信,也无法理解。

周逸不是周聿安的孩子?

他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仅仅是深爱苏婉柔,所以哪怕不是他亲生的,他也视如己出?

他把所有的爱和容忍都给了那个女人,所以他并不在乎自己和那个没出世的孩子。

只用一句“补偿”来打发她!

林柠眼眶发酸,心底某个地方丝丝抽痛。

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她。

她突然很累,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

林柠恍惚不知疲惫从何而来。

或许是知道这件事情,更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可笑又可怜。

她不是输给了一个私生子。

而是输给了周聿安和苏婉柔伟大的爱情?

那颗心从抽痛到麻木到僵硬,似乎用了很长时间。

她才缓过神来。

她没去公司,直接回到了林家的老宅,躺在自己的房间里。

周围都安静下来,她沉寂的心也感到了一丝安全感。

睡了一个浅觉。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她看着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她接起来,对方的嗓音清澈朗润:

“没打扰你吧,林小姐?”

林柠微微抿唇:“傅凛?”

“是我,林小姐已经拿到鉴定结果了?”

傅凛的语气胸有成竹,仿佛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林柠心底觉得一丝抗拒,仿佛他派人跟踪她的一举一动一样。

她摸不清他的目的。

所以沉默着没有作声。

傅凛笑着解释,嗓音低哑:

“今天中午去飞鹰找你谈事,结果他们说林小姐下午没上班,所以我猜您可能知道了结果,心情不好?”

林柠不自觉舒了口气,声音缓和:

“得到结果了,让我很意外,傅总有事找我?”

傅凛声音深沉了几分:


秦月气的脸色发白,她冷笑了一声:

“我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泼妇骂街,林柠你看看,这三年你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林柠本来不想理睬,但是确实是她们出现影响了胃口。

她嘴角噙着冷笑站了起来,扫了一眼冯攸祺和苏婉柔,缓慢的走了过去:

“冯女士,你口口声声看不上我的出身,可是你当初作为秘书跟了周董还怀了孕的时候,周董还没跟前妻离婚呢,可见周家的儿媳门风如此,我是学不会的。”

她的话一出口,冯攸祺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气的她浑身发抖。

周围的人都窃窃私语,这个爆炸性八卦简直是不可置信。

当初她要死要活的要嫁给周聿安之前,林家早就让人将周家的人调查清楚了。

冯攸祺不正当上位的事情,是林父林母不想结亲的最大原因。

秦月在一旁听完,毫不掩饰的嗤笑一声:

“难怪冯女士喜欢苏小姐,两个人都是惯三,自然惺惺相惜了!”

当众被揭短,尤其还是见不得人的过去。

冯攸祺气的双目瞪大了,整个人面色惨白难堪,伸手指着她,恨不得将林柠弄死:

“你这个贱人!”

她一巴掌就要甩过去,可是林柠却猛地拽住她的手腕,冷冷的扔了回去。

冯攸祺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因为地毯摔在地上。

她惊愕的瞪着这个以往低眉顺眼的林柠,仿佛不认识一般。

林柠走过去,气场清清冷冷,眉眼间带着几分冷淡和疏离:

“冯女士,你这点手段还是留着教教你的儿媳苏小姐吧,想动手教训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赔不起!”

她扫了一眼苏婉柔,苏婉柔也有些惶恐,畏缩了的往后退了一下,抱着自己的儿子。

她连冯攸祺都敢动手,更何况自己呢?

林柠和秦月一走,苏婉柔就过去搀着冯攸祺:

“伯母,您没事吧?”

冯攸祺想起林柠的话,咬牙切齿的伸手一巴掌打在了苏婉柔的脸上。

狠的要命。

苏婉柔捂着脸震惊的抬头,冯攸祺警告她:

“今天听到的事情你要是敢乱说,我就收拾你!”

她当然瞧不上苏婉柔,要不是为了她孙子,她懒得多看一眼。

她要的是一个出身干净,门当户对的儿媳。

苏婉柔咬了咬下唇,委屈的点了点头,温顺乖巧的开口:

“您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冯攸祺咬牙切齿的拿出了手机,她自然不会就这么甘心被侮辱的。

……

到了晚上。

关于谴责娱乐圈潜规则的热度稍微有下降的趋势的时候,另一件八卦悄然也跟上了热度。

那就是周聿安太太出轨的丑闻,直接将林柠指名道姓的曝光出来。

“周太太林柠出轨”、“林柠就是飞鹰娱乐总监,潜规则事件的策划者”……

下面附的照片,就是在酒会上她挽着林景年出场的一幕。

而周家到底是顾忌林景年的身份,还给他的脸上打了马赛克。

但是林柠的脸毫无任何遮挡。

之前舆论指责林柠婚前私生活混乱,现在又是婚内出轨。

看来不把她逼入绝境,是不会放过她了。

正想着,林景年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语气有些愤怒和凝重:

“网上的照片看到了吧?我让人去收拾,顺便把你的身份公布出去,堵上他们肮脏的嘴。”

林柠倒是没有那么生气,她白天刚骂了冯攸祺,按照她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脾性,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恐怕这次的热度就是冯攸祺的手笔。

她轻轻笑了笑,声音轻快:

“大哥,你别插手,我会解决的,我的身份可得保密,不然林家大小姐跟那种人挂在热搜上,我还嫌丢人呢!”

林景年听了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

“那你要是需要帮忙,就告诉我,哥哥无条件支持你。”

“谢谢亲爱的大哥。”

挂了电话。

林柠就把人叫了进来,是那两个女实习生中的一位,许婕。

许婕年纪最小,性格也很跳脱。

林柠把事情说完,许婕就一口答应了。

“这个忙我得帮,我还替公司着急呢,现在有了这个视频就真相大白了,那个苏婉柔太过分了,颠倒黑白,仗势欺人!”

林柠笑了笑:“你放心,你一发布,公司的回应立马跟上,至于其他的不用多说。”

两个人达成共识,林柠就让人离开了。

晚上七点五十分,天色已经漆黑一片。

许婕以个人的账号发布了一条长达十分钟的视频,来庆祝自己入职新公司。

视频的题目就是:《入职第一天,规则在哪儿?》

结果如预料般一样,引起了轩然大波。

视频中苏婉柔坐的距离制片人最远,动作扭扭捏捏的,矫情作态。

而实习生里其他四个人都大大方方的在旁边说笑。

制片人和工作人员在给他们讲解上节目的注意事项,气氛轻松融洽。

许婕和另一个女生客气的端着杯子里的橙汁示意,还看了一眼苏婉柔让她一起,她面前的也是橙汁。

结果苏婉柔就突然爆发了,站起来破口大骂:

“我不是来陪酒的,凭什么让我喝酒,是林柠故意害我……”

众人都错愕的看着她,她就绕到了制片人的跟前,端起制片人面前的酒,直接从他头上浇了下去。

制片人惊诧的跳起来,直接开骂……

视频戛然而止。

网友们在飞鹰娱乐的评论下彻底沉默。

而去找到了苏婉柔的账号,下面不断地质问:

“搞什么?你是自恋狂还是精神病?是让网友故意针对冤枉人?”

“制片人和飞鹰娱乐冤死了,要是没视频说不定得跳楼以证清白,这个圈子是混不下去了,你觉得你弱你有理吗?”

“人家都让女生喝橙汁,这简直就是神仙公司啊!”

“你就是周聿安的小三吧,是你想逼死人家正室上位,你要点脸吧!”

“呵呵,戏精本精啊,要是真有潜规则,你怕是第一个抱大腿的吧!”

……

一时间,舆论反转的很快。

而林柠这边也没闲着,直接将自己的离婚证拍了张照片发在了网上:

“早已离婚,正在奋斗中。”

这个一发布,直接打脸骂她出轨的人。

这还不够。

飞鹰娱乐官方帐号发布了一条信息:

“我们拒绝一切潜规则,关爱职场女性。

如果合作方是异性就要涉及到道德问题的话,女性在职场上还有上升空间吗?”


萧总,萧然?

她似乎记得萧然的母亲陈思齐是陈氏集团的大小姐,萧然的父亲是著名导演萧宝生,在圈子里话语权很大。

林柠轻慢的扫了一眼:“被开除的实习生成为评委了?看来你们这节目安排也挺随意啊!”

导演顿了顿,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苏婉柔得意的看着她,笑着解释道:

“没办法,我说想从头做起,但是他说太辛苦了,我还要照顾宝宝,不想我这么累,只能当评委了。”

她捂着嘴轻笑,笑的得意至极。

本来以为舆论将她压得再无还手之力,可是谁知又柳暗花明呢?

“林总,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一样公报私仇的,我会一视同仁。”

苏婉柔意味深长的看着舞台上那几个熟人,尤其是许婕,眯了眯眼,眸子里划过几分狠厉。

苏婉柔嘴里的“他”是谁,林柠瞬间会意。

她嘴角噙着几分笑意站了起来,看都不看一眼苏婉柔,讥讽道:

“什么鸡零狗碎的人都能上台,这节目还是给人看的吗?”

苏婉柔脸色一白,被气的胸口起伏。

但是她不敢跟林柠这么横,以现在的舆论,闹大了对她没什么好处。

导演还在震惊中,林柠已经施施然离开。

不过她没走,转身去了制片人的办公室。

果不其然。

办公室里的动静不小,连台长都在里面。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不想让苏婉柔上节目,可是周总前段时间刚刚注资,我们怎么好打他的脸?”

制片人气的咬牙切齿:

“那个女人心术不正,上次差点害得我混不下去,飞鹰硬气,直接把她开除。

可是你可倒好,竟然给她一个评委的位子?

这不是故意往我的眼里揉沙子?

这种人我是绝对不可能跟她合作的!”

台长粗重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

“这次是萧然亲自来说的,他人还在我办公室里,我怎么好拒绝他,下次周聿安亲自来,难道我还拒绝吗?”

他们得罪不起周聿安这种大佬的。

制片人气的说不出话。

林柠顿了顿,转身就下楼离开。

刚到楼下,看着萧然一身白衬衣站在那里,跟苏婉柔说话。

苏婉柔神采飞扬的站在那里,看得出来是心情真好。

“谢谢你帮你,萧然,你一直站在我和聿安的身边,等回头我们请你吃饭。”

萧然松了松领口,冷峻的眉眼带着几分柔和:

“不用客气,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一直欺负,那个林柠不足为惧,她要是再闹腾,就把她公司的实习生都淘汰了。”

话音一落,林柠忍不住的轻嗤了一声,缓慢的走下最后一个台阶。

那两个人微微一愣。

苏婉柔的表情管理很好,慌乱的看了一眼萧然,挤眉弄眼的摇头,像是让他小声点。

萧然怎么说也是公子哥儿里混出来的,不可一世的毛病犯了,压根没有任何的歉意和慌乱。

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服,目光斜睨了一眼林柠,说出的话也很硬气:

“怕什么?如今给她一碗饭吃不过是周哥看在以前的面子上,不然她还能在这里耀武扬威?

有些人就是太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钱了,蹬鼻子上脸这一套倒是学了不少。”

林柠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出萧然在嘲讽她?

从她嫁给周聿安开始,萧然对她的敌意最大,她都不知道从何而来。

不过此时,她沉吟片刻,仿佛也没道理当作听不见。


冯攸祺看到她,脸上就不痛快:

“你还有脸来,之前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我还以为你真有骨气离开我们家呢!

你给家里惹了这么多麻烦,让聿安腹背受敌,你怎么有脸出现在这里?”

她一出口,众人都不敢作声,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

林柠抿唇,笑了笑:

“是奶奶让我来的,我看她一眼就走。”

她说着,直接往楼上奶奶的房间走。

冯攸祺被无视,气的站起来,也是当众对她发脾气习惯了,根本不会考虑其他。

“站住,连个招呼都不打,这么没有教养,我就说结婚也要门当户对,我们周家怎么那么倒霉娶了你!”

林柠面色清冷的别过头去看她,当着众人的面,没有唯唯诺诺的道歉。

她平静的看着冯攸祺笑了笑:

“该说倒霉的人是我吧!”

冯攸祺脸色一变,向来温顺的林柠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你……”

“你们家连私生子都能接进来,想必出身更不堪的苏婉柔将来也会进门,也称不上什么门当户对啊!”

众所周知,苏婉柔的母亲是KTV里卖酒的小姐,是勾搭上一个富商偷偷生下来的。

可是孩子一生出来,没等她母亲找上门,富商就死了,死无对证。

她母亲气急败坏的在富商家门口大哭大叫,想让富商的妻子养着她们母女。

这件丑闻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稍微一查就能知道。

所以当初冯攸祺那么反对苏婉柔和周聿安在一起。

就是苏婉柔的出身,实在是不堪。

冯攸祺听到这里,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怀里抱着的孙子瞬间就不觉得可爱了。

周聿安的姨妈见状,连忙走过来劝道:

“林柠,家里就这点事情,也不必闹得人尽皆知,你在这里,周家怎么会把外面的女人接进来呢?

快去跟你婆婆服个软认错,孩子将来是要叫你妈妈的,你要大度啊!”

周围的人都在附和:

“是啊,你大度一点,孩子是无辜的。”

“别想不开了,你都是周太太了,男人在外面有几个女人都是正常的。”

……

冯攸祺冷冰冰的看着她,冷哧了一声,说出的话更加刻薄:

“你这种出身,能嫁到我们家,那是祖上积德了,可笑你还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养个私生子怎么了,谁让你自己生不出来?

就算是聿安在外面养十个八个女人,也是你无能!

也不瞧瞧你自己是什么东西,要不是嫁给周家,你穿的上这么大牌的衣服,拿的起这么大牌的包?

还不都是我儿子买的,真是给你脸了,小心给你扫地出门,回去过你的穷酸日子!”

“妈,你在说什么?”

一道沉厉的嗓音传过来,带着几分凛冽。

周聿安一进来,就听到冯攸祺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任谁听了都不可能舒服,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再怎么说,那也是他周聿安的太太。

他下意识去看林柠。

自己母亲他是了解的,瞧不上出身不好的女人。

恐怕平日里也没少侮辱林柠。

而林柠这三年却从未抱怨过一句,也没说过冯攸祺的一句坏话。

他不敢想,这三年他忽略了什么?

林柠却轻轻扯了扯嘴角,目光淡漠的看着冯攸祺:

“我身上的衣服拿的包,没有一样是你儿子买的,你儿子没有在我身上花一分钱,我为什么要对周家感恩戴德?”

她侧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周聿安,冷笑着问道:

“周总,麻烦跟你的母亲说一下,我花过你一分钱吗?”

林柠说话的时候,面色格外地平静,不等周聿安回答,就补充了一句最关键的:

“还有,我跟周聿安离婚了,用不着您扫地出门,我净身出户。”

林柠这句话宛若惊雷爆炸。

周围顿时都震惊的窃窃私语。

冯攸祺震惊在原地,离婚?

她竟然舍得离婚?

林柠说完,直接就抬脚上楼。

她来的目的,一是为了给周奶奶贺寿,二是宣布她离婚的消息。

冯攸祺看着自己的儿子:

“她说的是真的?你们离婚了?”

周聿安心脏猛地一缩,看着她目光瞬间复杂起来,沉默着没有作声。

看着她纤细窈窕的背影,心里顿时五味陈杂。

三年的婚姻,他回新房次数不多。

可是离婚后他回了一趟新房,才发现他不了解自己的妻子。

那张每个月固定打钱的卡放在抽屉里,里面一分钱没动过。

说不出的情绪萦绕在心头上,让他烦躁又陌生。

周聿安看着冯攸祺抱着周逸,眉目间笼罩着隐隐的沉色:

“他怎么在这里?”

冯攸祺顿了顿,“这是你的儿子,我的亲孙子,当然不能在外面养着。”

也算是苏婉柔识相,主动把孩子送过来。

周聿安冷眸一沉,径直上楼。

周奶奶身边有专门的护工,此时不在屋内,留下二人单独谈话。

周聿安驻足门外,听着林柠温和的跟周奶奶说话:

“生日快乐奶奶,我……我要去国外出差了,以后我不能常来了,您要保重自己的啊!”

林柠忍着心里的酸涩,没法直接跟这个老人说出离婚的事实,她怕奶奶受不了。

这三年要不是周奶奶护着,她不可能在周家立足。

听到她要出国,周奶奶一下子急了:

“去国外?去多久啊,聿安刚回来你就要走,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林柠顿了顿,平静的缓和了声音,温声开口:

“没有,奶奶,我们挺好的,是因为工作的事情,等有时间我就回来看您。

对了,这个是我送您的生日礼物,祝您生日快乐!”

她把礼物拿出来,看着周奶奶喜笑颜开的样子,才微微松了口气。

周奶奶笑着接过来,她还不至于老眼昏花,看得出来这个礼物极其贵重,知道她对自己上心了。

“柠柠,我知道你喜欢聿安,以后好好跟他过日子,等生个孩子,奶奶来帮你们带!”

林柠的笑容一僵,还是若无其事的笑着点了点头。

好好过日子恐怕不行了,他们已经走到头了。

至于孩子,他有了自己的孩子,怎么还会期待她的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