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交锋周通郑飞燕

都市交锋周通郑飞燕

周通郑飞燕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刚出厕所就一头撞在一团棉花上,抬头就见妇联的办事员王娟双手掐腰气势汹汹的怒视着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周通嘻嘻笑道:""管用呀,这不就撞对了嘛?""王娟气的一跺脚:""你……""说后一头扎进厕所门口没了声音。

主角:周通郑飞燕   更新:2022-12-20 1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通郑飞燕的其他类型小说《都市交锋周通郑飞燕》,由网络作家“周通郑飞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出厕所就一头撞在一团棉花上,抬头就见妇联的办事员王娟双手掐腰气势汹汹的怒视着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周通嘻嘻笑道:""管用呀,这不就撞对了嘛?""王娟气的一跺脚:""你……""说后一头扎进厕所门口没了声音。

《都市交锋周通郑飞燕》精彩片段

周通望着女厕门口暗自琢磨:""看着不大为什么弹性这么大?""


王娟虽只是计生办的办事员,但是人家背靠大树好乘凉,老公是县城城区派出所的所长,相好的先是原镇党委书记,换届后党委书记调走了,新村镇镇长顾明涛继任为王娟的相好,平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在政府这边横行惯了,谁让人家是常青树,连相好都能不断替换,可见她某方面还是有些能力的,周通一向看不惯她,也不怕得罪。


周通和肖红梅一前一后步入党政办公室,负责党政办文档整理的孙翠斜眼盯着二位开口道:""周哥肖姐,我怎么看你们是一块从厕所出来的。""


周通和肖红梅交换了一下眼神,想起刚才厕所的尴尬,一时无语,回到座位上假装忙碌起来。孙翠一看二人的情景有料,刚想开口挖掘,只见党政办的文员王刚急急火火的跑了进来,激动地冲着周通道:""周哥,咱俩有福了,有福了,这下好了。""


受到王刚的感染几人也兴奋起来,纷纷问事情的缘由,王刚义正言辞的道:""女士免听,男士,就是我和周哥交流下。周哥,小道消息,今天到任的党政办主任是莲花镇党委书记左建辉的千金左爱爱,大美女呀?十里八乡的大美女,咱哥俩有福了。""说着王刚激动的直跺脚。


""做-爱-爱?这名字也太前卫了。""周通的思想一向天马行空,比较污浊。


""喂喂喂,别污蔑我心中女神的形象。""王刚一脸不高兴的道。


""那她为什么到咱们新村镇任职?""周通连忙转移话题。


""避嫌呗,在莲花镇人家会说走了父亲的后门。""肖红梅猛然插了一句话。


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是隶属云山县直管的三大乡镇,新村镇是县城扩建时新增的,县城很多人口牵至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其实就是老县城,县城搬迁后划分为莲花镇和浚水镇。周通就是地地道道的莲花镇人。


""这可是两年内换的第四个主任了,为什么老是从外面调入,不从咱们办直接任命哪?说起漂亮,肖姐比谁差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家‘寡妇尖叫,上面有人'。""孙翠愤愤不平的说道。


只见肖红梅的脸色微微一变,不再说话,党政办一时寂静无声,


尽管大家对肖红梅的私事都三缄其口,但谁都明白一个事实,肖红梅靠错人了,肖红梅第一年来到新村镇就引起一番轰动,地地道道城市美女,不说倾国倾城也算得上花容月貌,顿时被很多人惦记上了,镇长副镇长都经常打电话到党政办,无非就是叫小胡来送什么文件诸如此类的借口。


既然身为漂亮女人,又置身官场,注定会成为男人的玩物,成为几位老大角逐的筹码,几经对比,肖红梅投靠了当时极为吃香的副镇长隋超,世事弄人,不久隋超就受到排挤,在调正分工时隋超负责计生、文明办,成了排名靠后的副镇长。党政机关没有那个女人是常青树,肖红梅红火了一阵也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两年前肖红梅被提为党政办副主任,今年三十一岁,党政办的工作上上下下几乎是她一个人在操持,新村镇党政办连续三年被县政府提出特别嘉奖,正主任则总能坐享其成,走马灯似的一茬接着一茬的换,肖红梅却始终得不到提干的机会。


除了肖红梅,就数周通是党政办的老人了,看到肖红梅周通为她觉得可惜,对自己却很知足,自己毕竟是三无产品,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所谓三无就是:无钱,自己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无权,自己向上数三代都是贫农,八竿子的亲戚都是农民;无色,长相普通,大学时差点因为长得没有""特色""而落选学生会主席。



神魔不两立,周通身为战神,终将为天界而战,思及至此,嫣漓便放下心来。


郑飞燕刚适应这幅魔骨,对上天界战神,当真是有些勉强了。


这便是他的实力吗?竟恐怖如斯。


强大的威压,震得一些低阶的小仙,直接昏了过去。


周通看着郑飞燕的那对血色妖瞳当真是诡异至极,断不能放任她这样继续下去!


必须速战速决,他一心想要擒回郑飞燕,出手愈加狠厉。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觉得周通会对她手下留情。


当周通手握却邪剑刺入郑飞燕左肩的时候,她想自己果真还是痴心妄想,他怎会对一个魔手软。


尝到血腥,这把跟随周通斩杀无数妖魔的神剑,不由得发出了阵阵剑鸣,显得更加兴奋。


她怔怔看向周通,声音不自觉的颤抖:


“师尊,您当真如此绝情?”


第十七章


却邪,却邪,当除尽天下妖邪。


这三千年来,周通的神剑久未曾出鞘。


两次,竟都是指向她。


郑飞燕右手握住剑刃,强行将剑拔了出来。


血瞬间喷涌而出,溅到了周通雪白的衣衫上。


周通微征,握住仙剑的手,不自觉松了几分。


在他愣神的瞬间,忽而卷起了一阵强风。


众神一时间被云雾遮住了视线,周通回过神来,随手斩出了一剑。


待云雾散开,郑飞燕早已没了踪迹。


见郑飞燕被救走,天帝大怒:“传本君之令,全力捉拿苍梧宫孽徒!”


“是!”众天兵接到命令,即刻从四方追捕而去。


经郑飞燕这么一闹,婚礼自是无法再进行了。


天帝随即遣散了众神,只留下了嫣漓。


“尊上,苍梧宫之事,本君本不该多管,但如今这孽障,已然入魔,”天帝顿了顿,话有未尽之意,“尊上打算如何?”


周通望向远方:“本尊定当给天界一个交代。”


“如此,甚好。”天帝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苍梧宫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随手施法处理掉了这些碍眼的红丝带,周通靠在桃树旁,轻柔了下太阳穴,闻着桃花的淡淡清香,让他安定了不少。


他就这样放空了一会儿,开始整理思绪。


周通知道天帝的意思:原以为郑飞燕已死,那乱世的预言便与她无关。


但如今看来,八成是她无疑了。


还有那血色妖瞳,让他有一种强烈的熟悉之感,像极了千年前的魔尊。


那妖瞳绝非是她能驾驭的,也不知她是如何得来的,但想来,郑飞燕与其必有某种联系。


按理说,郑飞燕神形俱灭,断无重生的可能。


可她却活着。


还有今日,郑飞燕的言行很是奇怪,句句狠戾,满是杀伐之意,完全不同于从前。



若非前些日子魔凤一事,她更不可能沾染半分魔气。


闻言,周通却沉默了。


他看着郑飞燕,沉默了很久才说:“你无需知道。”


话落,便转身就往苍梧宫回。


郑飞燕看着他背影,最终还是默默跟上。


……


这之后,他们再没见过。


直至这一夜,周通寝殿。


郑飞燕操纵魇兽使周通陷入了梦境,确定他不会中途苏醒后,对一旁的青冥说:“开始吧。”


“郑飞燕,你当真不要再想想?”


要知道一旦引魔气入体,那她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仙力与魔力混杂,她会死的!


郑飞燕摇了摇头,抽回了手。


引魔入体的过程很痛,就像是将满身的骨头一根根打断,再重塑一般。


郑飞燕面色苍白,浑身被冷汗浸透。


但她只是死死的咬着牙,将一切痛哼咽在喉咙里。


在旁护法的青冥满眼心疼。


三个时辰后,这场酷刑终于结束!


郑飞燕也再支撑不住瘫软在地,一口血涌了出来。


“郑飞燕!”青冥忙上前将人扶住。


郑飞燕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你也早些回去吧,免得被你父王发现又把你关起来。”


见她还有力气调笑,青冥微微松了口气。


他扫了眼快要亮的天,也知不能再留下去了:“好,我明日再来看你。”


话落,青冥便化作青鸾鸟,消失在苍梧宫中。


寂静蔓延。


郑飞燕转头看着依旧熟睡的周通,强撑着身体上前。


她疼到手指尖都在发颤,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抚过周通的面容。


仙力与魔力无法同时存在一副身体里,这也许是她和师尊的最后一面了吧。


“师尊……”


这一声呼喊,承载了郑飞燕这千年来的所有情感。


但周通什么都不会知晓。


喉间血腥气又涌了上来,郑飞燕怕被发现,踉跄起身打算离开。


却不想刚撑到殿门前,迎面就被一道仙力击中,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九公主嫣漓手持仙剑,脑海里满是刚刚郑飞燕抚摸周通的那一幕。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胆敢肖想周通?!”


郑飞燕一怔:“我没有!”


嫣漓并不在意她承认与否:“郑飞燕,你欺师犯上,引魔入体,本公主今日就替尊上除了你这个祸害!”


话落,她抬起手中剑,就朝郑飞燕刺来。


然而就在此刻,突然一道仙力袭来,挡下了嫣漓这一剑。


周通从殿中走出,满身冷峻:“九公主,你在做什么?!”



此时周围竟然起了淡淡的薄雾,周通无聊的原地跳了几下,耳边竟隐约听到呼喊救命的声音,他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仔细听去,那声音似乎从山崖下传来,尖尖细细。


""救命……救救我……""声音被山风吹得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周通听力超好,这声音一定会被忽略。


周通走向悬崖,蹲下身去,脑海中排除杂念,努力分辨着夜风中的声音,微弱的求救声仍然在继续:""救命……""这次周通终于可以断定了,悬崖下有人,呼救的人肯定就是刚才撞自己车的人,想不到她的命居然这么大。


山间的雾有越来越浓的趋势,假如周通不及时去救人,一旦雾色浓郁,寻找目标会变得更加艰难,最让周通顾虑的是,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那名摩托车手极有可能受了重伤,假如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或许会撑不到找到他的时候。


周通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老子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车自己过来撞自己,自己还得冒险救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抓住悬崖的边缘,利用双臂的支撑,周通慢慢徒手攀援着万丈高崖,沿着陡峭的山崖缓缓下行,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能攀下,可是随着对崖壁环境的适应,他的行动也变得越来越自如。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声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雾变得越来越浓了,这极大的影响到了周通的视野,他小心寻找着每一个缝隙,大声道:""你在哪儿?我来救你了!""


听到真的有人过来救自己,那声音变得激动起来:""我在你下面,被石头卡到了!""


""废话,我知道你在我下面!""周通在雾气中分辨出声音传来的位置,从声音中他听出说话的应该是一名少女,真是难以想象,刚才纵横驰骋在盘山路上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此时的周通已累得只有大口喘气的力气了,身上的衣服也被山崖上的荆棘和树枝扯烂了多处,弄得周通有些郁闷。


""我在这儿!快来救我!""雾气中那女孩有气无力的叫着。


周通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起雾了,我他妈哪有那么快啊!""他一边说一边循着声音攀援过去,下面似乎有光芒在一闪一闪,周通顺着光芒寻找,终于在一棵生在悬崖上的松树下发现了那倒霉的女孩。


女孩头上仍然带着头盔,手中握着一支手电筒一闪一闪的,幸好有这支手电筒发出信号,周通才得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她。


雾很大,两人虽然面对着面,却难以看清对方的样子,那女孩驾驶摩托车撞轿车后被远远的摔下山崖,人幸运的摔到了这颗松树上,然后坠断树枝,继续落下,刚巧身体被卡在悬崖的石头缝里,她很幸运的保住了性命,可不幸的是,卡在岩石缝中的左腿一阵阵钻心般的疼痛,恐怕是腿骨断了。



郑飞燕见状,不由一愣。


“青冥?”


青冥没解释,只是走到郑飞燕身前:“快跟我走。”


郑飞燕没动。


青冥有些焦急,自从与郑飞燕的婚事取消之后,他便去求了父王想要为郑飞燕开罪。


但不想一向宠爱自己的父王大怒,甚至封了他的法力,关在了族里。


要不是他母后心软,放他出来,他根本来不了苍梧宫!


“我不会走,你回去吧。”郑飞燕拒绝了青冥的好意。


青冥却直接一把抓住了她:“不行,周通已经下令等他与九公主大婚之后便要处置你了。”


“此时不走,难道要留在这儿等死吗?”


大婚筹备期间,最好不见血。


这是凡尘的风俗,原来天界也一样吗?


怪不得明明师尊要杀她,却又将自己扔在这儿不闻不问。


原来不是心软,而是……怕沾了晦气!


郑飞燕心里一阵阵钝痛,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


下一秒,她抽回了被青冥握住的手:“我的命是师尊救的,他如今要拿回去,也是应该。”


青冥一怔,看着郑飞燕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之间,郑飞燕刚要劝青冥离开。


却见殿外西北方突然爆起一簇红光,带着肃杀之气。


那是……魔气!


郑飞燕一惊,随后反应过来,西北方,那是师尊的寝殿!


霎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郑飞燕顾不上自己还在被囚,直接动用术法闪身而去。


甚至连青冥的喊声,都没注意到。


苍梧宫,周通寝殿。


郑飞燕赶到之时,殿周一片死寂。


她顾不上查看,直接闯进殿中,一眼就看到正在打坐的周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