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凡尘缘

凡尘缘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在人妖交界处开了一座客栈。他刚走进来,我就知道,这是个修为颇高的佛子。「大师,打尖还是住店呀?」我跳下桌子,双手支在下颌,对着帅气高冷的和尚抛出一个媚眼儿。我是个妖,从不谋财害命,平日里就是收收小钱,帮人办事。上个月,我接到个大单子,有人以一颗妖丹为定金,买我去勾引一人。

主角:初玄槐瑶   更新:2022-09-11 08: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初玄槐瑶的其他类型小说《凡尘缘》,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在人妖交界处开了一座客栈。他刚走进来,我就知道,这是个修为颇高的佛子。「大师,打尖还是住店呀?」我跳下桌子,双手支在下颌,对着帅气高冷的和尚抛出一个媚眼儿。我是个妖,从不谋财害命,平日里就是收收小钱,帮人办事。上个月,我接到个大单子,有人以一颗妖丹为定金,买我去勾引一人。

《凡尘缘》精彩片段

我在人妖交界处开了一座客栈。

他刚走进来,我就知道,这是个修为颇高的佛子。

「大师,打尖还是住店呀?」

我跳下桌子,双手支在下颌,对着帅气高冷的和尚抛出一个媚眼儿。

我是个妖,从不谋财害命,平日里就是收收小钱,帮人办事。

上个月,我接到个大单子,有人以一颗妖丹为定金,买我去勾引一人。

妖丹……

天上难有,地上难寻的好东西,对我们妖族修炼大有裨益。

我脑子一热,答应了。

想我槐瑶身娇体软,明艳动人,当年穿着石榴裙招摇过市,迷倒无数男人。

勾引人,还不简单吗?

可是,我没想到这个人是初玄。

佛法高深,被世人敬为神明,同时,也是妖界避之不及的玉面阎罗。

妖界流行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出门在外,遇见危险,一定要捏碎灵玉,唤族人来救你;如果你遇见了初玄,也一定要捏碎灵玉,族人好连夜逃跑。

作为一个和尚,他在我们妖界的名声实在不好。

据说多年来,在他金钵中被炼化的妖邪不计其数,妖界人人谈之色变。

我一面提防,一面悄无声息地打量。

这和尚端的品貌不俗,身影清肃,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

他手掌立于身前,眸色淡漠地无视掉我的殷勤,一眼看穿了我的真身。

微微颔首:「槐妖?」

声音冷然,不染烟尘。

我笑着纠正他:「大师,我叫槐瑶。」

气氛陷入诡异的寂静。

过了很久,初玄轻叹一声:「你可知道,贫僧是做什么的?」

他生得极好看,睫毛纤长,凤眼出挑,侧脸轮廓英挺,嘴唇很薄。

气度沉稳,乍一看,是个很温和的人。

实则无意释放的威压,将我压出一身冷汗。

我不敢贴得太近,抿唇一笑:「大师要降我?」

初玄淡瞧我一眼,「你不曾为恶,贫僧为何要降你?」

别急,我很快就会作恶了。

人妖交界处多阴雨,雨雾寒凉,扑簌而入。

初玄轻咳几声,脸颊染着病态的白,应该受了伤。

雇主说,他会给我创造机会。

槐妖一族生得貌美,且汁液有强大的治愈能力。

早年间,不少仙门打着除妖名义,将槐妖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只为满足自己的私欲。

眼看族中人丁稀薄,妖界没落,老槐先生愁白了头发,几次三番告诫我,不要轻易将自己的花露施舍给他人。

然而优质的妖丹千年难遇,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为了完成雇主的任务,我耗费功夫,炼出一碗槐花露放在他面前讨巧:

「大师,雨夜寒凉,养好身子再走吧。」

这可是难得的宝贝,我觉得初玄没有拒绝的理由。

初玄低垂着眸子,神情冷峻,都不拿正眼瞧我,宛若一个圣人。

「不必了。你修为尚浅,莫做此等有损精气之事。」

也对,初玄这种得道高僧,怎会轻易欠人恩情?

我贼心不死,撑着下巴,盈盈望着他:

「奴家近日修炼时,遇到一处瓶颈,经高人点拨,需多行善事,大师珍重自己,便是帮我了。」

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他若拒绝,还叫什么出家人。



初玄淡淡垂下目光,看着碗中清澈的汁液,说道:

「你年岁尚浅,此药于贫僧,无甚功效。」

我当然知道初玄大我不少,当年我还是小槐树精,老槐先生便抱着我,给我说故事。

故事里就有初玄。

当初,仙界对妖族赶尽杀绝,长老和圣女都死了。

妖族元气大伤,族人四散。

自诛仙之战后,初玄就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没几年,佛法修至大成,入世降妖。

所以,妖界痛恨他不是没原因的。

可作为一个小槐树精,我心中除了那科黝黑发亮的妖丹,并无家国大义。

我两手绞在背后,蓦地贴靠于初玄肩膀,昂首浅笑:

「大师,聊胜于无啊……此地就你一人,不给你给谁?」

初玄手持紫檀佛珠,退避几步,拉开距离,「施主自重。」

这一次声音淬了寒霜,可见我得寸进尺惹恼了人。

我咬着唇,小声道:

「也不能叫我自己喝回去吧……暴殄天物,奢靡浪费……」

长久的沉默后,屋中一声无奈叹息,「拿来。」

见初玄松了口,我展颜一笑,迫不及待地将槐花露端至唇边。

其实槐妖的汁液,有浓烈的催情功效。

此事少有人知。

盯着他缓缓饮尽,我站起身子,缓了口气,轻解罗裳,打算速战速决。

这样好看的和尚,不动点歪脑筋,我都唾弃自己。

我正宽衣解带热火朝天,突然间,心底倏地窜起一股麻意。

嗯?

什么情况?

初玄还闭着眼,坐在原地,不动如山。

为什么我浑身燃起一股火来,烧得心中焦灼不堪?

神志混沌之时,我隐约想起当年老槐先生曾说:

「药效一旦发作,槐妖本体亦受摧残。对方越是修为至高者,若不阴阳相合,必遭反噬。」

这就是槐妖的珍贵之处。

握住了槐花露,便如同掌握槐妖的命运,可引得她们倾力相护。

空中弥漫地淡淡檀香,如山中清泉,熨帖内心燥热。

我像个干渴的旅人,一味闭眼贴过去。

触到初玄手背的那一刻,我喟叹一声,「和尚,你好凉……」

继而愈发放肆,钻进他手臂与前胸之间,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

「下去。」初玄嗓音清冷,染了一层喑哑。

他不带情绪地吐出一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只觉得他说话的样子也好看,没忍住,吻了去。

初玄紧闭着眼,连碰都不肯碰我。

我不相信,在催情药的加持下,他怎会不动情?

我勾起佛珠,一颗一颗从他掌心夺走,「佛在心中,美人在怀,你选一个……」

蓦地,腰间扶上来一只滚烫的大手。

死死钳住我的腰肢。

我被烫得一哆嗦,软倒在初玄怀里。

贴近了,我才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似乎,快了一点点。

我攀着他的脖子,眸光潋滟:

「大师,你喝了我的药,可要报恩呐……」

初玄不置可否,手从腰滑到我的后背,按住。

旋即捉住我的脚踝,粗糙的茧子划过娇嫩的肌肤。

我颤抖着,看着他将一串佛珠带在我的脚踝上。

「若就此打住,我饶过你。」初玄松开手,双手在胸前合十。

「大师,别饶我。」我烧糊涂了,眼神蒙乱,言语颠倒,「妖力反噬,我会魂飞魄散的,你救救我。」

神魂渐渐抽离,烈火焚心,烧得掌心发麻。

大限将至。



他唇齿松动的那一刻,我像窥见了一寸光,不管不顾地攻入城池。

朦胧中,我听得一声叹息。

「解人困境,亦是无量功德。」

佛子破戒,沾染红尘,有损修为。

可对于妖来说,没有比阳元更滋养的东西了。

这一夜,感受着初玄身上源源不断地灵力注入我的血脉,浑身舒展,像餍足的猫儿。

清晨,我动了动身子,哼了一声,发现腰间环着一只手。

我猛地坐起来,疼得龇牙咧嘴,啪嗒,一串佛珠掉在地上。

那是昨夜疯狂时,初玄拉着我的腿,套在脚踝上的。

「醒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含着喑哑。

我吓得扭过身子,顺滑青丝刚好覆盖住还留有痕迹的皮囊。

初玄躺在身侧,已经醒了,眼神清冷,与昨晚的他判若两人。

我觉得他想收了我,放到他的金钵里化成一股水儿。

唯恐他秋后算账,我捂着残破的衣裳,飞快远离。

「大师……相逢即是缘。若是有缘的话……来世再见……」

说完,下一刻就要夺门而出。

不料刚刚迈出门,一股灼痛自踝部传来。

我惊叫一声,猛地缩脚。

借着璀璨的日光,发现那串被我蹬掉的佛珠,重新出现在细弱的脚踝上,覆盖之处多了一圈红痕。

我站在门口,惊惶不安地回望初玄:「这是什么?」

他看着我,冷漠道:

「佛珠,遇妖便降。离开贫僧三丈开外,便无人能控制。你若是修为精进到可与它抗衡,来去自由。」

可我只是个小妖。

一串普普通通的佛珠,会将我绞杀殆尽。

我不信邪地将它甩下去,无一例外,这鬼东西原封不动地回到了脚上。

我怒极反笑,「大师,您这是要学仙门,囚了我?」

初玄穿好了袈裟,将凌乱的抓痕盖在了平整光洁的衣裳之下,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既已犯下恶,便跟着我,将功补过吧。」

我被黑衣人骗了。

不光没拿到妖丹,还搭上了自己。

山路崎岖,日头当空。

我满目阴沉地盯着初玄背影,嘶了一声,低头看眼灼烫通红的脚踝,不情愿地往前挪了一步。

三仗的距离。

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比狗绳还管用。

我当妖怪自在惯了,此时被人束缚,如同受刑。

初玄步履平缓,我两腿酸软,没多久,就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大石头上,喊道:「我不走了。」

初尝云雨,一个人的体力无论如何,不该好到那个地步。

初玄停下来,回头看我。

月牙白色的袈裟衬得他面如冠玉。

玉面阎罗,名不虚传。

我以为,凭着我俩的关系,他能通融一些。

结果腿上的佛珠越来越烫,我惊叫一声,扑过去,手脚并用,往他肩膀一挂。

「我走就是了,犯不着这样惩罚我!」

初玄皱了皱眉,「下来。」

我佯装没听到,死死粘着他。

「前面就是宝华寺,若让师父见到你如此不守规矩,我也保不住你。」

宝华寺是佛门圣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